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红颜祸水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006 2003.07.10 09:43

    胡小毛对尹天云的决定起初也是不解,后来仔细一想,才明白他的用意。赵安亮若是一路送他们回到衡山,即使不问,大概也会猜出尹天云的真正身份,万一他不慎走露了口风,肯定会给衡山派带来无穷祸端。换了车夫后,就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了。想通了此节,不禁佩服师父心思谨密,哪怕是细微之处也不疏漏。

  赵安亮刚走没一会功夫,忽听蹄声如雷,一彪人马自吉安城方向奔来。尹天云暗觉奇怪,前几日撞见的江湖人都是往东赶,人人期望能抢到神功秘芨,怎么这会有人向西走呢?难道江湖上又另外发生了什么大事?打了个手势,示意胡小毛出去查看情况。胡小毛爬到车子前端,使劲踮起脚尖,透过枝叶间的缝隙望出去。只见十余骑排成了一列飞驰,马上的汉子都穿着劲装,个个虎背熊腰,身背各式兵器,来势汹汹。他们骑术精湛,奔行间仍能维持队列的整齐,显然是训练有素。这列人马来去如风,转眼间从胡小毛眼前掠过,在道路尽头消失不见,只剩马蹄踢起的尘砂飘扬空中。

  胡小毛刚想回身禀报,又听蹄声阵阵,另一股人马飞奔过来。这一批人男女混杂,服饰各不相同,兵器也迥然而异,骑术有高有低,队列因此拉得老长,一看就是临时拼凑起来的队伍。带头的是一名相貌威严的中年男子,目光如炬,挺拔如松,面上微带愤慨焦急的神色。他在急行之中忽的感应到路边有人窥探,目光一扫,正好和胡小毛的眼神撞上。胡小毛吃了一惊,那人单手一按马鞍,如大鹏展翅般飞身而起,居高临下,看清骡车停放的方位,足尖轻点路旁的树枝,直扑下来。

  胡小毛没有料到人家居然能发现自己窥视,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中年男子五指如钩,已当头抓下,吓得大叫:“师父救我!”

  只听嗤的一声厉响,一枚铜钱从车厢*出,直取那男子的脉门。那男子惊咿一声,屈指弹飞射到的铜钱,一个翻身落下地面,抱拳道:“在下汉中谭丹林,卤莽出手,尚请恕罪!不知车内是哪家哪派的高人,能否赐告名号?”他看清了胡小毛的身材相貌,不由暗叫惭愧,自己紧张过度,竟然差点抓错了不会武功的小孩。

  尹天云既已出手,情知再难掩盖行藏,忍痛走下车子,苦笑道:“谭大侠,是我!”

  “啊,原来是尹三侠!”谭丹林见他脸色不对,一个箭步抢到身前,拉住尹天云的手掌,关心地问:“你受伤了?是不是碰上了魔教的人?”他们两人相识已久,见面后省掉了客套寒暄的话。七大剑派如今人才鼎盛,相互又有同盟之约,**中除了百无禁忌的魔教人物,其他人平常都尽量避免跟七大剑派的弟子发生冲突,谭丹林见他伤势不轻,所以才有此一问。

  这时谭丹林的同伴以为他发现了敌人,纷纷下马涌进林中。其中不少认得尹天云的,才晓得是一场误会,大家相互点头致意。

  尹天云不愿解释太多,免得被人抓住漏洞,含糊地说道:“我无意中发现魔教高手在附近出没,双方交手,互有损伤。我正在此等候同门师弟支援,不料却惊扰了谭大侠一行。”

  谭丹林阅历何等丰富,情知他有难言之隐,也不追问,道:“魔教中人睚眦必报,定不会就此罢手,你要小心防备呀!”尹天云道:“我自会小心应对的。众位大侠行色匆匆,不知要去哪里?”谭丹林道:“哦,你应该知道唐伯文此人吧?有消息称他和那个妖妇逃到了湘桂一带,我正好在吉安做客,跟诸位江西英豪一合计,决意要去取那妖妇性命!”

  其他人纷纷叫道:“正是!我们要杀了妖妇,维护武林正义!”人人慷慨激昂,似乎与“那妖妇”有不共戴天之仇。

  尹天云恍然道:“原来如此!那妖妇为害已久,为躲避追杀,居然流窜到南方来了,真是狡诈!可惜在下有伤在身,不然定当附骥*,略尽绵薄之力了。”

  谭丹林道:“尹三侠疾恶如仇,名震江南,在场之人哪个不知,谁人不晓?何况你有伤是实,谁也不会因此误会你的。”尹天云道:“多谢谭大侠体谅,尹某实在是汗颜!诸位大侠武功高强,士气如虹,此去定能将那妖妇的脑袋砍下!”众人轰然叫好,愈发显得斗志昂扬。

  谭丹林和尹天云掌心相对,一股雄厚精纯的内力送出,瞬息间在他体内游走三周。尹天云但觉神清气爽,受损的经脉得以修补复原,大为感激。谭丹林放手退后,脸色微微变白,真气已经消耗不少。

  尹天云感动地道:“临敌之际,谭大侠仍不惜耗费功力替在下疗伤,真是大仁大义!如此恩德在下没齿难忘!”其他人都竖起拇指夸奖道:“谭大侠素有孟尝之风,不愧是白道中的领袖人物!”“汉中大侠果然名不虚传,佩服,佩服!”

  谭丹林面上没有半分得意的神色,谦虚的拱手道:“哪里,哪里!谭某无才无德,各位谬赞了!同道中人有难,谭某自当援手,否则愧对‘汉中大侠’这四个字。”转首对尹天云道:“尹三侠,你内伤初愈,外伤尚未愈合,切记不要剧烈运动!我等在此耽误了不少时间,这就要立刻启程上路了。告辞!”坐言立行,倒也干脆。

  尹天云再三称谢,与谭丹林等挥手作别。只见黄沙滚滚,一队人马在西方消失无影。

  胡小毛忍不住问:“师父,这些人要去对付的‘妖妇’很厉害吗?这么多人打人家一个!”

  尹天云抬头望着天际的浮云,回忆往事,脸上露出少有的迷茫之色,半响才低声道:“这事说来话长了!十三年前,正是元朝气数已尽,群雄逐鹿中原之时,江湖上忽然出现了一个身份神秘的女人。她自称‘李雁儿’,其人冰肌玉肤,气质高雅,温柔大方,精通琴棋书画,美艳不可方物,不过数月便轰传江湖,被公认为‘武林第一美女’。当时的世家弟子、青年豪杰,不知有多少人被她迷得神魂颠倒,茶饭不思。我曾远远地见过她一面,的确是倾国倾城,堪称女人中的女人,教人毕生难忘。

  “李雁儿从踏入江湖的第一天起,身后就有无数男人狂追不舍,挖空心思地讨好她。她相貌出众,追求者众多,手里又有花不完的银子,按理说应该没有什么缺憾了,偏偏她看起来满腹心事,从来没有对人笑过。她越是这样,追求者越多,甚至有人以万两黄金博取一笑而不得。她温文尔雅,对所有人都一般的亲切客气,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那些追求者人人以为自己有希望一亲芳泽,谁也不肯退让,一来二去,免不了在背后大打出手,决斗拼命。死的人多了,不少门派为了替门下弟子复仇,也开始相互攻击,致使江湖大乱,血流成河。”

  胡小毛听得惊心动魄,究竟是怎样一个女子,竟然有如此魔力?他年纪尚小,不解男女之情,还不明白英雄难过美人关的道理。

  尹天云继续说道:“经过了无数场惨烈的争斗,那些实力不如人的和他们的门派一一倒下了,最后只剩唐门第一青年高手唐伯文、魔教教主首徒赤阎、昆仑少掌门周明野、慕容家族大公子慕容不凡这四人突围而出。这四人均是名噪一时的青年才俊,不论外貌、武功、家世、见识、谈吐,都不相上下,难分伯仲。于是他们四人定下了一个日期,要在黄山绝顶分出高低胜负,唯一的胜者自然就有资格陪伴在李雁儿身侧。

  “不料在他们决战前夕,突然有一神秘人出来揭穿李雁儿的真实身份,原来她居然不是汉人,而是元朝皇帝的亲生公主,真名叫‘速哥不罕’。元帝派她投身江湖,目的就是利用她的美色,引起江湖混乱,门派争斗,使武林中人无法全力支持义军,拖延义军取胜的进程。消息传出,万众哗然,人人痛骂指责李雁儿是红颜祸水,异族妖妇,应该为死去的人偿命。如此一来,黄山之战当然是取消了。大义当前,赤阎等身为汉人,不可能再对蒙古公主存有儿女私情,先后声明与李雁儿划地绝交。惟独唐伯文对此事一言不发。

  “这时候天下大势已定,当今皇上挥戈北上,势如破竹,将元帝赶往塞外,成功颠覆了元朝。元军溃败太快,李雁儿来不及随元帝北撤,被迫滞留中原,阴谋败露后遭到中原豪杰围攻阻截。她在护卫的保护下拼死突围,三日中激战八次,身边的护卫死伤殆尽,自己也身受重伤。就在她要被众人乱刃分尸的紧要关头,唐伯文突然现身,以一手匪夷所思的暗器工夫制服了二十余名各派高手,将李雁儿救出生天,逃之夭夭。唐门上下尽皆震怒,随即声言将唐伯文逐出家门,断绝一切关系。从此,唐伯文、李雁儿浪迹江湖,逃避各派人士追杀。这十来年他们躲躲藏藏,过着见不得人的生活,所吃的苦头恐怕是够多了。不过当今天下属于我汉人统治,对于元朝的皇室余孽朝廷必欲杀之而后快,只要李雁儿一日未死,对她的追杀就一日不会停息。这次李雁儿在湘桂被人发现,同样会遭到黑白两道的围追堵截,恐怕难逃劫数了。”说罢长叹一声,似有无限感慨。

  胡小毛喃喃道:“这李雁儿好可怜呀!”她虽然是锦衣玉食的公主,身份尊贵,艳丽无双,但被自己的父亲当成一枚棋子利用,毫无自由可言。她前一刻还是无数人心目中美丽的化身,后一刻就沦为人人唾骂的“妖妇”。既要承受国破家亡的痛楚,被亲人遗弃的苦涩,又要时刻提防无处不在的追杀,挣扎求生,即使在梦中也难得有几分安宁。

  尹天云正色道:“这话切不可在其他人面前提起!因为各种理由要杀李雁儿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一旦有人听见你同情她,连我也保不住你的小命。”胡小毛纳闷道:“难道连说一说都不行吗?”尹天云道:“江湖中有些禁忌是不能触犯的,否则就会成为武林公敌。以后你经历的事情多了,自然而然就会明白其中的道理。”

  胡小毛默然,第一次深刻领悟到世间的无奈与悲哀。

  过了片刻,赵安亮搭乘着一辆马车急急返回。赶车的是吉安通达车行的一名姓孙的老手,年近四十,为人木纳,沉默寡言。尹天云对这个车夫非常满意,遵守诺言付给了赵安亮酬劳。赵安亮千恩万谢,与胡小毛洒泪泣别。

  新的马车较为短窄,车上的暗格里放有酒水点心,胡小毛上车后立即发现了这种设计的好处,拿出各式精美点心放怀大嚼。车行不远,尹天云忽然内急,叫车夫停下车子,自己钻进了树林之中。等了良久,才见他从林子中走出,脸色发白,气喘吁吁。胡小毛心中暗暗奇怪,师父怎么看起来好象经过了剧烈活动一般?尹天云上车后也不多言,服药调息,入定去了。胡小毛只得按下好奇之心,继续赶路。

  短短数日,江南连续发生了神功出世、李雁儿现身这两件大事,道路上来往的江湖人物渐渐多了起来。想夺取神功秘芨出人头地的向东去,想杀人成名伸张正义的往西行。为了避免卷入不必要的纷争,尹天云愈加小心,吩咐车夫缓缓前行,遇上江湖中人能躲就躲,能让就让。

  又过了数日,车行至江西边界。只见群山耸立,树海无边,峰峦处云雾萦绕,日光照射下来,景色动人之极。有时头顶上云层翻滚,骤雨忽降,远处的天空却仍是湛蓝一片,阳光斜射到雨中,透明闪亮,晶莹如玉,让人不禁心生欢喜。雨后的彩虹斜挂峰顶,与青山白云辉映,宛如千古名画。山间多有溪流瀑布,水质清澈,藤蔓树木夹岸丛生,不时可以看见大朵盛开的无名野花。色彩斑斓的鸟雀在林木间跳跃鸣叫,愈发显得山林寂静空幽。

  道路至此变得曲折狭窄,尽管车夫竭尽全力,马车仍不免颠簸震动。尹天云全仗一身内力复原了十之六七,才可以护住肋骨结合处不受震动,不然早痛死过去。饶是如此,每日耗费功力甚多,也极为辛苦。

  这天走到一个名为“九道弯”的地方,再往前走七八里,就进入湖南境内了。车子拐过山脚,突然停了下来。胡小毛正在闭目养神,这时察觉有异,隔着车帘问:“孙大叔,车子怎么不走了?”那车夫答道:“有人拦路。”

  尹天云、胡小毛相顾愕然,难道有山贼挡道?掀起车帘,只见前方聚集了二十余人,道路中间还停着两辆马车。一伙手持兵器的大汉挡住了转弯路口,为首的是一名赤发大汉,腰缠长鞭,双目鼓凸,如凶神恶煞一般。他们强行勒令过往的行人接受检查,若有人稍微不从,立即遭到一顿暴打,胆敢反抗的,就被乱刀砍死。路边已经倒下了三具尸体,分明是刚死不久,浑身上下遍布伤痕,死状极惨。

  这时正好轮到一个商人接受检查,他的内眷被人拖下马车,吓得瑟瑟发抖。赤发大汉推开手下,呵呵淫笑道:“小娘子细皮嫩肉的,好水灵呀!”张开蒲扇大手,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往她脸上乱摸。那女子身体僵硬,羞愤欲绝,紧闭的眼中流下泪来。那商人眼睁睁地看着妻子被人猥亵,敢怒不敢言,一张脸胀成了猪肝色。

  赤发大汉大呈手足之欲,直弄得那女子衣发凌乱,几乎当场昏倒,最后意犹未尽地在她高耸的胸口狠狠抓了一把,才挥手示意放行。那商人如蒙大赦,赶紧把妻子抱上车,落荒而逃。那伙恶徒哈哈大笑,猖狂至极。

  胡小毛气愤地道:“师父,他们是什么人?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侮辱妇女,简直不知礼义廉耻!”尹天云面色凝重:“你看他们胸口绣着雄鹰图案,那是烟雨楼的标志!为首的赤发汉子曾是横行湖广的大盗‘赤龙’陆峥,几年不见,还以为他改邪归正了,原来已投奔到烟雨楼门下!”胡小毛诧异地问道:“师父,你认识他?”尹天云神情古怪地道:“何止是认识!当年他在江湖上消失了一段时间,就是因为败在我剑下的缘故。”

  胡小毛目瞪口呆,这岂不是应了那句老话“冤家路窄”吗?看着对方寒光闪烁的兵刃和倒在路边的尸体,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唾沫,这回大事不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