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请叫我睡仙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 土狗

请叫我睡仙人 远逍 2475 2020.06.30 14:32

  小痞子王泽文倚着墙,不屑地看着白叶。

  白叶轻轻叹了口气,知道自己要惹上麻烦了。

  但他们还在校门口,刚刚放学,周围人头攒动,还有保安把守。

  白叶量他也不敢搞什么大动作,于是权当没在意他的存在,自顾自地朝北边走去。

  虽说他装作毫不在意,但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随着急促的步子砰砰跳着。

  他时不时用余光瞄着周围,生怕王泽文带着一队人马冲过来。

  走远了一点以后,他回头观望。王泽文依旧不慌不忙地倚墙站着,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盯着白叶。

  他朝白叶走过来了,身后跟了一条土狗,之前白叶未曾注意到。

  白叶感觉情况不妙加快步子前行,心头一阵慌乱。

  “还不如刚才在校门口了结,那还有保安撑腰。”他心想着越发紧张了。

  他预感到会有一群拿着棍棒的人冲过来,或是从前面哪个转角突然被阴一下。

  但这些并没有发生。

  王泽文只是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那只土狗倒是一颠一颠地跑在了前面。

  土狗摇着尾巴从白叶身边经过,白叶胆战心惊地为它让开了道路。

  正当白叶准备继续前行的时候,那土狗回过身来,正面朝着白叶站着,张着嘴呼哧呼哧地喘着气,露出一口锋利的犬牙。

  白叶向来挺喜欢狗的,但这土狗实在让他不寒而栗。他抬起手示意,一边试图安抚这条狗,一边往旁边蹭过去想绕过它。

  一瞬间,狗猛扑了过来。

  白叶曲臂抵挡,衣袖直接被爪子挠破,胳膊上留下了两道红印。

  他甩下书包,拎着书包带抡起来。

  土狗往后一躲,再度扑了上来。

  白叶来不及再抡,连忙扔了书包,再用胳膊抵挡,被狗一口咬破。

  “啊!”他叫着使劲甩开了狗。旁边路过的几个路人帮忙喝退了土狗。

  只见那土狗一溜烟跑没影了。

  再回头看,王泽文正两手交叉,看着他贱兮兮地笑着。

  路人和几个经过的同学帮白叶稍微清理了下伤口,止住了血。

  “这是附近的一只小流浪狗,平时还挺温和的,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到时候去医院打几针狂犬疫苗,没事。”

  “先回学校拿清水冲一冲,然后去医务室消下毒。”

  “也不知道医务室老师还在不在。”

  “这流浪狗还真是够凶的。”

  众人七嘴八舌。在大家建议下白叶又回到学校医务室做进一步处理。

  稍微得闲以后,他终于想起来了探望刘立昂的事,于是拿出手机。

  十多条夏澄的未接来电。

  “喂!你怎么那么慢,还来不来了,我在这等你半天了急死个人!”电话那头传来夏澄的尖声怒吼。

  “啊,橙大侠息怒,我刚才走路上被狗咬了,现在正在学校处理。我今天应该去不了了,你先去吧。”

  “啊?你可真是个神人。要紧吗?”

  “还好还好哈哈。帮我带个好!”

  “嗯。”夏澄说着把电话挂断了。

  白叶又给好兄弟发短信,问候他一下并解释了事情始末。

  刘立昂很快回短信:“没事,爸爸已经快好了,好儿子自己照顾好自己吧,别和狗打架!”

  白叶父母闻讯急忙赶来,带着他去医院打疫苗,还接种了免疫球蛋白,疼得白叶叫苦连天。

  事情终于安顿下来以后天已经完全黑了。

  “怎么搞的你?你去招那流浪狗干嘛?”老妈问道。

  “要我说,那肯定不是流浪狗,是王泽文带着他家的狗过来咬我。”白叶愤愤地说道,不自觉间把事情原委添油加醋说了一番,但略去了他钻桌子的细节。

  “这不是校园霸凌吗这!”白叶老爸愤然说道,“我这就给你们老师打电话,明天就找学校讨说法去。”

  白叶有点后悔把白天的事告诉父母了,他觉得这有失体面,和同学的个人恩怨应当私自解决,而不是上升到学校出面的层面。

  但他又确实很讨厌这突然冒出来的王泽文,巴不得他赶快被退学,虽然这么做有失风范,但却最为保险有效。

  于是白叶陷入纠结,不再吱声。他等着父母出面解决这麻烦事。

  第二天,父子两人一同来到年级主任办公室。

  里面已经做好了昨晚通知前来的王泽文母子。

  四人相对而坐,年级组长在一旁调解。

  王泽文母子坚称他们家从没养过狗,白叶被狗咬与此事无关。

  年级主任老师介绍了王泽文之前的不幸遭遇和正在康复中的情况,白叶父子表示理解。

  王泽文声称他当时说的“放学等着”只是气话,并不是人身威胁也不是校园霸凌。

  对于白叶受伤,王泽文母子表示同情,并愿意赠送一些营养品,但不是作为被狗咬一事的赔偿。

  冗长的谈话听得白叶头疼,最终只好接受王泽文的道歉,握手言和。

  回到教室的时候早读已经结束了,即将上课。

  白叶利用第一节课把作业抄完了,之后就一直研究他玻璃罐里的小虫子,这也是他昨晚到家后所做的唯一一件事。

  第五节数学课的时候,夏澄终于看不下去了。

  “大哥,你能不能好好听听课,下周就月考了。”她轻声道。

  白叶陶醉地盯着虫子,完全没听见。

  夏澄长吁一口气,拿笔戳了一下白叶的胳膊。

  白叶“嗖”地吸了一大口凉气:“疼啊!”说着撸起袖子给夏澄展示昨天负伤绑上的纱布。

  “这么严重哇?”夏澄惊道,“没事吧?”

  “没事没事,让我看会虫子就好。”

  “你是有多爱虫子?”夏澄摇头,不再管他。

  白叶靠着墙慢慢进入了梦乡,进入了小瓢虫的意识。

  他透过玻璃罐隐约看到扭曲变形的教室,旁边夏澄的脸被拉得宽宽的,看得他一阵好笑。在瓢虫独特的视角下,世界呈现出一种奇幻的斑斓色彩。

  夏澄正认真听着课,完全没在意白叶玻璃罐里的小瓢虫正紧紧盯着自己。

  慢慢地,小瓢虫的视野变得模糊了,像眨眼一样忽明忽暗。

  白叶觉得有点喘不过来气,像是被什么东西闷住,终于眼前一片漆黑,他昏睡了过去。

  “白师兄?醒一醒?”

  “白师兄!”

  他终于迷迷瞪瞪地醒过来,看到教室已经空了,只有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站在面前。

  “哦!师妹啊,是你啊。你怎么来了?”白叶刚问完忽然想起来了,他又忘了让父母签协议书,拍了下脑袋。

  “那个,你签好字了吗?”

  “哎呀,我这就签这就签,代签也没问题的,我代签过很多次了。”说着取出那几份协议书准备阅读。

  “你是拿这个小瓢虫练习的啊,它好像已经死了。”安雪琪说道。

  白叶听了赶紧抬头看他的小罐子,瓢虫果真一动不动了,大概是憋死的,他想起了他之前梦中的艰难喘息。

  “哎,忘了透气,不小心把它憋死了。”

  “师兄你吃饭了吗?”

  “没啊,刚才一觉睡到现在,班里同学都走光了,就剩我一个人。你吃饭了吗?”

  “我也没。”

  “那等我一下,我签好字咱们一起去吃吧,马上。”

  白叶说着终于浏览完了协议书的大致内容,签了一式两份,又模仿老爹笔迹签上监护人签字,这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之后他再翻看下一份,发现签字处竟然已经签上了字。

  他定睛一看,本人签字一栏赫然写着:“王泽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