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决战垓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前锋

决战垓下 走马牛 2085 2019.08.25 22:54

  “只要做到知己知彼,便可百战不殆!”

  “那要如何做到知己知彼呢?”

  “这个……”扈辄眨巴眨巴眼睛,略作思虑后,认真答道:“汉王,孙子曰:难知如阴,动如雷霆。我两国联军合重兵于正面,可作堂堂之阵,层层推进,自当收千军辟易之效。楚贼仓促东逃,意在乘隙渡江而走,稍加侦知其动向后,就能一鼓作气,围而杀之!”

  “那要如何做到侦知其动向呢?”

  “汉王,孙子曰: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今大王整合联军于后,建成侯、灌婴将军率步骑于前,互为依托之余,亦能制敌于转战之间!”

  “那要如何做到制敌于转战之间呢?”

  “汉王,兵法有云,实则虚之,虚则实之……”

  ……

  刘邦听着听着就禁不住打起了哈欠,逐渐体力不支,颓然而坐,连身后众将士也跟着傻眼了,任谁也没想到扈辄这么个水匪头子,居然学富五车,懂得说这么多废话!

  什么老子孙子儿子的,张口就来,且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嘴上说得精彩至极,处处料敌于先,简直堪称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可听起来总是云里雾里,一点儿实际的东西都没有。

  张子房、陈平他们都不敢给老子来这套!

  “你说了这么多,还不是跟没说一样!”不等王上发作,周勃等人先怒斥起来。

  “周将军此言差矣!”扈辄摇了摇头,随即一脸痛心疾首地问道:“请教诸位将军,彭城一役时,若能预先安排好斥候细作,知晓敌情,掌握楚军队列南下的动向,防患于未然,又岂能在一夜之间被突袭得手?

  若当时有人能及时发现联军兵力分散的弱点,以我堂堂六十万大军,何以被区区三万楚军尽灭,其中大多数还是自乱阵脚,由项籍驱赶到河里溺死的,以致睢水为之不能流,太公、王后皆陷于敌手?

  若由我来布置彭城防务,必定亲身赶至周边查勘敌情,一旦发现楚军远来、难以持久的弱点,只需谨守城池,不断派遣兵力上前,消磨敌军意志。有道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待其后援不济、疲饿交加之时,何愁不能大破楚军,擒杀项羽呢?”

  周勃、傅宽他们此刻都不敢再吱声了,看姓扈的这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齐王大人驾到呢。只不过人家韩信是战前就能把一切说得头头是道,而不是他这种事隔两年了,才放出这些厥词,现在汉营的各位心里直后悔,早知道这厮一张臭嘴巴这么能说,刚才就该陪着王上一拥而上,把他往死里削!

  “好一个慷慨豪迈的壮士!”刘邦实在是受不了了,知道再说下去谁也占不到此人的便宜,不想再陪眼前这位博学之人谈下去了,立即高声夸赞道:“既然将军当仁不让,傅宽,这便是你前营的先锋了,哪里有危险就派他去哪里,望你们携手向前,和衷共济,也祝扈辄将军早日遇见项籍主力,一战功成!”

  “唯!”傅宽一脸狞笑着看向扈辄道。

  “唯……”扈辄一脸苦笑着看向傅宽道。

  ……

  令人哭笑不得的一番折腾以后,汉魏联军的将士们终于又开始了新的征程,只是天色渐暗,估计这路也赶不了多远。恐怕到时候还得找地方安营扎砦,然而这些可以休整的人里,并不包括刚刚编入傅宽前营的扈辄和他的喽啰们。

  行军在望不到尽头的旷野上需要很大的耐心,不光是前路漫漫,意外频出,还有后队有可能会跟不上前队行进的速度。夜间行军的问题就更多了,随时随地有迷路和掉队的危险,一般正常的情况下,没人带兵走夜路,当然,其中也不包括之前在刘邦和一众友军将领面前夸下海口的扈辄和他的喽啰们。

  可怜的魏军后营将卒们在傅宽前军的督促下,在漫长的冬夜里跋涉,目力所及,周围尽是灰败之色。

  大概是在营砦里被虐待得狠了,扈辄费尽心思脱离了险地,悠然自得地开始享受起冬日的萧瑟景象,半点沦为炮灰的沮丧也没有。

  牛马拖着辎重如蜗牛一般前进,扈辄驾驭着坐骑在后面慢悠悠地跟上,嘴里哼着家乡的小调,心里想着与主上彭越会合后,怎么再一次消遣身边这个只知上阵杀敌的莽夫。

  当然,如果能找机会睡一觉就更好了。

  不过天大地大,一时半会儿想寻到彭越主力,还真不是件多容易的事情。自家主公跑起来有多快,没人比扈辄更清楚,遑论马上就要夜幕降临了。

  就在踟蹰之际,一骑快马来报,前方发现了主力行军的踪迹,扈辄和傅宽策马赶去,到了现场就一跃而下,蹲在地上仔细地端详过了地上枯萎的野草之后,就开始一脸凝重地讨论起来。

  “照地上的车辙、脚印,还有枯草被轧过的痕迹来看,近期肯定有不下数万的军力经过此地。”

  “不错,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附近应该就有使用过的宿营地,你看,这一带最合适的地点,大致就在那片山坡的背面!”

  两人说着,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就下令联军将士朝山坡走去,当到达预判的地点后,已经是月明星稀。翻过山坡之后,军卒们就找到了一片狼藉的营砦,却不见一个人影,看上去营砦的主人离开得十分匆忙。

  既然发现了目标的踪迹,傅宽下令士卒就着火把,一一清点营砦内残留的灶坑。过了一阵,将士前来禀报,灶坑大致两千左右。

  依照军中常例,设灶一处可供给二三十人的饭食,两千多的灶坑,加上坑灰已冷却多日,应当与彭越主力无关,说明这正是楚军的大致军力。

  看见楚军数量与陈下营砦的情报差不多,联军上下也齐齐放下心来,别看楚军主力仍在,但已然经不起大军的正面一击了。相信楚人自己也是清楚得很,不然何必如此仓促撤离。

  于是傅宽下令,就在楚军营砦休整一夜,明日天明后携三日干粮,加速行军,尽快与魏军主力会合,攻灭楚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