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淫徒逞凶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212 2004.12.26 18:14

    

  聂不人不屑道:“就凭你也想威胁聂某?若是你们点苍派掌门在此,或许还有商量的余地,你还不够分量!你就等着替你老公收尸吧!”

  马夫人脸色苍白,咬牙道:“好个狠心的恶徒,我跟你拼了!”长剑晃动,便欲扑出拼命。

  “且慢!”胡青鹏举手喝道,冷若刀锋的目光投向宇文政:“宇文政,识时务者为俊杰。假如我们跟点苍、峨嵋两派联手,你们一行三人绝不是对手。只要你们交出解药,担保马大侠平安无事,就可以自由离开,否则今日就留命在此!如何取舍,我等你的一句话!”说罢反手握剑,无形的剑气急涌过去。

  清宁口宣佛号,身形一晃,落在对方的身后,封住了他们的退路。

  宇文政心底一沉,自己的如意算盘落空,反遭到对方的联手进逼,形势大大的不利。如果当场翻脸厮杀,即使有断魂毒针护身,恐怕也讨不到任何好处。既然如此,何不暂退一步,等援兵到来后再算总帐不迟。眼珠一转,望着杀气凛然的衣舞凤道:“如果我们交出解药,你能保证无人出手吗?”

  胡青鹏如何不知他问话的用意,正色道:“我以性命担保!衣长老,你不会反对吧?”

  衣舞凤虽然极想乘机杀了这好色卑鄙的小人,但又不忍让胡青鹏难堪,内心挣扎半响,终于散去凝聚的功力,无奈的摇摇头。

  宇文政心中一块大石落地,忙令聂不人交出解药,笑道:“各位都是一诺千金的豪杰,答应的事想必不会反悔罢?来日方长,且看谁能笑到最后!”率领同伴匆匆下楼而去。

  马夫人望着他们的背影,恨恨地啐了口唾沫,急忙喂丈夫服下解药。不过顿饭工夫,马竹盛脸上的青黑之色渐渐消褪,麻痹的下肢亦恢复了知觉。马夫人喜不自胜,向胡青鹏敛袖施了一礼,道:“多谢胡、胡公子仗义相助,这救命之恩我们夫妇俩莫齿难忘!”如果没有胡青鹏鼎力相助,仅凭她们的实力,不可能逼迫聂不人交出解药,也就不会救回马竹盛的性命。

  胡青鹏回礼道:“马夫人客气了!不管外人对我的评价如何,毕竟我仍是衡山派的弟子。同道中人有难,我理当助一臂之力!”

  马夫人愣了一愣,叹道:“胡公子,原来你、你还蒙在鼓里呀!早在七日之前,衡山派陈掌门已昭告天下武林,将你逐出门墙,从此不再承认你是衡山派的弟子了!”

  胡青鹏如被五雷轰顶,失声叫道:“你说什么?!掌门师伯把我除名了?”马夫人又是一声叹息,肯定地点了点头。胡青鹏盯着她的每一分表情,只觉一颗心直沉入无底深渊,难言的苦涩酸楚充满了胸膛,惨笑道:“原来连他们也不相信我!”尽管早有预感会受到门规严惩,但他没想到竟是如此结果,陈天雷甚至没有给他机会辩白!他手足冰凉,挺拔的身躯显得那么的孤独。武林之中非常讲究师门传承,即使是那些穷凶极恶之人,都不会轻易抹杀自己的出身。将一名弟子逐出门墙,是一个门派内仅次于废除武功的严厉惩罚。这种无门无派的人,历来倍受唾骂鄙视,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衣舞凤被他失魂落魄的神情深深刺痛,握住他宽厚的手掌,柔声道:“你别难过!既然他们听信谗言,否定你的人品,你何必在乎他们呢?日后你武功大成,名震天下之时,再找机会好好羞辱他们!”

  胡青鹏黯然道:“你早知道这个消息了是不是?你为何不告诉我?难道想隐瞒我一辈子吗?”衡山派将他除名一事轰动江湖,衣舞凤身为魔教长老,岂会不知?

  衣舞凤低声道:“我怕你知道了会胡思乱想,所以没有对你说。你是要做大事的人,这点小小的挫折不要放在心上。天下之大,难道没有容纳你的地方吗?即使所有人都反对你,我依然会站在你身边,永不背弃!”

  胡青鹏心底不禁涌过一缕暖流,感激地反握住她的玉手,相对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转首对马夫人等道:“白云宗的人已经撤走了,不知各位有何打算?还要杀我报仇吗?”

  马夫人道:“胡公子先救了净云小师妹,又对外子有恩,我们即使脸皮再厚,也无论如何不会为难阁下了!但掌门的号令一日不改,我们就仍是敌人。下回见面时,再决一生死罢!”扶起马竹盛,和清宁、净云下楼去了。净云走之前飞快地瞥了胡青鹏一眼,明亮透彻的眼睛亮如星辰,熠熠生辉。

  衣舞凤看得真切,忍不住在胡青鹏腰肋处用力扭了一把,面若冷霜。胡青鹏吃痛轻呼:“你干嘛掐我?”

  衣舞凤冷冷道:“谁叫你勾引那个小尼姑!她看你的眼神明显有异,你以为我瞎了不成?”

  胡青鹏哭笑不得,揉着鼻子道:“大小姐,她是出家人诶!整日与青灯为伴,虔诚向佛,岂会有世俗情感?你太小心眼了吧!”

  衣舞凤脸色微红,道:“我就是小心眼,怎么样?我警告你,不许跟别的女人眉来眼去,若是被我抓到,你自己想一想后果!”

  胡青鹏不禁打了个寒战,赶紧发誓诅咒,终于把此事蒙混过去。他身上的剧毒须用“金蚕蛊王”为药引来化解,而这天下第一毒物仅存于云南的“百毒寨”中,是百毒教中供奉的神物。因此,他们星夜兼程赶往云南,深入南疆腹地。至于百毒教主肯不肯交出“金蚕蛊王”,那只有见面之后方知分晓。

  马竹盛夫妇和清宁等返回客栈收拾好行囊,挥手作别,各自返回门中请求援兵支援。虽然发现了胡青鹏的行踪,但他和魔教长老形影不离,这可是个极为棘手的问题。仅凭他们四人是不可能击杀胡青鹏,为死去的同门报仇雪恨的。若想擒获胡青鹏,两家必须派出全部精英,才有能力突破魔教的防线,如愿以偿。因此,他们要尽快禀报掌门,对此事做出定夺。

  与清宁等在古镇外分道扬镳后,马竹盛夫妇策马向西,冒雨奔行。由于雨天路滑,山路泥泞,举目几乎看不到半个人影。蒙蒙细雨如丝如絮,自低垂的乌云间不住飘落,带着微微的清凉。起伏的山岗被雨雾笼罩着,望过去只是一片青灰的颜色。偶尔响起的狼嚎声,是那么的凄厉悠长,令人寒毛倒立。

  两人行出十余里地,天色渐渐变暗,寒风渐起。忽见远处的林子中露出一片灰瓦,两人心里都是一喜,打马直入林中,打算在此暂宿一夜。走到近处,原来是一座破旧的土地庙,早没了供奉的香火,门窗墙壁都破败不堪,墙角处挂满了蜘蛛网。好在夫妇俩都曾行走江湖多年,什么苦头没有吃过?当下拴好坐骑,扫干净庙堂一角,升起篝火取暖。

  马夫人甚是担心丈夫的伤势,问道:“四师兄,这一路急行,你可感到有何不适吗?”

  马竹盛哈哈笑道:“师妹,你以为我是泥捏的人儿吗?当年金沙河大战斧头帮,我身上负伤二十七处,结果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吗?你放心,我身子骨粗壮得很,即使独战恶虎亦不在话下。”

  马夫人展颜一笑,如玉树堆花,绽放出娇媚成熟的魅力,嗔道:“又在漫天夸海口了!假如遇见敌人,你可不许先动手,让我来打发好了。听见没有?”

  马竹盛道:“遵命,老婆大人!”心中感动,伸臂搂住妻子的柔软的腰身。马夫人顺势靠在他的肩膀上,两人一时无语,只听到柴火爆裂的劈啪声和雨滴声。

  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宁静,在清冷的雨夜里格外清晰,奔到土地庙外停下。马竹盛夫妇对视一眼,眉头微皱,同时按住了剑柄。忽听轰的一声闷响,腐朽的庙门被人击得粉碎,一股冷风过处,三条人影鬼魅般飘进庙中,竟然是宇文政等人!

  马竹盛夫妇大惊失色,霍然立起,拔剑指向对方,沉声道:“尔等阴魂不散,紧追而至,究竟想干什么?”两人自付实力不如对手,又是在这山野偏僻之地,无人救应,不禁心中忐忑,便想瞅准机会突围逃命。

  宇文政一挥手,聂不人、刀奴立时移动身形,将他们俩困在核心,呵呵得意地笑道:“你们做梦都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会碰面吧?其实我根本没有离开,就等着你们落单后再来收拾你们!眼下除非你们胁生双翅,否则绝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哪怕你们喊破了嗓子,也不会有人来多管闲事了!”神态嚣张,浑然不把对方放在眼里。他生性好淫,自然不甘心放马夫人白白离开。若非净云已随师叔另走一路,也要被他算计淫辱。

  马竹盛怒道:“无耻小人,你莫要以为我们会怕你!点苍门下只有战死的好汉,决没有投降的孬种,脑袋掉了不过是碗大的疤!想要我们的性命,就动手罢!”眼见逃命无望,惟有立下血战到底的决心,和对方拼命了。

  宇文政摇摇头道:“你错了,我要你们的性命有何用处?我要的是你的老婆!”眼中邪光暴涨,毫不掩饰的投向马夫人的隐秘处,似乎要穿透她的衣裳,窥探底下的幽美景色。

  马夫人脸色通红,怒喝道:“无耻色魔!”剑光一闪,一招“雪映苍山”晃出百十条电光,哧哧有声地挥射对手要害,尤其是他那双色迷迷的眼眸,恨不能立刻刺瞎了。

  宇文政冷笑一声,喝道:“动手!”身形虚晃,倏地欺近马夫人身侧,五指成爪,扣向她的肩头。马夫人斜退半步,长剑微偏,刺向他上臂经脉。蓦的人影一花,长剑刺空,眼前出现了聂不人阴阳怪气的面孔。只见寒光忽闪,两把柳叶飞刀一上一下的迎面飞到,速度惊人,忙回剑相格。但聂不人的暗器层出不穷,她刚刚击落飞刀,又有七八件暗器呼啸着飞来,将她逼得手忙脚乱,无暇喘息。

  那边马竹盛呼声如雷,剑出如龙,奋力迎战着宇文政和刀奴,一身功力已催运至极致。但见他须发皆张,头顶上升起一条白色的气柱,左冲右突,不惜采取两败俱伤的战术杀伤敌人。可是他毒伤未愈,下盘不稳,心有余而力不足,以一对一尚非刀奴之敌,何况还多了个宇文政?不过十招,他身上伤痕累累,转动间鲜血飞溅。宇文政乘其不备,忽的挥掌击去,正中他的背心要害。马竹盛一声惨叫,吐血委顿倒地。宇文政抬脚踩住马竹盛的脑袋,喝道:“都给我住手!”

  聂不人一停手,马夫人立即退后数步,转首看着吐血不止的丈夫,又是悲愤,又是难过,瞪着宇文政道:“你这恶魔,快把我师兄放了!”

  宇文政冷笑道:“你说放人我就放人么?少做梦了!只要我脚下用力,就能把你男人的脑瓜踩得稀烂,你信也不信?”

  马夫人叫道:“不要!不要杀我师兄!你……你有什么条件?”语气变软,眼底涌上了一层泪花。

  宇文政淫笑道:“我的条件你会不知道吗?乖乖地把衣服脱了,然后把我侍侯舒坦,我自会饶了你丈夫的狗命!”

  马夫人脸色一红,随即苍白如雪,愤怒地盯着面前的男子,手中的剑微微颤抖。她非常清楚,若是听从对方的吩咐,今夜必将遭受莫大的羞辱。但若一味抗拒,丈夫便要落个死无全尸的下场。名节与丈夫,孰轻孰重呢?一颗芳心如被锯齿撕裂,鲜血淋漓,痛苦不堪。

  宇文政冷冰冰地道:“马夫人,你不肯脱是吗?要不要先拿回尊夫的一条胳膊?如果你不喜欢,先拿回一双眼睛也行。”

  “不!”马夫人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五指一松,长剑当啷落到地上。她缓缓闭上眼帘,泪珠如泉涌般纷纷滚落,抬起双手,颤抖着解开身上的罗带和纽扣,随着一件件衣裳滑落脚下,露出了一具丰满诱人,曲线分明的雪白胴体。那如雪白皙,如玉滑嫩的肌肤,因羞忿而呈现出淡淡的红色,仿佛世间最美丽的雕塑,在黑夜中发出光芒。

  马竹盛自晕厥中悠悠醒来,一张眼便看见妻子自解罗衣,心如锥刺,大喝道:“师妹,你、你住手!我宁可一死,也不愿你作践自己!”

  马夫人身躯剧颤,忍不住掩面痛哭道:“四师兄,我、我对不起你!可是我……我没有办法呀!”

  宇文政大笑道:“好一个郎情妾意,夫妻情深呀!姓马的丑鬼,正好你醒了,睁大眼睛看看我的风liu手段罢!”足尖一挑,将马竹盛踢到聂不人身前,“好好伺候他,别让他错过了这场好戏!”说罢双臂一张,如饿狼般扑向身无寸缕的美丽女子。

  聂不人奸笑道:“请公子放心,我知道怎么做!”运指如飞,封住了马竹盛的穴道,防止他嚼舌自杀。马竹盛眼睁睁地看着宇文政扑到妻子身上,大肆动作,眼角处忽然渗出了两行鲜血,触目惊心……

  云散雨收,喘息呻吟声尤在耳畔回响。宇文政满足地站起身来,只觉神充气足,真元鼎盛,浑身舒泰,禁不住仰天一声长啸,直震得泥尘纷落,大笑道:“老天有眼,竟让我找到一个万中无一的炉鼎!痛快,痛快!”

  聂不人满脸的艳羡,道:“公子采补有术,功力至少增长了十年!假以时日,定能超过四大门主,成为宗主依靠的臂膀了!”

  宇文政又是一阵大笑,踌躇满志之情溢于言表。

  马夫人脸上仍残留着高潮过后的红晕,但她原本充满弹性的肌肤失去了光泽,眼角出现密密的皱纹,一头青丝竟变成了花白色,仿佛一夜间苍老了数十岁。她蠕动嘴唇,吃力地道:“宇文政,你答应过放了我师兄的!”

  宇文政厌恶地皱了皱眉,信手一挥,将她推到马竹盛身旁。马竹盛怒目圆瞪,眼角血迹未干,但呼吸早已停止,居然活活气死了。马夫人触到丈夫冰凉的尸身,如遭雷劈,全身血液凝结,简直不敢相信看到的事实。她牺牲了自己的贞洁,却没能挽回丈夫的性命,其中的悔恨痛苦非笔墨能描述万一。马夫人凄然一笑,伸手轻轻阖上丈夫死不瞑目的眼眸,将他的头颅抱在怀中,轻声道:“师兄,你怎么忍心抛下我呢?我们夫妻不求同日生,但求同日死,好吗?”声音渐低,终至不闻,已然自断心脉而死。两人头颈相靠,至死不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