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阴阳双妖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088 2004.05.03 07:39

    

  衡阳城中沸沸扬扬闹了数日,风波渐渐平息下去。衡山派做足了表面工夫后,继续启程奔赴嵩山。

  众人坐船顺着湘江直下,两日后便到了株州。湘江乃湖南境内最有名的河流之一,放眼而望,夹岸风景如画,田野丰沃,碧荷千倾。河道上船只来往如梭,船工的号子声和歌声不绝于耳。众少年都挤到甲板上欣赏两岸风光,运气好时还可以看到美丽的渔家少女。当然也会遇到不少江湖豪客,但有陈天雷等压阵,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冲突。

  船到株州,衡山派记名弟子蒙正南已在码头上等候多时。蒙正南与陈天雷等辈分相同,自幼喜爱武功,只是因为资质有限,学武难有大成,未能正式列入门墙之中。胡青鹏等均第一次跟他照面,尊称他为“蒙师叔”。

  蒙正南乃当地的大茶商,身材结实,言行间透着武者豪迈的风范,紧紧地握着陈天雷的手掌,激动地道:“陈师兄,终于把你给盼来了!”

  陈天雷道:“原本是说好了早三天到株州,但因为衡阳出了一件大事,我们不得不延误行程,让蒙师弟久候了。”眉心一皱,问道:“师弟神情激动,脸上更有几分悲伤焦虑之色,莫非是府上发生了什么的意外吗?”

  蒙正南叹道:“正是!此地人多嘴杂,不便说话,等我设宴为师兄一行接风洗尘之时,再向师兄详加述说。请!”

  众人分头上了蒙正南准备好的三辆马车,沿着江边大道驶入城中。株州城的繁华更胜衡阳三分,人口亦有衡阳的数倍,南来北往的旅人多如过江之鲫,摩肩擦踵。街道两侧酒楼林立,装饰豪华,进出的人络绎不绝,还不时可以听见歌女婉转的歌声和悠扬的琴萧声。由于此时已是黄昏,各大青楼妓馆全数张灯结彩,还派了莺莺燕燕在门口拉客,摆出种种妩媚姿态,眼波勾魂。

  胡青鹏等年轻人嫌车内太闷,早下车结伴步行,借机欣赏城里的景色人物。陈青华从来没有见过妓院,指着拉客的妓女问:“大师兄,那些女人为什么对陌生男人如此热情?她们是做什么的?”赵青河笑道:“她们是妓女,是做皮肉生意的。”陈青华纳闷道:“什么是皮肉生意?你去买过吗?”赵青河一阵尴尬,其他男弟子哄堂大笑,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忽然,胡青鹏感到有人在窥视自己,本能地扭头一看,只见右侧酒楼上露出一张妖艳的面孔,媚眼如丝,正含笑望来。两人的目光在空中闪电般相撞,只是短短的一瞬间,那双妩媚的桃花眼中闪过惊讶、赞叹、挑逗和赤裸裸燃烧的****,碧绿色的眼眸还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像是渴望着把他连皮带骨的吞下。胡青鹏被对方炽烈直白的yu望吓得仓皇逃窜,直到了蒙府,一颗心还砰砰乱跳,有种强烈的不安预感——那个女人肯定有什么不良的企图!

  衡山派众人安顿好住处,然后一起来到饭厅用餐。陈天雷待大家落座后,对蒙正南道:“蒙师弟,你我是一家人,你有什么话尽管大胆说出来。有需要出力的地方,我们义不容辞。”

  蒙正南叹道:“陈师兄想必也听说了,天下会会主曾志雄要在这月下旬大摆寿宴,是以近段时间不断有黑道人物涌入株州。从五天前开始,城内每天都各有一名少女和少年离奇失踪。那些少女都出自于富贵人家,均是云英未嫁之身,而那些少年都是练有武功的名家弟子。他们失踪至今渺无音信,无人得知他们的生死下落,已经在株州引起了强烈的震动。大伙都猜测是黑道人物所为,但却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究竟是何用意?而我侄儿蒙志鸣亦在前日深夜无故失踪了!我大哥大嫂为此事急坏了身子,终日以泪洗脸。正南厚颜,恳请陈师兄出马,破此奇案!”

  陈天雷问道:“那些少年人被绑架后,可有人出面索求赎金?”

  蒙正南摇头道:“没有!如果我侄儿能平安无事地回来,多少钱我都愿意给!”

  陈天雷手指轻扣桌面,疑惑道:“既然下手之人为的不是钱财,难道是为了……”神色忽变,转首望向秦天日,问道:“四师弟,你江湖阅历丰富,对各派高手的作风都略知一二,这件事你怎么看?”

  秦天日脸上露出少有的凝重,沉声道:“二师兄,依我看来,这劫掠少男少女的行径很像是白云宗‘阴阳双妖’所为!”

  众人大吃一惊,蒙正南脸若死灰,呻吟道:“阴、阳、双、妖!”

  秦天日道:“阴阳双妖乃邪道高手,阳妖宫一雄,阴妖穆柔柔,擅长合击之术,平时多在江浙一带活动。他们两人修习白云宗的采补密法,阳妖采阴补阳,最爱捕食黄花少女,阴妖采阳补阴,专门猎取练武少年,狼狈为奸,秤不离砣。死在他们采补大法下的少男少女已数不胜数,是武林的一大祸害。假若那些少年落在他们手里,多半是活不成了!”

  陈青华悄声问道:“大师兄,什么是采阳补阴,采阴补阳?”赵青河面孔微红,搜肠刮腹不知该如何回答。

  蒙正南眼睛湿润,颤声道:“各位师兄,这两个妖人竟然滥用采补妖法谋害人命,若不将他们格杀,天理何在?可怜我侄儿还未娶妻成家,延续蒙氏血脉,便惨遭毒手了!”

  陈天雷正色道:“阴阳双妖所作所为伤天害理,人神共愤,若被我衡山派撞见,必定要杀之而后快!但邪道中人行踪诡秘,若是蓄意躲藏起来的话,恐怕难以找到他们落脚点。”

  秦天日道:“二师兄,我曾听江湖朋友说过,阴阳双妖有一个特征与众不同,阳妖的双眸是赤红色,阴妖的眼睛是碧绿色,非常容易辨认。如果我们联系当地的帮会势力,展开全面搜查,或可发现他们两人的行踪。”

  胡青鹏心头一动,立刻记起今天看见的那个妖艳女人,她正好拥有万中无一的绿色眼眸,莫非她就是阴妖穆柔柔?又回忆起她那火热****的眼神,顿时浑身寒毛倒立,也许自己就是她看中的下一个目标!万一被她用迷药掳走,落得个脱阳而死的下场,岂不冤枉!忍不住开口道:“禀报掌门,弟子刚才在来此途中看见了一个绿眼睛的女人!”

  夜色如墨,喧闹的人声渐渐低微不闻,各间厢房内的灯火逐一熄灭,蒙府陷入黑暗之中。只有挂在屋檐下的几盏灯笼,在寒风里孤独地摇曳。风中偶尔传来野猫凄厉的叫声,在夜空中回荡。

  突然,一条人影鬼魅般跃上墙头,默默地观察蒙府的地形和动静,一双绿色的眼眸闪闪发光,诡异之极。那人静候了片刻,展开身法掠向后院,仿佛是一只巨大的蝙蝠,飞行时无声无息。那人来到偏院客房处,小心翼翼地滑落在地,窜到窗台下,正想查看房中情形,忽听一声朗朗长笑,四周灯火骤亮。紧跟着一股大力涌来,砰的将窗棂击碎,屋内有人喝道:“穆妖女,纳命来!”

  那人反应极快,顺势倒翻二丈开外,避开凛冽的掌风。只见人影连闪,各间厢房都有人持剑跃出,将她团团围在核心处。

  来人正是阴阳双妖中的穆柔柔,她面若桃花,肤色晶莹雪白,眉目间带着****风骚的气质,一身黑色的紧身劲装,完美地勾勒出她的丰胸圆臀,尽显火辣诱人的身材。她惊异地环视着衡山派众人,显然想不到对方早有预备,能针对自己的行踪设下埋伏,看来今夜的美味大餐难以到手了。她娇躯轻摆,眼波流转,唇边露出妩媚的笑容,腻声道:“各位大侠,你们围住我一个弱女子想做什么?我可没有得罪你们呀!”

  众人见了她的媚态,都不禁心中一荡,暗呼妖女媚术厉害。陈天雷将脸一沉,喝道:“无耻妖女,你残害无数人命,罪孽深重,人人得而诛之!我衡山派乃白道名门,时刻不忘除妖灭魔的宗旨,今夜誓要将你斩杀于剑下,为民除害!你若是有自知之明,干脆自尽罢了!”

  穆柔柔柳眉倒竖,道:“放你娘的臭屁!姑奶奶还没有活够呢,岂能说死就死?别以为你衡山派是七大剑派之一,就在姑奶奶面前叫嚣,我可不吃你这一套!”斜眼望向守在外围的胡青鹏,眼里冷光一闪,冷冷道:“你叫什么名字?是你把我认出来的吧?”

  胡青鹏道:“是又怎样?我叫胡青鹏!”

  穆柔柔忽然展颜一笑,媚力四射:“你精力充足,身体强健过人,又是童子之身,如果能如愿吸到你的元阳,我至少可以平添三年的功力。可惜,可惜呀!”边说边伸出粉红的香舌,动作暧mei地轻舔着嘴唇。

  胡青鹏听得面红耳赤,暗骂妖女不知羞耻。原来陈天雷等得知妖女现身的消息后,推测穆柔柔可能留意上了衡山派的年轻弟子,并会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于是设下了埋伏。结果正如他们所料,荒淫大胆的妖女果然半夜闯了进来。

  秦天日忽道:“二师兄,阴阳双妖行动时向来相距不远,妖女好象是在拖延时间等待援手!”

  穆柔柔心底暗震,不等对方发动攻势,左手一扬,一枚七彩的烟花在高空轰然炸开,笑道:“任你如何聪明,想要把我留下可不容易!”

  “看剑!”刘天月再也忍耐不住,喝声中挺剑便刺。她根本看不惯穆柔柔风骚入骨的神态,更恨她那副魔鬼般的身材,当下率先发难,剑尖直刺对方勾人魂魄的眼眸。

  穆柔柔双手在腰间一抹,握住一对色泽鲜红的玉环,在间不容发之际挡住来剑,腰肢轻摆,往人缝中穿去。蓦的剑光闪耀,秦天日、古天星同时出剑,指向她前身诸大要穴。两大高手联手之击威力极强,饶是穆柔柔屡经血战,见惯了风雨,亦不得不倾力出招,双环如封似闭,当当刹时间连挡数剑,脸色苍白若雪,被对方震退了三步。

  陈天雷挺剑虚指穆柔柔背心要害,冷声道:“妖女,你绝非我等对手,还不束手就擒么?!”

  穆柔柔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住小腹中翻涌的血气,冷笑道:“你们以众欺寡,也配称做正道侠士吗?你们若是能够一对一把我击败,我才心服口服。”

  刘天月皱眉道:“二师兄,不要跟她说什么废话!我们得赶在妖女的同伙到来之前杀了她!”说着手中长剑疾刺如电,施展杀招绵绵不绝地攻上。

  穆柔柔怒道:“不要欺人太甚!”双环一并,空出来的一手迅速从怀中掏出几粒弹丸,猛地砸到地上。只听波波几声,弹丸炸开,白色的烟雾迅速弥漫庭院,伸手不见五指。

  “小心中毒!”秦天日以手掩鼻,朦胧中挥剑劈向穆柔柔,哪知人影一花,当的劈在刘天月的剑上。陈天雷喝道:“大家守在原位不要乱,以免误伤自己人!”

  烟雾四散开来,众弟子眼中看过去白茫茫的一片,敌友难分,人人按剑警戒不敢乱动,免得误伤同门。胡青鹏忽觉身前气流涌动,一股劲风当头袭下,忙喝道:“是谁?!”横剑上撩,叮的挑中一枚玉环。兵器交接的刹那,一股极阴柔的真气直贯而入,将他半边身子冻僵。胡青鹏大惊,正欲发声呼救,胸口五处大穴一麻,已被敌人制住,身不由主的腾空飞起。

  穆柔柔单手提着体形健壮的胡青鹏,如提四两棉花一般轻松,嗖地跃上屋脊。不等她双足落稳,只听背后剑声如啸,剑气凛冽刺骨,陈天雷厉声道:“妖女,把人留下!”穆柔柔不敢托大,百忙中转身回防,玉环叮的砸在剑身上。内力相撞,她嗓眼一甜,哇的喷出一口猩红的鲜血,心下惶急,这衡山掌门果然高明,自己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就在这时,一条黑影从天而降,两柄八角铜锤以千钧压顶之势,猛烈地轰向陈天雷面门,紧跟着一声大喝在半空炸响:“快走!”

  陈天雷刚刚和穆柔柔力拼了一招,来不及回气,眼见双锤来势极猛,长剑轻抖,使出“卸”字诀迎上敌锤。只听当的一声巨响,那人借着反弹之力倒跃出数丈,转瞬融入黑暗中不见,而陈天雷却被震落屋瓦。待他和刘天月等再跃上屋脊时,眼前空空如也,穆柔柔已带着胡青鹏逃之夭夭了。陈天雷额头青筋狂跳,嘶声叫道:“给我分头去追!”

  胡青鹏被穆柔柔抓住胸口衣服飞奔,侧眼望去,黑夜中街道楼房飞速后退,也不知被人家带到了哪里。奔行当中忽见黑影一闪,身边多了一条健硕如牛的大汉,身背铜锤,双目赤红,胁下还夹着一名长发少女,笑嘻嘻对穆柔柔道:“小****,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独自一人招惹整个衡山派,这与自杀何异?若非我刚才及时赶到,咱们阴阳双妖的绰号就名不副实了!”

  穆柔柔抛了个媚眼过去,浪笑道:“花心鬼,我知道你不会见死不救的!我若死了,谁来陪你练‘九阴九阳蚀骨大法’?今晚欠你的人情,等一会我会加倍奉还!我这次捕获的炉鼎内外兼修,精气旺盛,乃是万中无一的佳品,对我们的修炼大有好处。”

  双妖不一刻来到城北一处豪宅外,翻墙而入,熟门熟路地溜回自己居住的小院。阴阳双妖平时并不睡在一起,各有各的厢房,相邻而卧。

  穆柔柔入房之后,将胡青鹏抛上大床,随即点燃床头的红烛,燃起香炉中的香料。她的房间布置非常华丽,以粉红色调为主,充斥着****的气息,四面墙壁上都挂有********的图画,每一幅都栩栩如生,纤毫毕现。在某些图画之间,还挂着各种各样的奇巧淫具,如钢珠、皮鞭、铁链、鹿角、双头棍等等。

  胡青鹏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僵硬的手指还紧紧握着剑柄,嗅着空气中浓烈的脂粉香气和女子的气味,心跳如擂,不安地四处扫视,尤其是看到那些沾有血迹的淫具,隐隐感到无比的恐惧。他心里明白,这次将会受到残酷的折磨,自己的元阳之体恐怕要被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