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水泡武侠短篇

水泡武侠短篇

水泡.QD

  • 武侠

    类型
  • 2002.07.15上架
  • 1.83

    连载(字)

9877位书友共同开启《水泡武侠短篇》的武侠之旅

见习破坏分子副 见习尺余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碎梦

水泡武侠短篇 水泡.QD 4265 2003.04.20 10:31

    水泡独自走在官道上,扛着那柄松纹古剑,时间是初秋时分,天气已经开始渐渐凉了。之所以要扛着剑是因为它太长太重了,水泡曾试着挂在腰间,剑鞘直接拖到地上,而且很不老实地企图弄断水泡的腰带。如果绑在背上的话,它又轻佻地随着水泡的脚步敲打他的臀部。剑的一系列恶习令水泡非常不高兴,五百多岁的年龄且相貌端庄朴素,原以为它是一把值得尊敬的剑,实际上却是道貌岸然,水泡第一次对事物本质和表象的关系有了初步的认识,尽管这种认识还停留在非常的肤浅的阶段。最后水泡决定扛着剑,就象扛着一把锄头或是扛着一把铲子似的,“你这是自作自受。”水泡非常鄙夷地教训了那柄剑一顿,在水泡看来,尊重应该是相互的。水泡把自己那个小小的包裹和装水的葫芦一股脑绑在剑鞘上作为对它的惩罚,然后他便扛着剑大踏步地向前走去,边走边想着林教头风雪山神庙的情形,心中很有些得意。

  我觉得有必要在这里做一些解释,很多听过我说故事的客官都知道细柳镇的水泡,他是一个捕快,用一把非常别致的弯刀。但是这个扛剑的水泡不是捕快也不住在细柳镇,他是青城山上的一个小道士,他们两人之间并没有任何的联系。这个世界很大,大到没有完全一模一样的两个人,但这并不妨碍人们说一样的话干一样的事叫一样的名字。至少现在有三个人叫水泡,细柳镇的小捕快水泡、青城山的小道士水泡,还有我这个讲故事的水泡,实际上我认识很多叫水泡的人,少林寺的小和尚水泡,魔教的小长老水泡等等。注意,每一个水泡我都用了一个“小”字,这是因为他们都很年轻,就象我一样。如果二、三十年以后,他们要是还活着的话,我要是还在说故事的话,客官们要是还想听故事的话,就可能会听到一些关于细柳镇老捕快水泡、少林寺老和尚水泡的故事。

  对不起,我把故事岔远了,还是回到那个青城山小道士水泡的身上。时间是在初秋时分,小道士水泡扛着他的松纹古剑走在路上,天气已经渐渐凉了,但是水泡的脸却散发着热气,红红的象只挂在街上的喜庆灯笼。一个人脸红除去害羞以外还有两种可能,一是他经过了剧烈或是长时间的运动,二是他很兴奋。窃以为关老爷那张红脸是一种病态,一年四季甚至夜读《春秋》的时候脸都是红彤彤的,唯一的解释是他的汗腺非常的差,热气由于无法排散而集中在了脸部。而水泡走了很长的路,他也很兴奋。

  水泡是个小道士。青城山碧云观的老道士把水泡从路上拣回来的时候,认为这孩子很有道缘,将来一定是个杰出的道士。如果不是因为碧云观破落得连香火都没有,还要靠砍柴来换些日常口粮的话,老道士一定能攒些钱娶妻生子,现在他只好把那份热情全都留给了水泡。

  水泡童年全然不把心思放在道德、南华、文始这些经书上,除了上蹿下跳还经常溜到镇上去听人说书,令老道士非常的头痛。最后他只好采取一些强制手段硬逼着水泡读经书。被绳子固定在椅子上的水泡非常地不满意,他吵吵嚷嚷并拒绝念经,老道士敞开衣襟浑身是汗地坐在椅子上喘气,刚才的暴力行动对他的伤害要比那个小家伙更加厉害。“咄,你这小子真是无法无天。”不过看到象个粽子似的水泡,老道士的心肠又软了,他好言好语道:“念经是为了侍奉真君。”“为什么要侍奉什么真君,我又不认识他。”水泡立刻回嘴说。“傻孩子,真君掌管世间万物,你做善事他就喜欢你,你就能过上好日子,否则他就会罚你,让鬼抓了你去。”老道士觉得吓唬吓唬孩子效果会好些,水泡脸上果然露出一丝害怕神色,不过仍然强自道:“那么真君一定不喜欢你,让你天天喝稀饭饿肚子。”老道士心中一酸,不过还是说道:“真君知道我们心诚,将来可以让我们长生不老。”显然长生不老还没有刚才的鬼更有说服力,水泡马上嚷道:“长生不老又有什么好的。”“长生不老当然……”老道士突然想到自己即使长生不老,仍要天天砍柴喝稀饭,还要被这么一个小浑蛋折磨,立刻感到了无生趣,于是叹了口气,从此再也没有让水泡念什么经书。

  那柄松纹古剑是在碧云观的后院里找到的,水泡帮着老道士在后园开荒地种些蔬菜,刨地的时候他们发现了一个铁盒,两人费尽气力都抬不动它,于是就地打开,里面除了古剑以外还有一本青城剑谱。老道士对此全然不感兴趣,他只关心这些玩艺是否能换些银两贴补家用,而水泡却如获至宝。镇上的说书先生常说些武林典故,每每听到那些笑傲江湖英雄美人的故事,碧云观的小道士便兴奋不已,什么长生不老什么神仙天宫,怎比得上江湖豪侠弹剑高歌。水泡捧着那本破旧的青城剑谱,仿佛明白了自己的命运。这年,小道士水泡十一岁。

  走进洛阳城的水泡就象走进大观园的姥姥,所有的事物都是崭新的,他二十一岁了,除了青城山下的小镇从来没有去过任何地方。面对人来人往的大街小道士有过霎那间的胆怯,但是一想到他的未来水泡立刻挺起了胸膛。去洛阳,找一个名叫天骄的剑客,打败他就可以成为武林中的第一人,就可以永远的笑傲江湖。

  那柄轻浮的、为老不尊的古剑又在人群中恢复了活力。虽然有一只臭包裹和一只臭葫芦死命地贴在它身上,但它还是在人群中东摸西碰,就在水泡转弯拐进另一条大街的时候,它很随意地打掉了一个路人的帽子。那人生气地拣起帽子,古剑装做无辜的样子左右四看,那人却箭步追了上来,口中骂骂咧咧的一把抓住了剑鞘。水泡好奇地回过头,路人在第一时刻发现撞掉他帽子的不是一根扁担而是一把巨大的剑,他有些脸色发青,等到那个小道士回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时,路人终于压制不住恐惧跌跌撞撞地迅速跑开。古剑鄙夷地看着那个胆小鬼远去的背影还想大骂两句时,一头雾水的小道士扛着它走开了。

  武林第一,笑傲江湖,然后还会有什么呢?水泡兴奋地想象着自己的未来。按照说书先生的那些故事,武林第一的大侠会被荐为盟主,统领江湖豪杰,没有钱怎么办?没关系,人家会送来的,反正也不是白拿别人的,我会替他们主持正义消灭江湖宵小反派黑帮。然后呢?然后就会有很多侠女仰慕我,以身相许,不过我只会爱一个我最喜欢的人,和她双宿双fei,过着神仙般的快乐日子……水泡突然想到了一个穿着绿裙子的女孩子,正拿着弹弓打小鸟,她笑得时候特别的可爱,眼睛就象一对月牙儿。

  小静第一次见到水泡的时候他正舞着那柄为老不尊的古剑,不过当时它还没有暴露出本性。开始几年水泡根本举不起那柄巨剑,他给自己削了把木剑,照着剑谱练了五年,等到那些招式已经滚瓜烂熟的时候,他才开始小心翼翼地挥动那柄巨剑,直到剑在他手中就根玩似的。但是因为天天喝稀饭的缘故,水泡老也长不成粗壮的样子,小鸡般的身材挥舞着一柄吓人的长剑实在是不伦不类。小静就是因为看到这情形才忍不住“嘻嘻”地笑出声来,水泡险些削去自己的半个脑壳。

  小静是山上猎户的女儿,时常出来用弹弓打鸟用陷阱逮兔子,然后便时常来看水泡练剑。先前水泡死活不肯,只要看到绿裙子一闪立刻收剑走人,后来吃了几次人家的兔肉也就不好意思这般绝情了。小静说别的小道士整天念经,你整天在那把剑舞啊舞啊的,怪不得你们观里连点香火也没有。水泡撇撇嘴,将来我是要做武林盟主的,那时候我一个眼神,立刻有人替我修十个八个道观,甚至把青城山上造满道观。说着狼吞虎咽地把一只烤麻雀塞进嘴里,小静在一边“咯咯”地笑着。

  下山的时候,老道士对水泡千叮咛万嘱咐,打不过人家早点回来,这个碧云观迟早都是你的。水泡心不在焉地应着,然后看到山路上绿群子飞快地飘下来,一包炸得喷香的麻雀塞在了小道士的手里。水泡忽然想起小静的脸红彤彤的,特别的好看。

  等到做了武林盟主,就在洛阳城里修个最大的道观,把师傅接来住。小静和她爸爸也是要接来的……水泡皱着眉,寻思着用什么样的名义和方式接纳小静的时候,脚尖突然撞到了台阶上,他抬起头看到八盏红红的大灯笼,这便是天骄的家么?

  天骄总是在后花园和人比武的,沿着小路爬上半天,一处三面绝壁的山崖才是他的后花园。天骄最近很烦,因为一直有人找他比武,谁都想做这武林第一的剑客,除了天骄。天骄一度想把这顶帽子禅让给谁,可是没人接,皇帝可以禅让,天下第一怎么可以禅让?第一就是第一,第二就是第二,不打败第一就永远是第二。那群剑客来了,要管吃管住,赢了他还得说你的武功不错很有天赋,再过三、四年我一定不是你的对手,于是他们欣欣然地走了,三、四年是等不到的,心急的三、四个月又来找你了。天骄是君子,是剑客,是天下第一,所以他很烦。

  天骄五岁开始练武,练了整整三十年,他是个练武的奇才,还有三十年的功力和经验,所以那个只学了十年剑法的青城山小道士绝对不是天骄的对手,除了水泡人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天骄还是彬彬有礼地把小道士请到了后花园。一块来的还有两个武林的前辈,做比武的公证,不过他们并不够公正,私下里正打赌小道士能否撑过十招。

  水泡神情激动地去拔他的剑,古剑显然被天骄的气势吓坏了胆,死命地缩在剑鞘中不肯出来,水泡的脸涨得通红。“别急,慢慢来,你的剑很特殊啊。”天骄在一边很有风度道。水泡感激地看了一眼天骄,吸气,拔剑,剑似一潭秋水,两个旁观的老头愣了愣,飞快地交头接耳。

  水泡出剑,大开大阖,排山倒海般向天骄涌去,天骄立刻象汪洋中的小舟,在暴风雨中挣扎。水泡已经完全没有了思想,只有意识在剑风中流淌:…剑客…天下第一…武林盟主…青城山遍山的道观…老道士的笑脸…侠女们的环绕,还有小静……“叮当”的一声,一柄剑飞上了半空,然后直朝绝壁坠落,天骄理理散乱的头发,剑已入鞘。水泡有些痴痴地看着自己空空的双手,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我的未来?

  天骄干咳了一声,想要劝慰一下那个伤心的年轻人,但是看着小道士的神情,天骄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转身离开了他的后花园。

  只有那两个武林前辈一脸惋惜的神色,“可惜啊,可惜。”“是啊,多好的一柄古剑。”

  有关这场比武的另外一种说法是,天骄和水泡来到了后花园,青城山小道士激动地舞着剑向天骄冲去,但是他太激动了,以致于被一块凸出地面的石头绊了一跤,那把古剑直接飞出了绝壁,在比武还没开始的时候就输了。这样的说法未必不可信,因为水泡的轻功很差,照着剑谱可以练剑,但是没法练轻功。虽然两种说法的结局都是一样的,那个青城山的小道士水泡输了,但是我个人却更接受第一种说法。因为小道士离开了天骄的府第就直接回了青城山,并没有再去打造一柄剑挑战天骄。

  关于水泡回到青城山碧云观以后的事情我就不那么清楚了,是不是继续做他的道士,有没有娶那个穿绿裙子的姑娘。反正青城山小道士水泡的梦已经结束了,他的未来才刚刚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