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商战职场 从2000年开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重生的意义(上)

从2000年开始 兄弟如老酒 2365 2018.12.15 09:27

  周六,所有人都自觉的起了个大早。

  林枫将前天购买好的麦片、粮油之类的东西提好,然后对着把玩手机的刘景道:“你给张波的手机打个电话吧,问问怎么还没到。”

  刘景一愣,正准备问号码时,楼底下传来一阵喇叭声。

  众人凑着脑袋望去,只见一辆威猛的越野车停在楼下,张波正站在车头向上挥手。

  “我的乖乖,这个吉普车霸气。”赵有如赞叹道。

  一旁的冯成道:“这哪是吉普,这是陆地巡洋舰,不信你问问刘景。”

  刘景将手中的手机放入口袋,冷声道:“走吧,哪来这么多的废话。”

  宿舍前,陡然出现这样一头洪荒猛兽,自然吸引了许多人都眼球。

  刘景坐上副驾驶,略微打量了一番后,不停催促着慢腾腾的将东西放进后车厢的赵有如与冯成。

  车子启动后,坐在后排的赵有如忍不住的将头凑到前面,好奇的望着张波的操作,并不时的出言询问。

  “你安静一点,这么多问题,人家怎么开车。”心烦气躁的刘景忍不住的训斥道。

  赵有如讪讪笑了笑,不再言语,但是眼光却仍旧停留在张波的手上。

  路途遥远,渐渐的,坐在前排的刘景眯着眼睛睡着,赵有如也在摸清些门道之后意犹未尽的靠坐,林枫看着前面的路牌不停的小声指着路。

  到了中午,他们一行才到达王霜所在的县城,在简单吃完饭之后经过一番打听,得知王霜的家在离县城最偏远的乡镇,来不及停歇,众人马不停蹄的朝着那里赶去。

  开一台越野车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当柏油路走到尽头,步上坑坑洼洼的泥土路时,陆地巡洋舰像一只出笼的猛兽,其优越的性能彻底发挥出来。

  王霜家与林枫家的情况很类似,先是沿着夹山沟走,然后上山。

  只不过机耕路没有修到王霜家门口,他们还得走上几里的山路。

  车子在王霜所在的村部停下,林枫趁着机会去村部旁小卖部里买了包烟。

  与老板简单聊上几句之后,居然得知店老板是王霜的姨父。

  王霜的姨父得知林枫一行是王霜的同学,并探头看了看停在外面的越野车后,他迅速的关掉店门给众人带路。

  王霜很少提及自己家中的情况,众人也只知道他与林枫一样家境贫寒,能够在汉大读书很不容易。

  有了王霜的姨父在,所以他们很快就了解到了王霜的家庭情况。

  王霜是家中的独生子女,在很小的时候他父亲在集体修水库时不幸遇上土地塌方从而遇难。

  母亲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改嫁,一个人含辛茹苦的将王霜培养成大学生。

  由于家中没有个男人,一个农村妇女能够创造多少财富呢?

  所以家中早就债台高筑,甚至比林枫家之前的情况更为艰难。

  山路陡峭难行,除去林枫以外,剩余几个早已气喘吁吁。

  王霜的姨父一边等待一边叹息道:“霜儿那孩子懂事、争气,从小念书就没拿过第二名,本来还想再熬两年就出头了,谁知道这个节骨眼上出现这种状况。”

  林枫一行的心中都有些沉重。

  王霜突然回家的原因是他母亲腿摔成骨折了。

  “我家婆娘早就劝她别驮那重的树,可她就是不信,说趁着下雪之前将树驮下来,好卖掉凑凑明年的学费。”

  王霜的姨父狠狠的抽了口烟,然后接着道:“山里的产出本来就不多,近处山上的树早些年早就砍完卖钱了,只能越砍越远。”

  林枫见王霜姨父手中的烟抽完,连忙又递看一支上去。

  王霜姨父看了看手中的好烟,然后看了眼刚才开车的张波,接着道:“你说再过几年霜儿大学就毕业了,这不好日子就来了吗?人真是个命。”

  他点燃香烟,使劲的抽上一口接着道:“我现在就恨自己没能力帮得到他,我家中要是有余粮,我无论如何也要让霜儿念完大学。”

  翻过一座山岗,王霜的家到了。

  那是一个独户人家,墙面是农村常见的黄泥砖砌成,只是时代久远,满是斑驳痕迹。

  屋顶上铺设的茅草散发出一股糜烂的气息,几个小小的木窗上订着的尼龙纸破了几个洞,用硬纸板遮住,但不知能不能阻挡住寒冬的劲风。

  屋内收拾得很利落,但仍旧有一股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让所有人的心情都愈发沉重。

  王霜姨父一走进门就对着屋内一个不停忙碌的妇女道:“霜儿的同学来了,你赶紧倒茶。”

  说完他转身对着林枫等人道:“这是我屋里头。”

  林枫等人道:“小姨好,然后将手中物品递到对方手上。”

  屋内传来一道声音:“柜子里有瓜子,你帮着炒一下。”

  王霜小姨笑着道:“霜儿上山去了,那是霜儿的妈妈。”

  林枫等人在王霜小姨的带领下来到王霜妈妈的房间。

  房间内很简陋,一张简易的木床,两只放谷子的木柜。

  木床上躺着一个瘦小的妇女,正满脸微笑的望向林枫们。

  王霜妈妈的年纪应该与林枫妈妈王桂花的年纪差不多,但是看起来却苍老多了。

  她的脚上绑着厚厚的石膏,但在望见林枫等人进门后,连忙挣扎着坐起身来,有些忐忑的道:“家中来这么多好客,我这没用的人却不能招呼。”

  说完她吩咐王霜的姨父道:“他姨父,你帮我捉一只鸡。”

  林枫等人连忙道:“不用不用。”

  劝说王霜的妈妈躺下后,他们沉默的走出了屋。

  刚来来到堂屋,林枫就望见对面的田垄上出现了一道身影。

  林枫连忙来到门外,只见身材瘦小的王霜驮着一截比自己看起来更粗壮的大树,正战战巍巍的走来。

  林枫赶紧迎了上去。

  王霜看见林枫有些意外,正准备开口,却不小心卸掉了憋住的那股气,瘦弱的身躯抖得更厉害了。

  在林枫的帮助下,王霜将大树搭在一处岸上用驼树用的树叉衬住。

  “疯子,你怎么来啦?”王霜大口的喘了口气,惊讶的道。

  林枫指了指也纷纷走到门口的张波等人,道:“我们都来了。”

  望着那些熟悉的身影,王霜的脸上现出一阵感激、愧疚。

  “对不起。”

  林枫笑着道:“对不起啥呀!”

  说完他催促王霜起开,自己来驮树。

  “好重,还是我来吧!”王霜急着道。

  林枫不由分说的将王霜支开,然后将树驮了起来。

  树刚一上肩,沉重的重量差点让林枫脚下一软,辛亏林枫平常在家没少干这种活,不然还真扛不起。

  王霜在前面走着,林枫缓缓扛着树跟在身后。

  他不知道身材瘦弱的小眼镜是怎样将这截将近两百斤的树,从据说是几公里之外的山上扛下来的,更难以想象,此刻正躺在床上,比王霜更瘦弱的年迈女子是怎样日不一日的重复这种艰辛。

  林枫想到了自己的父母,想起了许多在贫穷面前挣扎,最后却不得不认命的人。

  然后他觉得眼睛有些酸楚,视线不自觉的被某种液体所模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