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雪山圣域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173 2005.03.13 14:04

    

  尽管盘灵儿依依不舍,赤阎坚持派人护送她回百毒寨,自己带着胡青鹏一路北上。小姑娘抹着眼泪,一步一回头地与胡青鹏挥手作别,相约日后再聚。

  离开了云贵高原,渡过金沙江,沿着雅砻江向北,地势渐渐升高,沙鲁里山脉和大雪山脉延绵不绝,巍峨的雪峰仰首可见。虽然只是九月入秋时分,在川西北的山区里已经非常寒冷,让无法运用真气御寒的胡青鹏吃足了苦头。好在赤阎对沿途的民俗传说了如指掌,跟他海阔天空的大侃特侃,旅途中倒也不觉寂寞。

  经过千里行程,两人终于来到了巴颜喀喇山附近。这是青海南部最雄伟最高大的山脉之一,几乎贯穿青海全境,和北部的祁连山脉遥相呼应,如一双巨大的手臂般环护着著名的柴达木盆地。巴颜喀喇山终年积雪,白色的坚冰覆盖在林立的山峰上,反射着圣洁的光芒,仿佛亘古以来就守护着脚下的大地草原,被无数藏民视为不可亵du的“圣山”。灌溉华夏文明的黄河就是发源于此。

  越靠近这高耸入云的山脉,就越感觉到它的神奇和伟大。沿途中,经常可以看见有信徒一步一叩首,全身匍匐于地,虔诚地向“圣山”行礼,诵经祷告声不绝耳畔。

  赤阎望着雪山山脉道:“此山不仅是佛教徒的圣灵之山,也是本教圣城及神坛的所在。但凡神教弟子,均以能进入圣城服侍教主为荣。如无教主传唤,四阶以下的教徒是不容许踏入圣城的。”在魔教中,把除教主之外的所有教徒分成十个等级,等级高的则代表他的职位高、权利大,如魔教长老就是九阶弟子。

  胡青鹏已在赤阎的主持下,正式举行过入教仪式,成为魔教的初阶弟子,道:“那你擅自带我入城,岂不是违反了本教的教规,遭人诟病吗?”

  赤阎哈哈大笑道:“规矩是人定的,本来就该破坏。凡事若束手束脚,焉能成就大业!”

  进入巴颜喀喇山区,有一座小镇依山而建,如兀鹰般扼守住道路的咽喉要冲。自四方而来的商旅马队俱在此歇脚,几乎家家客栈都挤满了人,五湖四海的口音土话都能听到。镇上开设的集市更是热闹非凡,各地的土特产琳琅满目,尤其是粮食、茶叶、盐等的交易最为火暴。这里是魔教暗中掌控的外围据点,也是通往圣城的必经之路,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魔教的眼线。

  赤阎的一头红发非常醒目,一踏进镇上,立刻有装扮成普通百姓的魔教弟子迎了上来,毕恭毕敬的将两人请到一家清净整洁的客栈里住下。两人略微盥洗之后,赤阎唤来掌柜,直截了当地问道:“张掌柜,衣长老在乌蒙山失踪一事最近有什么消息吗?”他们连日来在山区内跋涉,联络中断,并不清楚搜寻衣舞凤的进展情况。

  那张掌柜乃是魔教中专职收集、整理各地情报信息的弟子,略一思索答到:“回大公子,衣长老在乌蒙山失踪之后,我们共派出二百八十七人进行搜寻,至今已有三十一天,仍然没有找到衣长老的下落,也没有发现她的尸体。”边说边用眼角余光打量着胡青鹏。

  胡青鹏心底咯噔一沉,不详的阴影重铅般压住了胸口。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大范围搜索,按理生应见人,死应见尸呀,怎么会一点消息都没有?难道是她不幸沉身江底,被鱼虾分食,永远地掩埋在了淤泥之中?每过一天,衣舞凤生还的希望就减少一分,越来越为渺茫了。他甚至不敢多想,万一衣舞凤真的去世了,自己该怎么办?他只能向上苍祈祷,乞求奇迹会降临到衣舞凤的身上。

  赤阎眉头一皱,道:“你传话给带队之人,没有我的同意,搜寻行动绝不能停止!假如找到了衣长老,人人均记上大功一件。假如办事不力,找不到有用的线索,则严惩不贷!”

  张掌柜道:“我保证将公子的原话一字不差地送到。”

  赤阎点点头:“你马上去办吧!”

  “是!”张掌柜略一躬身,退出了客房。他回到自己的卧室后,即刻起草了两封密函,一封遣人送出,另一封则绑在雪鹰腿上,偷偷摸摸地溜到后院放飞了。

  休息了一夜,次日两人跟着一队魔教弟子共同向圣城进发。这队魔教弟子是负责押运粮油等货物的,赶着车队在前方引路,而赤阎和胡青鹏策马走在队伍的最后。

  这天经过一处峡谷时,车队刚刚走进谷口,便有数名藏民赶着牦牛群打横里奔来,无巧不巧地挡在了赤阎及胡青鹏的马前,将他们俩拦在了峡谷之外。由于山路狭窄,两人只能勒马避到路旁,让牦牛群先行通过。那几名藏民大声吆喝着,皮鞭在空中挥舞,啪啪作响,有意无意地向两人靠近。

  赤阎浑不在意,指着前方道:“越过了峡谷,还有两日的路程便到达本教的圣城了。你是生是死,待我见过教主后就明了了。”

  胡青鹏淡淡一笑,道:“生有何欢,死又何惧!”

  赤阎哈哈一笑,心中一动,忽然腾身跃上半空。几乎在同一时间,数十枚细如牛毛的毒针一闪即没,全都射中了他的座骑。只见那几名藏民掀开厚厚的衣袍,取出暗藏的百炼钢刀,舞刀如雪,不顾性命的扑向赤阎。霎时间杀气冲天而起,无尽的刀光撕裂了空气,急欲将赤阎吞噬。

  这次刺杀行动是如此的突然,胡青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啊,在魔教控制的核心区域内,魔教教主的大弟子居然遭到暗杀!如果不是魔教的防御系统出了问题,就是魔教内部存在着激烈的派系之争。这些杀手的武功诡异而狠辣,彼此的配合极为默契,几乎称得上天衣无缝,一时间竟逼得赤阎无法落地换气。胡青鹏越看越是心惊,假如再多两名杀手补充进去,即使武功强如赤阎者,也必然会受伤!奇怪呀,那主谋者既然胆敢谋害赤阎,事前肯定经过缜密的计划,又怎会出现这么明显的疏漏?除非他另有所图!一念及此,强烈的不安预感蓦然袭上心头,双手猛的一推马背,厕身滚落马鞍。

  毫无征兆的,惊跑的牦牛群中陡然惊起一道可怕的刀光,狠狠斩在马鞍上,刷的将胡青鹏的座骑拦腰斩断成两截。骏马惨叫长嘶,腹腔中的五脏六腑和鲜血狂涌而出,迅速染红了雪地。

  胡青鹏刚跌落马背,便被腥热的马血溅了满头满身,黏糊糊地颇为难受。他本能地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只见人影一闪,寒气及身,一把雪亮的长刀已闪电般刺到胸前。假如在胡青鹏没有失去功力前,他至少能有五种法子避过这夺命的快刀,但此刻他只能勉强地避开左胸的心口部位。

  嗤的一声轻响,锐利的刀锋直插入他的右胸。刀尖刚刺破他的肌肤,刀上蕴涵的内家真气已震得他气血翻涌,哇的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正正喷在那杀手的脸上。

  胡青鹏清晰的感觉到刀锋刺入肉体时,那种奇异的冰冷和疼痛,他甚至没有看清楚杀手的相貌,脑中只闪过一个念头——这次必死无疑了!就在这时,那把钢刀忽然间失去了原有的力道,停止了推进!胡青鹏愕然望去,只见那杀手双目鼓凸,喉头呵呵低吼几声,不甘心地俯面仆倒在地,一动不动。

  胡青鹏莫名其妙,对方举手间便能杀了他,为何反在关键时刻手软了呢?他忍痛将那杀手反转过来,不禁吓了一跳,只是短短一瞬间,那杀手的面部浮肿变大,肌肤呈现深黑色,七窍中流出一缕缕黑血,竟似被毒死的。胡青鹏恍然大悟,他体内的毒血乃是世上最毒之物,敌手被近距离喷个正着,又哪里抵挡得住如此剧烈的毒性?这下死里逃生,可谓是险之又险。他惊魂甫定之余不禁纳闷,究竟是谁设计了这个杀局?

  忽听赤阎扬声怒吼,硬生生撞入刀幕中,铁拳轰出,砰砰砰将那几名杀手击飞数丈开外,身形一晃,落在胡青鹏身前,看到他浑身是血,胸口上还插着一把钢刀,又惊又怒,焦急地问道:“你的伤势如何?还挺得住吗?”

  胡青鹏模样虽然骇人,但毕竟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低声道:“你再不替我止血的话,恐怕我等不及看到圣城,便一命呜呼了。”赤阎忙封住他伤口附近的穴道,然后把钢刀拔了出来。所幸胡青鹏因畏寒穿的衣裳极厚,而那杀手又未能用尽全力,刀尖仅仅是刺穿了肺叶,伤口不是太深。

  赤阎松了一口气,苦笑道:“我赤阎纵横天下多年,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今天大意之下险些在阴沟里翻了船。假如你被人杀了,我以后哪有脸面踏进圣城半步?”边说边替他止血包扎伤口。对方用几名死士缠住他,造成刺杀他的假象,降低他和胡青鹏的警觉性,然后暗藏在牛群中真正的杀手才乘机袭击胡青鹏。若不是胡青鹏的体质特别,毒血威力无比,赤阎就要在家门口栽大跟头了。

  胡青鹏不解地问道:“此地距离圣程仅有两日路程,按理不会有教外之人混入的,为何还会发生这等事情?而且对方布局时,主要针对的目标竟是我,这又是为何?”

  赤阎面孔一冷,眼里闪烁着忽明忽暗的火焰,缓缓道:“方圆千里之内,有胆量、有魄力、有能力布下如此杀局的,除了我三师弟外,绝无第二人!”

  胡青鹏奇道:“你师弟是谁?我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赤阎道:“我师弟名叫成鹰,心机深沉,手段毒辣,人称‘小公子’,乃是本教中风liu倜傥的美男子。他曾经千方百计地追求小凤,企图将她占为己有,最后逼得小凤远走西南,以避开他的骚扰。你先是赢得小凤的芳心,后又连累她落水失踪,试想一下,成鹰能不恨你入骨吗?他这回为了杀你,不惜动用了自己秘密培养多年的死士。”斜了断成两截的死马一眼,接着道:“刺杀你的应是成鹰麾下最精锐的‘七修罗’,幸亏你足够机警,避过了他蓄势圆满的第一刀,否则成鹰一石二鸟的计划就得逞了!”

  胡青鹏心有余悸道:“他杀我可以理解,为什么要有意打击你的威望呢?你们不是师兄弟吗?”

  赤阎哑然失笑:“你知道本教中崇尚的信条是什么吗?那就是强者为王!任何人想获得更大的权力,必须要有超强的武功和头脑,还要有坚决拥护自己的死党。而历代教主,也都是经过无数搏杀后登顶的,千百年来,哪一任教主手上不沾满了同门师兄弟的鲜血!”

  胡青鹏打了个冷战,喃喃道:“你的意思是说,成鹰是你争夺下一任教主的劲敌?”

  赤阎点点头:“不错!我们师兄弟三人各有各的优势,均有希望问鼎下任教主的宝座。虽然目前尚不敢明刀明枪地交锋,但施放暗箭是必然的。如果你不能理解透彻本教的信条,根本无法在教中立足,随时都会被别人杀掉。你以前在衡山派学到那一套,在我们这儿可不管用。你能否适应并活下去,全看你自己的领悟了。我不可能保护你一辈子,你必须靠自己的拳头杀开一条生路,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胡青鹏呆呆地看着地上的死尸,胸口的创伤一阵阵抽痛,真切的了解了在魔教中生存的残酷性。弱肉强食,不择手段才是魔教内的生存法则。在这种严酷的法则下,没有人敢放松懈怠。你不想横尸荒野的话,唯一的法子便是要拥有强大的力量,让你的敌人心生畏惧。白道中人奉行的中正平和,礼义仁爱和魔教丝毫不沾边,根本是南辕北辙的两码事。当下深了一口冷气,一字字道:“你放心,我以前死不了,以后也决不会那么容易被人杀掉的。谁想杀我,我就偏要比他活得更好!”

  两日后,一行人无惊无险地抵达了圣城的边缘。只见两座雄峻的雪峰间,平地上竖立起无数高大洁白的冰柱,底粗头尖,似无数的利剑般指向湛蓝的天空,景象蔚为壮观。每一根冰柱都高达数丈,彼此间的缝隙足够两辆马车并排通过,人在其中穿行顿感自身的渺小。

  胡青鹏见冰柱内的积雪只是薄薄一层,忍不住问道:“赤阎兄,这是不是隐藏有什么阵法?”任何凶险的阵法摆设之后,便会吸纳天地灵气,在阵法笼罩的范围内形成无形的屏障,飞鸟难越,雪花难进。

  赤阎赞赏道:“你蛮有眼力嘛!此阵为本教密传的‘十方绝魂阵’,据说是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一旦发动,风雪呼啸,冰刃齐射,纵使有千军万马亦难逃生天。只可惜近五百年来,从未有人见识过它惊天撼地的威力。”

  穿过绝魂大阵,眼前豁然开朗。这是一处占地广阔的山谷,被高耸的雪山环绕着,首先跃入眼中的是一汪碧绿透明的湖水,湖波荡漾,越往远处颜色变得越深,渐渐过渡成天蓝色,轻轻拍打着岸边的岩石。碧湖右侧峭壁如削,左侧乃是一片平缓的坡地,长满了茂盛的青草,略高的地方有规则的分布着一间间造型别致的房屋,如众星拱月般朝向依山而建的一座黑色庙宇。那座黑色庙宇全部由巨石砌成,高达五丈,自然透出威严肃穆的气势,门前有一片广场。在庙宇后方,绵延生长着无数挺拔粗壮的雪松,有一条山路蜿蜒而上,穿过松林,直抵位于山腰处的一座宏伟宫殿。那宫殿离地近百丈,亦是由黑色巨石砌成,但是殿顶覆盖着厚厚的冰雪,在阳光映照下熠熠生辉,令人魂为之夺。胡青鹏眼力超凡,隐隐看见宫殿入口上方用朱砂写的血红大字“战神宫”。

  赤阎指着那座黑色庙宇道:“那便是本教的神坛,供奉着战神的遗骨和雕像,也是本教举行重要典礼和祭祀先祖的地方。而位于山腰的宫殿则是教主日常起居的地方——‘战神宫’!那是代表至高无上的权力的象征,是本教的灵魂所在。”眼神里不自觉地流露出渴望的烈焰。

  胡青鹏仰望着战神宫,心神震撼,若非借助了鬼神之力,谁能在如此陡峭山壁上建造起这么宏伟神秘的宫殿?想着即将要拜见魔教教主玄宗,亲眼见到这天下无敌的武学宗师,睥睨江湖的绝代强者,心志坚忍如他,也不禁心脏狂跳,手冒虚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