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更上层楼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122 2004.07.27 10:09

    

  胡令全讶道:“我们应该从未照面,你居然能猜出我是谁,还不算太傻。衡山弟子果有过人之处啊!”

  胡青鹏哭笑不得:“胡堂主,你到底想怎么样?”边问边思考脱身计策,可没有一个能够达到目的的。

  胡令全取过胡青鹏手中的铜牌仔细翻看,点点头道:“果然是韦汉翔的令牌!” 眼珠转了两圈,好整以暇道:“看在你我同宗同姓的份上,我也不想折磨你。只要你一五一十地交代清楚,韦汉翔的遗言到底说了什么,我可以饶你一命。如若不然,休怪我心狠手辣,不讲半点情面!”

  胡青鹏心如明镜,如果当真相信他的话,把韦汉翔的遗言说出来,自己绝对无法活着走出这个门口。如果严守秘密,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正色道:“胡堂主,我可是天下会的客人,你不能如此待我!章玉昆堂主在哪里?我要见他!”

  胡令全道:“实话告诉你,我与章玉昆势同水火,他的客人就是我的敌人,我能轻易放了你么?你既然落在我的手上,最好乖乖地跟我合作,不要心存妄想了。”由于大事将近,他安排的眼线遍布总坛各处,严密监视章玉昆那一系人的举动。当蓝勇亲自带着胡青鹏入庄的消息传来,他意识到此事必有蹊跷,于是果断插手,布下此局。

  胡青鹏心底一凉,缓缓道:“如果我坚持不肯说呢?”

  胡令全冷笑道:“不说?看来还有几分骨气!”闭目沉思片刻,又道:“其实就算你守口如瓶,我也能猜出大概!韦汉翔之所以丧命,是因为他看到了某些秘密,结果自寻死路。他当日身中剧毒,又被一剑贯胸而过,与你见面时已是油尽灯枯,能交待的话语有限,只能拣最紧要的事情说,对吗?以他当时的情形推断,无非就是把看到的秘密说出来,设法传到章玉昆的耳朵里。而你,正好是那个传话的人!”

  胡青鹏只听得遍体生寒,此人好精明的头脑,这番推理尤如当时在场所见!难怪他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硬是抢在章玉昆前头把自己骗来此处。这个跟头栽得不冤!

  胡令全继续道:“韦汉翔临死前要说的,多半是指责我勾结外人,企图对天下会不利,要章玉昆对我多加防范之类,是也不是?呵呵,可惜你有辱使命,见不到章玉昆了!只要再熬过三天,你坚守的秘密将毫无价值。因为到那个时候,章玉昆已死无葬身之地了!”说罢仰天大笑,踌躇满志。他们制订的计划已进入最后的实施阶段,在按部就班地布置杀局。只要章玉昆等始终被蒙在鼓里,没有加强戒备,就不会影响他们的行动。

  胡青鹏心下惴惴,故做惊讶道:“胡堂主,难道你要派人暗杀章堂主吗?我衡山派无意参与贵会的权力之争,请胡堂主放开我。我保证马上离开长沙城,绝不和章玉昆有任何联系。”既然胡令全没有想到他已知晓白云宗、烟雨楼联手对付天下会的阴谋,他干脆假装糊涂,示敌以弱,先把对方骗过再说。

  胡令全摇摇头道:“现在放你走是不可能的!你进来的时候都和蓝勇说了什么?”

  胡青鹏一口咬定道:“我什么也没有说。因为我答应过韦舵主,他的遗言只能告诉章堂主知道,其他人一概不能得知。”

  胡令全神色稍缓,心中的杀机弱了三分,正在考虑如何处置他,忽听门外传来一阵呼喝吵闹声。他眉心一皱,扬声道:“外面怎么了?谁敢来朱雀堂闹事?!”

  只听门外有人禀报道:“堂主,不好了!章玉昆堂主带人闯进朱雀堂,要我们交出刚才的客人!”

  胡令全眉尖一跳,冷笑道:“这老古板的动作还挺快!不过想要抢人,门都没有!”忽然一指点出,戳中胡青鹏的昏睡穴。胡青鹏眼前一黑,就此人事不省。

  当胡青鹏从昏睡中醒来,眼前一片黑暗,空气中漂浮着莫名的恶臭,身边还传来蟑螂爬行的唏嗦声。黑暗之中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人的气息。他挪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忽然发觉手足关节处被人缠上了铁链,只要略一移动,便会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胡青鹏苦笑之余暗呼侥幸,虽然被当作囚犯监禁起来,但至少还保留有性命。胡令全可能多少对他的身份有所顾虑,不愿在大事将成之际跟七大剑派发生冲突,所以没有立即将他杀死。而且只需将他严密关押,不让章玉昆知道韦汉翔的遗言,就达到目的了,没必要节外生枝。

  胡青鹏摸索全身,发现除了惊神剑被取走之外,其他的都在身上,不禁松了一口气。他站起身,双手前伸慢慢走到墙壁前,摸索着将整间囚室走了一圈,颓然坐下,彻底断绝了逃走的念头。这间囚室四面墙壁都是由厚厚的石板砌成,再经过人工打磨,光溜溜地无从攀附借力。别说他拖着数十斤重的铁链,即使是毫无负重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攀缘到高处寻找出口。

  忽听头顶上方“咣当”一声大响,一条黄色的光柱斜射下来。胡青鹏愕然抬头,只见天花板正中出现了一个三尺方圆的洞口,离地约有三丈,洞口外人头闪动,一把呆板阴冷的声音传下:“喂,吃饭了!”

  胡青鹏忙道:“你是什么人?这是什么地方?”

  那人不耐烦道:“你老实点,少他妈废话!老子只管送饭,其他的一概不知!”说着自洞口处垂下一个竹篮,里面盛着一罐清水和两个馒头。等胡青鹏将食物取出,那人立刻收起竹篮,重新把洞口封死,连话也不多说半句。

  囚室内漆黑无光,又没有同伴交谈,委实是无聊之极。寂静之中,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压住胸口,令他倍感焦躁。胡青鹏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也不知道会被囚禁多久,如果在这与世隔绝的地方关上两三年,久而久之甚至可能会疯掉。不过最让他担心的是,章玉昆等还未知悉白云宗、烟雨楼的阴谋,并未觉察到致命的危机已经悄悄逼近,没有提防隐藏在暗处的敌手!虽然他跟曾志雄、章玉昆素未谋面,谈不上有什么好感,但他反感白云宗、烟雨楼的所作所为,实在不想看到他们的阴谋得逞。

  胡青鹏想到那满船的火yao,以及它可怕的威力,不禁打了个寒战。那些兴致勃勃赶到长沙的豪雄,恐怕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的一只脚已踏进了坟墓。如果他们坚持去参加寿宴,肯定会被炸得粉身碎骨。此事的幕后策划者绝对是冷酷无情之极,转念之间,敢将千百条性命送往地狱。胡青鹏恨恨地捶着地面,他作为知情者偏偏被囚禁起来,无力挽救这些无辜的生命,让他郁闷不已。

  胡青鹏想到气愤处,忍不住大骂胡令全卑鄙无耻,利欲熏心。他从小在市井中长大,接触的都是最底层的人,骂起人来滔滔不绝,绝无重复,唯一的遗憾是没人欣赏,囚室里只有回音嗡嗡作响。痛快淋漓地大骂了一通,满腔怒火稍稍平息。胡青鹏冷静下来后哑然失笑,自己这番举动毫无意义,既然改变不了局势,何必浪费气力呢?冥冥中自有天意,那些人的生死不是自己能左右的。他不由想起同伴,唐敬天、唐雪等人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失踪,而闯进天下会要人呢?希望他们不要过于冲动,救人不成,反被擒下。

  胡青鹏深吸了一口气,盘腿跌坐,双手捏诀合于胸前,开始凝神炼气。既然左右无事,就专心致志地修炼内家真气好了。历经多次恶战后,他找到了融合体内那两道异种真气的窍门和途径,已有十分之四的异种真气被他吸收入丹田,成为他自身真气的一部分。他的真气每增强一分,炼化融合的速度就加快一分,每一次的打坐练功都带给他极大的好处。囚室内极为安静,没有任何外界的杂音影响,他很快便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全心感觉着那两道异种真气的运行、融合的过程,丹田处泛起温暖舒适的异感。

  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流逝,胡青鹏每日除了两次的吃饭时间外,其他时候都在专心修炼内功,进境之快简直称得上一日千里。他没有办法得知任何外界的消息,索性不想不问,完全放下这桩心事。偶尔也会想起多日不见的同伴,甚至是衣舞凤秀美的面容,不过都是一闪而过,便被他深深埋在了心底。

  转眼过了三天。那送饭的破天荒地送来一壶酒和一只烧鸡,皮笑肉不笑道:“小子,你今天有口福了!今天是我们会主五十岁寿辰,破例给你加点菜,让你也乐一乐!”

  胡青鹏脑际一震,今天已是四月二十六日了!此刻长沙城内是暗潮涌动,风雨欲来了。将竹篮内的酒肉取出,淡淡道:“多谢!”

  洞口再次关闭后,胡青鹏举起手里的酒壶,低声道:“曾志雄,若是你命不改绝,我下回当面敬你!”浅饮一口,便放在一旁。一个人的寿辰最终变成他的忌日,想一想都令人感到悲哀。尤其是曾志雄身为一方霸主,却遭到手下的背叛和暗算,死于阴谋毒计之中,实在可悲可叹。过了今日,江湖上的势力格局又将发生巨大变化了!

  胡青鹏重新打坐入定,内视己心,开始例行的功课。这几****不眠不休地练功,那两道异种真气已被炼化了十之八九,自身即将突破瓶颈,上升到更高的层次。当下依法催动真气运转,两道涓涓细流如归入大海般,迅快地注入丹田。不知过了多久,最后一缕异种真气如愿炼化,融汇贯通,再也不分彼此,真正地融合起来。融合后的真气仿佛获得生命一般,不等胡青鹏动念,自动在经脉中绕转七十二周天。

  胡青鹏只觉体内真气无比充沛,生生不息,忍不住仰天长啸,啸声浑厚响亮,如龙吟般绵绵不绝。一啸作罢,他霍然睁开双眼,心情激荡万分,困扰他多年的隐疾终于彻底消失了!更令他兴奋的是,他的祝融神功达到了第七重境界,创造了衡山派百余年来的一个奇迹!除陈天雷外,其他师叔都不过是达到了第八重的境界,仅仅胜过他一筹而已。如果他继续用功苦练,大约二十岁时便可以和师叔们比肩了。

  胡青鹏脑海中不由浮现出明心大师、天法道长的面容,假如没有这两位前辈的栽培,自己如何能有如此进境?黑暗中也辨不清方向,他屈膝跪下,诚心诚意地叩头拜谢,默默祝愿两位前辈身体强健,无病无灾。

  与此同时,在衡山深处,两个正在手谈的老者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喷嚏。两人互望一眼,纳闷地道:“奇怪,难道要变天了吗?”

  胡青鹏的兴奋感很快消失,以他目前的处境,内功练得再高又有什么用?真可谓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啊!他长叹了一声,忽听上方响动,紧闭的洞口移开一道缝隙,随即一把熟悉悦耳的声音急急响起:“鹏哥哥,你在下面么?”

  胡青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几疑身在梦中,又惊又喜,跳起叫道:“丽儿?!是你吗?我就在下面!”

  掩盖洞口的铁板被完全搬开,唐雪探首下望,欢喜地叫道:“鹏哥哥,你还好吗?我们救你来了!”跟着垂下一条粗绳,传来唐敬天的声音:“胡兄弟,快抓住绳子攀上来!”

  “是!”胡青鹏此时武功大进,区区数十斤重的铁镣铐变得轻如鸿毛,影响不了他的行动。他抓住绳索,双手交替把握,一眨眼间攀上高处,如轻烟般穿过洞口,落在地上。

  不等他站稳脚跟,唐雪直扑入怀,搂着他的腰放声大哭:“呜呜,鹏哥哥,人家还以为你被……差点担心死了!”

  胡青鹏目光转动,只见身旁站着唐敬天、蓝勇等十余人,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俩,不禁有些尴尬,想将唐雪从怀里推开,哪知她死命的抱住不放,紧紧粘在他的身上。无奈地轻咳两声,问道:“唐大哥、蓝大哥,你们怎么知道我被关押在此地?”地牢的通道内横躺着多具尸体,不用说定是这里的守卫。只看蓝勇等人染血的衣衫和地上的痕迹,可想而知他们方才经历了一场恶战。

  蓝勇冷哼道:“那天你在总坛内忽然失踪,章玉昆堂主猜到必然是胡令全暗中捣鬼,于是闯进朱雀堂要人,但胡令全一口否认是他做的。可恨我们当时没有什么证据,明知道胡令全在睁眼说瞎话,却偏偏奈何不了他,只好暂时撤走。章堂主随即派人暗中刺探,终于打听到朱雀堂密牢之中近日多囚禁了一人,估计被关押的就是你。章堂主拟好了救人的计划,我们一直等到今天,乘着把守密牢的守卫减少之际,才有机会突破防线,杀了进来!”说着看了唐敬天一眼,衷心佩服道:“幸亏有唐公子助阵,毒毙了多名高手,否则我们绝无法如此顺利得手!”

  唐敬天接着道:“你失踪后的第二天,我和小雪放心不下,来到天下会总坛打听究竟,正好遇上蓝兄,了解到整件事的缘由。兄弟有难,我们当然不能袖手旁观。我们与章玉昆堂主经过商议,决定乘举办寿宴的良机,突袭朱雀堂,把你救出。哈哈,刚才你一阵鬼啸,吓得那些守卫惊慌失措,替我们省了不少手脚!”

  胡青鹏奇道:“我高师兄没有来吗?”

  唐敬天微微笑道:“高兄弟担心曾瑛曾姑娘被人欺负,甘当护花使者,陪她参加寿宴去了!”

  “什么?他也去参加寿宴了?!”胡青鹏心底一沉,曾志雄的寿宴注定要变成修罗杀场,高青城此去性命堪忧啊!若他所料不差,白云宗、烟雨楼的高手多半会在寿宴高潮时出手,击杀曾志雄。而那时在场之人,十有八九也会沦为被屠杀的目标。手心捏了一把冷汗,忙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寿宴开始没有?”

  蓝勇道:“我们动手的时候大约是酉时三刻,会主的寿宴应该是刚刚开席吧!莫非有什么不对吗?”

  胡青鹏顿足道:“糟糕,恐怕来不及了!我们得马上行动,不然就让他们的奸计得逞了!”匆匆卸下手足镣铐,催促蓝勇等带路,要直闯寿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