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亡族之虑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178 2005.04.10 20:46

    

  旭日初升,天空湛蓝,万丈雪峰反射着耀眼的银光。

  危立半空的悬崖上,一位浑身赤裸的男子在雪地里盘膝而坐,右手侧倒插着一柄牛角缡纹巨斧,身周三尺之内不见半片冰雪。他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肩头,肌肉强健如铁块,体形高大健美,皮肤呈古铜色,浑身上下带着浓烈的阳刚气息。他眉毛浓密,鼻梁高挺,脸部轮廓粗犷,相貌虽然称不上英俊,却隐隐透出一股睥睨天下的霸气,显得卓然不群。他如雕像般一动不动,呼吸深沉绵长,几乎看不到胸膛的起伏,正是被衡山派逐出门墙后,加入了魔教的胡青鹏。

  两只碧眼金雕在高空盘旋着,时不时发出高亢的啸声。喜食腐肉的它们已注意到下方的猎物,观察许久之后才小心翼翼地飞了下来,试探性地从胡青鹏头顶掠过。巨大的羽翼拍打着空气,猛烈的旋风卷扬起地面的积雪。

  胡青鹏似乎毫无觉察,依然闭目入定,但那突如其来的旋风却根本吹动不了他的发丝。

  那两只金雕又低空飞掠了数次,确信猎物没有反应后,终于敛翅猛扑下来,一前一后相差半尺,铁钩般锐利的爪牙势若千钧,狠狠抓向他的头盖骨。

  就在此时,胡青鹏霍然睁开双眼,一跃而起,闪电般抄起身侧的巨斧,举重若轻,雪亮的斧刃不可思议地划出一道完美的弧光,轻巧而迅捷地割断了第一只金雕的脖颈。眼见血光迸现,紧随其后的第二只金雕立刻振翅狂拍,企图高飞遁走。他双足一顿,连人带斧陡然拔升丈余,巨斧当空一划,无形的劲气似巨大的车轮般直击而去。只听刷的一声轻响,那只逃走的金雕被拦腰斩成两截,羽毛乱飞,哀鸣着重重坠落。

  胡青鹏飘然落地,宛如手持战斧的天神一般,仰天一阵长啸,说不出舒畅快意,又有几分狂野霸道。他低下头俯瞰着远处的大好河山,不禁百感交集,喃喃低语道:“我终于练成最后一式了!”

  这时的他比三年前更高大健壮,完全褪去了少年的稚气,目光深沉,神情坚毅,举止沉稳大度,处处显露着强大的自信和斗志,已经真正的成熟了。他历经三年的苦练,“灭世霸王诀”不仅突破了第七层,还掌握了魔教另一门绝学“斩龙十斧”。他利用自己为饵,引诱雪峰上的鹰雕扑击,拿它们当作练斧的对象。如今死在他斧头之下的鹰雕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以致数年后才有鹰雕敢飞回此地。

  胡青鹏环目扫过周围的每一寸土地,三年里的点点滴滴瞬息间掠过心头,忍不住喟然长叹,又是骄傲,又是不舍。这里虽然极为冷清寂寞,但记录了他成长的每一个足印,洒遍了他的汗水。他在这小小的练功平台上日夜修炼,任凭风雪肆虐,烈日暴晒,都没有荒废半点光阴。若非他有着超人的意志和毅力,绝对坚持不下去,更达不到玄宗苛刻的标准。今日他武功既成,必然要离开这里开创事业了,也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方能重新回来?他轻轻拂净斧刃上的血丝,恭敬地将巨斧挂回原处,对空拜了几拜,才转身迈进漆黑的甬道。

  推开甬道尽头的暗门,胡青鹏穿上早叠放一旁的衣服,收起“玄天彩凤如意玉佩”,将披散的头发束好。由于他功力每提升一层,就要焚毁一套衣服,所以他练功时干脆把衣物都放在石窟内,只有来此读书或是参阅石壁上的口诀时才穿起来。

  胡青鹏来到蚩尤石像前,仰望着这魔教供奉的战神,再次感受到他那股莫可抵御的霸道气势,心神一阵激荡,在心中默默发誓道:“终有一日,我也要把自己的兵器插在你的脚下!”

  胡青鹏踏出石窟,四周寂静如旧,惟有远处隐隐传来乐曲声,宛如隔世。这里乃是战神宫内的禁区,除非获得玄宗的特许,否则任何人不得靠近半步,违者立斩不饶。他依稀记得来时的道路,略一思索便大步行去。

  九幽冰室内,香烟缥缈,琴声方歇。

  胡青鹏昂然走进室内,对那些低声惊呼的美女们视若无睹,向坐在高处的玄宗跪下行礼,朗声道:“青鹏前来拜见教主!三年之期,幸不辱命!”

  玄宗微微一笑,挥手示意众美女暂且退下。众美女好奇地审视着胡青鹏,叽叽喳喳的低声议论,有说有笑地相拥而出。胡青鹏面不改色,即使她们从自己身旁擦过时,亦没有多瞄上一眼。

  玄宗暗暗点头,道:“起来罢!你的脚步虚实如意,呼吸沉缓,双颊微呈赤色,应是达到了第七层功力的境界,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不过,我还是想瞧一瞧你对本教神功领悟了多少?”

  胡青鹏的心性气质因练了“灭世霸王诀”,早已发生了相应的变化,虽然尊敬玄宗,但丝毫不畏惧对方。目光一凝,沉声道:“请教主出题!”

  玄宗道:“你倾尽全力向我攻一招试试!”

  “好!”

  胡青鹏意念微动,全身功力提聚,气势陡然暴涨,原本就高大强壮的身躯仿佛又拔高了许多。他的气势向前急涌,但尚未接近玄宗,便被一堵无形的气罩挡住,无论他如何提升压力,始终无法继续推进半寸。玄宗神态轻闲地端坐在茶几旁,也没有做出什么防御性的动作,只是笑眯眯地看着胡青鹏。胡青鹏眼看玄宗空门大露,脑海中一刹那间闪过千百种攻击的招式,可是对方的气势深沉若海,无隙可乘,平静的表面下暗藏着汹涌的浪涛,似乎随时都会掀动起来。

  胡青鹏欲攻不能,心中不禁叫糟。双方对峙时,进攻一方的精气神的消耗要远远多于防御一方,一旦战局拖延,不能速战速决,进攻者必然是惨败的下场。他深明其中的道理,知道再不出手的话,自己的气势变弱,就永远没有机会了。当下毅然闭上双眼,不去理会玄宗是否改变姿势,猛的大喝一声:“破!”以右臂为斧柄,手掌为斧刃,呼的当空急斩,开天裂地般直击对方前胸要害,充满了一往无回,舍生忘死的无畏气势。

  玄宗颌首道:“好一式‘斩龙首’!”这是斩龙十斧中最为刚猛勇悍的招式,能将巨斧砍杀的特性发挥得淋漓尽致。试想龙乃强大威武的神兽,要将龙首一招斩断,那需要何等的气势与神力!难得是胡青鹏手无寸铁时,居然以肉身为斧,使出这一式绝技的精髓,对招式的理解和把握已到了相当高的水准,这才是玄宗欣赏的地方。

  只见胡青鹏的手掌瞬间变得通红,炽热的气劲凝结如斧刃,仿佛在空中燃烧起来。恍惚中,竟仿佛真的有一柄神斧,霹雳雷霆般怒击而下,炎热的劲风将寒气一扫而空。

  人影一闪,胡青鹏的手掌猛然劈在玄宗的护身气罩上。只听嘶的一声轻响,气罩撕裂,火红的气焰仿佛愤怒的野兽,咆哮着扑到。

  玄宗淡然一笑,随手一抓,那股红色气焰如百川入海般,立时被他吸收得无影无踪。他手掌去势不停,精确地握住胡青鹏变幻不定的手腕,一把扣紧了脉门。胡青鹏但觉一股沛然莫御的真气迎面扑来,将自己杀招的威力抵消殆尽,跟着脉门一麻,顿时动弹不得。他心里既惊骇又佩服,自己苦练的一身本领,在玄宗面前根本施展不出来,两人的差距真是天壤之别!

  玄宗轻轻一挥,将胡青鹏掷回原位,道:“不错!你的确下足了苦功,还不算辱没本教的历代先祖。这第五关考验你通过了!”

  胡青鹏大喜,当即翻身拜倒,激动地道:“徒儿拜见师尊!今后,徒儿宁死也不会坠了您的威名!”玄宗乃是天下宗师级的人物,能被他看中,实在是三生有幸了。

  玄宗受了他的拜师大礼,亲自将他扶了起来,笑道:“你可知道本教中有许多人反对我收你为徒吗?”自胡青鹏进入战神宫解毒后,他即将成为玄宗关门弟子一事早传遍了魔教,绝非什么秘密。

  胡青鹏心中一凛,满腔喜悦化为乌有,脑海中不由闪过成鹰妒恨交织的眼神,冷静地点点头道:“恐怕是三师兄反对的意见最为强烈罢!”

  玄宗意味深长地望了他一眼,道:“儿女之情只是次要原因。而且,反对最激烈的人并不是成鹰。”

  胡青鹏一愣,陡然想起魔教的来历和相关的上古神话,皱眉道:“莫非因为我是汉族人?”

  玄宗道:“正是!本教成立近二千年,历任教主都是由九夷族人担任,其他民族的弟子至多只能升至长老之位,决无可能染指教主宝座。一旦你成为我的徒弟,便自动获得继承教主的权利,将来有四分之一的机会接替我的位置。因此,有不少年纪大的人是坚决反对的。”

  胡青鹏摇头苦笑,九夷族人和汉族人的战争是数千年前的事情,为什么要让仇恨一直延续到今天呢?蚩尤既不能复生,姬轩辕也不会重回人世,两族后人有必要彼此敌视,水火不容吗?不解地问道:“那教主为何不顾众人的反对,决意要收我为徒呢?”

  玄宗叹道:“本教成立以来,一直只重用九夷族人,即使其他各族的弟子有天纵之才,亦难以得到信任,反会遭到排挤和嫉恨,不知有多少人才因此被埋没,或是愤而出走,严重制约了本教的发展兴盛。而在九夷族内部,近亲繁衍,派系纷争,相互攻击,消耗了太多的人力物力。我虽有心问鼎中原,称霸天下,却不得不分出大半的精力安顿内部,又哪有余暇向外扩展?假若这种任人唯亲,非我族类则不信用的局面不彻底改变,神教的基业必将毁于一旦!”

  胡青鹏讶道:“教主言重了吧?本教人才济济,岂会说倒便倒?”

  玄宗忧心忡忡道:“我并非危言耸听。九夷族人天性好斗,勇猛强力,是天生的战士和武者,但疏于算计,不善规划和经营,更不懂得如何与其他各族和睦相处。几千年来,因参与战争太多,杀戮频繁,囚困于蛮荒之地,我们始终只能维持着五十万左右的人口。反观汉族,人口已有数千万,便是最近崛起的蒙古部族都有上百万人。若是我们再一味的攻击掠夺其他各族,亡族之日便为时不远矣!”语气沉重,似乎已看到了本族凄惨的未来。

  胡青鹏想不到在他洒脱无羁的外表下,居然有悲天悯人的胸怀,对他愈发敬重。道:“教主既然晓得症结所在,何不使出霹雳手段,快刀斩乱麻,将一切不利因素肃清呢?”

  玄宗摇摇头道:“哪有这么简单!我本身就是九夷族人,和教内诸多人物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又如何能够彻底斩断?赤阎他们三人同样有类似的情况,都不宜出面整顿教务。我反复考虑过,欲治本教顽疾,只有借助外力了。而你,就是本教未来的希望!”

  胡青鹏迎着他的炯炯目光,心跳骤然加速,迟疑道:“如此重任,我能行吗?万一……”

  玄宗打断道:“我的弟子决不应该说‘万一’!你若连这点自信都没有,根本不配学‘灭世霸王诀’!”该心法首先要的就是自信,必须要有征服天下的霸气,才能完全发挥它的威力。

  胡青鹏脸上微红,低声道:“弟子知错了!”

  玄宗神色稍霁,道:“我正欲寻找门徒的时候,恰好赤阎推荐了你。你当时尚不足十七岁,却兼具佛、道两家的神通,不仅武功了得,还熟读诗文,待人诚恳而有情义,敢作敢当,一身傲骨,正和我的心意。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若想登上教主宝座,必须打败你的三位师兄,除此之外没有捷径。”

  胡青鹏道:“弟子明白!”双眼中陡然燃起明亮的火焰,头发无风自动。玄宗的弟子中,赤阎成名最久,威震天下,为魔教立功无数,又得到三位长老的支持,原本是最合适的继承人。可惜他太过痴情,勘破不了“情”关,功力始终停留在第十层的境界。战锋天性勇猛,是个习武天才,但刚愎自用,有些过于残暴,并非合格的领袖。成鹰出身于本族世家,得到神庙风长老的支持,城府深沉,善于招纳人才,颇具枭雄的潜质。唯一的弱点是喜好女色,易因此乱了方寸。这三人在魔教中都有强大的支持者,要想击败他们谈何容易!

  玄宗接着道:“当今天下,蒙古铁骑被逐出中原,大江南北已尽落入朱元璋手中。局部战事虽有反复,但终究不成气候。大乱之后民心思定,自古如此。只要朱元璋再多做十年皇帝,打稳根基,明朝的江山百年内是难以撼动了。如有一日你当上了教主,决不要妄想颠覆朱氏江山,以卵击石,白白葬送本教弟子的性命。相反,你要设法和朱家王朝合作,把九夷族人迁往富饶之地,教会他们中原文化,再不能困守在这雪山荒野中了!”

  胡青鹏深感肩上的责任沉重,深吸了一口气,道:“我虽不是九夷族人,但我这条命是师尊救回来的。我纵使粉身碎骨,都要完成师尊的心愿!”

  玄宗正色道:“和你几位师兄相比,你最大的弱点是武功较差。按正常的练功步骤,至少你要花上十年,才能突破第十层心法。但在此之前,恐怕你已被杀死无数次了。为了助你在最短时间内突破练功极限,我会在你的体内设下三道‘冥神真气锁’,封死你的真气。你每破开一重禁制,功力就能突破一层。假如机缘巧合,三年之内你便可以和他们战成平手了。”

  胡青鹏愕然道:“您的意思是让我禁功修行?”

  玄宗道:“是的!”

  胡青鹏又惊又喜,颤声道:“多谢师尊厚爱,弟子受之有愧了!”这种禁功修行的例子在魔教典籍中曾有记载,它是由功力深厚者把自己的真元转注入他人体内,助其快速提升功力方法。对修炼者来说,实际上就是转化吸收他人的真气。这种传输真元的方法无法逆转,施术者将失去一至三成的功力。玄宗的功力是何等的充沛浑厚,哪怕仅仅输给胡青鹏一成,就够他受用无穷了。

  玄宗笑道:“要让你心甘情愿地挑起重担,不先给你吃点甜头怎么行?你且坐下,我们这就开始吧!”

  注:战锋为魔教教主玄宗的二弟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