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美人情重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163 2004.09.06 15:19

    

  唐敬天等人尽皆愕然,胡青鹏环视众人一眼,接着道:“大哥,恕我直言。你艺出唐门,最擅长的是暗器功夫,习惯于远距离攻击敌人,但内力修为、拳脚功夫和近身搏斗的技巧却是你的弱项。假如你易容成章堂主,为了达到迷惑并引开敌人的目的,就不能使用唐门暗器,实力将大打折扣。一旦被众多敌手包围追杀,你无所凭仗之下,能有几成把握安全逃脱?”他拿定主意后思路十分清晰,对着众人侃侃而谈,直切要害。

  唐敬天其实对这个问题早有考虑,何尝不晓得此行的危险程度,苦笑道:“若无外援,则必死无疑!”

  唐雪倒吸一口冷气,埋怨道:“大哥,既然你早预料到这个结果,为什么还要抢着去?”

  唐敬天道:“若不如此,在场之人都要困死长沙!用我一人之性命,换取大家的平安,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呀!小雪,我答应过你父亲,一定要保证你的平安无恙的返回四川,我决不能食言!”

  胡青鹏道:“大哥,你既然答应了唐伯父照顾好丽儿,更不应该抢着去送死!大哥,你如实回答我——假如你我生死决斗,谁能最后胜出?”

  唐敬天认真打量他一眼,估算着他的实力,犹豫道:“理应是五五之数吧!”

  胡青鹏微微笑道:“假如我弃剑不用,而你则不得使用暗器呢?”

  唐敬天沉吟道:“那样的话,你至少有八成胜算!”

  胡青鹏正色道:“所以我比你更适合承担这个任务!而且我精通水性,可以伺机跳入水中遁走,保管没有人能追上我。大哥,我去的话未必会死,还能争取到一线生机,你就不要跟我争了!”

  唐敬天长叹一声,不得不承认他言之有理,用力拍了拍胡青鹏的肩膀,沉声道:“好,你去!千万小心!”

  胡青鹏笑道:“大哥请放心,阎王爷还不想看到我这张脸。不管有多少敌人阻截追杀,我一定会逃出生天的!”不敢多看脸色发白,泪水盈眶的唐雪,转首对章玉昆道:“章堂主,为了尽可能诱使敌人上当,还请堂主费心,传授我几招绝技护身如何?”

  章玉昆忙道:“胡少侠客气了!只要少侠想学,章某必定倾囊相授,决无任何隐瞒。”

  胡青鹏抱拳道:“多谢!”短短几句话,诱敌的人选便敲定下来。随后就一些具体的细节问题,众人仔细分析研究,以防出现什么纰漏。唐雪一言不发地呆立一旁,痴痴地注视着胡青鹏,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离别的沉重气氛充塞四周。唐雪替胡青鹏默默梳理着发髻,既细心又不舍,只盼时间停滞,眼前之人永远不要离开。其他人识趣地躲到另一间密室,不来打扰他们。

  胡青鹏清晰地感受到她难舍难离的心意,同样感动非常,两人相处时日虽短,但彼此的这份情谊胜似亲兄妹,令他倍感珍惜。想起这几日忙着跟章玉昆求教学武,不免冷落了这个妹子,心中愧疚,忍不住低声道:“丽儿,我这些天只顾着拼命练习章堂主的武功,都没有讲故事给你听,你不会怪我吧?”

  半响,没有听见唐雪的回答。胡青鹏暗暗纳闷,正想再问一句,蓦地头顶一凉,两滴泪水滴落下来。胡青鹏急道:“丽儿,你哭了?!不要哭好不好?若是被大哥看见,还以为我在欺负你呢!”话音未落,腰上传来一阵剧痛,却是被唐雪扭了一把。

  唐雪转到他的面前,眼眶通红,幽幽如碧潭的眼眸里盛满了情意,嗔道:“傻哥哥,人家是在担心你的安危,你难道一点都不明白吗?”

  胡青鹏触到她那双柔情无限的眼眸,心头不禁猛跳数下,似乎有些明白,似乎又愈加糊涂,呵呵傻笑道:“我当然知道丽儿关心我啦!不过你不用太担心,我屡次闯过生死险关,自有和敌人周旋的办法。万一真的形势不妙,难道我不会逃走吗?为了再见到丽儿你,我无论如何都会活着!”

  唐雪睫毛颤动,既欢喜又难过,忍着泪道:“真的吗?你可不许骗我哦!”素手轻抬,在头颈发根处细细揉搓,将一张精致轻薄的人皮面具揭了下来,再次露出她几近完美的真正容貌。纵然地底灯光昏暗,胡青鹏仍感到一阵目眩,心底泛起惊艳的感觉,衷心叹道:“丽儿,你真美!”

  唐雪继承了其母亲的美丽和气质,若非此时年龄尚小,身材还未发育完全,几乎就是上天的杰作,完美无缺的极品女人了。她听到胡青鹏的赞美,洁白如玉的脸颊上浮起淡淡的红晕,宛如涂了一层胭脂,更添三分丽色,贝齿轻咬下唇,低声问:“鹏哥哥,你、你喜欢我吗?”

  胡青鹏笑道:“这还用问吗?喜欢,当然喜欢!”

  唐雪顿时眉开眼笑,犹如百花绽放,令人目不暇接。她头颅微偏,上身前倾,柔软湿润的樱唇轻轻地印了过去。

  胡青鹏看着她美丽的小脸逼近,惊愕之下不及闪避,只觉一股幽甜的少女体香扑面而来,跟着唇部一凉,一种甜丝丝、醇如酒的酥麻感觉传遍全身。这种感觉来得如此奇异和迅猛,仿佛铺天盖地的巨浪把他吞没,又好象一跤跌到了云端,整个人快乐得飘上了天空。这一瞬间,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完全停止了思考。他本能地吮吸着快乐的源泉,用力摩擦着那柔软如花的唇瓣,贪婪地探索每一寸神仙仙境,追逐着无边无际的快感。直到胸腔里的空气几乎耗尽,他才依依不舍地放开怀中的佳人。

  唇分。

  唐雪的俏脸涨得通红,眼神如醉,小嘴微张,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散发着从没有过的艳丽美态。

  胡青鹏呆了一呆,蓦然明白自己刚才做了什么,目光微垂,发现自己双手还环抱着唐雪的腰背,两人做着最亲密的接触。“啊呀”一声惊呼,忙不迭地松开双手后退,啪啪连抽自己两记耳光。正要抽第三下的时候,手臂一紧,已被唐雪拉住。唐雪叫道:“鹏哥哥,你在做什么?!”胡青鹏羞愧万分,低声道:“丽儿,我、我鬼迷心窍,竟然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打我骂我好了。”

  唐雪轻笑道:“傻哥哥,我为什么要打你骂你?是我主动……亲你的。而且,”声音忽然转低,细如蚊纳。“人家很喜欢你这样、这样做。”说完脸上羞意愈浓,小手无意识地拧着衣角,模样可爱之极。

  胡青鹏完全反应不过来,吃吃道:“什……么?!”他一向把唐雪当成妹妹看待,并没有掺夹男女私情,所以对刚刚发生的事情非常懊悔。可是听唐雪的言语,以及看她的表情,却对他是情根深种,毫不拒绝他的亲热行为。一时之间,他心里惊讶、喜悦、困惑、不安等等混杂起来,呆呆瞪着唐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眼下一无所有,这么美丽绝伦的少女会垂青于他?难道是老天爷无聊之余开的玩笑吗?

  唐雪抬眼看见他震惊失措的模样,“扑哧”一笑,低声道:“鹏哥哥,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吗?我跟着爹娘躲避各派追杀,来到深山的祠堂里。那天晚上下着好大的雨,先是铁甲武士,然后是那两个古怪的杀手接踵而至。他们又凶恶又可怕,为了莫名其妙的理由想杀死我们。”她的声音中掩饰不住内心深处的哀伤,幽幽道:“我娘就是那天晚上过世的——从此以后,我再也听不到她的歌声了!我自小就没有同伴玩耍,你是第一个真心陪我玩的异姓哥哥。那时你好勇敢,保护着我,不让那古怪的杀手把我抓走。后来混战之时,又是你将我紧紧抱着,甚至舍命替我挡了一刀!要不是因为你,我当时就已经死过一回了!鹏哥哥,你知道吗?我们分开的这几年中我天天想念着你,渴望着与你重逢。原来,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可以这样的痛苦!”

  胡青鹏越听越觉心跳得厉害,看着滑过唐雪脸颊的泪水,怜惜之情涌满胸膛,忍不住握住她的小手,以示安慰。

  唐雪轻轻依偎上他的胸膛,侧耳倾听着他的心跳声,梦呓般道:“那天在树林之中,你怕那铜锤妖人击中我,宁可自己吐血受伤,也不后撤半步。我看着你宽厚高大的背影,那一刻便下定了决心,这一生再也不离开你!鹏哥哥,本来这些话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但面临如此困境,你又不得不孤身诱敌。我好害怕你一去不回,所以在临走前,无论如何要让你明白我的心意。你,你不会笑话我吧?”

  胡青鹏听着她的大胆倾诉,心中掀起无数波澜,想不到她年纪轻轻,竟已用情如斯!相形之下,自己愧为男儿身呀!喃喃道:“我怎会笑话你呢?可是……可是我……”

  唐雪双眉一竖,酸溜溜地问道:“可是什么?是不是你喜欢上了别人?是那个穿白衣服的魔女吗?难道我不如她美丽?”她始终对衣舞凤耿耿于怀,特别是在江边争执的时候被对方制住穴道,每每令她一想起来便咬牙切齿,恨不能找机会报复。

  胡青鹏苦笑道:“丽儿,你误会了,我和她完全没有关系!”他原想说自己对她只有兄妹之情,和男女相爱是两回事,但转念一想,自己此去生死难测,未必再有机会跟唐雪相遇,何苦在离别前伤她的心呢?如果直言相告,那太残忍了!让她保留一点美好的回忆不好吗?搂住她的香肩,柔声道:“尽管我无法做出承诺,在我的心目中,丽儿你永远是最美丽的女人!”

  唐雪唇角荡起幸福的笑容,微微仰起俏脸,害羞的闭上眼帘,腻声道:“哥,吻我!”

  胡青鹏看着这如花似玉的娇容,心头一荡,yu望刹那间冲破了理智的堤防,不顾一切地用力吻上她鲜艳欲滴的红唇,津液交流,在苦涩中追寻着一抹甘甜……

  江风拂过,浪涛奔涌拍岸。胡青鹏展开轻功身法,如大鸟般在风中滑行,潇洒而迅捷。他已易容为章玉昆,借着夜色掩护,即使是遇上天下会中人,也无须担心会被对方识破真伪。因为章玉昆擅长的是拳掌功夫,为了不露出破绽,在行动之前,他将惊神剑送给了师兄高青城,只在怀中藏了一把匕首。

  此时他脑际之中,仍满是唐雪深情款款的眼神,让他心情格外复杂。事情发展至此,自己竟会撞入唐雪编织的情网,是他根本预料不到的。而在一个多月前,曾经占据他心田的还是陈青华!胡青鹏暗暗奇怪,这时候想起师姐,居然没有半分激动,似乎对师姐的倾慕已完全成为了过去。这是为什么?难道下山以来的经历,使自己的情感亦发生了彻底的转变?

  但最令他感到不安的,并不是对师姐感情变化带来的困惑,而是他恐惧的发现,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是一个冰冷高傲的白衣女子。明知是不应该,可是他不得不承认,他无法忘记衣舞凤舞剑弄花的英姿,无法忘记她高傲神秘的独特气质,无法忘记她修长完美的娇躯,无法忘记她飞身相救时焦急的神情,这一切宛如刀刻般清晰——但她偏偏是魔教中人,是魔教的长老!先不说两人间的年龄差距,单是他们之间的身份差距,就是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甚至有一天,他们还会为了正邪之分兵戎相见。这是他们的命运,谁也不可能抗拒。

  胡青鹏摇头苦笑,强压下那不现实的思念,竖起食指,轻轻擦过嘴唇,回味着残留的幽香,不禁百感交集,自己究竟是何德何能,居然能得到唐雪的香吻?忽然,一缕警兆袭上心头,他忙收拾情怀,身子硬生生一顿,悄无声息地隐身于大树之上。

  转眼之间,衣袂破空声由远及近,风声过处,附近的树梢上多出三位身着黑衣的高手,其中一人赫然是“双面邪魔”聂不人。他们三人冷目如电,居高临下地俯瞰四周动静,若有若无的杀气弥漫空中。胡青鹏知道厉害,大气不敢多出一口,同时将眼帘垂拢,以防被对方捕捉到自己的眼神。

  江岸旁甚是寂静,只听一把冰冷的声音道:“聂兄,这附近鬼影都无,莫非是我等看错了?”

  聂不人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嘿嘿,或许是惊飞的夜鸟吧!倒害得我们白扑一场。走!”呼呼几声,三人振臂高飞,瞬息间不见影踪。

  胡青鹏听见敌人远遁,不由心底称奇,聂不人等无疑是老江湖了,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了可疑的目标吗?是他们过于懈怠了,还是另有阴谋?由于这里接近地道出口,他还不能过早暴露行踪,不然全盘计划将统统落空。他的对手都是老狐狸,绝对不会犯下低级的错误,所以最好是小心为上。他蜷缩如狸猫,仍然静静地伏在茂密的枝桠间,任凭树枝在风中起伏摇摆。

  原野中猖獗的蚊子嗅到人气,嗡嗡地聚拢过来,毫不客气地扑到胡青鹏身上,开始猛吸鲜血。不过片刻,胡青鹏头脸脖颈等裸露的肌肤上趴满了蚊子,弄得他是又疼又痒,却只能咬牙苦忍,一动不动。

  正当他痛苦万分,差点要放弃的时候,右侧忽然响起聂不人的声音:“哼,空守了半天没有任何动静,真是邪门了!难道我们真的看走眼了不成?”

  胡青鹏浑身一个激灵,暗呼好险!原来敌人使的诱敌之计,假装撤走,实则隐身藏在暗处,等着他自投罗网。如果他方才沉不住气,就上当了!

  但听另一人道:“小心无大错,不管怎样,我们还是要搜一搜!万一两位门主追问起来,我们也有个交代。”

  “有道理!动手罢!”

  草丛中应声飞起三条人影,分头展开搜索。江岸边长了数十棵大树,真要每一根树枝都检查过,尤其是在深夜时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聂不人等存了应付了事的想法,马马虎虎地搜过一遍,眼见找不到什么线索,咒骂声中终于联袂离去。

  这回,胡青鹏亲眼目送着三人的背影在夜幕中消失,一颗心总算落回肚里。他悄悄溜下地面,辨清方向后,奔向远处闪烁着灯火的码头。即使明知道敌人在那里挖好了陷阱,他也要义无返顾地跳下去。

  这是他唯一的选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