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放手一搏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015 2012.04.25 07:32

    只见来人长发苍白若雪,满面皱纹,又细又长的眼眸里冷光如刀,十指枯如鸡爪,背部微驼,套着一袭黑色长袍,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死亡气息,乃是阴山七妖之首——驼妖。他一脚将蛇妖踢翻,斥道:“没用的东西,四个人联手都办不成事!滚到一边去!”蛇妖唯唯诺诺地闪开,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胡笑天忙奔过去抱起盘灵儿,但见她面若金纸,呼吸微弱,分明受了极重的内伤,心中又疼又怒,赶紧用力撬开她的牙齿,将随身带的丹药塞进她口中。

  驼妖冷冷道:“小子,你费神救她有什么用?反正你们等会都要去见阎罗王,何必浪费这些好药?”

  胡笑天怒道:“你背后偷袭一个小姑娘,还好意思站在这里吹牛放屁,真是恬不知耻!你根本不配练武,你把武道的精神彻底玷污了!我手无缚鸡之力,即便是你杀了我,你自己脸上就很有光彩吗?”

  驼妖老羞成怒:“你敢辱骂我?!找死!”身形一晃,五爪呈鹰钩,恶狠狠地扣向胡笑天的头顶要害。

  “休要无礼!”苏浩然、南宫仇齐声大喝,顾不得结果冷庆,铁拳宝剑同时击出,凛冽的狂风直卷向驼妖。岂知那驼妖使的竟是虚招,目的就是诱使他们主动出击,好乘隙找到他们的破绽,冷笑一声,脚下刹那间移形换位,一掌印向南宫仇的胁下要穴。南宫仇暗叫:中计了!但刚才情急之下全力出剑,根本来不及变招回守了,无奈之中顺势往前仆倒,着地后迅速滚开。但觉背后一凉,已被敌人掌风扫中,体内血液几欲冻结。

  驼妖呵呵冷笑道:“‘阴风七煞掌’的滋味不好受吧?”说话中掌法不停,劈头盖脸地打向苏浩然,阴风四溢,隐隐带着一股尸体腐烂的恶臭,闻之欲呕。他这阴风七煞掌是经过九十九具尸体练成的,掌力阴寒歹毒,一旦击中人体,重者可令对手尸毒攻心而死,轻则也可令对手失去战力,任其宰割。

  苏浩然见他掌法阴毒,立时错步退避,双拳变掌,结金刚印又变狮子印,掌心喷出烈焰气息,反击而去。

  驼妖微微一愣,旋即大笑道:“你居然懂得密宗绝学,实属不易呀!不过密宗讲究身、口、意三密结合修行,你仅仅学到了一点皮毛,连密宗的咒语都不会,凭什么跟我斗?!”只见四掌相接,阴风与热气交触,顿时化出一股股白色气雾。苏浩然如被毒蛇啮手,登登登退出七尺开外,脸色由青变红,又由红变白,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转眼之间,驼妖连伤三人,情势急转直下。

  李山情知大势不妙,必须要破釜沉舟放手一搏了,否则今日谁也别想生离此地。但那柯大贵铜皮铁骨,狼牙棒施展开来密不透风,每一击都有千钧之力,即使他有宝刀在手也难占据上风。唯今之计,只有兵行险着。眼看对手铁棒横扫而至,竖刀一格,当的火星四溅。柯大贵狼牙棒刚欲收回变招,李山五指一松,宝刀脱手下坠,大喝一声双掌推出,汹涌的掌风直撞敌人胸口。柯大贵不由一愣,想不明白对方为何要以短击长,弃刀不用呢?就这么稍稍迟疑的工夫,李山足尖一点,正踢在刀柄上。宝刀呜的带起一股疾风,仿佛离弦之箭,迅雷不及掩耳地射向对手的小腹丹田。

  双方距离太近,柯大贵又没有提防李山有如此巧妙的杀招,不禁骇得魂飞魄散,拼命扭腰闪避。但见寒光一闪,鲜血飞溅,宝刀已斜插进他的肚子。李山踏步抢入中门,探手握住刀柄,就想将对手拦腰斩断。柯大贵怒喝一声,左手牢牢抓住李山的手臂,俯身一记头锤砰的撞上他的额头。

  李山被对手撞得头破血流,耳鼓嗡嗡作响,但他心志坚毅,并未因此产生半点慌乱。左掌一挥,啪的击中柯大贵左腕关节处,乘对手吃痛松手之际,右手宝刀一拔,柯大贵惨叫着踉跄倒退,小腹伤口处血喷如浆,几截断裂的肠子流了出来。柯大贵低头看着小腹上撕裂开的巨大伤口,又是惊恐又是焦急,手忙脚乱地要把肠子重新塞回去,但他足底随即一软,轰然跌倒,四肢兀自在不停地抽搐着。

  就在这时,“啊!”惨叫声忽然响起。李山举手一抹脸上的鲜血,转眼望去,恰好看到莫罡风被无戒头陀一棍砸中胸口,倒飞丈外,跌在地上一动不动。李山一颗心登时沉入无底深渊,此刻仅剩自己有完好的战力了,怎能抵挡得住如狼似虎的敌人?

  只见那无戒头陀如影随行地扑到莫罡风身旁,探手在他怀中摸索,转眼掏出一个长方形的铁盒,忍不住放声狂笑道:“东西终于落到佛爷手上了,哈哈——”笑声未绝,何冲双拳猛击,狠狠地砸在他背心大穴上。无戒头陀得意之下未及防备,当场被何冲的内力震碎内脏心脉,狂喷鲜血而死,铁盒骨碌碌地脱手滚落雪地。

  何冲冷笑道:“蠢货,你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吗?!”说着弯腰去拿那个铁盒,突然剑光刺眼,原本躺在地上的莫罡风猝然跃起,双剑如蛟龙出海,疾刺他上盘要害。何冲大惊失色,莫罡风竟用诈死之计!急忙纵身后跃,蓦的心口一寒,被莫罡风脱手掷出的利剑贯穿了心脏。他低头看着插在胸口的长剑,双目瞪圆,喉头格格作响,心不甘情不愿地仰面跌倒。

  莫罡风拼尽最后一口真气飞剑杀了何冲,这时再也支撑不住,一跤坐倒,嘴角不停地涌出鲜血。“莫三侠!”李山扑到他的身边,一手按住他的背心,源源不断地输送真气过去。

  莫罡风吃力地道:“李兄弟,我心脉已断,回天乏术,你不要浪费真气了!反正我赚够了本,死得也不冤了。”艰难地咽了口唾沫,指着铁盒道:“请你把、把那个铁盒和这对宝剑,交、交给我大……大、哥,秘密就在……在……!”一口气接不上来,身子一挺,双腿蹬直,缓缓闭上了眼帘,魂飞天外。

  李山心下恻然,默默地道:“你放心去吧,我一定将你的遗物送到莫家人的手上。”眼角余光瞥见人影一闪,原来是驼妖纵身跃来,探手去抢地上的铁盒。李山大喝道:“住手!”刀出如风,疾斩向驼妖手臂。驼妖耳听刀风凌厉,知道对手用的乃是宝刀,悻悻地闪身缩回手掌,狞笑道:“小子,连驼爷的事你也敢管,敢情是活腻味了吧?我今日只想拿到铁盒,别逼我大开杀戒!”

  李山深吸了一口气,举刀横胸,昂然道:“这是莫三侠交托给我的遗物,除非我死了,否则决不容他人染指!”

  驼妖寒声道:“螳臂挡车,不自量力!”话音方落,忽然晃身欺上,双掌划了道诡异的弧线,一前一后地拍了过去。掌未至,腐臭之气熏人欲倒。

  李山竟不闪不避,大喝一声“破!”,单刀直进,闪电般穿过对手双掌的空隙,狠狠刺向驼妖的胸口,采取两败俱伤的战术。即使他被驼妖的阴风七煞掌所伤,那驼妖也逃不开宝刀穿胸的下场,必死无疑。

  驼妖被他不要命的刀法吓了一跳,怒喝道:“他妈的,你疯了不成?!”身形急转,避开对手正面的锋锐。

  李山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扬声怒啸,刀起刀落,大开大阖,仿佛在沙场上拼命撕杀,每一刀都充满舍生忘死的悍勇气势,将刀法刚烈霸道的特质完全发挥出来。一时之间,刀气纵横来去,挡者披靡。驼妖被对手抢得先机,又没有李山以命搏命的凶悍,十成本领只发挥出六七成,居然被刀气所困。那蛇妖见势不对,大叫道:“老大,我来助你一臂之力!”纵身跃进战团,啪的一抖蛇骨软鞭,抽向李山的后背。

  胡笑天看得暗暗焦急,李山目前全靠一股悍勇之气支撑着,一旦过了十招,等他气势转弱时,就绝对不是驼妖等人的对手。而战败的下场,不想可知。心念忽动,乘交战众人无暇他顾,悄悄挪过去捡起那个铁盒。铁盒不知装有什么异物,相当沉重,一股莫名的寒意直钻入心底。胡笑天迅速将铁盒塞进怀中,忽听南宫仇惊呼道:“公子小心!”话音未落,一只冰冷的手掌无声无息的印上他的背心。

  胡笑天心念电闪,是鬼手冷庆!闷哼一声,身不由主地飞出数丈外,恰好跌落在座骑旁。冷庆不晓得他周身要穴都灌注有浑厚绝伦的真气,偷袭时仅用了三成功力,以为足够击毙这个富家公子了,但他居然浑若无事,自己的手掌反被震得隐隐作疼。冷庆不禁大感意外,冷笑道:“瞧不出你的体格蛮健壮嘛!”跟上又是一掌,重重拍落。

  苏浩然喝道:“且慢,你的对手是我!”当下奋起余力,挥拳挡住冷庆。两人虽然都受伤不轻,但第二次交手起来凶险处尤胜方才。

  胡笑天强忍疼痛翻身上马,扬声喊道:“兀那妖人,铁盒在小爷手上,后会有期了!”驾的一催座骑,如箭而去。

  驼妖、蛇妖激战中未提防铁盒被旁人乘乱夺走,气得险些吐血。驼妖眼见胡笑天纵马奔远,急怒攻心,猛出两掌迫退李山,尖叫道:“老七,你先挡住他,我去追人!”身子急纵,毫不犹豫地追了过去。

  胡笑天策马奔出十数丈,回头望去,只见驼妖如枯叶飘飞般,足不沾地的飞速追来,双目喷火,仿佛要择人而噬,显然铁盒内的物品珍贵非常,他是志在必得。胡笑天心中稍定,武功最强的驼妖既然前来追杀自己,剩下的蛇妖、冷庆已不足以威胁李山、苏浩然,同伴们暂时就安全了。若不使出这招釜底抽薪的计策将驼妖引诱开,他们谁都难逃一死。但这样一来,胡笑天也亲手将自己送进了最危险的境地,一旦被盛怒的驼妖追上,只怕他会被抽筋剥皮,剁成肉酱。

  胡笑天跨下是千里挑一的骏马,被主人连抽数鞭,放开了四蹄狂奔,转瞬将驼妖远远抛在身后。但马匹的冲刺能力毕竟有限,急弛出半里地后,速度渐渐慢了下来。胡笑天一回首,阴魂不散的驼妖又快步追近,缩短了两人间的距离。胡笑天明知是饮鸠止渴,仍只得继续鞭打马匹,丝毫不敢给座骑休息的机会。

  一追一逃,都是在雪地上全速狂奔,很快奔出了十数里地。这时前方开始出现起伏的山冈,道路崎岖不平,骏马奔行时大受影响,速度再也快不起来。

  驼妖随手拣了几块石头,追到距离胡笑天七八丈远时,一抖腕呼的掷了出去。其中两块石头正打在座骑的后腿上,犹如铁棒猛击,登时将那马的一条后腿击断。那座骑嘶声悲鸣,身子随即失去平衡,一头栽倒在地。

  胡笑天早有准备,座骑栽倒时顺势往前一滚,削减去坠马的力道。刚刚撑地跃起,驼妖已飞临头顶上空,冷笑道:“就算你是孙悟空,也逃不出驼爷我的掌心!”指如短剑,恶毒之极的插向他的眼睛。胡笑天左手忽然一扬,将落地时偷偷抓起的满把泥砂撒向驼妖。

  驼妖没料到这公子哥竟然会反抗,而且身手如此敏捷、隐蔽,令人防不胜防。急忙侧首闭眼,挥掌去挡。就在这时,哧的疾风骤响,胁下要穴被重重戳了一下,疼得他倒抽一口冷气,半边身子发麻。驼妖睁眼一看,胡笑天手握一把木剑退出丈外,面容沉静冷峻。又是好笑,又是恼怒,狠声道:“王八羔子,你拿着木剑跟我斗吗?你是不是吃错药了?哈哈!”

  胡笑天等他笑声渐敛,方一字字道:“如果我手中是一把钢剑,你这时已经是死人了!”他一剑奇袭刺中对手要害,可惜破不了驼妖的护身真气,无法将其击杀,心里不禁暗暗后悔,为什么不随身携带宝剑?假若宝剑在手,此时已平安无事了。

  驼妖脸色转青,想到刚刚一剑之凶险,脊背上不禁暗冒冷汗,自己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却差点在阴沟里翻了船!幸亏没有第三人在场,不然这种丑事传扬出去的话,真是名声扫地了。冷冷道:“可惜呀,谁叫你偏偏拿的是木剑!嘿嘿,你错过了杀我的最好时机,你以为我还会给你机会吗?快把东西交出来,呆会我让你死得痛快点!”

  胡笑天道:“反正左右是死,我何必听你的呢?想要就自己动手,我是不会主动献给你的!”

  驼妖咬牙道:“你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么?”忽觉一股寒意迎面袭来,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只见胡笑天手捏剑诀,举剑正眼,凝神如一,周身散发出睥睨天下的气势,俨然是一代剑术高手的风范。驼妖心里打了个突,难道对方是故意隐瞒实力,扮猪吃老虎?若不是对剑术钻研极深,绝对摆不出这付人剑合一,无懈可击的架势。可是想破脑袋,也没有哪个剑术高手如此年轻啊!冷笑道:“你刚才都杀我不死,现在摆出这种架势,想吓唬谁呢你?!”说罢双掌齐出,使了一招“怒鬼炼魂”,幻化出九层掌影,罩住胡笑天的上盘。他为了保险起见,出招时用足了九成功力,阴风呼啸,压力如山。

  胡笑天单人独剑面对如此强敌,既不能逃走,也没有任何支援,而且实力相差悬殊,基本上是毫无胜算,死路一条了。在这样的绝境下,他强迫自己抛开一切生死胜负之念,呼吸放缓到最深沉的幅度,全部精气神都凝聚在手中的木剑上,用心感受着木剑的纹路、形状、质地和剑身上承受的压力,决意要放手一搏。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他和这把木剑在一同呼吸,跳动着同样频率的脉搏。一种奇异的感觉刹时弥漫过全身,木剑就是他手臂的延伸,是他身体的一部分,血脉交融,密不可分。

  掌风呼啸击来,胡笑天冷冷地注视着对手的身形,木剑忽然一挺,刺向身前的虚空。

  驼妖眼见对手木剑方动,一股无可抵御的剑气已横空刺到,木剑的尖锋竟然超越了速度的常识,快得不可思议。他完全来不及阻挡,本能地一扭头,左眼一阵剧痛,已被木剑贯穿。驼妖厉声嚎叫,双臂一格,“喀嚓”将木剑震断成数截,仅剩一寸多长的尖锋部分插在左眼眶处,血流如注,狰狞如厉鬼。他勉力睁开右眼,绿芒闪动,咬牙切齿地咆哮道:“王八羔子的,**的敢弄伤驼爷的眼睛?!我要吃你的心,喝你的血,剁碎你的骨头熬汤,让你死无丧身之地!”边叫边张牙舞爪地冲了过去,愤怒欲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