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峰回路转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511 2003.12.06 11:13

    胡青鹏告别了无名氏,将活动的石壁推回原位,确信没有留下什么破绽之后,方沿原路返回。这条秘道是专为紧急状况下逃生而设计的,开凿完工后从没人使用过,今日居然让他发现了,也是天意。其实连陈天雷也不知道这条秘道的存在,否则早把无名氏转移走了。

  来到出口处,透过藤蔓枝叶间的缝隙,只见夜色漆黑,水面反映着银色的月光,原来已不知不觉过去了三四个时辰。胡青鹏这才感到饥肠辘辘,小腹中似乎有一把饥火在熊熊燃烧,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他掬起清凉的溪水,尽情痛饮一番,稍微压制住了饥饿的感觉,然后拨开藤蔓,悄无声息地打量山谷中的情况。

  山谷中水雾弥漫,白色的岩石反射着淡淡的月光,四周的景物模糊难辨。各种野兽虫鸟的叫声此起彼伏,仿佛在卖力地合演着一首大自然的乐曲,节奏独特迷人,变化无穷。

  胡青鹏小心地跨过溪流,迅速跃进树林中,往山庄奔去。在黑夜中奔行不久,蓦的一股杀气从前方涌来,令他寒毛倒立。胡青鹏立即停步戒备,按无名氏所教的摆开迎敌架势。他原本就没有奢望能平安回到山庄,迟早都要跟师叔正面交锋的,所以并不惊慌。

  黑衣蒙面的秦天日从树上跳下,手中单刀寒光闪烁,颇为惊讶地望着胡青鹏,实在想不通他为何总能提前察觉危险,以至屡屡逃得性命,冷笑道:“你倒是真能沉得住气呀,害我苦苦守侯了四个时辰才露面!这次我看你还有什么招数可以施展!”单刀一抖,刷刷刷劈面就是三刀,连话都不让他多说半句。

  胡青鹏原来预想对方会使出衡山剑法进击,哪知秦天日用的是正宗的少林罗汉刀法,招式有力刚猛,大开大阖,与本门剑法完全不同。他心中想好的招数此时派不上半点用场,仓促之下展开鹤舞身法,迅速闪出刀气笼罩的范围。秦天日怕他又乘机溜走,如影随形紧逼而上,眨眼间连攻九刀。

  胡青鹏左跳右闪,借助树木的掩护,几次在间不容发之际避过刀锋,惊出了一身冷汗。秦天日没有天眼通的本领,无法象胡青鹏一样黑夜中视物如昼,明明要把对方一刀砍死了,不料一根树枝突然横扫过来,害得他只好变招格挡。三番五次失手之后,秦天日怒火盈胸,再不愿用并不熟悉的刀法来杀敌,以刀为剑,使出衡山剑法中得意的绝招,狠辣无情地放手攻去。

  胡青鹏等的就是这一刻,眼看对方招式忽变,使出一招“剑斩急流”攻到,正是无名氏提过的本门杀招之一,脚下一弹,忽然变退为进,闪到对方攻击的死角,右手铁斧疾如闪电般挥出,当的劈在刀身力量最薄弱处。秦天日大吃一惊,左脚本能地飞踢对手胸口,谁知胡青鹏早有预料,身子滴溜溜一转,巧妙地闪到他身侧,斧柄倒转,重重击在他章门穴上。

  秦天日穴道被制,整个人登时动弹不得,既惊讶又羞愤,难以置信地瞪着胡青鹏,差点气昏过去。他练剑二十余年,在江湖上也算一号人物,今夜却被自己的师侄制服,实乃毕生难忘的奇耻大辱!幸亏没有外人看见,否则他当场要咬舌自尽了。怒喝道:“胡青鹏,你用的是什么邪门武功?快把我放开!”

  胡青鹏退后两步,摇头道:“我若解开你的穴道,你会饶我不杀吗?四师叔,你就安安静静地呆在这儿吧,以你的功力,不出一个时辰便能自解穴道。”

  秦天日道:“慢着!你刚才用的那一招叫什么名堂?”他仔细回想胡青鹏反击的动作,出手时的方位、角度和时机,恰好针对着自己剑招中的破绽。即使两人重新交手,把刚才的招数再重演一回,他仍然无法逃过失败的下场。可是他的武功剑术明明高出胡青鹏一大截,为什么会败给对方呢?他越想越觉得奇怪,心里隐隐浮起一片恐惧的阴影,难道胡青鹏得到了什么高人的指点?会是自己猜想的那个人吗?

  胡青鹏当然不会告诉他来龙去脉,道:“四师叔,我只是凑巧赢了半招,你也不必耿耿于怀。再说那是我临时创出来的招数,没有正式的名字,让师叔见笑了!”

  秦天日大笑道:“好你个胡青鹏,竟然可以临阵自创绝招,把我干净利落地击败,看来你天分之高举世无双啊!我衡山派出了你这样的天才,何愁不能领袖武林?”

  胡青鹏脸皮发热,如何听不出他话语中的嘲讽之意,但无名氏授剑一事乃极端机密,无论如何不能泄露,道:“四师叔过奖了,青鹏愧不敢当!当真相大白的时候,师叔心中的疑惑定会有人解答。”正欲举步离开,忽觉一股杀气直指背心要害,立刻侧身着地滚开。就在这时,他身后突然惊起一道剑光,剑气斩落,在他原来驻足的地方划下深深的剑痕。只要他反应稍慢半分,此时已经是血溅五步。

  “六师叔!”胡青鹏在倒地滚动的一刹那,已猜到来者何人,心中不禁后悔,为什么不早点离开?难怪秦天日会大声发笑,原来是有意掩盖刘天月潜近时发出的声响。单论江湖经验,他还比对方差了一大截呢!

  刘天月必杀的一剑落空,口中惊咦一声,杀机更烈。这胡青鹏表现如此出色,此时不把他杀掉的话,等他日后学剑有成就更难得手了。剑如狂风骤雨,疯狂地卷向仍在地上滚动的胡青鹏,但见剑芒夺目,纵横来去。

  胡青鹏滚出一丈多远便被树木挡住,不等他爬起来,便觉身体上空冷风压落,剑气哧哧有声,全身如坠冰窟。无名氏教的招数再妙,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办法找到对手的破绽使以反击。胡青鹏情急之下猛的一拍树干,借力倒飞而出,正好落到刘天月脚下,反手运斧削向她的下盘。

  刘天月纵身跃起,长剑一点,叮的正中铁斧。两人内力相击,再也来不得半点取巧。胡青鹏五指剧震,铁斧失手落地,鲜血直喷出口。他的内力终究不及对方深厚,这下较量胜负立判,若非他体内有异种真气暗中保护,这一剑就能尽毁他的经脉。

  刘天月冷笑道:“我看你还逞能吗?”长剑轻抖,一式“雁过留影”哧的刺向他的咽喉。

  胡青鹏急忙叫道:“且慢!杀了我你们会后悔的!”

  刘天月沉足落地,剑尖直指他的咽喉要害,眉尖轻皱:“哦,我倒想听一听你的理由。”反正此时要杀胡青鹏易如反掌,不怕他耍什么小聪明蒙混过关。

  胡青鹏的咽喉处被冷冽的剑气侵入,如肉在砧板上,不敢有任何异动,以免对方误会,正色道:“两位师叔,你们想杀我,无非是害怕你们的秘密会泄露出去。但如果你们杀了我的话,最迟明天掌门人就可以看到我亲笔写下的遗书!至于遗书的内容,不用我多讲你们也可以猜到一二吧?”

  刘天月大惊失色,与秦天日交换了一个眼神,握剑的手不觉颤抖起来,银牙几乎当场咬碎,怒道:“你竟然把……把我们的事情写成了文字?!快说,那封遗书你放在了哪里?”万一陈天雷看到那封白纸黑字的“遗书”,加上胡青鹏无故丧命的事实,岂能不怀疑他们有染?她做梦都想不到,这可恶透顶的弟子还留了这么毒辣的一手!

  胡青鹏察言观色,知道她开始上钩,方寸已乱了,微微笑道:“六师叔,我可不是傻瓜!我如果告诉你们这封书信的下落,还能活在这世上吗?我早知道你们不会轻易放过我,所以就写了一封信,把我看见的情景详细写了下来,然后交给别人保管。我叮嘱过他,如果我死于非命的话,就立刻把信件交到掌门人手上。掌门人看过我的书信之后,自然会知道谁是杀人凶手。”

  刘天月恨声道:“胡青鹏,你真够狡猾呀!”

  胡青鹏道:“弟子只是想保全自己的性命,从未想过要跟两位师叔作对!若非你们苦苦相逼,我也不会出此下策呀!”

  刘天月怒哼一声,剑花乱颤,封住了胡青鹏的七处穴道,然后替秦天日解穴,问道:“四师兄,你刚才都听见这小鬼的话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万一二师兄知道了这件事,那我们……”说到这里不禁打了个寒战,显是想到了后果的严重性。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名节比性命还要珍贵重要,如果被丈夫知晓自己的奸情,她这一世人就算彻底完了。

  秦天日眼中闪过狠毒决绝的冷光,走过去重重踢了胡青鹏一脚,冷冷道:“胡青鹏,你没有撒谎骗我们吧?”

  胡青鹏忍痛说道:“小侄的性命已被师叔捏在手上了,岂敢不说真话?四师叔,只要你放过我,我绝对不会把你们的秘密说出去的!毕竟我只是想练好武功,其他的事情轮不到我去操心。”

  秦天日握紧拳头,指关节噼啪作响,冷笑道:“话虽如此,但我的秘密被你捏在手里,我岂不是寝食难安吗?如果日日夜夜提心吊胆的活着,做人还有什么乐趣?我啸傲江湖,快意恩仇,从来没想过要委屈做人,要我向你这晚辈低头,那是万万不行的!”

  胡青鹏心底一沉,难道他宁可玉石俱焚,也不愿妥协吗?自己穴道被封,四野无人,看来这回是在劫难逃了!

  秦天日回首对刘天月道:“师妹,开弓没有回头箭,事以至此,我们干脆就离开衡山吧!只要改名换姓,以我们的本事,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去得?如果我们能双宿双栖,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那是何等的逍遥快活,不比现在的偷偷摸摸胜过千百倍吗?”

  刘天月颤声道:“你要我抛下青华,跟你私奔吗?”

  秦天日道:“正是!师妹,你还犹豫什么?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是全心全意地喜欢你的。你难道忘了我们在一起时的快乐吗?为了你,我甘愿舍弃名声地位,彻底远离江湖!”

  刘天月道:“师兄,我并不怀疑你的心意。可是、可是我若这样一走了之,青华以后还有何脸面嫁人?衡山派的名声还要不要?我们不能这么自私呀!”

  秦天日道:“你我之间的秘密,如今只有胡青鹏知道。退一步讲,即使二师兄看见了那封信,他也绝对不会把这个秘密告诉其他人的。因为二师兄是一派掌门,他要维护自己的脸面,就不可能去的宣扬这件事情,让别人笑话他无能。相反,他还要找到合理的理由来解释你为何失踪,免得引起江湖中人猜疑。所以,只要杀了这小子,连夜逃下山去,江湖上是不会有人知道真相的,也不会有人怀疑你我,更不会连累衡山派的名声。人海茫茫,哪怕二师兄再厉害,以他一人之力是找不到我们的。”

  刘天月承认他说的很有道理,可是要她一下子放弃现在的身份,永远离开自己的丈夫、女儿,对于她而言实在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一旦她离开衡山,就意味着从此退出江湖,那将来要靠什么谋生呢?她已经不是十七八岁的少女了,要认真考虑清楚后果,如果草率做出决定,日后可没有后悔药吃。

  秦天日见她迟疑不决,猜到她还有不少顾虑,心中不由急燥起来,瞥了一眼胡青鹏,杀机毕露,手起刀落,往他的胸口处狠狠劈下,存心断绝刘天月的后路。只要胡青鹏一死,刘天月将不得不离开衡山。

  刘天月心下大惊,叫道:“师兄,不要杀他!”

  秦天日毫不理会她的叫唤,钢刀仍然劈了下去。胡青鹏眼睁睁看着刀锋落下,自付必死,脑海中闪现过无数人的影象,心中感叹再也看不到他们了。就在这时,呜的一声劲风骤响,一颗石头忽然射来,正撞在刀身上。只听当的一声剧响,石头碎裂,秦天日竟拿捏不住刀柄,钢刀脱手飞入林中不见。事出突然,三人或惊或喜,都大感意外。

  秦天日骇然变色,喝道:“是谁?”刘天月跃到他身后,长剑护胸,警惕地望向石头飞出的方位。

  胡青鹏不由暗呼侥幸,是什么人好心救了自己一命?难道是莫师叔吗?

  只听林中阴暗之处响起一把低沉雄浑的声音:“想不到堂堂的衡山大侠,居然狼狈为奸,谋杀门下弟子!如果这个消息传出江湖,两位面上将大有光彩啊!”他的声音飘忽不定,似东似西,教人捉摸不透他藏身的方位。

  秦、刘二人相顾失色,冷汗直冒。这个神秘人物很可能已隐身一旁多时了,悉数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原来以为干掉胡青鹏就可以守住秘密,谁知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知情的人竟是越来越多!此人来意难测,不过从人家露的这两手来看,武功比他们只强不弱,即使他们两人联手也未必赢得了对方。

  秦天日心中忐忑,扬声道:“阁下究竟想怎样不妨直言,何必装神弄鬼?”

  林中那人低声笑道:“我偶然路过此地,恰好听见了两位的精彩对话,并非故意来刺探你们的隐私,还请两位大侠不要误会。只要你们立誓不为难这位小兄弟,我是决不会插手你们衡山派的家务事的,更不会泄露今晚所见到的一切。我的要求不算过分吧?”

  秦、刘二人同时皱眉,这胡青鹏究竟是什么来头,居然得到神秘高手的维护!如果他们之间的关系极深,哪里还有机会杀胡青鹏灭口?秦天日反问道:“若是我们不肯答应呢?”

  那人冷笑道:“若是你们不肯立誓,天下之大,你们以为真的可以找到藏身的地方吗?只要我放出风声,你们立刻会成为武林公敌,人人得而诛之。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没有必要意气用事。你们快做决定吧!”

  秦天日心中诸般念头交锋,权衡利弊得失,终于被迫低头。有这么厉害的高手隐身一旁,他连能否杀掉胡青鹏都没有把握,哪有本钱跟人家讨价还价?就算这时杀了胡青鹏,他们的秘密一样保守不住,那杀胡青鹏岂非是多此一举吗?叹道:“如果胡青鹏答应不揭发此事,我们自然可以饶他的性命。”

  那人道:“这还不简单么?小兄弟你先答应下来!”胡青鹏忙发誓严守秘密,若有违犯天打五雷轰。

  秦天日、刘天月见状亦只好立誓,保证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两人随即解了胡青鹏的穴道,怏怏离去。胡青鹏死里逃生,心中之喜悦非笔墨能形容,跳起大叫:“前辈你在哪里?晚辈要给您叩头谢恩!”

  但听远处长笑震耳,破空飞跃之声响起,转眼消失无踪,唯闻林涛阵阵。胡青鹏怅然而望,对这来去匆匆的神秘高手充满了感激,若非他及时出现,自己此时已成地府新客了。不知道这人到底是谁?他是碰巧路过还是有意为之?

  忽听风中传来彭烟儿焦急的呼唤声。胡青鹏心中一动,跃上树顶,只见远处亮起了一行火把,在树木间若隐若现,估计是彭烟儿见他久久未归,带人进山搜索来了。胡青鹏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向着火光闪亮处飞身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