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无情无义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4703 2012.04.24 09:58

    胡笑天等人在预定好的客栈安顿完毕后,便出来用饭。除了他们之外,客栈内尚有四五桌客人,看上去都是江湖中人打扮,但兵器服饰各异,显然来头有别。

  众伙计不待吩咐,将预备好的酒菜流水似的端上。不一刻,酒菜上齐,香味四溢,引人垂涎。藏在盘灵儿怀中的赤耳雪狐早就按耐不住,不等众人举筷,哧溜一声,抢先跳到桌面上,一口叼住了焦黄鲜嫩的烤鸡,“咔嚓嚓”狼吞虎咽吃了起来。众人忍俊不禁,相视而笑。

  盘灵儿又爱又气的拍了它一下脑门,嗔道:“小白,怎么这么没有规矩!你把好东西都霸占了,其他人吃什么!”原来这雪狐通体银白,十分可爱,她灵机一动,就帮它取了个“小白”的名字。小白抬起头白了她一眼,两只前爪按着烤鸡继续大吃猛吃,没有丝毫的愧疚。

  胡笑天笑道:“灵儿,狐狸天生就爱吃鸡,别管它了!叫店家再送一盘上来就是!”

  忽听邻桌一声惊咦,一位面容白净,身材清瘦的灰衣道士侧首望了过来,讶道:“是‘赤焰灵狐’!”他霍然起身,遥遥行礼道:“各位施主,贫道乃是终南山金台观观主曲至虚,多有打扰了!请问这只赤焰灵狐是从哪里得来的?”他精华内敛,气度超脱,背后斜插着一柄古色古香的长剑。

  胡笑天忙起身回礼道:“道长客气了!我等在路途中偶然遇见猎鹰在追逐这只小狐狸,一时于心不忍,便出手救了它。哪知它极有灵性,事后竟不愿离我们而去,非要和我们一同上路。既然道长认得它的来历,不如给我们讲解一番如何?”

  曲至虚啧啧叹道:“你们的运气太好了!这赤焰灵狐是狐类中的极品,初时全身毛发火红,长大之后逐渐蜕变为银白色。它嗅觉灵敏无比,驯服后有千里追踪的奇能。而且它乃天生至阳之物,血肉、骨骼、脏器等都有壮阳奇效,作用比人参鹿茸还强十倍,是我们道家炼丹一派梦寐以求的上好材料。你这只灵狐仅差双耳未曾变色,至少活了百年了,可以说是稀世珍宝!”顿了一顿,又道:“若施主肯割爱相让,贫道愿出高价购买,价钱嘛绝对会令你满意。”

  盘灵儿急道:“大哥,这道士想要用小白来炼制丹药,千万不能把小白卖给他!”

  胡笑天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道:“曲道长,不好意思!这灵狐深得我妹子的喜爱,哪怕你出的是天价,我也不会卖的。何况终南山方圆千里,决不仅有一头灵狐,道长不妨再费心找找?”

  曲至虚长叹道:“赤焰灵狐岂是那么容易遇到的?贫道在终南山中住了二十年,就从未有这么好的运气。既然施主不愿割让,贫道自然不能强求。但切记‘匹夫无罪,怀壁其罪’的道理,一旦这灵狐被带到闹市的话,难免会有人觊觎。请你们小心为上!”

  胡笑天道:“多谢道长提醒,我们会小心的。”

  曲至虚点点头坐了下来,但目光仍不时望向懵懂无知的小白。

  盘灵儿眉心微皱,压低声音道:“大哥,我看那道士没有死心,明买不成后,恐怕会用阴谋诡计!”

  胡笑天环视周围众人一眼,淡然道:“任何人想夺走小白,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吧?再说单靠你自己的本事,就足以保护它了。”

  盘灵儿得意的一扬俏脸,跃跃欲试地笑道:“那是!如果有哪个笨蛋不怀好意地靠近小白,我就让他生不如死,双手烂掉!”她用毒之术大成之后,一直想好好表现,却苦于没有机会,不禁郁闷之极。

  就在这时,忽听门外一声轻笑,一把轻柔悦耳的女声道:“小妹妹,你怎么如此狠心呀?当心长大后嫁不出去!”声音方落,一位白衣翩翩、面如冠玉的少年飘了进来,双眸如星,隐隐含着别样的媚意,瞬息之间已在众人脸上扫视了一圈。只见她身材窈窕,肤色白嫩,明明是绝色美女却做男子打扮,透着一股俊雅风流的帅气,仿佛世间的尘埃污垢都沾染不到她的身上。

  盘灵儿却对她没有好感,瞪着她道:“你看清楚,我才不是什么‘小妹妹’呢!喂,你是女人还是男人?怎么看起来不阴不阳的,难道是传说中的人妖?”她最反感人家把她当成小女孩,因此反击的言辞相当激烈,针锋相对。

  那白衣美女表情一僵,笑容就此冻结在脸上,显然是从没得到过如此评价,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看见这么帅气的美女吃瘪,“哈哈哈!”角落里有人忍不住放声大笑。

  那白衣美女脸色骤变,回首冷冷地道:“慕容青田,你莫非是耳朵聋了,听不见有人嘲笑我吗?”

  这时众人才发现有一位青年乖乖地站在她身后,如影随形,仿佛一只驯服的猎狗。那慕容青田转首怒视着仍在大笑的汉子,喝道:“不许笑了!小爷不杀无名鼠辈,快报上名来!”

  那汉子笑声一沉,原本蓄意隐藏的气势陡然爆发出来,如同一头露出牙齿的雄狮,眼里射出如霜杀气,冷冷道:“慕容青田,你狂什么狂?你不就是仗着自己老子的名头四处逞威风吗?什么‘慕容八俊’,狗屁不是!大爷我行不改姓、坐不改名,厉万杰是也!”

  “厉万杰!”“老天,居然是他!”其他江湖豪客莫不动容,靠近厉万杰的赶紧移步闪开,神情惊惧。

  胡笑天看了李山一眼,李山已知其意,低声道:“厉万杰是**风云榜上排名前二十的高手,绰号‘独狼’,一向独来独往,行踪飘忽,勇猛好斗,每战必杀尽对手,几乎不曾留过活口。不论黑白两道,均有无数仇家,是个极难惹的人物。慕容青田不知天高地厚向他叫阵,是踢到铁板上了!”

  慕容青田一呆,顾忌对手狠辣无情的风格,不由有些踌躇。那白衣美女淡淡道:“慕容青田,你口口声声说对我死心塌地,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惜,原来都是骗我的吗?我今日被人如此羞辱,你要做缩头乌龟吗?你还是不是男人?!”

  慕容青田被她拿话一激,热血上涌,大喝道:“玄儿,你看我杀了此人!”双手在腰间一抽,亮出两柄短刃银钩,当的一声互击壮胆,上下交织,径直冲了过去。他忌惮厉万杰武功强横,这下出手已经使出绝招,双钩交错变幻,迅捷如电,在空中化出无数虚影,教人看不透真正的攻击落点。

  厉万杰手腕一抖,两支竹筷似箭般急射而出,后发先至,准确无误地射向慕容青田的双眼。慕容青田心头大骇,电光火石间错步闪让,只听嗽的一声轻响,竹筷擦着面颊飞过,凌厉的劲风将他脸部刮出一道明显的血痕。厉万杰冷冷道:“慕容小儿,招子放亮点,你不是我的对手!刚才仅仅是警告,你再不识相滚开,别怪厉爷我无情!”

  慕容青田骄纵横行惯了,在众人面前如何下得了台?怒道:“该滚开的人是你!”足下一蹬,腾空跃起,银钩挥舞,又快又狠地划向厉万杰的咽喉。

  厉万杰眼中凶光一闪,叱道:“找死!”反手拔出背后的钢刀,呼的劈向对手的银钩。

  胡笑天斜眼看去,那白衣美女神情自若,仿佛正在搏杀的两人跟自己毫无关系。她似乎早预料到会有什么结果,并不在意两人交手的情况,眼波流转,忽的看到了趴在桌面上的小白,眼睛一亮,如同发现了世上最美丽的宝石,射出炽热的光芒。胡笑天心下警惕,觊觎灵狐的人又多了一个!那白衣美女似有所感,迎上胡笑天的目光,微微一笑,腰肢轻摆,说不出的妩媚诱人。胡笑天虽然心志如金刚,但猝不及防下仍感到目眩神迷,差点被她控制了心神,心底暗暗惊讶,原来她竟然身怀极高明的迷魂惑心术!当下不着痕迹的移开视线,装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当当数声巨响,火星飞溅。

  慕容青田闷哼一声,落地后踉跄倒退,双手虎口尽裂,银钩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着,嘴角渗出了一缕血迹。他尽管是年青一代中的高手,但对手可是纵横江湖多年的**魔头,两人相差何止一筹!

  厉万杰冷笑道:“慕容氏名头响亮,家传武功也不过如此而已嘛!慕容小儿,今日你若自断一臂,我就饶了你的小命。否则……”

  “我呸!”不等对方说完,慕容青田恨恨的吐了口唾沫,咬牙切齿道:“厉万杰,你有什么资格侮辱我慕容氏?即使你能打败我,并不代表你能击败我慕容氏的其他高手!我宁死都不会向你乞讨饶命的!”

  厉万杰点点头道:“好,有骨气!我成全你!”单掌一按桌面,飞身跃前,刀光一闪,笔直地劈向慕容青田的胸口要害。慕容青田双钩拼死回挡,又是当的一声,双钩脱手飞出,他口中狂喷鲜血,一跤坐倒在地。厉万杰手腕翻转,刀锋一横,毫不留情的斩向他的脖子。

  就在这时,人影疾闪,李山凭空出现在厉万杰身侧,人未至已大喝一声:“看刀!”宝刀带鞘斜斩过去,刀风呼啸,劲气如山。

  厉万杰但觉一股冷厉的刀气急速逼近,不敢托大,身子一侧,反手刀急削而上。人影乍合即分,却没有半点金铁交击的声响。厉万杰按刀而立,目光炯炯发亮,赞道:“小兄弟,好刀法!你和这慕容草包是什么关系?为何不许我杀他?”

  李山不卑不亢道:“在下丐帮弟子李山!慕容氏和我丐帮交情菲浅,慕容子弟有难,我不能不救。何况宝鸡城内云集了众多白道高手,厉前辈若杀了慕容青田,只怕惹起众怒,群起围攻,对前辈的大事不利。”

  厉万杰失声道:“你怎么知道我……”忽然醒悟过来泄露了口风,立即住口不语,仔细端详李山两眼,哈哈笑道:“李兄弟,你是个人才呀!精明强干,武功了得,看来下一任丐帮帮主非你莫属了!”

  李山暗呼厉害,厉万杰的反击狠毒之极,存心是要给他制造麻烦。这句话若传到丐帮弟子耳中,必然会引起不必要的猜测,使他们师兄弟间出现裂痕。正色道:“厉前辈莫要信口开河!我丐帮内部的事情,还由不得外人来说三道四!厉前辈蓄意改变行装,混迹于常人之中,所谋者必定非比寻常吧?难道这客栈里面,有人藏着什么奇珍异宝不成?”

  此话一出,群相耸动,在座之人相互打量,纷纷低声猜测议论,嗡嗡地响成一片。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能让独狼动心的东西决非凡品。放眼看去,倒是胡笑天这帮人嫌疑最大。

  厉万杰脸色微变,分明是被触到了痛处,话已至此多留无益,猛的一跺脚穿窗而出。人在半空左手一扬,一块碎银夺地射到桌面上,深深地镶了进去。

  “好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长江后浪推前浪!”曲至虚率先鼓掌叫好。“李少侠不畏强敌,一语惊退独狼,这份胆略、这般见识谁人可及?武林中从此又多一颗新星了!”“正是!”“李少侠够英雄!”其他江湖人大声附和,马屁齐飞。

  李山懒得理会这些动嘴皮子的人,趋前数步封住慕容青田的几处穴道,令他暂时停止吐血,然后一手按住他的背心,运起真气替他疗伤。慕容青田低声道:“多谢李兄相救!”自己掏出一个绿色瓷瓶,连吞了数颗药丸。片刻的工夫,慕容青田的脸色大为好转,抬眼四周一望,神色剧变,腾的一跃而起,惶恐焦急地大叫道:“玄儿,你在哪里?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你快出来!”原来那白衣美女已然不知所踪,悄悄的消失了。

  盘灵儿冷笑道:“不要叫了!你的大美人已经出门走了,抛下你不管了!”

  慕容青田双目充血,大喊道:“你胡说,玄儿决不会抛弃我的!”拔脚奔出门外,放声大喊:“玄儿,你在哪儿?玄儿、玄儿……”声音渐渐远去,终被风声掩盖。

  李山摇头轻叹,那白衣美女如此无情无义,根本不把慕容青田放在心上,可怜慕容青田尚不自知,哪怕死缠烂打下去,又能得到什么好的结局?

  夜深人静,北风呼啸,客栈内静悄悄的,几盏灯笼在屋檐下摇摆着,映出淡淡的残影。

  胡笑天忽的自梦中惊醒过来,下意识地握住了枕边的长剑。在呼啸的风声中,夹杂着夜行人破空的细微声响,而对方的目标赫然就是他歇息的客房。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胡笑天暗暗讶异,难道已有敌人识破了自己的伪装,企图半夜行刺?立刻悄无声息地翻身下床,在黑暗中握剑戒备。

  忽听砰的一声闷响,屋顶上传来劲气相撞的声音。但闻宋谦沉声道:“朋友蒙头盖面来此窥探,究竟是何居心?”说话间手底不停,刹时与对方拆了数招。苏浩然、南宫仇等人听见异声,纷纷飞身出房,从四面八方围了上去。

  那蒙面人见势不妙,虚晃一招抽身便走。苏浩然正好挡住他的去路,大喝道:“给我留下罢!”铁拳展开,仿佛一面密不透风的石墙,又隐含着极厉害的杀招,攻守兼备,势如铁棰。

  那蒙面人冷喝道:“未必!”人如鬼魅般冲进拳影中,足尖轻点,不可思议地点上苏浩然的拳背,借力高高跃上半空,顺风滑翔,转眼没入了远方的夜幕中。

  宋谦一震,眼角正好瞥见李山跃上了屋顶,硬生生把涌到嘴边的话咽回肚里。眉头紧锁,暗道:怪哉,这蒙面人居然施展的是白云宗的密传绝学“蝶舞魅影”轻功!难道白云宗的人对胡四公子感兴趣不成?这一路的行程开始渐渐复杂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