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商战职场 从2000年开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生活需要仪式感

从2000年开始 兄弟如老酒 2189 2018.12.29 17:10

  太阳从厚厚的云层中挣脱出,细雨散去,浓雾渐淡。

  但,美丽的风景早已刻画在脑海,留人念想。

  发到魔都的邮件石沉大海,让这久阴初晴的天气多了一丝遗憾。

  人生际遇就是这样,错过的,你就错过了。

  有得有失,有收获有遗憾,这才是完整的人生,生活仍得继续,仪式感不得缺失。

  林枫们寝室召开了今年的第一次大会。

  作为寝室内非建筑学院的编外人员,王霜负责记录这一严肃时刻。

  号召人是刘景。

  一年一度的校园春季运动大会即将召开,身为建筑学院二年级某班体育委员的贤内助,这件事情必须得上纲上线。

  至于班级文件前面那些关于什么强健体魄、拼搏进取的高层面的内容被刘景直接忽略,他的要求很明确,言简意核、简单直接。

  “兄弟们,你们看着办吧。”

  刘景给每人散上一支烟,语气不容置疑。

  “老赵,别的球你玩不了,铅球你总成吧!”

  “冯成,4×100 米接力你算一个,你这段时间爬山多,体力好。”

  “疯子,5000米长跑非你莫属了,去年去小眼镜家你连气都不喘。”

  “张波......张波算了,就他那体格,到时候当个拉拉队员吧!”

  望着刘景招呼都不打一个,就直接分摊任务,这段时间对他怨言最大的赵有如不干了。

  “凭什么我们都有任务,就你在这指手画脚。”

  刘景白了赵有如一眼道:“老赵,这里面就数我的任务最重,你想想啊,系里那么多的项目,每一项都要预先进行选拔,这工作量大不大,你说马畅一个丫头能忙得过来嘛,大家都是兄弟,这关键的时刻你们可不能掉链子,咱们要踊跃参加,争取在系里脱颖而出,为班级为学院赢得荣誉。”

  刘景接着殷勤的帮赵有如点上火,笑着道:“当然,说一些精神层次比较高的东西你也不理解,这样吧,大家都看在我的面子上,尽量每人都报上一项。真要是你们能够代表学院参加比赛,咱们班上不是也有光嘛。”

  赵有如吐了一口烟圈,道:“你泡妞,大家陪着出力,有这个理吗?”

  刘景脸上浮出一丝不悦:“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冯成在一旁跟着打趣道:“你吃肉,咱们连汤都喝不着,我们不干。”

  刘景怒其不争的站起来道:“你们就不能有一点集体荣誉感?”

  赵有如不屑的笑道:“你一个人脱离团队脱单,什么时候有寝室集体责任感了。”

  刘景一愣,正准备反驳,林枫笑着上前拍了拍刘景的肩膀道:“别提那些远大空的东西,来实际点吧。”

  刘景疑惑的道:“什么实际的?”

  冯成笑着上前勾着刘景的脖子道:“咱们为了你巴结马畅,这又是出人又是出力的,你就不表示表示?”

  赵有如也笑着从另一边搭上刘景的脖子。

  “你这段时间无视我们的感受,一波又一波的刺激我们的幼小心灵,难道你不应该补偿补偿?”

  刘景一怔,随即面露苦笑。

  “今晚前街老地方,我请大家搓一顿这总可以了吧!”

  赵有如嘿嘿笑了笑:“我们今天要喝白云边。”

  刘景咬了咬牙,道:“行,但是选拔赛的时候大家可要卖力的折腾。”

  赵有如哈哈笑道:“放心,酒喝到位了我这一百多斤肉就是你的了。”

  刘景嫌弃的道:“去去去,别在这膈应,影响我胃口。”

  经过一番博弈,双方皆大欢喜。

  早就对刘景意见颇深的赵有如道:“今晚咱们可得使劲的喝,不让他大出血咱们就不回来。”

  冯成笑着道:“就你那酒量吓不住人,小眼镜,今天你敞开量喝,反正有金主付账,咱不用为他省钱。”

  望着大家一幅同仇敌忾的样子,刘景自己倒被逗乐了。

  “小眼镜,你们金融学院准备得怎么样,你有没有报上一两项。”

  王霜点了点头。

  “5000米长跑与400米短跑我都报了。”

  赵有如惊奇的道:“哟,不错嘛,你一个人报两项?这下好了,陪练都有了。”

  王霜抓了抓头发,笑着道:“我们班上大多是女生,男生少,所以出力的事情肯定是男生多做。”

  众人神情一滞。

  在建筑学院的学生面前说他们女生多,你这怕是想拉仇恨吧。

  风向须臾间转向。

  “小眼镜最近太嚣张了,咱们几个今晚灌倒他。”赵有如率先宣战,不出意外,冯成跟着起哄,众人闹作一团,气氛融洽。

  林枫看着眼前的画面,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一个都不少,这些意义逐渐冲淡了近日来工作上带来的那股挫败感。

  正当大家摩拳擦掌的准备晚上出去吃大户时,林枫的手机响起。

  拿出一看,是家中打来的电话。

  林枫来到走廊接听。

  “小枫,你赶紧回来一趟。”电话那头传来母亲王桂花焦急的声音。

  林枫陡然打了个惊颤。

  “怎么了?”

  家中今年在忙着做房子,不会是出了什么安全事故吧!

  王桂花在电话那头哭哭啼啼的道:“你爸和你小叔在家干了一仗,手都打断了。”

  “什么?”林枫惊讶的道。

  他们兄弟两个怎么会干上呢?这都是什么事啊,林枫满头黑线。

  平日里嘴巴利索的王桂花在电话中光顾着哭,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林枫只好打通了李明的电话。

  李明刚好在县城的家中,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林枫无奈的叹了口气,与刘景他们告了声罪,接着给辅导员发了个请假信息,然后急匆匆的朝着车站赶去。

  坐上回县城的车,到达时已是晚上,李明早早的在汽车站等候。

  “没多大事,我都打听清楚了,你爸和你小叔为了砍你屋后的那棵大松树吵了几句,也许是有些激动,两人推搡了几下,结果你爸脚下没站稳,手臂摔脱臼了。”

  林枫闻言,心中松了口气。

  晚上林枫无心喝酒,两人随便吃了点便匆匆睡去。

  第二天一早,两人就坐上了回家的班车,兜兜转转,在快到中午时才回到家。

  “你家的房子拆了,现在住在前面田里的棚中。”李明指着田垄的一处茅草棚道。

  林枫点了点头,连忙顺着田埂朝着茅草棚走去。

  走近茅棚,老远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大笑声。

  林枫推开屋门。

  只见他老子林坤与他小叔林顺正坐在桌子旁大笑喝着小酒,他老娘王桂花正在不断的往桌子上端着下酒菜。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他俩刚干仗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