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比武大赛(全)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857 2003.10.20 14:09

    秋风肃杀,落叶纷纷,场中一片肃静。

  啪的一声轻响,两剑相交,剑的主人随即同时退后三步,各自举剑示意。

  陈天雷沉声道:“开始!”

  左边身材壮实的是秦天日的徒弟郑青虎,天生神力,好勇爱斗,早就一付跃跃欲试的模样,一听掌门人下令比武开始,立刻一个虎扑,手中长剑使一招“力劈华山”,当头砍下。他的师兄弟乘机轰然叫好,更衬得他气势惊人,剑势凶狠。

  右边其貌不扬,身手敏捷的是古天星的徒弟侯青辉,眼见对手来得凶狠,长剑虚晃,看似招架,其实身子一弹,已经跳步闪开。郑青虎一剑劈空,反应也是极快,以前足足跟为轴,腰身急转,长剑回扫,正好挡住侯青辉刺来的一招“日出丹霞”。两人同门学剑数载,彼此的剑术长短都一清二楚,所学的剑法又相差无几,但见剑影纷飞,风声劲响,一时战得难解难分。他们的师兄弟分成了两派,在场外呐喊助威,气氛火热。

  原来衡山八代弟子已渐渐长大成人,年龄几乎是最小的胡青鹏此时都已满十三岁,年长的如赵青河有十五了。陈天雷与诸位师弟经过商议,决定今年举行一次比武大赛,一来检验门下弟子的武功进度,二来激励他们用心练武,三来从中初步筛选出色的弟子重点培养,为下一次的七大剑派同盟例会打好基础。三年之后同盟例会在嵩山举行,届时要看这年青一辈的表现了。为避免他们误伤同门,下场比武的一律使用木剑。

  衡山八代弟子共二十三人,按师门顺序依次在场边排列,等候上场。他们的对手都是由陈天雷抽签决定的,只有绰号“武疯子”的高青城可以轮空,直接进入下一轮。高青城的剑术大家有目共睹,自然是无人提出异议。比武之前陈天雷宣布,赢得前六名的弟子可以到后山禁地进修,提前学习本门更高深的剑术。此言一出,人人战意高涨,誓要夺取前六名的席位。

  胡青鹏、刘青山站在赵青河等掌门弟子的下首,正好挨着陈青华。陈青华轻轻捅了一下刘青山,低声问:“刘师兄,你看这一场比试谁能胜出?”刘青山难得有机会在美少女面前表现,轻咳道:“郑师兄攻势猛烈,气力绵长,侯师弟内力欠缺,只有躲闪逃命的份,当然是郑师兄会赢得此战。”

  胡青鹏忍不住道:“我不同意师兄的看法!郑师兄虽然攻势占优,但体力消耗较快,反观侯师兄灵活应战,剑法、步法丝毫未乱,一旦郑师兄体力消耗过大,就是他反攻得胜的时候了!”他自练了“天眼通”后,目力超越同辈甚多,清清楚楚地看见郑青虎额头冒汗,呼吸转急,出剑的速度开始渐渐变慢,已露出气竭的征兆。而侯青辉面色如常,剑速反而在逐渐加快,此消彼长下胜负不想可知。

  刘青山见他居然敢发表不同见解,笑脸一沉,心中大是不快。这时仿佛是验证胡青鹏所说的一般,战况骤变,一直躲闪防守的侯青辉忽然使出快剑,刷刷刷展开凌厉的反攻。郑青虎久攻不下,气势已衰,被对方突如其来的反攻打得措手不及,勉强挡了七八剑,终被侯青辉一剑刺中手腕,当场弃剑认输。

  陈青华惊异地望向胡青鹏:“胡师弟,你说的完全正确哦,太厉害了!”胡青鹏微笑以对,刘青山见了心里愈发不舒服。

  侯青辉旗开得胜,赢得同门一片欢呼。郑青虎则垂头丧气地走下场去,眼圈都红了。他们在比武之前已知道胜负的重要性,谁都想胜出,有资格代表本门参加三年后的嵩山论剑大会,拜会各路英雄,一战扬名天下。这是所有练武少年的共同梦想,只是这个梦想,决不是人人都能实现的。

  比武仍在进行着,平时各人用功努力的程度就完全看出来了。胜的固然欢欣雀跃,败的亦痛定思痛,决心苦练剑术,企望日后还有机会证明自己的实力。

  胡青鹏被排在第六场出战,他的对手是陈天雷的徒弟司徒青松。胡青鹏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与人决斗,听到掌门点到自己的名字,不禁心跳如擂,手冒热汗,提着长剑大步跨入场中。司徒青松随后上场,赵青河带领同门拼命鼓掌呐喊,为自己的师弟加油助威。相比之下,胡青鹏因为人缘不佳,几乎没有什么人替他鼓劲加油,一冷一热,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胡青鹏听着众同门为对手呐喊,心里实在不是滋味,环目一扫,却找不到自己的支持者,连同门师兄刘青山也在冷眼观望,心底一痛,满腔热血迅速冷却。胜亦如何,败又如何,反正没有人在意他。他有些茫然地望向对手,只见司徒青松眼里流露出鄙夷不屑的神情,这种眼神像毒刺般猛地扎进他的心头,一股怒火升腾而起,迅速燃烧全身。他可以不在乎输赢,但是他不能接受被人轻视的感觉。

  司徒青松在陈天雷的弟子中武功仅次于赵青河,自信有八分把握打入前六名,并未将胡青鹏放在眼里。因为胡青鹏平时不爱张扬,对各位师兄都很谦让,而且是唯一一名要干粗活杂活的人,感觉上比其他人低了一等。要击败这个年纪小、身份低微的师弟,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

  两人啪的举剑互击,司徒青松低声嘲笑道:“胡师弟,你应该呆在厨房里烧水做饭,何必来这里丢人现眼呢?”

  胡青鹏目光一冷,瞳孔收缩,眼里射出针一般锐利的光芒,不卑不亢道:“请师兄指点剑术,莫要客气!”

  两人随即向后分开,只待掌门一声令下。

  “开始!”

  司徒青松将剑移到胸前,摆开防守的架势,似笑非笑道:“胡师弟来来来,我看你能否在十招内逼得我还手!”此言一出,一众长辈尽皆皱眉,此子太过狂妄了!

  胡青鹏怒火如炽,就想挺剑扑出,教他知道自己的厉害,身形将动未动之际,蓦的捕捉到司徒青松眼底一缕得意狡猾的神色,心中一震——有诈!再仔细一看,司徒青松表面上摆出守势,其实左臂曲起,重心微沉,上身微微前倾,如一张蓄势待发的弓,随时可以变守为攻,反客为主。如果他在盛怒之下盲目出击,将正中对方的圈套。

  胡青鹏剑势略收,心中自然想起念诵了无数遍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经文上的一句句话如流水般从脑海中掠过:“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弹指之间经文默诵完毕,心自静寂,怒气消散,神藏意定,四周种种杂声不复听闻。他静静地站在阳光下,所有烦恼、不快、愤恨统统不翼而飞,脸上居然微笑起来,以一种平稳深沉的语调说道:“司徒师兄,请赐教!”剑尖竖起,使出“青松迎客”的礼节性起手剑式。

  在场之人明明看见胡青鹏怒发冲冠的表情,都以为他会冲前出剑,哪知道他突然间神情大变,整个人的气势与周围的环境融合起来,不攻不守,暗合自然之道,不禁交口称奇。陈天雷等人更是惊讶,想不到他年纪轻轻,修心养气的功夫已如此高明,都点头称赞。

  司徒青松的确是想用计激怒对方,然后乘其不备,一举将他击败,干脆漂亮的赢得这场比武的胜利。可是胡青鹏居然不上当,还不动声色的露了一手,博得众人的喝彩。这回轮到司徒青松沉不住气了,他可不愿意被一个自己看不起的人比下去,大喝一声“看剑!”,纵身前跃,手中剑舞起朵朵剑花,煞是好看。

  赵青河等人轰然叫好,拼命加油。

  关于唐伯文不敌左氏兄弟的解释:1)唐伯文是暗器高手,他的威力来源于他有独步天下的唐门暗器。但是他被驱逐出家门之后,暗器消耗完后无法补充,他的杀伤力自然明显下降。2)左氏兄弟专门练有对付唐伯文的工夫,而且有铁板护身,所以能够得手。3)唐伯文十几年来颠沛流离不停逃命,不能象赤阎一样专心武功,十几年后已经和赤阎之间有了较大的差距。以上这些在书中基本都有提到,请有疑问的朋友再细看一次。

  ——————————————————————————

  胡青鹏此刻守心如镜,不受外界干扰,眼里只有疾冲而来的对手。他的眼力非同凡人,可以清晰的分辨出司徒青松的每一根眉毛,每一条突起的血管,以及剑锋每一下细微的颤动。短短三丈的距离,司徒青松接连使出了五招剑法迷惑敌手,到第六招时已逼到胡青鹏身前,剑尖往他的上盘哧的刺去。

  胡青鹏认得他这一招是“银钩飞月”,如果挥剑去挡,那么对方紧跟着有三种后着变化可以伤人,按照师父所教的,此时应该左撤一步,长剑变招使出“玉碎珠帘”式,运剑刺敌下盘要穴,攻敌之必救,化解自身危机。但是司徒青松显然也非常清楚这一化解的招数,剑势看似又快又急,其实留有余力,只是虚招,等胡青鹏使出“玉碎珠帘”时,便可以化为“白龙穿云”一式,腾空出剑下击,稳稳占得先手。

  胡青鹏若不是练了天眼通,可能真的要被对手眼花缭乱的虚招所骗,此刻当然不能遂敌所愿。上身微晃,似乎要往左闪,司徒青松果然立刻变招跃起。哪知胡青鹏原地不动,左拳急探,乘对方中盘大开之际,重重击在他的胸口上。

  胡青鹏长年累月劈柴挑水,又掌握了心、眼、身、气、力五者合一的窍门,这一拳力量之大端的是非同小可。拳头击中胸膛,司徒青松闷哼一声往后倒飞,落地后想要站稳,无奈对手的拳力太强,蹬蹬蹬连退五步,差点要当场坐倒。

  胡青鹏甚至连剑都不用,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拳,便击败了热门人选司徒青松。

  场内鸦雀无声,众弟子无不张口结舌,呆若木鸡。即使是陈天雷等人也相顾愕然。自始至终,胡青鹏站在原地没有移动过,刚才那一幕倒象是司徒青松故意敞开怀抱,让人家出拳击败了自己。众弟子百思不得其解,司徒青松为什么要故意求败呢?

  司徒青松面孔胀得通红,他当然不是那种故意求败的人,转眼看着同门师兄弟不可思议的表情,羞愤欲绝,叫道:“师父,我败得心不服口不服,我要跟他再比过!”

  陈天雷微微皱眉,对尹天云道:“三师弟,胡青鹏是你的徒弟,你看有必要再比过吗?”尹天云对此也是大感意外,道:“青鹏胜得太过侥幸,再比一场也好。”陈天雷点点头,扬声道:“尹师叔同意你跟青鹏再比一阵,若是再败,不得有任何借口怨言!”

  众弟子听到两人要再战一场,忍不住交头接耳,嗡嗡响成一片。

  司徒青松见师父表情严峻冷厉,心知这回再败的话,真的颜面扫地了。当下凝神静气,双手握剑移到眉心之前,以剑正眼,依师父传授的呼吸吐纳方法导引真气,面容肃穆,目光越过剑锋投向对手身上,强大的战意弥漫开去,沉声道:“胡师弟,请!”他收起轻敌的念头,将全部心神集中到比武上,气势顿时大为改观。

  胡青鹏刚才胜得实在侥幸,若非对方太过轻敌,怎么也不至于一招落败。此刻眼见对手肃然而立,气势坚强,知道真正的硬战来到了,仍然摆出“青松迎客”起手式,道:“司徒师兄,请!”

  众人屏息以待,场内针落可闻。

  司徒青松刚刚输了一招,心里急欲挽回面子,对峙了片刻之后,突的一声大吼,纵身飞跨数步,双手抡圆长剑,对准对手头顶要害狠狠地劈下。这一剑力量极大,剑身划破空气时惊起刺耳的啸声。

  尽管敌剑来势凶猛,胡青鹏却夷然不惧。他三年来的刻苦修炼决没有掺半点水分,肩臂的力量更因为常年砍柴挑水远胜同辈,这时激起了好胜之心,沉腰坐马,手腕一抖,挑上对手长剑剑尖。

  啪的一声闷响,双剑相交。司徒青松终究占了双手握剑的优势,将单手持剑的胡青鹏震得马步松动,往后退了一步。

  赵青河等人乘机鼓掌叫好,比自己下场比武还要积极。

  司徒青松一剑震退对手,又听到同门的喝彩声,立时信心倍增,刷刷刷当头连劈三剑,仿佛急风骤雨,攻得胡青鹏喘不过气来,他每接一剑便退一步,连续退了四步。

  众弟子见状愈加卖力地呐喊加油,而陈天雷等却不约而同一起摇头叹息。衡山派的剑法以轻灵险峻,快巧多变见长,在秀丽中暗藏杀机,潇洒中潜伏狠辣,此乃衡山剑法的神髓。而司徒青松求胜心切,一昧的强攻硬打,已经和剑法真意相去甚远。

  司徒青松一口气狂劈四剑,固然是痛快淋漓,但一口真气耗完,需要时间呼吸回气,长剑不由一窒,没有紧跟上对手后退的身形。

  胡青鹏早在他劈出第三剑的时候,便感到他剑上的力量开始消退,已留心等待对方出现气紧力竭的时刻。司徒青松剑式一凝,胡青鹏目光如锥,立时变退为进,长剑使出绝招“祝融朝圣”,刹时幻化出无数剑影,反向对手攻去。

  司徒青松仓促之下仍显出过人的实力,长剑封扫格挡,同时厕身后闪,将对手绝招封于门外。但胡青鹏得势不饶人,长剑如影随形而上,配合百变身法,宛如一条飞腾变化的青龙,把对方牢牢罩在自己的攻击范围之内。但见双剑交击,劲风狂卷,两条人影奔走腾挪,在场地中飞来跃去,激战连连。旁观的众弟子大呼过瘾,原本一直闭目静立的高青城也张开眼帘,饶有兴致地审视着胡青鹏的剑式。

  激斗之中,胡青鹏抓住空隙,长剑回旋,剑刃轻灵之极的从司徒青松右腕上拖过,留下一条醒目的红印。他一招得手,当即收剑跳出圈外,左手虚搭右腕,笑道:“司徒师兄,承让了!”

  司徒青松低头看着手上的红印,脸上浮起一缕苦笑,“我输了!”如果比武时对方用的是真剑,他的右腕就被削断了。这次的确是技不如人,输得心服口服了。他剑交左手,上前伸出右掌道:“胡师弟,祝贺你!”

  胡青鹏大感意外,伸出右掌与他紧紧相握,相视一笑,约好明年再战。众弟子没想到胡青鹏居然有如此实力,无不对他刮目相看。

  经过一天的比试,胡青鹏等胜出的十一名弟子,加上轮空的高青城,被抽签分成六对,在第二天继续进行剑术较量。无巧不巧,胡青鹏抽到的对手居然是他的大对头赵青河!一个是本次比武最大的黑马人选,一个是掌门的大弟子,两人间的对决成为众人最感兴趣的话题。

  跟往常一样,胡青鹏晚上帮邹靖等人做完了杂务,才回去休息。他刚踏出后院门口,蓦的感到一股寒意袭来,脚下一凝,望向花树下浓墨般的阴影处,戒备地道:“是谁?”

  一个孤独挺拔的身影走了出来,月光照亮了他英俊的面庞,双眸乌黑透亮,手里还紧紧握着一把长剑,竟然是“武疯子”高青城。

  胡青鹏暗觉奇怪,问道:“高师兄,你是在等我吗?”他与高青城基本上没有来往,彼此并不熟悉。其实高青城一心练武,专注于武道修行,与其他所有八代弟子都没有什么过深的交情。

  高青城点点头,突然说道:“明天的比武我看好你。”

  胡青鹏又惊又喜,笑道:“赵师兄可不会轻易认输的!不知师兄找我有什么要事吗?”

  高青城眼里突然爆射出强烈的亮光,直截了当地说:“我想跟你比剑!”

  胡青鹏吓了一跳,失声道:“跟我比剑?现在吗?”

  高青城岩石般冷峻的脸上居然浮现一缕微笑,仿佛冰河解冻,阳光普照,言简意赅地道:“决赛,我等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