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血溅街头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4275 2003.07.05 11:09

    "姐姐!”胡小毛跑到少女身前,笑嘻嘻地道:“你看,好多钱呀!”

  胡小花蓦地留意到到弟弟头上血流不止,大惊失色,惊呼道:“小毛,你受伤了!”又是焦急,又是痛惜,掏出手巾捂住他的伤口。“是谁下的毒手?我找他们家大人理论去!”

  胡小毛道:“姐姐,没关系,小胖子赔给我不少银两呢。”当下简单交代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言语中对李子信等人并无太多怨恨。

  胡小花看着他稚气的脸庞,眼泪夺眶而出,低声道:“小毛,你一定要记住,人穷不要紧,但一定要有骨气,不能任人欺负!不要因为几个臭钱,便向人卑躬屈膝。”她从小就帮助母亲操持家务,给富商家洗衣服、刷马桶,唯一的希望便是看到弟弟将来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胡小毛年纪尚小,还不明白胡小花为何难过伤悲,低声道:“姐姐你不要哭,好不好?你如果嫌弃小胖子的银两,我把它们丢掉好了。”

  胡小花扑哧一声,破涕为笑:“这是你该得的医药费,为什么要丢掉?你难道读书读傻了?快跟我去看大夫!”拉着弟弟赶紧来到回春堂,请坐堂的大夫诊治。所幸胡小毛受的只是轻伤,清洗干净后包扎好,便无大碍。

  两人步出医馆,只见夕阳西斜,红霞漫天,远处近处的宅院里炊烟缈缈,乌黑的瓦片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青雾,空气中送来米饭的清香。

  胡小毛愁眉苦脸道:“这么晚才回家,恐怕要被娘打屁股了!”胡小花冷哼道:“活该!谁让你和同学打架?”胡小毛不服道:“姐姐,是他们打我好不好?我又不想惹是生非。”胡小花撇撇嘴,道:“这个理由你以为娘亲肯相信吗?”胡小毛头皮发麻,哀求道:“好姐姐,这次你不帮我的话,小弟就麻烦了。”

  这时,忽然有一颗石头自后方飞来,咚的砸在胡小毛的伤口上。胡小毛猝不及防,痛得跳脚大骂:“哪个混蛋乱丢东西?”回首一扫,瞧清楚身后站着三个小混混,心里暗暗叫苦,今天怎么如此倒霉?

  这三人是城西小有名气的混混,坑蒙拐骗,敲诈勒索,无恶不作,还恬不知耻的自称为“城西三虎”。老大黄麻子,满脸凹坑,因为年纪最大,所以成为三人的首脑。老二李小刀,一肚子坏水,是标准的狗头军师。老三赵来,头脑简单,四肢发达。黄麻子摸了摸下巴,瞪着三角眼,冷笑道:“兄弟们,刚才有个不知死活的家伙骂我们是混蛋,你们听见了没有?”赵来伸出拳头晃了晃,恶狠狠的说,“小鬼,你他娘的欠揍不是?!居然敢骂我们城西三虎,小心我打断你的狗腿!”

  胡小毛脖子一缩,结结巴巴的说:“我、我不是、不是故意的。”黄麻子等人都比他高出一个头,加上恶名昭著,一旦翻脸可不是闹着玩的。

  黄麻子眼睛一斜,“老二,你看怎么办?”李小刀眼珠子转了两圈,奸笑道:“既然这位小兄弟不是故意辱骂我们城西三虎,我们大人有大量,不妨放他一马。只要小兄弟你跪下来磕三个响头,再叫三声‘爷爷饶命’,我们就当什么也没听到,拍拍屁股走人。”黄麻子满意的点点头,“就这么办。”

  胡小毛气得浑身发抖,男儿膝下有黄金,岂能轻易下跪?何况还要叫人家“爷爷”!胡小花忍无可忍,横身挡在弟弟面前,指着对方怒喝道:“喂,你们不要无理取闹,欺人太甚!”

  黄麻子等人眼前一亮,不自觉的吞了口唾沫,相互交换了一个淫邪的眼神。他们本来闲极无聊,四处乱逛,偶然望见胡小毛头上缠着白色绷带,有心戏弄他一番取乐,于是故意上来挑衅。这时意外发现他身边的少女清秀动人,身材苗条,不禁动了淫念。这个时候周围行人稀少,正是动手的好时机。

  黄麻子嘿嘿笑道:“哪家的姑娘长得这么标致!虽然说凶了点,不过老子喜欢!”李小刀道:“今天撞大运了!好长时间没开荤,这回咱兄弟要乐个够!”三人边说边默契的逼向前去。

  胡小花心底一沉,警惕的道:“站住!你们想干什么?”

  黄麻子肆无忌惮的淫笑道:“干什么?当然是‘干’你啊!”李小刀的双手象蛇一样抖动起来,“你不要怕,我们兄弟对女人一向温柔……”话没说完,赵来已经低吼一声,张开两手,饿虎般扑向少女。

  胡小花在贫民窟长大,虽然不是三贞四烈的女子,但也没有软弱到任人欺辱,一拉胡小毛的手臂,叫道:“小毛,快跑!”

  两人刚转身跑出两步,胡小花只觉手臂一紧,被赵来伸手扯住了衣袖。她奋力一挣,嘶啦一声,半截衣袖被扯了下来,露出白嫩光滑的肌肤。黄麻子等人齐声欢呼,六只色眼死死盯住光滑白嫩的手臂,眼睛充血,呼吸急促。赵来如狗般狂嗅着手里的衣袖,连吸了几口气,淫笑道:“好香啊!”

  胡小花羞愤交加,哪敢稍做停留,只想着有多远就跑多远。但黄麻子等人也是在这片城区长大的,对道路了如指掌,半响后便把姐弟两逼进一条死胡同。

  胡小花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脊背紧贴着冰凉的墙壁,惊恐的注视着缓缓逼近的三人,心中充满了绝望。胡小毛不知哪来的勇气,握紧双拳大声道:“你们快滚开,不要欺负我姐姐!”

  黄麻子等人相视一眼,不禁捧腹大笑。李小刀不屑的说:“小毛头,这个世道上,谁的拳头够硬谁就有说话的资格,就凭你现在的样子,替我们提鞋都不配。识相的话快滚,不然你可以免费看一场好戏。”赵来“咕嘟”吞了口唾沫,“这小妞又白又嫩,玩起来肯定爽透了。”

  胡小毛怒道:“不许你们侮辱我姐姐!”突然一低头冲了过去。

  黄麻子没料到这个小孩敢先动手,咚的一声,胸口被胡小毛一头撞中,踉跄退后。李小刀、赵来勃然大怒,拳脚齐飞,眨眼把胡小毛打翻在地。

  “弟弟!”胡小花悲呼着冲过来,却被赵来拦腰一抱,整个人提到空中,只能徒劳的挣扎着。

  黄麻子恶狠狠的道:“臭小子,敢跟我动手,你真是吃了熊心豹胆!今天老子就当着你的面好好玩玩你姐,让你这没长毛的雏鸟大开眼界。”说着打了个眼色,赵来把胡小花往地上一丢,不理她的痛呼,两手抓住她的脚踝,用力把她的两条大腿分开。李小刀迅速抓住她的手腕,举过头牢牢按在地上。胡小花又哭又叫,但哪里敌得过两个配合多年的恶棍,转眼间动弹不得,裙角上翻,露出两截雪白的美腿。

  胡小毛不顾身上疼痛,一骨碌爬了起来,尖叫道:“你们这些混蛋,不许碰我姐姐!”黄麻子冷不丁抓住他的头发,左右开弓,啪啪连抽了他五六个耳光,打得胡小毛眼冒金星,口角流血,两边脸颊肿起老高,狞笑道:“你服不服?”胡小毛怒道:“打死我也不服!”黄麻子冷笑道:“好小子,有几分骨气!不过你光叫喳喳的有鸟用?打不过老子就乖乖滚一边去,别妨碍老子享受!”随手把他拨开,纵身扑向梨花带雨的少女。

  胡小花眼前一黑,黄麻子泰山压顶般压了下来,眼看着一张坑坑洼洼的丑脸越贴越近,令人作呕的口臭直冲鼻端,急怒攻心,竟然晕了过去。黄麻子急无所顾忌的在少女脸上乱啃乱咬,两手抓着秀挺的少女双峰,疯狂的挤压揉捏,喉头发出阵阵野兽的低吼声。

  胡小毛看见姐姐被人如此凌辱,眼角几乎迸裂,平生第一次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强大的力量保护家人?猛的扑到黄麻子背上,双手乱打乱抓。黄麻子大怒,挺腰站起,手肘后扬,砰的击中胡小毛的额头。胡小毛眼前金星乱冒,骨碌碌翻身跌倒。黄麻子一把揪住他的衣领,跟着亮出一把匕首,在他眼前比划道:“臭小子,滚开!不然老子生剁了你!”

  胡小毛抬眼瞪着黄麻子,一字字说道:“除非你杀了我,不然别想碰我姐姐!”

  黄麻子心神颤动,居然不敢和他的目光对视,偏头望向一侧。赵来忍不住出声道:“老大,时间宝贵,和这小鬼说那么多废话干嘛?你不上我就上了!”黄麻子定定心神,刚想有所行动,两腿之间忽然被胡小毛的膝盖狠狠一撞,剧痛钻心,大叫一声仰面跌倒,痛昏过去。

  赵来、李小刀大惊,同时跳起。李小刀忙着查看兄弟的伤势,赵来则老实不客气的挥动拳头,迎面痛击胡小毛。胡小毛侧身闪过来拳,不防对手底下飞起一脚,正中小腹,痛得坐倒在地。赵来恶向胆边生,掏出怀中的匕首,咬牙切齿道:“小鬼,你的确有种!”寒光一闪,刺向胡小毛的胸口。

  胡小毛赶忙侧身着地一滚,背上一凉,已被划开一道长长的伤口。

  赵来凶性发作,大步追上,对准胡小毛又是一刀。突然间一片尘砂在面前扬起,跟着眼中刺痛,泪水狂涌而出,再看不见任何事物,不禁惊怒欲狂。一边胡乱舞动手中的匕首,一边大叫:“小鬼,你出来,我要杀了你!”

  胡小毛刚才倒地的时候,暗中抓了一把泥砂在手。他打架经验丰富,明白对付这种对手只宜智取,不能力拼,这下突然撒出泥砂,赵来果然没有防备,被沙土迷住了眼睛。

  李小刀还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忽然听到兄弟放声狂叫,一抬头见赵来拿着匕首乱舞,惊道:“老三,你怎么了?”赵来微微侧过头来,两眼红肿,脸上满是尘砂。李小刀站起身,皱眉道:“你的眼睛……”话未说完,胸口一凉,已被一刀刺中心脏。他做梦都想不到会遭此毒手,口吐血沫,吃力地道:“老三,我是老二啊!”全身精力消散,缓缓跪倒。

  赵来被怒火蒙蔽了心志,杀机盈胸,本能的朝声音来源处挥刀刺去。一刀刺中目标,神智顿时清醒过来,谁知紧跟着听见李小刀临死前的声音,原来竟然弄错了对象,失手杀了自己的兄弟!呆呆站了半响,猛的仰天发出一声恐怖至极的狼嚎,跌跌撞撞的离开现场,不知所踪。

  胡小毛今天是第一次亲眼看见有人被杀,而李小刀死后居然直挺挺的跪在地上,双眼未闭,胸口插着一把淌血的匕首,十分的恐怖。胡小毛肠胃翻涌,哇的弯腰大吐特吐,差点连胆汁都吐了出来。

  “第一次看到有人死在自己面前,心里不太好受吧?”毫无征兆的,耳边突然响起一把浑厚低沉,蓄满力量的声音。

  胡小毛愕然抬头,才发现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身着青衣的大汉。来人身高八尺,虎背熊腰,一双眼眸射出利刃般的寒光,似乎能洞彻人心,又带着几分威严,几分沧桑,大约三十来岁。他静静的站在那里,腰脊如标枪般笔挺,散发着摄人的气势,仿佛千斤重担也不能将他压跨。手臂肌肉如铁,拳头骨节突出,肌肤上还可以看见淡淡的伤痕。衣服袖口缝了一道金边,细看下仿佛一条腾云驾雾的金龙。

  胡小毛忙翻身爬起,必恭必敬地道:“大叔,你……你不是官差吧?”心里七上八下,汗流浃背。

  青衣大汉哈哈笑道:“我不是官差,我是官府的对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胡小毛。”

  青衣大汉点点头,正色道:“我看你有情有义,智勇双全,临危不惧,年纪虽小但很有骨气,是一个可堪造就的人才。我想收你为弟子,让你加入我们帮会,你可愿意?”

  胡小毛惊讶不已,脑筋一转,恍然道:“难道你从头到尾看到了整件事情的经过?”“是的,我刚才正好路过。”青衣大汉坦然承认。胡小毛叫道:“那你为什么不出来制止他们的禽兽行为?如果你早一步出现,就不会有人无缘无故死掉了。”青衣大汉冷酷地道:“象他们这种废物,即使死了一千个又有什么关系?再说,你如果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生死考验,我也不会发现你的潜力,更不会收你为弟子。你跟着我好好学功夫,不出十年,必能在江湖上扬名立万,成为会主倚重的青年才俊!”语气中自信满满,不容人抗拒。

  胡小毛脑中一片混乱,看来这人已经认定自己了,哀叹一声,怯怯地问道:“大叔,你到底是什么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