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杀出重围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203 2004.09.13 17:24

    

  胡青鹏一路小心翼翼地隐蔽身形,避开数队人马的搜索,逐渐接近了码头。紧连着码头的是几条街道和一排高大的仓房,临岸的江面上停泊了数百艘大小船只,主要是货船,小部分则是渔船。凝目望去,三三两两的渔家汉子坐在船首聊天,而顽皮的渔家少年在江水中嬉戏打闹,愉快的笑声在风中飘荡。四周没有碍眼的江湖人物,也没有太多守卫,一切似乎都很正常。

  胡青鹏自然不会被这表面上的平静欺骗,凭借着超凡的眼力,他至少发现了二十名潜伏在阴影中的敌人,他们几乎监视着码头上每一寸土地。胡青鹏甚至怀疑,那些看似悠闲的渔夫中也有假扮的。只要有可疑人物出现,肯定会遭到一波又一波猛烈的攻击,不要奢望能够登船离开。

  天下会在长沙的势力之雄厚是不容置疑的。胡令全独掌大权后,一方面为了铲草除根,将漏网之鱼尽数灭口,一方面为了拿到曾志雄的会主令牌及神功秘芨,他动用了全部人手封锁水陆两路。毕竟曾志雄被杀的真相万一泄露,他就玩完了,连傀儡会主也做不成。同时,白云宗也在尽力配合他的行动,布下了天罗地网。

  胡青鹏看好方位,绕到码头的另一侧,来到一家僻静的小院外。只见院内种着两棵白玉兰树,右侧一棵树上绑着一根蓝色的布条,被风吹得哗哗飘舞,若不仔细看极难发现。住在这里的是章玉昆秘密训练的一名手下,平时靠捕鱼为生,名叫程福。胡青鹏轻轻翻过院墙,只见厢房内漆黑一片,估计程福睡下了。他依照章玉昆的吩咐,屈指轻弹三下窗台。

  房内立时传来一声警觉的喝声:“是谁?”

  胡青鹏按暗语答道:“明月照九州!”出发前唐雪教了他变声的技巧,说话时模仿章玉昆的声音,果有七分相似。

  话音刚落,紧掩的窗户霍然推开,露出一张刚毅淳朴的面孔,又惊又喜地道:“堂主,您怎么来了!快进屋歇歇。”

  胡青鹏往房中瞥了一眼,只见一个少妇坐在床头,一边安抚着身旁的婴儿,一边不时抬眼望来,面带惊恐,对丈夫的关切之情溢于言表。他心头一颤,低声道:“你出来说话,里面不太方便。”

  程福道:“是!”立即跃出厢房,然后返身将窗户掩上。恭敬地道:“秘字第三组程福拜见堂主,不知堂主有何吩咐?”

  胡青鹏道:“时间紧迫,我就长话短说了。你想必已听说天下会发生内乱的消息,但实际的情况是胡令全勾结白云宗、烟雨楼的高手,杀害了会主!当日参加寿宴的人,只有我幸免于难,所以胡令全正在全力追杀我,企图阻止我揭露真相。为了揭穿胡令全的阴谋,替会主报仇雪恨,我必须尽快联系上外四堂的堂主。可是胡令全派人封锁了所有离城的道路,我要你用船送我离开长沙,越快越好!”

  程福低声骂道:“我早晓得胡令全不是好东西,这回连会主都敢谋害!操他八代祖宗!堂主,我这就带您上船!”

  胡青鹏道:“等一等!你不和家里人告别吗?一旦出了这个门,随时都会丢掉性命!”

  程福奇怪地望了他一眼,不解道:“您以前不是说过‘任务第一,私情在后’吗?任何行动必须迅雷不及掩耳,同时要严守秘密,对至亲之人亦不能泄露只言片语,难道您都忘了?”

  胡青鹏暗暗苦笑,自己终究没有章玉昆的铁石心肠,在不经意间便露出了马脚。他很清楚,如果程福此时不去见自己的妻儿最后一面,就永远没有机会了——这对他们一家人来说实在太残忍了。轻叹一声,忽然并指点出,正中程福的麻穴。

  程福猝不及防,浑身一麻,登时动弹不得,急道:“堂主,你在干嘛?莫非是责怪属下冲撞您了?”

  胡青鹏摇摇头,道:“你的穴道待会自会解开。好好照顾你妻儿,我先走了!”纵身跃起,足尖轻点树枝,如风掠走。原本按既定的计划,他要借着程福的掩护,偷偷潜上停泊在码头的渔船,然后再装做无意间暴露身份,引起敌人的注意。这样一来,既达到了诱敌的目的,又可以抢在敌人合围之前跳水逃生,大大增加了生还的机会。唯一的代价就是牺牲程福的性命。但当他发现程福还有妻儿,并非是无牵无挂的单身汉,心中顿觉不忍,毅然决定放弃原定的计划。

  胡青鹏非常清楚,要给敌人造成逃离长沙的错觉,必须要设法接近停泊在码头的船只,而且还要在适当的时机暴露身份,把附近的敌人全部吸引过来,以掩护同伴们的行动。这其中的火候拿捏要有分寸,演戏不能演得太过,否则就前功尽弃了。想到待会要独力迎战群敌,血洒码头,不禁激起了他绝处求生的斗志,竟开始兴奋起来,期待着这场不可避免的战斗。

  他伏在高处观察片刻,发现即使是深夜时分,亦偶尔有货船开进码头停泊,然后一批批挑夫上船卸货,把大批货物搬进仓库。在等待卸船的时间里,这些挑夫有的聚在一起休息胡侃,有的钻进最便宜的酒铺喝酒,划拳吆喝声隐约可闻。他心念急转,已有了主意。

  胡青鹏蛇伏鼠行,潜至仓库旁一家小酒铺外,蹲在草丛中静静地等待猎物的出现。酒铺内甚是热闹,一阵阵笑骂呼喊声源源不断地传了出来。等了顿饭功夫,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拿着扁担,脚步飘浮地闪出酒铺后门,嘴里低声骂道:“今天真******倒霉,居然会连输给李二牛七回!妈的,这泡尿憋死我了!”走到阴暗的角落里,掏出家伙,对着墙根哗啦啦的猛放一通。

  “爽呀!”那男子正想系上腰带,忽觉身后一股冷风吹过,眼前一暗,顿时人事不醒。

  胡青鹏及时托住那男子软倒的身子,歉然道:“大叔,对不住你了!”忍住呛鼻的汗臭酸味,手脚麻利地换上对方的衣裤草鞋,然后把这个倒霉的家伙丢到草丛里,顺手在他身旁放了一张银票,当做赔偿。他刚做完这一切,酒铺后门处忽的探出一个脑袋:“老鬼,你是在方便还是生孩子?快点,开工了!”说完嗽的缩了回去。胡青鹏含糊地答应一声,操起扁担,跟在那人身后走了出去。

  因为有船靠岸卸货,刚才还喧闹拥挤的酒铺转眼间空无一人。走出酒铺,只见数十名挑夫急匆匆跑去向工头报到,领取号码牌站好,还有的人为了抢占前面的位置激烈口角,互相问候着对方的女性亲属。带路的那个人显然没有留意到同伴已经被掉包,头也不回地埋怨道:“妈的,都怪老鬼你办事太慢了,不然我们可以抢到前十位,多挣三五个铜板!”

  胡青鹏懒得搭理他,双眸冷电般左右扫了一眼,将四周的敌人尽数摄入眼中,同时暗暗估算他们各自的实力。这儿距离江岸大约是三十步的距离,没有任何东西遮挡掩护,他必须用自己的实力杀出一条血路来。

  他们两人来得最晚,所以自然排在了队伍的最末尾。胡青鹏弯下腰,低着头走路,希望可以减少别人的注意力。

  负责发牌的工头一边清点人数,一边发放画有数字符号的竹签,颇有些耀武扬威的味道。他走到队伍末尾,冷不丁看到一张生面孔,拿着竹签的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去,指着胡青鹏地鼻尖问道:“喂,你叫什么名字?谁介绍你来的?”

  那工头的嗓门颇为洪亮,登时引得近半挑夫回头观望,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意外?胡青鹏身前的男子回头一瞧,惊得双目滚圆,失声叫道:“咦,你不是老鬼!你是谁?为什么穿着老鬼的衣服,还拿着他的扁担?难道……难道你把他杀了?”说到最后一句声音发颤,几乎要瘫软在地。众挑夫闻言一阵骚动,纷纷向两旁避开,队形大乱。

  胡青鹏见已达到目的,不再多说废话,双足一顿,如离弦之箭向前笔直射出。那些挡路的挑夫躲闪不及,被他的护身真气震开,如滚地葫芦般四处乱滚。

  滴!滴!几乎是同一时间,刺耳的警报声划破了夜空,仿佛是催命的魔咒。紧跟着一朵耀眼的烟花迅速升起,血红光芒在高空嘭的炸开飞溅,令天地间为之一亮。

  胡青鹏知道,对方是在召唤援兵,如皇甫济之流的高手将很快来到,他的时间所剩无几了。这时离江岸尚有二十步。

  “是章玉昆!”“快拦住他!”呼喝声中,数十条人影拔身飞起,从各自隐身的角落里如蝗虫般涌出,四面八方地围了上来。人人立功心切,挥舞着兵器奋勇争先,力图拔得头筹。有机灵点的,赶紧将暗器拼命射出,飞蝗石、毒针、袖箭、飞刀、铁锥……如骤雨般倾泻而下,杀机弥漫。

  胡青鹏耳听无数暗器呼啸飞近,内心不惊不怒,维持着平静如水的境界,六识开启,尽力捕捉着每一种暗器飞行的速度、角度、力量和先后次序。同时比较着敌人距离的远近、多寡和身手的强弱,寻找最佳的突破口。观察清楚情况,他扁担一撑地面,体内保留的真气忽然爆发,借着反弹的力量,整个人如翱翔的巨鹰一般,不可思议地改变了高速前进的方向,斜着向左前方飞去。

  大半暗器立时射到空地上,叮叮当当地乱响。胡青鹏使出“伏魔棍法”的招数,手上的扁担舞得如风车一般,幻化出一团黑云,将自己的身形紧紧裹住。剩下的暗器射来,都被他的扁担尽数击落。就在这时,胡青鹏忽觉两股杀气自左右袭来,只见寒光闪动,直指自己的要害部位。他想也不想,双手一抖,扁担贯足了真气呼的脱手掷出。

  左侧的高手猝不及防,扑上来的势头又过于凶猛,根本没有空隙闪躲,只听噗的一声,被长长的扁担刺穿了胸口,鲜血飞溅,一招还未使完便丧命于敌手。

  胡青鹏脚步一错,避开右侧刺来的红枪,肩头发力,猛地撞上左侧那具未倒的尸体,顺势将插在他胸口的扁担拔了出来。那具尸体喷着血倒飞而出,如出膛的炮弹一般,撞倒了三四个随后而至的大汉,包围圈登时出现了一个缺口。

  “小心,点子扎手!”“堵住他!”

  胡青鹏再往前冲出数步,缺口已然合拢,两把大刀当面劈到,劲风凌厉之极,竟是江湖上有名的“五虎断魂刀法”。与此同时,左右及身后都有冷风吹近,层层寒光毫不含糊地将他吞噬。只要他没有三头六臂,绝对抵挡不住这么多人的攻击!那些围攻上来的高手都露出了得意的冷笑。

  眼见胡青鹏要被乱刃分尸,他出人意料地伏地一滚,扁担横扫而出。只听“哎呀”痛喝声乱叫,数人抱脚直跳,足踝膝盖等脆弱部位被扁担击中,疼得他们几欲流泪。他们并不知道这个“章玉昆”是假的,没提防“章玉昆”会使出这种不顾身份的招数,必杀的一击竟被他无恙躲过。

  胡青鹏刚刚撑地跃起,忽听头顶上一声大喝,两股猛烈如火的掌风凌空击下,炽热的气劲逼得其他人向后跃开。那人出手的时机恰到好处,断绝了对手闪避的可能。胡青鹏不敢托大,有如此气势的人必然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忙将扁担抛开,内力瞬息间提至十成,双掌上翻,仰首迎击上去。

  两人内力交接,掌风鼓荡,便听得轰的一声巨响,平地卷起一股旋风,将周围的人吹得东倒西歪。

  胡青鹏只觉一道如火的热流钻进经脉,忍不住哇的喷出一口鲜血。他的祝融神功虽然已练到第七重,但相对于对手二十余年的内功修为仍然不如,一个照面下便受了内伤。幸好他融合后的真气性质独特,刚柔相济,包含着佛道两家的精髓,将对方霸道的内力抵消了大部分,否则他受的伤更为严重。

  其他人见他吐血受伤,无不大喜望外,个个抱着落井下石的想法又冲了上来,刀光剑影齐飞,口水唾沫乱喷。“杀了他去领赏!”“他不行了!”“妈的,不要挤!”

  胡青鹏勉力压住翻涌的气血,双目一抬,把敌人的丑态尽收眼底,嘴角浮起冷冷的笑容——笑话,难道我是任人宰割的病猫吗?他突然张口一声怒啸,啸声中充斥着浓烈的杀意和愤怒。众人眼前一花,胡青鹏如同猛虎般冲进人群之中,蓬蓬几声,数条大汉被硬生生撞断了胸骨、肋骨,吐血飞出圈外。

  一名使剑的好手见胡青鹏高速冲来,和他愤怒猩红的眼眸一触,不知怎的双脚发软,但这时退开是万万不能的,咬牙挺剑便刺。

  胡青鹏的速度丝毫不减,仿佛没有看见致命的敌剑一般。就在对方的剑尖即将刺中他身体的一刹那,他忽然厕身斜进,正好避过要害部位。那剑手一剑刺中他的肩头,窃喜未停,蓦的看见一个拳头迅速在眼中放大,跟着眼前陡然变暗,一阵骨骼断裂破碎的声音清晰地传入脑海,大叫一声,痛死过去。

  胡青鹏展开这几日向章玉昆学来的掌法拳法,拼着受伤的可能,全力向前冲击。他所过之处,鲜血飞溅如浆,一个又一个大汉栽倒在码头上,战况只能用“惨烈”二字来形容。不过几眨眼的工夫,胡青鹏连续击倒了十八人,全身染满鲜血,如同走出地狱的魔神,离江岸仅有五步左右的距离。众人被他这种不要命的战法震慑住心神,都有些怯意,识相的开始后退,期盼别人上去送死,自己好在最后捞便宜。

  “一帮蠢猪,给我拼死拖住他!他想跳水逃走!”闻讯赶过来的胡令全一眼看穿了胡青鹏的意图,离得老远便放声大叫,恨不得胁下生翅,立刻飞到码头上。

  众人这才意识到不好,如果被他遁走,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发财的机会?急忙重整旗鼓,硬着头皮蜂拥而上。

  胡青鹏一声长笑:“你来晚了!”身子一偏,撞入一名大汉的怀里,劈手夺过他的单刀,刷刷连杀两人,嗖的平地拔身跃高,斜飞着落入滔滔江水中。但见浪花如雪,卷着他的身影迅疾远去,唯有残留的血迹飘在江面上。

  胡令全望见这一幕气得几乎要吐血,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实在是不甘心呀!众人不等他吩咐,或驾船搜寻,或下水追捕,或沿岸追踪,星星点点的火把映亮了黑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