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引狼入室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278 2005.10.20 16:27

    

  南宫仇提醒道:“公子,对方马快,我们再不行动就晚了!”

  胡笑天一震,沉声道:“不管了,先追上去摸清他们的底细!”当下四人纵身跃起,遥遥坠在那马车后头。虽然地面满是积雪,但马车奔行速度极快,胡笑天一路得到苏浩然的真气相助,才没有被落下。

  马车有意兜了几个圈子,大概是确认无人跟踪后,终于直奔城南,不消片刻抵达了一座墙高门阔的大宅院。驾车的汉子发出暗号,大门立时缓缓打开,只见黑暗中寒光闪烁,戒备森严。

  四人眼看着马车驶进门中,莫余低声道:“公子、老大,这儿是黄河帮八大金刚中排名第三的范中信的宅子。他去年娶小妾时,我曾混进去喝过喜酒,应该不会记错的。”

  胡笑天皱眉道:“范中信为人如何?”

  莫余道:“他好敛钱财,心计颇深,负责掌管黄河帮中粮食、土产的买卖,和北方各省的豪杰交往甚密,最擅长的是暗器功夫。”

  胡笑天点点头,道:“莫余,你即刻回去禀报苏长老。浩然、南宫,你们二人分头潜进范宅,弄清楚范中信到底和什么人勾结?有什么阴谋诡计?一旦证实青龙会或黄教的人隐藏在里面,不要轻举妄动,悄悄的退出来,从长计议。”

  三人同声应“是!”,随即展开身形,向不同的方向掠去。胡笑天则选定附近一棵大树,攀到树枝高头,居高临下地俯瞰范宅。

  只见偌大的宅院内黑漆漆一片,宛如森罗鬼蜮,仅有后院处透出几缕微弱的灯光。当苏浩然、南宫仇分别翻过院墙,仿佛忽然被黑暗吞噬了,再看不到他们移动的身影。夜,静悄悄的,惟有北风不绝的呼啸,偶尔传来几声凄厉的犬吠,又很快平息下去。

  树枝摇动,胡笑天的脸颊被风吹得冰冷。他越等心里越是不安,这范宅太过平静了,平静得让人害怕。以苏浩然和南宫仇的身手,即使查不出什么有用的线索,此时也应该出来了,怎会毫无动静?难道范宅内隐藏着绝世高手,不费吹灰之力就擒下了他们?又或者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将他们困住了?正忐忑间,忽然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自身侧逼来,转头一看,只见一位蒙面的白衣人不知何时欺进了三丈之内,目射冷芒,势如闪电般扑了过来。

  胡笑天心头一紧,不好,对方果然早有防备!无视敌手沉猛的拳招,剑光一闪,长剑直刺对方的心口要害,竟是两败俱伤的搏命打法。反正他有浑厚的护身真气,不会被对方一拳轰死,若能速战速决,乘机重创敌手,才有机会逃走。

  那白衣人显然没有想到他的剑法如此凌厉精妙,仓促中沉身一踩树枝,借力冲上高空,蓦的一声怒喝,刀光闪耀,手中多了一把如雪的弯刀,似开天辟地般狠狠劈下。

  刀未至,那股凛冽的劲风如千斤巨石般,压得胡笑天几乎无法喘息。他长剑反撩,刺向白衣人的小腹,依然是以命换命的打法。

  刀光剑影刹那间在空中相撞,“刷”的一声轻响,那弯刀应声断为两截。但刀上蕴涵的内力非同小可,胡笑天五指剧震,如被重槌击中胸口,哇的喷出一口血雨,一头栽到树下,重重地跌在雪地里。那白衣人大是惊讶,此人剑术如此高明,怎会一点内力都没有呢?不等胡笑天爬起来,指风连点,封住了他的穴道,冷冷道:“你是什么人?躲在树上窥探什么?”

  胡笑天反问道:“你又是谁?为何突然袭击我?难道我犯了王法吗?”心中暗惊,此人的声音有些耳熟,难道竟是旧识?

  “王法是什么东西?”那白衣人冷笑一声,弯腰拿起他的宝剑,仔细端详半响,道:“剑上未铸有门派的标记,但瞧你握剑的手法和出剑的神韵来看,不外乎是七大剑派的弟子。可惜你没有半分内力,空有宝剑在手,与朽木何异?你还有其他同伴吗?”

  胡笑天道:“你既然晓得我是七大剑派的弟子,还不放开我?”

  那白衣人冷笑道:“你心怀叵测,偷窥他人私宅,我会放你轻易脱身吗?七大剑派名头虽响,却吓不倒我。你不肯说实话,到时自然有人能撬开你的嘴巴。”说罢提起胡笑天,绕着围墙巡视了半圈,再找不到可疑的人物,才飞身跃进院中。那白衣人通晓口令暗号,畅通无阻地走入大厅,毫不客气地把胡笑天掼到地上。

  大厅上已燃起蜡烛,只见一名中年男子坐在桌子旁发呆,桌上放着一把长剑。而苏浩然被绑在柱子上,双目紧闭,显然处于昏迷的状态中。胡笑天心中稍定,苏浩然可能是误陷机关,吸入迷烟昏倒了,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而且南宫仇尚未暴露踪迹,或许还有机会救出他们。

  那中年男子正是范中信,瞄了一眼胡笑天,惊道:“怎么又抓了一个?他们究竟是哪个门派的弟子?为什么要盯着我?”

  那白衣人扯掉蒙面布,傲然道:“你怕什么?别管他们来头如何,只要杀掉灭口,毁尸灭迹,难道还有人上门找你的麻烦吗?”烛光映亮了他的脸庞,鹰鼻深目,颌下一片卷曲的胡须,赫然是随同云黛儿出行的明教长老霍刚!

  胡笑天心底狂震,许多疑问豁然开朗。难怪许一郎等人能精确地选择埋伏地点,对明教教徒的饮食习惯了如指掌,原来霍刚是叛徒!若非他出卖同伴,明教一行决不会全军覆没。霍刚身居长老之高位,手掌大权,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竟干出如此卑鄙无耻的勾当!幸好他已乔装易容,霍刚没能把他认出来,否则定会遭到残酷折磨。他内心波澜起伏,面上却不动声色,暗暗祈祷莫余尽快搬来救兵!否则,以南宫仇一人之力决无得手的可能。

  范中信苦笑道:“即使他们不说,八成也是名门大派的弟子。若是贸然杀了,一旦他们的长辈找上门来,我可吃不完兜着走!”心中暗暗后悔,自己当初见钱眼开,竟然答应许一郎等人暂住府中。不知道他们到底在策划什么行动?和哪些门派为敌?今晚抓获的两人万一死在这里,霍刚等人可以一走了之,但他的根基在此,绝对逃脱不了干系,甚至会连累到黄河帮。

  霍刚冷冷道:“现在还轮得到你做主吗?”

  范中信脊背上一阵发冷,喃喃道:“你……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霍刚意味深长道:“范兄,知道太多对你没有任何好处。等今晚的行动结束后,我们即刻离开兰州,不会把麻烦留给你的。包括这两人的处置,不需经过你的手。”

  胡笑天眉头微皱,今晚的行动?忽然想起至今没有看见许一郎和黄教喇嘛露面,难道他们倾巢而出了?那他们的目标是哪里?再联想到飞燕盟的违约,背心上冷汗直冒,忍不住开口道:“别听他胡说!你见过他们的相貌,知道他们的秘密,他们肯定会杀你灭口的!过了今晚,恐怕你的家人都会成为地下冤魂!”

  范中信一惊跃起,沉声道:“霍长老,你们如何能保证不会过河拆桥?”他也是老江湖了,一想到胡笑天所说的后果,简直如芒在背。

  霍刚笑道:“你不是收了十万两的保证金吗?难道还怀疑我们的诚意么?即使你不相信我,也应该相信许兄罢!”

  胡笑天冷冷道:“你们把人杀了,十万两银子不是一样可以拿回来吗?像你这种人出卖兄弟,背叛明教神灵,早已经抛弃了起码的道德良心,怎可能会以诚待人?范中信,你若是相信他的话,那真是无可救药了!趁他的同党外出未回,你赶快逃命罢,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范中信越听心底越冷,不禁恨自己被意外之财冲昏了头脑,没有做足防备,如今引狼入室,悔之晚矣了!警惕地盯着霍刚,小心往后缓缓移动,双手悄然缩进衣袖内。只要能冲出大厅,就可以召唤本帮的弟兄帮手,那时才称得上安全。

  霍刚森然道:“范兄,你要去哪里?”话音未落,身形陡然急速窜出,直扑向范中信。

  范中信见他果然撕破了脸皮动手,怒喝一声,双手急扬,数十枚“白骨丧门钉”迎面打去,足下同时使力向后跃出。霍刚手里拿的是胡笑天的宝剑,岂会惧怕这些凡铁铸成的暗器?但见剑光荡起一片青幕,顿时把射来的白骨钉绞得粉碎,人剑合一,毫无停滞地扑去。范中信料不到对方持有宝剑,骇得魂飞魄散,但觉一股冷森刺骨的剑气直罩下来,急忙掏出两颗弹丸掷到地上。弹丸砰的炸开,浓烟迅速弥漫,刹时吞没了两人的身影。

  霍刚收不住脚,猛冲进浓烟之中,急忙屏住呼吸,挥剑便砍。但就在这一瞬间,范中信已移换了位置,这一剑劈在了空处。他又惊又怒,若是让范中信乘机逃走,泄露了秘密,所有的计划都要落空了!忽听风声轻响,紧接着砰的一声,似有人自半空跌落在地。他心中一动,掌风挥扫,将身边的烟雾驱散。

  只见大厅之中,已然多出两人,其一乃是许一郎,另一人则是光头高额的中年喇嘛。许一郎胁下还挟持着一位长发女子,脸部朝地看不清楚,但身材修长丰盈,动人之至。许一郎和那喇嘛似乎经历过了一场激烈的恶战,衣服上沾满了斑斑点点的血迹,被利刃割破了几条裂痕,许一郎左肩上甚至还插着一根折断的箭头。范中信跌倒在他们的脚下,胸口处印着一个血红的掌印,正不停地呕吐鲜血,受创严重。

  霍刚心中一块大石落地,眼睛牢牢地盯住那长发女子,着急地问道:“她有没有被人误伤?怎么只有你们回来,其他人呢?”

  那喇嘛精瘦细长,肤色黝黑,相貌奇特,嘶声问道:“那些女人都送来了吗?”他一开口,嘴角竟渗出一丝血迹,分明受了内伤。

  霍刚愣了一愣,道:“已安排在大师的卧室内等候了。”

  那喇嘛点点头,急不可耐地纵身跃起,转眼不见影踪。

  胡笑天一眼看到那女子的装束身材,心中忍不住大叫:是云黛儿!再看许一郎和那喇嘛的模样,肯定是刚才冲进了苏府,恶战之后,才劫走了云黛儿。自从他遇刺后,苏府已经大大加强了守卫的力量,而许一郎和那喇嘛仍能够杀进杀出,全身而退,确实有过人的本领。饶是他们再厉害,苏府毕竟是魔教长老的住处,即使他们成功地杀了出来,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许一郎扫了一眼委顿在地的范中信,又看了看胡笑天、苏浩然,皱眉道:“这是怎么回事?那两人是什么来头?”

  霍刚道:“姓范的已动了疑心,妄想逃走召集手下反抗,我只有提前动手了!幸好你们及时赶回截住了他,不然后果不堪设想。”然后简单地说了一下擒获胡笑天、苏浩然的经过。

  许一郎眉头紧锁,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焦躁。这次任务从一开始就不顺利,不断发生意外,致使计划拖延至今尚未完成。尤其是牵扯到了其他的帮派势力,整个计划有被人揭穿的危险。他依据飞燕盟的情报,刚刚率人突袭了一处官宅,原以为可以轻易得手,哪知那里竟是龙潭虎穴,高手如云!一场激战下来,他带去的部下死伤殆尽,若非同行的大喇嘛金刚法王拼死击败对方六名高手,他们一行就要全军覆没了!只要想一想对方的实力和可能的来历,简直令人心悸。可眼下惊魂未定,另一股神秘势力又浮出了水面,躲在暗处虎视眈眈,能摆脱得了吗?当下深吸了一口气,冷冷道:“云黛儿已在我们的掌握中,整个计划相当于完成了八成。待会将此地的人杀尽灭口,我们即刻离开兰州!只要出了城,天大地大,谁又能奈何了我们?如果一切顺利,我们订立的盟约即将可以生效了。”

  范中信吃力地道:“许一郎,你、你们背信弃义,不得好死!”

  许一郎冷笑道:“咱们在黑道上混的人,为达目的是不择手段的,难道你连这一点都没弄明白?”说着解开云黛儿的穴道,将她放了下来,“霍长老,人算是交给你了!希望你遵守盟约,与我青龙会精诚合作,共图大业!”

  霍刚哈哈笑道:“这点请你放心,我一定会支持青龙会逐鹿中原!”

  云黛儿早已听见众人谈话的内容,站定后冷冷地瞧着霍刚,眼里射出无穷的怒火。她不用猜也知道是这个人勾结青龙会、黄教,出卖了教友们的性命,既痛心又愤怒,尖声道:“霍刚,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背叛了自己的信仰,践踏了本教的教义,将来灵魂必会被烈火焚烧,永远不得安宁!”

  霍刚眼中射出狂热的光芒,大声道:“我是为了你!”

  云黛儿愕然道:“为了我?”

  霍刚痴痴地望着她美艳绝伦的面容,道:“云黛儿,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诱惑力有多么强大?!我是明教的教徒,可我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每日看着你绝世的容貌,却不能表露心意,和你亲近,简直是最痛苦的折磨。不管世人怎么评论,我只想用尽一切手段来得到你。如果能完完全全地拥有你,就算我的灵魂永远受苦也值得。”

  云黛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道:“你是不是疯了?难道你忘记了我的身份吗?”

  霍刚道:“正因为你是明教圣女,终身不能婚嫁,不得涉及男女之情,我不得已才出此下策。从今天开始,你将会从这世上彻底消失,再不是什么‘圣女’,而是我霍刚的妻子。你的美貌和你的身体只能属于我,只能由我来享用!”

  胡笑天听得目瞪口呆,脑海中只跳出两个字——无耻!

  云黛儿又羞又怒,心底更涌起一阵悲凉,明教长老应该是信仰极为坚定的教徒,却在情欲诱惑面前败下阵来,究竟是谁的过错?淡淡笑道:“如此说来,这一切的纷争源头是我了?你贪图我的美色,所以勾结外人,残杀本教弟子,是不是?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为了取得青龙会和黄教的支持,必定答应了对方苛刻的条件,出卖了本教的重大利益对吗?”

  霍刚和许一郎对视了一眼,心虚地转过头去,强辩道:“本教和青龙会、黄教合作,互相都有好处,不存在谁吃亏的问题。”

  云黛儿似笑非笑道:“是吗?若我死了,你岂不是什么也得不到?”手腕忽然一动,抽出贴身暗藏的利刃,反转刀尖,猛的向自己的心口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