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独闯毒阵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196 2005.01.23 16:07

    

  越过六冲河后,地势不断增高,树木渐渐稀少。两人登上一座山岗,极目远望,只见原野辽阔,碧空万里,白云下是一片莽莽苍苍的草海,有几处白色的帐篷零散的分布其间。在地平线上,蜿蜒着一条青色的山脉,它如沉睡的巨龙般守护着宁静的草海。

  衣舞凤指着远方兴奋地道:“你看,那就是乌蒙山!”自那晚与胡青鹏激情拥吻后,她便改回女装打扮。此刻长发飘舞,白衣若雪,仿佛降临草原上的仙子。

  不知怎么的,越接近目的地,胡青鹏心里的阴云越加浓重。百毒寨乃百毒教总坛所在,位于乌蒙山深处,据说地形险恶,汇聚了天下各种毒物,更有数不胜数的用毒高手,一直以来便是江湖中的凶险禁地。现任教主盘天猛不仅用毒功夫登峰造极,还是南疆一带的武学宗师,性格偏激,手段狠辣。“金蚕蛊王”号称天下第一毒物,定然极为珍贵,胡青鹏若想拿到它,只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万一取不到金蚕蛊王,他在世的日子便屈指可数了。尤其是这几天,他的身体开始出现种种异状,证明尤恨天的诊断确实不假。不禁长叹道:“凤姐,如果我们贸然闯进人家的山寨中,平白无故地索要金蚕蛊王,人家肯答应吗?”

  衣舞凤傲然道:“百毒教不过区区数百人,难道胆敢跟我神教抗衡吗?凭我神教长老的身份,盘天猛不敢不答应我的要求。退一万步来讲,假如他真的拒绝交出金蚕蛊王,难道我们不会下手抢吗?”说到最后一句,眼里竟射出凌厉的杀气。为了情人的安危,她将不惜血洗百毒寨。

  胡青鹏摇摇头道:“毕竟我们是有求于人,如无必要,最好不要多伤人命。否则,我于心何忍?”

  衣舞凤呆了半响,叹道:“你呀,自己危在旦夕了,仍是改不了所谓的白道侠士的通病!”

  两人走了两日,才穿过辽阔的草海,走到乌蒙山脚。远看时已觉乌蒙山雄伟壮观,近看时更觉山势险峻,峰顶覆盖的白雪反射金光,耀眼生花。山腰以下或怪石裸露耸峙,飞瀑如练,或松树林立,草木茂盛,一幅幅美景宛如天然画卷。偶有雄鹰翱翔于雪山峰巅,尖锐的啸声在山峰间回荡。

  两人正欣赏景色的关头,忽听远处传来一阵气急败坏的叫骂声:“小贼,有种的不要逃!”“臭娘们,给老子站住!”但见人影跳跃,一个身穿红衣的少女直奔过来,有两条光头大汉挥舞着钢刀紧追在她身后。那红衣少女身法轻盈,背后系着一个大大的包袱,似乎并不着急甩开对方,边逃边回头做着鬼脸。那两名大汉被气得眼睛冒火,鼻孔喷烟,一副恨不能将她生吞活剥的模样。

  胡青鹏愣了一愣,笑道:“原来是长沙的老朋友——乌蒙双熊!他们那天晚上没死在乱刀之下,倒也幸运呀。”

  转眼之间,那红衣少女已奔到近前。她面若银月,鼻梁秀挺,长着一双充满灵气的大眼睛,身材娇小玲珑,大约十五六岁,非常的机灵可爱。她陡然撞见陌生人,吃了一惊,旋即看清了衣舞凤的容貌,不由露出惊艳羡慕的表情,道:“这位姐姐,你真美呀!我从没见过比你更美丽高贵的女人!”

  衣舞凤心中大为受用,微笑道:“小妹妹,谢谢你的赞美,你也非常可爱!他们为什么要追你呢?”

  那红衣少女眼珠滴溜溜一转,娇笑道:“他们呀,是欺负人的大坏蛋,我在逗他们玩呢!他们的功夫好差劲,追了两天两夜也追不上我。”说罢一仰鼻尖,甚是骄傲。

  这时,乌蒙双熊气喘吁吁的扑到。两人第一眼见到衣舞凤,登时两眼发直,口水长流,露出贪婪****的神色,却对苦苦追赶的目标视而不见。胡青鹏知道衣舞凤最恨这种好色之徒,一旦出手他们必死无疑,当下纵身抢出,挡在乌蒙双熊面前。

  乌蒙双熊****熏心,竟没有留意对方起落时的身法高低,几乎同时叫道:“臭小子,滚开!”“老大,干掉他!”话音未落,两兄弟极有默契的挥刀扑上,一左一右地猛砍向胡青鹏的肩头,刀风猎猎,大有一刀断流的气势。

  那红衣少女惊叫道:“你快闪开!”

  胡青鹏比起在长沙的时候,武功已跃升了几级,又怎会被乌蒙双熊所伤?他不退反进,闪电般欺上前去,握住熊刚的手腕一横,当的架住熊猛的钢刀,右手并指连点,刹时封住了两人的多处要穴。乌蒙双熊但觉人影一花,立时身体僵硬,动弹不得。两人兀自不服气,张口便骂,于是胡青鹏干脆连他们的哑穴也封住了。

  那红衣少女瞧着有趣,拔了几根狗尾巴草,分别插进双熊的鼻孔中,拍手笑道:“好看好看真好看,狗熊变成了大笨象!”两兄弟遭到如此戏弄,急怒攻心,居然就此气晕过去。

  那红衣少女吐舌道:“好家伙,难道被我气死了吗?”见两人胸口起伏,仍有呼吸的迹象,不禁轻轻拍了拍胸口,忽的跳到胡青鹏身旁,毫无顾忌的拉住他的手臂道:“大哥,你的武功很强哦,或许我阿爸也不是你的对手!你能不能抽空教教我?”

  胡青鹏不着痕迹地抽回手臂,歉然道:“小妹妹,我们有事在身急需赶路,恐怕不能教你武功。若是日后有缘,我定会满足你的愿望。”

  那红衣少女掩饰不住脸上的失望之色,眼珠一转,问道:“你们想到哪里去?乌蒙山一带我最熟悉了,我替你们当向导好不好?”

  胡青鹏狐疑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真的可以当向导吗?”

  那红衣少女道:“我叫灵儿!我自幼便在乌蒙山长大,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了如指掌,没有人比我更有资格当向导了!嘻嘻,这两人是山里的强盗,埋藏宝藏的地方一样逃不过我的眼睛。不信的话,你们看!”她解下背后的包袱,一打开布结,顿时有无数亮光平地升起。原来包袱之中全都是珍珠玛瑙,黄金翡翠,价值千万。

  衣舞凤恍然道:“你是不是拿了这两人的财宝,所以他们才紧追不舍,想将财宝夺回?”

  灵儿笑道:“是呀!反正他们的珍宝是抢来的,由我拿去救济穷人最为合适。不过这两人真的好蠢,他们藏宝的地方被我找到三次了,一点难度都没有。可惜他们的珍宝数量有限,这一次搬空了,下次就没得玩了。”

  胡青鹏不由对她刮目相看,她小小年纪便能将乌蒙双熊玩弄于股掌之上,把他们的劫来的财宝搬运一空,并且屡次得手,屡次脱身,委实有点手段。转念一想,又为双熊感到悲哀,他们辛苦多年结果仍是两手空空,实在是做强盗的不幸。微笑道:“灵儿姑娘,你劫富济贫,惩戒强盗,颇有几分侠女的风范!你这样的朋友,我胡青鹏交定了!”

  灵儿脸颊微红,抿嘴笑道:“胡大哥过奖了,人家才不是侠女呢!如果大哥肯当我是朋友,就不要赶我走了,让我跟你们一起上路好不好?”

  胡青鹏为难道:“可是我们要去的乃是凶险之地,杀机四伏,稍有不慎便尸骨无存,实在不便邀你相伴。”

  灵儿皱眉道:“你们到底说的是什么地方?”

  胡青鹏缓缓道:“百毒寨!”

  灵儿浑身一颤,脸上的血色陡然褪了三分,退后数步道:“你、你们是不是那些所谓的中原大侠?想去百毒寨杀人?”

  胡青鹏心中雪亮,这少女必然和百毒教关系匪浅,否则不会如此紧张。摇头道:“不,你猜错了!其实是我身中剧毒,须面见盘天猛教主,请他相赐解毒灵药,否则性命难保。我们是来求医的,决没有动过杀人的念头。”

  衣舞凤不动声色道:“灵儿妹妹,你和盘教主如何称呼呀?”

  灵儿一吐舌头,笑道:“还是姐姐厉害,瞒不过你的眼睛!我阿爸就是百毒教的教主,我就是在百毒寨中长大的。胡大哥你放心罢,天下万毒都难不倒我阿爸,只要他肯出手,你中的毒必定能化解。跟我来!”说罢挖了个土坑埋下珠宝,然后做好标记,一蹦一跳地在前头带路。胡青鹏、衣舞凤相视一眼,拔脚跟上。

  盘灵儿天真烂漫,生性活泼,不过半日的工夫已和两人混熟,一路之上不是缠着衣舞凤传授护肤秘诀,便是央求胡青鹏指点她武功,性之所至,便旁若无人的放声歌唱。她唱歌极有天赋,宛如天籁之音,处处透着自然纯净的气息,令人百听不厌。胡、衣两人都将她视做妹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喜爱相护之情溢于言表。盘灵儿因其身份的特殊性,在山寨中尽管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却没有半个朋友,内心里极为寂寞,此时难得遇上了真心爱护自己的朋友,自然是喜笑颜开,连睡梦中都会格格的笑出声来。

  在山中行了数日,经常要穿过深沟险川,越走地势越是险恶,各种毒虫纷纷涌现,不时可以看见千奇百怪的花草。盘灵儿对这些南疆特有的动植物如数家珍,叽叽喳喳地一一道来,让胡、衣二人大长见识。这天下午,三人终于来到了百毒寨外。

  只见两片山崖迎面耸立,高近百丈,峭壁上寸草不生。山崖之间是一条狭窄的山谷,谷中弥漫着一层似雾非雾的粉红色气体,人在谷外,看不清浓雾中隐藏有什么。山谷入口的地方,早伫立着四名黑衣汉子,人人面目阴冷,胸口绣着蛇蝎等毒物图案,甚是恐怖。

  盘灵儿失声道:“糟了,他们是我的师兄!”

  为首一名年长的汉子道:“小师妹,教主有令,你请回的客人要按规矩自行闯关,不许你出手援助。否则,他们的要求一概不允!”

  盘灵儿闻言一愣,转首认真地道:“胡大哥,凤姐姐,百毒寨中不许教外之人擅自进入。凡是有事相求的人,都必须依靠自己闯过山谷中布置的‘百毒桃花阵’。只有闯阵成功的人,才能得到教主的接见。这是我们立教时定下的规矩,我亦不能违背,请你们见谅。”

  胡青鹏摆摆手道:“无妨!只是这百毒桃花阵有什么奥妙吗?”

  盘灵儿压低声音道:“谷中弥漫的是‘桃花瘴’,另饲养有无数蛇蝎,你们如无把握千万不要勉强闯关!我会设法恳求阿爸接见你们的。”又叮嘱了几句,才纵身跃到那四人的身边。那四人更不多言,簇拥着盘灵儿奔进谷中,转瞬消失了踪影。

  胡青鹏、衣舞凤面面相觑,这山谷中居然是最厉害的桃花瘴!瘴气之毒极为可怕,普通人只要吸入一口就会致命。即使以他们两人如此的内功,一旦吸入瘴气过多,同样难逃厄运。

  胡青鹏犹豫片刻,断然道:“凤姐,既然左右不过一死,我要博命闯上一闯!我中的已经是毒中之毒,连飞天蜈蚣都毒不死我,或许瘴气对我不起作用。你在谷外等我好了。”

  衣舞凤怎舍得让他独自涉险,可是也清楚他说的是实情。胡青鹏身上的剧毒已到发作的边缘,不能再拖延时间了,必须尽快取得金蚕蛊王,然后赶回神农谷。不然的话,很有可能在途中毒发身亡。一阵酸楚涌上心头,忍不住紧紧搂住他的虎腰,抽泣道:“不!我要跟着你,我不想和你分开。”

  胡青鹏轻抚着她柔亮的长发,柔声道:“别说傻话了!你武功虽高,毕竟仍是血肉之躯,如何能飞过这瘴气形成的天然屏障?万一你吸入瘴气而抢救不及,岂不是让我抱憾终身吗?你要相信我,相信我能够活着出来见你。”

  衣舞凤柔肠百结,晶莹的泪水有如泉涌,打湿了他的肩头,低声道:“答应我,不管能否取得金蚕蛊王,你一定要回来!哪怕是免不了一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

  胡青鹏一字字道:“我答应你!即使是爬,我也要爬着出来见你!”

  衣舞凤仰起饱含泪水的双眼,痴痴地望着他的眉眼轮廓,似乎要将他的模样永远铭刻在心中,双手一勾,垫起脚尖,主动献上火热的香吻。胡青鹏感受到美人如海的深情,心中感动非常,用力抱住她的纤腰,全心全意追逐着那消魂的快感。两人唇舌交缠,品味着泪水中的一丝丝苦涩和甜蜜。

  良久,胡青鹏轻轻推开泪流满面的美人,不忍和她目光接触,低声道:“我走了!”提气一纵,身形起落间,如大鸟般投入了瘴气弥漫的山谷。

  “你……”衣舞凤情不自禁地追了几步,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心头一空,仿佛将要失去某种最珍贵的东西。不详的预感如乌云般,悄无声息的袭来,令她的手心里渗满了冷汗。这耸立的峭壁和充满毒气的山谷,如同不可逾越的界线,把她和胡青鹏分割开来。明亮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却没有带来丝毫的暖意。她环目扫视着四周狰狞的岩石,以及地上孤单的影子,芳心乱成了一团。

  时间一分分的流逝,夕阳西沉,夜色来临,半轮银月浮上天空。山中气温转寒,瑟瑟寒风刮过山崖,响起阵阵撕心裂肺的呼啸声,仿佛群鬼悲嚎。忽然之间,有几颗流星划落天际,美丽的弧线一闪即没。

  漆黑的山谷入口仍然毫无动静,只是有无数磷火在飘荡,忽明忽灭,如同无主的幽灵。

  衣舞凤目光一瞬不瞬的凝望着山谷的入口,浑然不觉日月易位,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他为什么还不出来?难道他发生了意外吗?深夜的露水,悄悄染湿了她的衣衫发角,在月光映照下楚楚可怜。曾几何时,她心如坚冰,将天下男子视为粪土。如今却为了一个少年坐立不安,患得患失,实在是造化弄人啊!任谁看见她此刻的神情,都不会相信这是名震西南武林,叱咤风云的魔教长老。

  长夜在等待中也慢慢流逝,东方变白,鸟雀啼唱,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太阳在天空中缓缓攀升,升至最高点后又缓缓倾斜。

  忽然,一阵轻轻的尖叫声打破了四周的寂静。衣舞凤一震惊醒,回身望去,只见一头火红明艳的小狐狸站在两丈外的岩石上,摇摆着毛茸茸的尾巴,正对着她吱吱叫唤。衣舞凤微微一笑,刚想说这小家伙好可爱,脑海中陡然闪过李媚仙的身影,心底一沉,背心冷汗暗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