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生离死别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4423 2003.09.22 12:58

    经过刚才那一番混战,怒风甲士只剩下三十余人,将近一半人身上带伤,虽然来势汹汹,但阵形凌乱,已没有当初那种进退如一、排山倒海的摄人气势。欧阳绝孤身独剑面对著他们,轻轻摇头叹息,似乎为对方的愚蠢感到无奈。眼看黑色的人潮冲到了跟前,他突然提气疾闪,不等敌人看清楚,他已出现在人群後方,拳脚齐飞,将五六人打倒在地。当怒风甲士回头猛扑过来的时候,他再次施展绝世轻功从原地消失,又出现在敌人意想不到的地方,以同样的方法击倒一片猝不及防的甲士。

  欧阳绝就象是猫戏老鼠一般,牵著对手团团乱转,将他们弄得头昏眼花,不辨东西南北。几个来回之後,院子里躺倒了一地的黑甲大汉,在泥水里辗转呻吟,狼狈不堪。仅剩的几名甲士如木桩般呆站著,斗志全消,知道和对方差距太大,干脆放弃了报仇的念头。刘三霸大叫道:“欧阳绝,你想赶尽杀绝就痛快点,别拿我们当猴耍!”

  欧阳绝身形一顿,摆摆手道:“我剑下不杀无名小卒,只要你们不来招惹我,我不会赶尽杀绝的。你们走罢!”他此行的目的是除掉仇不信这个祸首,没有兴趣消灭其他虾兵蟹将。

  刘三霸气得吐血,人家竟然还不屑於杀掉他!不过一想到连仇不信也被人家一剑刺死了,他有什麽资格讲狠话?只得招呼手下的兄弟,抬起仇不信的尸首撤走。那些倒地的怒风甲士只是受了皮肉之伤,没有伤到筋骨,都勉强爬起来,垂头丧气地走入黑夜深处。

  目送著怒风甲士渐渐在夜色中消失,众人终於放下心来。这一场混战极其惨烈,人人身上都受了伤,大厅上到处是残枪断箭,尸体交叠,宛如人间地狱。浓烈的血腥味充斥空间,令人呼吸不畅。

  左氏兄弟乘人不备,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忽然跃到李雁儿身旁,四只铁掌砰的同时击中她的背心要害。李雁儿只觉一股巨力凌厉万分地击来,还来不及运气护身,整个人已被打得直飞三丈,人在半空鲜血狂吐,人事不省。

  事起突然,众人根本想不到左氏兄弟会下此毒手。唐伯文头发根根倒立,眼角几乎迸裂,嘶声大叫:“雁儿!!”一股脑地将身上的所有暗器射向左氏兄弟,立即飞身而上,张臂抱住昏迷的妻子。

  李雁儿面容苍白,脉搏微弱,纵使在昏迷之中嘴角还不断地涌出鲜血。唐伯文惊慌万分,手掌按住妻子的後心,拼命将真气源源不断地输送过去,浑身颤抖,著急地呼唤道:“雁儿,你醒一醒!雁儿,你醒一醒!”泪如泉涌,落在李雁儿秀丽绝伦的脸上。

  李雁儿睫毛轻颤,终於缓缓睁开了眼帘,目光平静,温柔如水。唐伯文惊喜地抱紧她,颤声道:“雁儿,你、你不要吓我呀!”李雁儿微微一笑,轻声道:“伯文,我不行了!能死在你的怀中,我很知足,也很幸福。”

  “不!”唐伯文大叫著打断她,泪水流得更急,“我不准你死!你听见没有,我不准你离开我!我们说过今生今世永不分离的,你难道忘了吗?雁儿,你一定要活下来!”

  李雁儿摇首道:“伯文,我经脉已被震断,回天乏术,不要自己骗自己了。你答应我,不管发生了什麽事情,一定要活下去,照顾好我们的女儿,千万不要做傻事!”

  唐伯文输送真气过去的时候,早探清了妻子体内伤势的情况,知道她所言不虚,这时感到她的娇躯越来越冷,不由肝肠寸断,万念俱灰。李雁儿体内生机已绝,全靠他的真气延迟生命,只要他真气不济的话,她立刻会香消玉陨。

  李雁儿吃力地道:“丽儿,你过来!”

  丽儿脑中一片空白,木然地走到父母跟前,双唇紧抿,眼眶里泪珠滚动,楚楚可怜。李雁儿颤抖地抬起纤手,轻轻抚mo著女儿的脸颊,眼睛里洋溢著难舍的母爱,“丽儿,娘要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以後没办法照顾你了。你乖乖地听爹爹的话,不要惹他生气,不要闯祸,懂吗?”

  丽儿认真地点头答应,心中难过异常,忍不住扑到母亲身上嚎啕大哭,“娘,你不要走好不好?丽儿好害怕呀!”

  李雁儿的气息已十分微弱,勉强笑道:“傻孩子,别哭了,娘看到了也会伤心的哟。你不是最喜欢听娘唱曲子吗?娘再唱一首曲儿给你听,你不许哭鼻子了。”她清了清嗓子,曼声唱道:“采菱人语隔秋烟,波静如横练。入手风光莫流转,共流连,画船一笑春风面。江山信美,终非吾土,何日是归年?何日是归年?”最後一句重复低回,充满了对故乡的思念之情。她身在南国,始终难忘北国的草原风光,故土家人,临终之际浓郁的乡愁都借著词曲表达出来。歌声萦绕耳畔,她的眼帘渐渐低垂闭阖,声音越来越微弱,终於不复听闻。一缕芳魂,飘渺北归。

  唐伯文紧紧搂著李雁儿冰冷的身体,泪水长流,悲痛欲绝。丽儿放声大哭,仿佛泪人儿一般。

  左氏兄弟被唐伯文刚才那一波暗器兜头乱射,差点丢了性命,眼见李雁儿已经丧命,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纵身而上,各举拳掌,对准唐伯文父女击去。他们动作极快,莫天风等即使有心阻止也来不及出手,纷纷大声叱喝。

  冷风当头罩下,唐伯文心如死灰,一动不动,仿佛不知道人家要取他的性命。妻子的死对他的打击太大,所以自暴自弃,想借别人的手一死了之。

  眼看左氏兄弟的拳掌即将击实,一把黑色的长剑突然横在唐伯文父女头上。左氏兄弟的招式已老,拳掌砰的击中剑鞘,但觉巨力反震,手臂被震得酸麻,身不由主的往後!!!连退三步,胸口发闷,面孔涨得通红,显然极不好受。

  欧阳绝不知何时来到了唐伯文身旁,正视著左氏兄弟,沈声道:“得饶人处且饶人!李雁儿既死,恩怨已了,我看两位就不要欺人太甚了。”

  左氏兄弟道:“欧阳先生,元凶虽然伏诛,但斩草不除根,後患无穷啊!你若深明大义,就不要阻止我们兄弟替天行道!”

  欧阳绝眉头一皱,“你们要杀李雁儿,那是剔除异族余孽,我不阻拦。可是他们父女俩罪不致死,你们若是不肯放手,先过我这一关再说。如果你们能将我击败,我自然不会插手多管闲事。”剑气微送,直逼对方要害。

  左氏兄弟脸色一变,心中打起了退堂鼓。欧阳绝能一剑斩杀仇不信,多半也能一剑结果他们的小命。他们尽管狂傲不可一世,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反正此行最主要的任务已经完成,回去也可以交差复命了,没必要惹下如此强硬的敌人。两人冷冷笑道:“唐伯文,今夜暂且饶你一命,我烟雨楼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说罢振臂飞起,如蝙蝠般掠出大厅,消失无影。

  唐伯文抬头望向欧阳绝,轻叹道:“唐某如今生不如死,阁下何必救我?”东方燕突然惊咦一声,只见他的满头黑发竟然迅速转白,黯无光泽,仿佛一夜间苍老了数十年。众人见他黑发变白,均不胜唏嘘。

  欧阳绝道:“我见你是一个有情有义,宁死不屈的汉子,心中敬佩,不忍让你枉死在小人手中。何况你夫人已逝,你若跟著她去了,你们的女儿谁来照顾?难道你希望她从此成为孤儿,没有父母亲人吗?死是一种解脱,但活著更需要勇气。”

  唐伯文虎躯一震,垂眼看著哭到昏迷的丽儿,心中千转百回,终於绝了自杀的念头。叹道:“多谢阁下点醒梦中人,在下感激不尽。”

  欧阳绝俯身抱起丽儿,道:“此地不宜久留,我送你一程吧!”左氏兄弟虽然已经退走,但烟雨楼人多势众,难保不另外派遣人手截杀唐氏父女。为保险起见,他要把他们送到安全之地再离开。唐伯文点点头,抱著妻子的尸体,跟在欧阳绝身後,默默走出了祠堂。

  众人环顾四周,一片狼籍,不禁相视苦笑。

  长夜消逝,旭日东升。大雨过後蓝天如洗,山林格外青翠,飞鸟欢歌,走兽群聚,各种七彩的野花竞相绽放。

  东方长河、武当二侠等前往江西,尹天云等则要赶回衡山。莫天风连哄带骗,加上东方长河的坚持,才勉强打消了东方燕随他回山的想法。双方洒泪作别,分道扬镳。

  尹天云等人只能安步当车。走了七八里山路,穿过一片竹林,来到一处山冈上。

  “小毛哥!”一声清脆娇嫩的叫声忽然打破了山林的宁静。

  胡小毛一愣,惊喜地抬头望去,只见一个美丽如精灵的女孩飞奔过来,正是丽儿!他冲上去拉住丽儿的小手,笑道:“丽儿,你怎麽会在这里等我?”他以为昨夜一别後再也看不到她了,没料到她竟然会在此出现。

  尹天云眉头紧皱,正想喝令胡小毛回来,不要跟小妖女纠缠不清,眼角人影闪动,欧阳绝和唐伯文同时现身出来。他心里打了个突,硬生生将嘴边的话咽回肚里。

  丽儿眼圈红肿,强忍著泪水道:“小毛哥,从小到大我只有你一个哥哥,而且对我又这麽好。丽儿要跟爹爹走了,不能和你一起玩了,你以後会不会忘了我呢?”

  胡小毛鼻尖发酸,“丽儿,我发誓永远不会忘记你的!”

  “真的吗?”丽儿展容欢笑,娇若春花,珍而重之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凤形玉佩,塞到胡小毛手里,“小毛哥,这块玉佩是我娘留下的,我送给你做纪念。以後你看见它就会想起我,千万不要弄丢了!”唐伯文远远瞧见女儿大方地送出玉佩,欲言又止,摇头长叹。他掩埋妻子的遗体後,原本要马上离开这伤心地的,但丽儿一定要来跟胡小毛告别,只得由她去了。

  胡小毛一看那玉佩质地光滑温润,刀功细腻无比,绝对是价值连城的宝物,惊道:“丽儿,这块玉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丽儿赌气道:“如果你不肯收下,我就哭了,哭到你答应为止。”

  胡小毛忙举手投降,道:“丽儿,我求求你不要哭,我收下就是了。”他无可奈何地接过玉佩,小心地贴身藏好。古书有云:“来而不往非礼也”。他找遍全身也找不出什麽值钱的玩意,只好解下护身暗器“穿心箭”的箭匣,不好意思地道:“丽儿,我没有什麽贵重的东西送给你,只有这个救命的箭匣,你不会嫌弃吧?”

  丽儿喜道:“只要是小毛哥哥送给我的,丽儿都要。”

  等两小交换礼物完毕,唐伯文过来抱起女儿,与欧阳绝展开轻功离去。人虽去远,山林间还回荡著丽儿的叫声:“小毛哥,别忘了来找我啊!”

  胡小毛痴痴地望著他们消失的方向,喃喃道:“丽儿,我将来一定会去找你的!”

  (第一卷《暗夜血惊魂》终,请看第二卷《青山剑气行》)

  卷後语:

  历时三个月,写了将近12万字,终於完成了第一卷《暗夜血惊魂》。认真写下来,才知道写作是一件多麽艰难痛苦的事情。我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是因为有许多朋友的支持和鼓励,否则本文可能已经半途而废了。

  我选择写武侠小说,而且是传统的武侠小说,可能会让不少人难以理解。现在网络上流行的是幻想小说,写这种传统武侠明显是不符合潮流的。不过我个人最喜欢的是武侠,在读不到很好的武侠小说的状况下,我只有自己提笔(敲键盘?)来进行创作了。

  尽管我已经很用心的去写,但本文的支持率一直不高。毕竟是第一次写文,结构、人物、情节等等或许都不能令人满意。很多朋友也提出了批评意见,由於人数较多不便一一答复,在此一并谢过。我不想把本文弄成快餐文学,也不想加入太多情色元素吸引读者(虽然这很容易做到),所以可能会让不少朋友觉得本文太闷了,实在抱歉。我希望文章能做到既在情理之中,又出乎意料之外,太夸张太俗套的东西我会尽量避免的。

  第一卷应该算是过渡的部分罢,情节发展比较慢,因为其中有许多伏笔,还要交代历史背景、江湖关系,所以占用了不少篇幅。各位若仔细阅读,就会发现很多迷团需要在以後慢慢揭开。例如明教的覆灭、九阳神功的下落、烟雨楼杀李雁儿的真相、衡山派的内幕、尹天云的真实身份、欧阳绝的来历、唐氏父女的最後去向等等。当然,最关键的是胡小毛会成为一个什麽样的人物?大侠?恐怕有点困难。

  第二卷中,胡小毛将开始接触武功,作为一个少年踏上成长的道路。他的命运充满了变数,他的感情不会一帆风顺,他同样要经过一系列磨难才能成功。他必须付出更多才会达到自己的梦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