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残酷厮杀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3630 2003.07.05 11:11

    面对全神戒备的青龙会五名高手,易辉血流不止,根本拖延不起时间,唯一的办法就是展开强攻,在失去战力之前用霹雳雷霆的手段解决对手。否则,一旦战局进入僵持阶段,他后力难继的弱点就会暴露无疑,那时非死不可了。

  青龙会五人却是抱着破釜沉舟,同归于尽的念头,完全把自身安危置之度外,只求能够设法杀掉敌手。至于杀敌之后自己能否生还,那就不在考虑之列了。青龙会会规森严如铁,奉行重赏重罚的原则。如果完不成任务,就算侥幸逃得一命,也要被酷刑折磨,比死要痛苦百倍。当下何铁义、莫森、贺海峰有意结成三角阵势,稍微靠近对手,负伤的路九、常乐文则在阵势外围策应,灵活变动,力图发挥出合击的最强威力。

  胡小毛遥望双方残酷激烈的搏杀,不禁心惊肉跳,牙齿打颤,强忍住恶心呕吐的感觉,不过半顿饭的功夫,场中已死了数十人,仅仅剩下几个高手对峙。想想以前和人打架的场景,简直不值一提。难道这就是江湖吗?

  易辉抢先发动进攻,双方的气机牵引下,青龙会中人无暇细想,同时作出反应。何铁义在后,莫森在左,贺海峰在右,位于内圈的三人一起出手,向半空中的易辉击去。

  常乐文手中仅剩下一柄短枪,不曾想自己会首先遭到攻击,一愣之下立即舞动起来,足尖一踢,一把无主的单刀呜呜飞起,射向对手面门,枪头晃出五朵枪花,严守身前要害部位,几乎滴水不漏。

  易辉的举动可以说完全出乎青龙会中人的意料,打乱了他们的计划。本来他们的是想依靠内圈武功完好的三人与易辉周旋,承担攻防重任,另外两人辅助支援,寻找机会放冷箭。谁知易辉突施奇招,逼得内圈的三人放弃既定的策略,全部采用进攻的招数。

  易辉出手之前仔细观察过对方五人占据的方位,见他们强弱安排有序,不禁佩服,心知对手不是乌合之众,而是一块极难啃的骨头。这次如果不兵行险招,牢牢掌控局面,万一陷入对方布好的阵势之中,休想逃出生天。手中长棍倏的斜挑,使出“打狗棒法”中的绝招,棍头在小范围内急剧摆动,连人带棍直扑敌人。长棍刚刚展开,身周压力骤升,左侧掌风凌烈如火,右侧长剑电闪,不分先后的击来。何铁义的铁拳因为攻击距离较远,炽热的拳劲要慢上三分袭到。路九站得最远,一时半刻攻不到他身旁。

  眼前寒光闪烁,却是常乐文踢起的单刀最先射近,冷风扑面,来势十分凌厉。易辉头颅略偏,钢刀刷的从耳边掠过,险之又险的斩断几缕乱发,飞向挥拳怒击的何铁义。

  何铁义惊咦一声,左拳微收避过刀锋,跟着拳眼横撞刀身,把飞刀打落,右拳原势不变,遥击对手下盘。

  易辉身形突然一沉,足尖点地,体内真气流转,转身侧扑,如猛虎下山,竟使出杨家枪术,长棍如龙疾刺贺海峰的胸口。长棍在前进的过程中,棍身不住的旋转,带起无数回旋的气流,棍头划出一道道螺旋弧线,落点变幻莫测,让人无从把握。

  这下奇峰突起,青龙会高手均有一种上当的感觉,急忙变招援助。尤其是贺海峰,突然发觉自己变成了对手的第一个猎物,心里震骇莫名。他刚刚与易辉交手了两次,第一次差点被打飞长剑,第二次连出七招剑招都不能使完,自信心其实早就动摇。这时看见对手来势凶猛,潜意识里不禁有些畏惧,仓促中回剑当胸,格挡敌棍。哪知长剑斩落,却被长棍周围的无数气旋裹住,仿佛陷入湍急的流水,剑锋不由自主的滑开,竟阻挡不住长棍的来势!足尖使力后跃,长剑疾挥,电光纵横交织,布下一层剑幕。

  易辉大喝一声,长棍离手,长虹贯日般穿过剑幕,噗的插上贺海峰的胸膛,直贯后背,从背心处冒出一截血淋淋的棍尖来。这招“飞龙在天”是杨家枪中最后一招,也是威力最大的一招,不知底细的人在近距离下万难抵挡,只有死路一条。

  易辉交手经验十分丰富,观察对手的时候已选定攻强守弱的贺海峰为目标。可如果直接向贺海峰进攻,对方警觉下全力防守,也是不容易攻破的。只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才可能成功。于是他有意虚张声势,诱使贺海峰进攻,然后抓住他招式中的破绽,将其格杀。

  贺海峰胸部剧痛,但觉心脉如有刀割,被长棍上蕴藏的真气尽数震断,全身精力消散,长剑再也把握不住,当啷跌落地上。他难以置信的低头看着插在胸膛上的长棍,眼中瞬间涌现出不甘、惊慌、讶异等诸多神色。

  正在这时,莫森双掌砰的击中易辉后背,两股真气相撞,发出沉闷的巨声。

  易辉顺着掌势前冲,将掌力引到下盘,每迈出一步,就在地面上踏出一个半尺多深的凹坑,单手抓住棍尾一拔,将长棍收回身后。贺海峰诺大的身子被他的暗劲震飞起来,四肢抽搐,前胸后背的伤口同时喷射出鲜血。

  路九跃起抱住贺海峰的身体,一探他的鼻息,嘶声道:“小贺死了!”

  莫森一击得手,心中大喜望外,他的鸣沙掌是一种极霸道的武技,击中对手后,可以令人体内的血液急剧升温,内火焚心而死。易辉武功虽强,但被结结实时打了一掌,所受内伤绝对不浅,左掌虚晃,右掌切入空门,猛击而下。何铁义见死了一名兄弟,惊怒下拳力更盛,刮起一股风暴,狠狠袭击对手要害。

  易辉凭借智慧和武功出其不意的击杀了一名强敌,多少有几分运气的成分,可是背上中的一掌,着实让他受伤不轻。中掌之处如被烈火烧伤,火辣辣的异样疼痛,全身血液沸腾,眼冒金星。尽管如此,身周三丈范围内的动静仍逃不过他的灵识,当下强抑胸口烦闷,倏的斜跨三步,闪过对方的攻击,对准疏于防备的路九,当头一棍砸落。

  路九平时与贺海峰交情极好,这时见贺海峰惨死,心情激荡,虎目含泪,对周围的变化有些迟钝,待棍风如山直压下来才倏然惊觉,急忙抄起身边的长棍格挡。只听喀啦一声,手中长棍竟被击断成两截,敌棍落势不停,直奔脑门而来。千钧一发之际,他脑袋往左一偏,敌棍棍身紧贴着脸颊落下,重重敲上他右侧肩膀。

  砰!路九肩骨当场粉碎,强劲的力道透体而入,逆血攻心,一股血箭疾冲出口,喷向对手面门。他身受重伤下喷出鲜血,除了化解掉体内的棍劲外,还借此机会施以反击,不让对手轻松变招。这一口血箭既包含有易辉残余的力量,又加上他的内劲,速度之快,力道之猛,不比强力弩弓稍差。左手断棍一招“力荡千军”,横扫敌人膝盖部位。

  易辉手中棍只要一抖,棍尖就能刺中路九的太阳穴,取他的性命。但路九不是吃素的,以血凝成的气箭速度奇快,若不设法抵挡,恐怕是两败俱伤的局面。忙提气跃起,衣袖上潜运内劲挥动,如挡箭牌般正正挡住血箭来势。腰侧一震,已中了何铁义的隔空一拳,哇的吐血斜飞,落地后脚步踉跄,长棍不住的轻颤,动作有几分狼狈。

  何铁义喝道:“路兄弟退下掠阵!”好不容易击伤敌人,当然要乘热打铁,立即追踪而上,双拳并举过头,交叉如铁锥,大喝声中砸向敌人后脑。常乐文掠起如鹰,短枪疾刺,使出苍鹰博兔的手法,风声劲响。

  路九怒道:“不,我要为小贺报仇!”不顾肩伤极重,左手断棍贴地急进,如毒蛇捕猎,又快又狠。他含怒出击,却挡住了莫森的出掌的路线,莫森无奈下紧跟在他身后,随时准备出掌支援。

  易辉连连受创,伤上加伤,其实功力折损十分严重。他吃亏在孤身作战,真气几乎一刻不停的高速运转,时间拖得愈久,对他愈没有好处。这几名对手中,何铁义无疑是头号敌人,其次是莫森,常乐文、路九因受伤的缘故,威胁性不是很大。他听风辩形,立即着地一滚,滚出敌人劲气笼罩的范围。刚翻身跃起,见路九已如疯虎般扑到面前,长棍一伸,啪的将他绊倒。

  路九体形虽大,动作敏捷如狸猫,顺势往前一滚,断棍由下往上的刺向对手小腹要害。紧随其后的莫森急忙出掌夹击。

  易辉右腿微动,将刺来的断棍再踢断成两截,手中棍后发先制,横敲莫森太阳要穴,逼得对手变招格挡。突觉右腿剧痛,原来被路九张开了血盆大口狠狠咬着,一只手臂抱住了小腿不放,如饿狼争食,双目中射出骇人的红光。当下默运内力,腿部肌肉坚硬如铁,震得路九牙齿松动,口角流血。

  何铁义又急又怒:“路九,不要卤莽行事!”

  话音刚落,路九突然跳起,一低头咚的撞中易辉的小腹。这记头棰势大力沉,易辉痛得一口气几乎提不上来,踉跄退后,长棍一点,击中路九的头顶百会穴。

  只听波的一声,血雨纷飞,路九浑身一僵,庞大的身子如稻草人般无力仆倒。

  “九哥!”莫森伸手揽住他的虎腰,将他翻转过来,只见路九独目圆睁,红的鲜血白的脑浆流了一脸,悲声道:“舵主,九哥他……他也不行了!”

  “什么?!”何铁义和常乐文一前一后的夹住易辉,防止他展开轻功遁走,沉声道:“放下路九,先解决敌人再说!”

  “是!”

  莫森身子一长,扬眉怒视敌人,咬牙切齿道:“姓易的,今天不把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我对不起兄弟们的在天之灵!”

  易辉连咳几声,每咳一下就吐出一口鲜血,脸色因失血过多变得青白,冷冷地道:“今日之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阁下闯荡江湖这么多年,难道还看不开吗?不错,我是杀了你的兄弟,易某的大好头颅在此,有本事的话就过来替他们报仇吧!”交手至此,虽然成功击杀了青龙会两名高手,但所受内伤之重,是他从未有过的。如今每吸一口气,五脏六腑都仿佛被火烧烤,经脉层层堵塞,真气运行时已有枯竭的预兆。左腿的伤口已经麻木了,伤口流出的血早浸透裤子,一阵无法遏止的虚弱感袭上心头,吞噬着他的斗志。

  “我要杀了你!”莫森暴跳如雷,正欲动手,却被何铁义一个眼神制止。众人凝神倾听,脸色都有些变化。

  远处,两条人影星跳丸掷,正飞速奔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