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商战职场 从2000年开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从2000年开始

兄弟如老酒

  • 都市

    类型
  • 2018.12.03上架
  • 54.04

    完本(字)

5921位书友共同开启《从2000年开始》的都市之旅

堂主黑暗的小丑 舵主破碎的水晶之城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重头再来

从2000年开始 兄弟如老酒 4354 2018.12.03 10:02

  “林枫没死?”

  “嗯,真是命大,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还没死,就是擦伤了点皮。”

  “呵,他是没死,但是他老子却要脱一层皮。”

  “那是,哎!你说林坤那老实巴交的怎么就这么不走运?”

  “是啊!小枫这孩子之前还算争气,你说这次怎么就这么犯糊涂呢?”

  “要不我怎么说咱们这山沟就没有文曲星的命?老老实实出去打工才是正途,读书读多就成了书呆子了。”

  “到了,赶紧去看看。”

  鄂东省与皖北相邻的某个村落,一条蜿蜒的机耕路上聚满了人群。

  机耕路的路边上坐着一个神情麻木的少年,许多人在不远处围着少年指指点点,在少年的身前,一名四十多岁的农村汉子正怒指着少年。

  “你怎么不死......”

  中年汉子随手捡来一根木棍,狠狠的打在少年的背上。

  木棍很快就在将少年的背上打出一条长长的血痕。

  少年一愣,随即转头望着中年男子,茫然错愕的神情变得激动复杂。

  中年汉子脸上浮起一丝挣扎,然后咬了咬牙,手中的棍子继续朝着少年身上抽去。

  不一会儿,一个少女搀扶着一位农村妇女气喘吁吁的跑来。

  妇女望着眼前的画面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哭喊。

  “别打了,别没摔死回头被你打死。”

  这时,那些围观的人们也纷纷上前,按住中年汉子手里的棍子,纷纷劝说着。

  中年汉子犹豫了片刻,然后狠狠的丢掉棍子,佝偻着身躯来到不远处蹲下。

  他从口袋中掏出一盒干瘪的烟盒,拿出一支狠狠的抽着,时不时的伴随着几声剧烈的咳嗽。

  他的脸上布满了皱褶,皱纹中深深的沟壑就好像路外的山沟那样深邃。

  “这日子怎么过啊!”中年汉子望着脚下的山沟无奈道。

  中年妇女快步来到路边,怒视了一眼看起来有些麻木的少年,接着脸上现出一丝不忍。

  打量一番,确认少年是真的没事,中年妇女拂了拂胸口,拉起有些呆滞的少年道:“去撒泡尿!”

  少年楞了楞,然后脸上浮起一丝温暖的微笑。

  “妈!”少年轻声喊道,语气中带着许多感慨。

  妇女楞了楞,脸色逐渐变得柔和。

  “先别说,快去撒尿。”

  ......

  正在这时,从路边爬上一名略显肥胖的中年男子,男子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只是洁白的衬衣此刻有些脏乱,显得有些狼狈。

  他爬上道路气喘吁吁的道:“车子彻底报废了,人应该是从窗户甩了出来,要是不然,没死也会落得个残废。”

  蹲坐在地上的中年汉子听到这句话,眼神即刻变得黯淡。

  他战战巍巍的站起身来,从皱巴巴的烟盒中拿出一支香烟递给刚才山下爬上来的男子。

  “他表叔,车子得好几万吧?”

  刚从山下爬上来的那位男子看了看眼前人手中没有过滤嘴的游泳,犹豫了片刻,然后接过香烟也不点火,夹在耳后。

  “人没事就好,回去再说。”

  说完他望着中年汉子发出一声叹息,转身离去。

  中年汉子楞了楞,随即弯着腰跟了上去。

  人群散尽,中年妇女望着仍旧站在路边发呆的少年,看着他手臂上一道道乌青的伤痕,脸上浮起一丝痛惜。

  “小枫,我们也回去吧!”

  少年犹豫了片刻,然后点了点头。

  突然,他上前一步将妇女搂在怀中。

  “妈。”

  他的声音很轻,但是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妇女身体一僵,有些不习惯的扭动着身躯,但是感觉着儿子有力的怀抱,她逐渐安定下来,脸上犹挂着后怕神情也逐渐淡了几分。

  不大的村子,这样一件大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村落。

  林枫家的母鸡少了一只,去年留下来的猪蹄也炖了黄豆,那些本家的叔伯纷纷闻风而来,将那位穿着白衬衣黑皮鞋的中年男子请到首席坐下。

  “达子,咱们林李两家也算得上的世代亲戚,你看这事闹得,那小子已经被坤子揍了一顿,你就消消气,看这件事情怎么解决吧!”

  那位穿着白衬衣叫做李达的男子顿了顿,然后环顾四周看着身周一张张眼巴巴的脸,叹了口气。

  他从口袋中拿出一包阿诗玛,然后分众散了散。

  点上一支烟,他才眯着眼睛道:“老亲近邻的我都明白,你问问坤子,去年小枫上大学的时候我还借他1000块学费呢。只是大家伙也明白,我那车子才刚买,花了我好几万呢。”

  坐在角落里的林坤神情低落,他颤抖着将手中的阿诗玛拿到鼻子嗅了嗅,然后小心翼翼的夹到耳后。

  听说那车真如传言所说要好几万,众人心情纷纷沉到了谷底。

  在农村一年指望那点药材、茶叶能出几个钱,就是那些外出打工的人一年也不一定能挣到一万块钱。

  林家的那些本家纷纷陷入沉思,这件事不好办啊!

  李达望了望林坤破旧的青砖房,再看了看那些破旧的桌椅,长叹了口气。

  作为全村最有能耐的人,将这屋漏偏逢连夜雨的一大家子逼紧了也算不上个人,再说辛亏林枫没事,万一有事的话谁找谁还说不定呢,想到这里他咬了咬牙。

  “坤子,咱俩从小穿开裆裤长大,我也不唬你,我那车尽管是面包车,但是办齐手续总共花了五万多。”

  说到这里,李达吐了口烟接着道:“小枫开我那车也怪我家崽子,但车毕竟是你家小枫开到山沟去的,你看这样行不行。”

  李达望着林坤道:“你给四万块钱,就算咱们两家花钱长了个教训。”

  林坤埋头抽着闷烟,一言不发。

  旁边一位林家本家媚笑着道:“达子你的确义气,只是你看坤子家这个情况,你叫他哪来的四万块钱给你。”

  李达皱了皱眉头,道:“我也不是逼坤子,你们也知道,上年刚在县城买了套房子,加上买车,花出去十来万,再说在外面的生意也时刻需要资金周转。”

  那位本家思索了片刻后小声问道:“要不,让坤子跟你一起去帮工,欠你的钱从他工资里抵扣?”

  李达摇了摇头,道:“我那是卖东西,要的都是一些小媳妇儿。”

  这时,低头不语的林坤抬起头来,唯唯诺诺的道:“你们那里不是招人写大字报吗?我书虽然没读几年但是毛笔字还可以,要不我去帮你写大字报?”

  那位来作陪的本家也点了点头道:“是啊!坤子的字写得好,达子你将大字报的内容写好叫他抄录,他一准行。”

  李达吸了口烟,犹豫片刻后无奈点了点头。

  “我们那里的工资只有6百,而且还要全国各地跑。”

  “包吃住吗?”

  “包。”

  林坤低头计算着,一个月六百得多长时间能将四万块还清。

  过了许久,他咬了咬牙,扔掉手中快燃到手指的烟蒂,点了点头。

  屋内的人在商量着林枫这次闯祸的后续事宜,此次事件的主人翁却没有理会在堂厅内热闹议论的人们,而是坐在屋前废弃的石磨上发呆。

  正午的烈日有些晒人,但林枫似乎无所察觉。

  他任由炙热的阳光晒在自己身上,也许只有这样,他才会觉得这个世界是真实的。

  蹉跎半生、一事无成,双亲不待,正浑浑噩噩度日时,谁知道命运竟然与自己开了个这么大的玩笑。

  林枫默默的计算着时日,再次确认了这是2000年,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精芒。

  “既然让我重新走一次,那就让我弥补这些遗憾吧!”

  林枫望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画面,在心中坚定自语。

  人生总是充满许多遗憾,不是每一个人都能重头再来。

  屋内的讨论声逐渐转化成喝酒行令,林枫知道这件事已经盖棺定论了。

  上一辈子就是按照这样的流程走的。

  记忆中父亲一走就是三年,欠下的钱也一直到林枫毕业许多年后才逐渐还清。

  遗憾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种下的因。

  当所有人都担心体弱多病的母亲时,谁也不知道看起来身强体壮的父亲因为水土不服最终染上了肺病,竟在数年后率先母亲先行。

  在失去依靠之后,母亲也没有撑上多久就随父亲而去。

  想起当初一家两名大学生的时候是多么的风光,可最终却因为这件事为诱因而导致家破人亡。

  林枫听着屋内的喧嚣声,紧紧握住了拳头。

  身后传来脚步声,林枫从深思中回过神来。

  比自己大一岁的姐姐林丽拿着一个碗递给自己。

  碗里是一只大鸡腿。

  望着眼睛通红欲言欲止的林丽,林枫的心中闪过一丝愧疚。

  从小到大家里只要吃鸡鸡腿永远都会留一只,而多半时候那只鸡腿都被林枫吃掉。

  林丽比自己只大了一岁,但在很小的时候她就明白照顾自己让着自己,这种习惯一直到林枫重生前。

  就像这一次,明明是林枫闯的祸,但林丽却差一点终结了自己的学业。

  想到这里,林枫百感交集。

  “你吃吧!”林枫轻声说道。

  林丽固执的将碗塞到林枫手里,没有说话,赌气的转身离去。

  望着林丽的背影,林枫默默发呆。

  正在这时,耳边传来一道声音。

  “你还有鸡腿吃?”

  林枫转头望去,只见一个穿着牛仔喇叭裤的少年正缓缓朝自己走来,他的脸上明显可以看到新近的伤痕,配着他那愁眉苦脸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滑稽。

  林枫看见这个少年,咧开嘴笑了笑。

  “你还有心情笑。”少年来到林枫身旁蹲下,没好气的道。

  少年名叫李明,林枫从小到大的死党。

  今日就是他偷偷的将他老子李达的车开出来让林枫练练手,结果一不小心就练到山沟里去了。

  李明在林枫身旁坐下,然后深深的叹了口气。

  “你说你在坪地上开得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去了山道就栽沟里去了。”

  林枫脸上泛起一丝苦笑。

  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汽车的人,在经过不到一个小时的练习就开车跑山路,不出事才怪。

  这也不怪林枫,这年头,像林枫这大的孩子有个摩托车,都要坐在上面让人在后面推着试试感觉,更别说能够抵挡开汽车的诱惑。

  李明揉了揉有些乌青的脸颊朝着屋内看了两眼,问道:“商量出来了没有?”

  林枫点了点头,道:“赔你家四万。”

  “四万?”李明深吸了口气。

  “是我愿意给你开的,老李怎能要这么多钱?不行,我得去找他,这事我也有份,你最多只能出一半。”

  林枫制止了李明的举动。

  他脸上的伤还没好呢?可不能让他这个时候去撞枪口。

  而且李明他爸在这件事上算厚道了,要是别人,四万肯定不能解决。

  望着犹自愤愤不已的李明,林枫心中升起一股暖意。

  前世证明李明是一个值得相交的朋友,讲义气的他对林枫有着许多的帮助,只是这种事情不要说李达不同意,就是好强执拗的林坤也不会同意。

  这事,还得另外想办法,只是无论如何,坚决不能让老父亲这把年纪再去奔波了。

  只是怎样凑齐这四万块钱,林枫犯难了。

  借是肯定不行的,不说别的,就林枫与林丽的学费,亲戚之间就借了个遍。

  再过一个多月就要开学了,下半年的学费还没着落,这个时候哪里能弄到四万块钱呢?

  虽说改革开放十多年了,但是在这山区,人们的经济收入仍然很低。

  大多人都是靠着种种药材、茶叶赚取微薄的收入,那些年轻的人会选择去大城市淘金,但更多的是做一些苦力活,像李明他爸爸那样靠着聪明才智闯出一些名堂的更是鳞毛凤角。

  想起李明爸爸的职业,林枫心中突然升起一个计划。

  “你什么时候和你爸出去?”

  李明道:“差不多九月初吧!”

  林枫一看与自己开学的时间差不多,点了点头。

  林枫放下鸡腿凑过脑袋在李明的耳边轻声说着。

  过了许久,林枫说完自己的计划然后抬头望着李明。

  李明不确信的望着林枫道:“这样可以吗?我好歹跟了老李一年,可是知道这门生意不好做的。”

  林枫胸有成竹的点了点头道:“你就放心吧!你想一想,你们会场每每到最后几天卖出跳楼价时是不是货物出得特别快?”

  李明点了点头。

  林枫笑道:“所以我们就要走薄利多销这条路,而且我们还得抓紧时间,夏天都快过去了。”

  李明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

  “好,就这么定,什么时候走。”

  林枫想了想,然后道:“明天一早就出发。”

  李明点了点头,“那我得想个主意跟我老头子请假。”

  望着斗志昂扬的李明,林枫在心中默默道:“应该可以吧!自己明明记得以前有人这样成功过。”

  心中有了计划,心也就安定了不少。

  林枫端起鸡腿闻着这熟悉又陌生的味道,感慨万千。

  李明靠在身后的黄土墙上,从兜里拿出一包红塔山,抽出一支点上,对着天空吐了个烟圈,故作深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