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零五章 发现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8531 2005.10.17 12:20

    

  李明一屁股坐在地上,心中的沮丧和恐惧混杂在一起,让他变得全身无力。

  林珑急忙跑到他身边,轻轻的将他扶上马车,给他倒了一杯龙井,并在他的脑袋上轻轻的揉捏着,无声的等待着他的平静。

  从李明在大树上刻画记号起,林珑就发现了事情的异常,因此,当她发现他们狂奔了一个多小时后,那个记号依然还在他们旁边时,给她的感觉也是极度恐惧的,不过看到李明那个样子,她又极力忍住自己心头的不适,强迫自己振作了起来,将李明搀扶进车厢,她知道,林明是他们这些人的主心骨,如果他垮下来了,那么这一队人也许就永远走不出去了,从刚才飞驰这一个小时后情况来看,要想走出这片森林,恐怕不会太容易了。

  李明这个时候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知识范围,让他手足无措起来,此时此刻,他感到自己是如此渺小,如此无能。

  过了很长时间,他才在林珑那无声的安慰中平静了下来,并开始考虑如何去面对眼前的困境。

  很明显,他们绝对不能在这里等死,但是,盲目的乱闯肯定也是无济于事的,从刚才的情况来看,似乎一切都已经超出了李明的认知,因此,依照常理来解决问题显然是行不通的。

  想到这里,猛然站起身来,跳下马车后四处观察了一下,然后腾身而起,朝着大路旁边的一棵大树上跳了上去。

  然而,就在李明快要超出树冠的遮掩时,一股迷雾出现在他的面前,将他的视线彻底的阻挡了,甚至于他将手掌放在眼前都看不清楚,眼前的一切,仿佛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一样,浓雾突然之间就出现了。

  李明心中虽然一阵惊慌,但在这个时候他却不能被眼前的景象所迷惑了,刚才自己明明看到那棵大树的树冠救灾不远处的,因此,虽然此时什么都看不见,可是大致的方向他还是能够看得清楚地,因此,他在迷雾中一个跟斗,朝着刚才看到了那棵树冠上面跳了过去。

  然而,李明并没有如愿的落到树冠上,就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虚幻的景象一般,此刻全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按照李明的轻功,在半空中转向跳到不远处的树冠上,应该是轻而易举的,可是,此时却并不是那么回事,李明好像根本就没有碰到任何东西,身形就急剧的下坠了下去。

  李明极力的控制着体内内息的流动,想要降低下坠的速度,但是,好像此时他的轻功已经完全失去了作用,在地心引力的吸引下,他正像一颗陨石一般的向着地面砸下去。

  李明心中不由得大骇,按照他刚才跳跃的高度,这么坠落下去的话,纵然他有雄厚的内力,却依然免不了被摔成肉酱,而此时他的轻功又不能正常使用,难道今天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丧生到这里吗?

  突然,他眼前的迷雾一下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茂密的森林、昏暗的林间大道、大道中的亲卫队等熟悉的景象又重新出现在他的眼中,这种巨大的视觉反差让他顿时感到头晕目眩,不由自主地便闭上了眼睛,与此同时,刚才已经丧失了的轻功又重新出现在他的身上,让他不由自主地发挥出最大的功力,来抵消刚才在空中那巨大的下坠之力。

  双脚轻轻一踏地,李明轻飘飘的落了下来,丝毫没有他想象中的那种流行坠地般的情况发生。他睁开眼睛,惊异的望了望自己脚下的土地,又悄悄的掐了掐自己的大腿,这才确信眼前的一切并不是什么幻境。

  迎着林珑的那惊讶的目光,李明来不及做任何解释,他只是问道:“珑儿,你的内伤恢复得怎么样了?现在能不能施展轻功?”林珑的武功远高于他,如果让她跳的话,或许能够看清楚头顶的事情吧。

  在得到林珑肯定的答复后,李明便悄悄地将刚才的自己所经历的事情对她说了一遍,然后让她尽力的向上跳动,看看能不能看清楚森林上访究竟有什么异常的情况。

  林珑微微的点了点头,伸手拔出李明腰间的依天宝剑,然后清叱一声,飞一般的冲了上去。

  转眼间,林珑的身影就在李明的眼中变成了一个小黑点,然后,在空中快速的向着刚才李明提到的那棵树冠接近着,李明的心不由得一下便揪紧了,刚才他就是在这个地方碰到那漫天的迷雾的,不知道林珑会不会也同自己一样呢?刚才下来之后急于想知道林珑上去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因此他并没有询问林珑在地是有没有碰上迷雾,不过现在似乎已经不需要询问了,因为马上他就可以亲眼看到了。

  林珑的身影突然便消失了,就好像她刚才根本就没有在空中一样,突然就消失在李明的眼中了,这让李明下了一大跳,不由自主地,他便要朝上面跳过去。

  但是一只在他旁边的甲一即使的阻止了他,并对他解释道:“主人不用惊慌,刚才您也是这样的,当时都把我们吓坏了,教官当时就要上去找您,不过很快您就又重新出现了,所以,您不用着急......看!教官出现了。”

  果然,刚才在空中莫名其妙消失的林珑突然便出现在距离李明不愿的半空中,很显然的,林珑现在的感觉同李明刚才一样,也是极力的施展轻功,想要向上拔起,可是在李明看来,她的下坠速度并不快,完全就是正常施展轻功时的情景,同刚才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终于,林珑轻飘飘的落到了李明面前,而这个地方,正好是林珑离开的地点,甚至连一点的偏差都没有,这在李明的心中又增添了一些怪异。正常情况下,无论一个人的轻功多么高明,他在落地的时候都不可能分毫不差的落到他起跳的那一点上,但眼前,林珑却做到了这一点,这让李明怎能感到不吃惊呢?

  林珑也是闭着眼睛下来的,这同李明一样,所以,在睁看眼睛看到自己无恙时,她不由得惊叫了起来。

  李明急忙上去扶住了她,关切地问起她刚才的所见所闻,惊魂未定的林珑断断续续的将她的遭遇讲述了出来,没想到,居然同李明一抹一样!

  这一下李明可要彻底崩溃了,原来以为出现这种现象,是由于他的轻工太低的缘故,却没想到,轻功如此高明的林珑也没有能够跳出这个树林。眼前的迷雾究竟是怎么出现的,李明毫无所知,眼前他只知道,他们这些人想要顺利地走出这个林子,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但林珑稍稍的稳定了一下情绪之后,李明命令众亲卫原地休息,然后他同林珑一起重新跳上了马车。

  马车内的雷达屏幕上,依然是一片空白,似乎没有任何异常的情况出现,但此时此刻李明的心中,倒真的希望李嵩的追兵能突然出现,他宁可面对千军万马,也不愿像眼前这样,连身处何地都不清楚。

  “珑儿,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鬼神吗?”李明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因此他的思维方式同其他人并不一样,如果征求一下林珑,是不是有更好的解决方法呢?想到这一点的李明也开始平静下来,并准备耐心的同林珑交谈一下了。

  林珑在喝了一杯茶之后已经完全平静了下来,她坐在那里似乎在考虑着什么,以至于连李明的询问都没有听到。看到她这个样子,李明的心中似乎升起了一线希望,他停止了询问,静静的等着林珑,祈望她能够有什么切实有效的方法。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两个人都没有吭声,在目前没有找到事情根源之前,说什么都是无济于事的,因此,李明虽然很急,却还能够忍受眼前沉闷的气氛。

  无意中,他的眼睛朝着车窗外面看了一眼,犹如雷击一般,使他彻底的惊呆在那里了。

  突然,他推开车门再次跳了下去,站在道路中间,仔细的抬头观望了起来。看到他的举动,静坐在马车周围的亲卫队员们也不由得向天上看去,以至于一个个都被刺眼的日光晃花了眼睛。

  太阳!是的,就是太阳!李明发现了太阳的异常。

  他们是在太阳已经升起之后才出发的,按照李明的估计,最开始他们奔驰了大概有五个小时,在发现事情异常之后又跑了一个多小时,然后调查了一个多小时,刚才在从空中落下之后,他们又在车里面坐了一个多小时,因此前后加起来,此时距离他们出发时已经有将近八个多小时了,正常情况下,此时的太阳应该是将要西下了,但是现在,太阳依然高高的挂在他们的头顶,就同他们刚刚发现异常的时候是一样的,难道,地球也停止转动了吗?

  这个念头在李明的心中一闪而过,让他本来就已经快要崩溃的心情更加烦躁了,活了二十多年了,还是第一次碰上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当初将他传送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多的疑惑,可今天,世上所有的问题好像都跑到他这里报到来了。种种疑惑,种种不合理的现象,简直让李明都快要发疯了,不由自主地,他手捧脑袋蹲在了地下。

  而那些亲卫队员们,也都意识到他们遇上了天大的麻烦,要不然,他们一向敬若神明的主人不会这么手足无措,但是,他们都坐在那里一声也没吭,脸上也没有露出一丝的惊慌,在他们的心中,他们都是为主人而活着的,不仅仅李明是他们的主人,也不仅仅是李明救了他们灾区所有人的命,最主要的,使他们早已经将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李明,都交给了一个值得他们托付生命的主人。

  突然,李明跳了起来,并快速的冲进了旁边的森林,在微微一愣之后,甲一立即点了五百亲卫跟随着自己,朝着李明进入的方向追赶了下去。

  李明跑进了阴暗的森林中,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在这里,他发现了一个非常不正常的现象。

  在一般的原始森林中,纵然是高大茂密的树冠将阳光完全的阻挡在林子外面,却依然会有不少顽强的灌木丛和苔藓之类的植物在树丛中生存,在有些地方甚至生长得非常茂密,可是眼前,在这座阴暗潮湿的密林中,居然没有一丛灌木,也没有一丝的苔藓,森里的地面上,除了铺满地上那厚厚的陈年落叶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东西了,而且,在这座森林中,李明居然没有听到任何鸟类的叫声,也没有看到任何动物的足迹,就好像眼前他们所停留的这座森林完全没有任何生机。

  这种情况虽然可能早就存在了,但一直急于赶路的李明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直到此刻,他才发现这种异常,呆在这种森林里面,不由得让他感到有一些毛骨悚然。

  看到甲一跟了过来,李明并没有说什么,此时的他,完全被一种悲观和恐惧的情绪所主宰,根本就提不起兴趣来说什么话。

  甲一他们也没说什么,他只是指挥着亲卫队员们分散开来,将李明围在了阵势的中间。

  李明苦笑了一下,对着甲一摇了摇头。他不明白,在这样的情况下,甲一还有什么必要对自己采取这么严密的防护措施,很显然的,如果走不出去,他们这些人就有可能饿死在这里,刚才李明也观察了,周围除了高大的乔木之外,就没有任何可以食用的动植物了。

  叹了一口气,李明靠着一棵树干缓缓的作了下来,伸手在地上无聊的划拉着,将地上即将腐烂的落叶拨拉的四处飞扬,猛然,他的手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

  他一下便跳了起来,同时高声命令甲一他们过来,在刚才他坐的那个地方挖掘了起来。

  虽然他们没有趁手的工具,但地上的腐叶层非常松软,因此很快的就让李明看到了那是什么东西。

  一根手骨,出现在李明的面前,在着昏暗的密林中显得那么诡异,让李明背上的冷汗也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望着属下请示的眼神,他咬了咬牙,下达了继续挖掘的命令。不大的功夫,这句骸骨便出现在李明的面前。

  这是一句非常完整的骸骨,从骨架上看,这个人生前长得一定非常威猛,身高应该在一米八零以上,这在这个时代绝对是一个高大的人了,这让李明对他的身份产生了兴趣。

  在甲一他们的继续挖掘下,密林中很快就出现了一个深坑,在深坑的底部,挖掘的亲卫队员们找出了一柄沉重的宝剑,以及一大块黑乎乎的东西。

  李明接过甲一递过来的宝剑,沉重的感觉让他大吃一惊,虽然从外形上可以看得出,这柄长度和宽度都超常的宝剑肯定非常沉重,但真正拿到手中才让他体会到这柄剑的重量。李明是搞冶金的,他很清楚眼前这柄剑的重量应该在什么范围,但从他的感觉来看,这柄宝剑好像根本就不是用钢铁制造的。

  大感好奇的李明不由得抽出腰间的依天剑,在那柄长剑的剑脊上划了一下,出现的结果让他差点没有叫出声来。

  黄金!这柄重剑居然是用黄金做成的!这么大的一块黄金,这可谓是价值连城了。

  用黄金做兵器,这个人不是疯了,就是武功特别高,要么,就是钱多了烧的。

  但是很显然的,能够使用这么重的黄金宝剑,这个人肯定是属于后者,黄金是非常柔软的金属,在同钢铁的兵器相碰时,有一种先天的劣势,可是从眼前重剑那光滑的表面来看,似乎这柄宝剑没有受过任何的伤害,这么一来,李明对于这个人的武功就有点佩服了。

  再看看随后递过来的那一块黑黝黝的东西,李明就更不认识了,但显然的,这也是一块重金属,至于是不是黄金,李明目前还没有兴趣指导,现在他想要做得,就是尽快拿给林珑看看,让她来判断一下这个人的真实身份。无论他是谁,都是先与李明被困在这里的,因此从他的身上,或许能够找到一些什么线索。

  林珑在接到报告后,急匆匆的从车上跳下来,正好碰上了李明走出密林,看到林珑,他将手中的黄金宝剑拿了出来。

  林珑接到手中,同样被这柄宝剑的重量吓了一跳,仔细观察之下,她的脸上不由得变色了。

  “黄金战神!”惊讶的声音从她嘴里脱口而出,不由得让李明的心中升起了一线希望。

  “珑儿认识这个人?太好了,他是谁?”李明迫不及待的询问了起来,在他看来,这无疑是一线曙光,是救命的稻草,如果不赶快抓住了,时机可是稍纵即逝的。

  林珑一边观察着宝剑,一边摇了摇头说道:“认识?大哥你不知道这个人吗?在江湖上,不知道他的还真少,算起来,他也应该有一百八十多岁了吧。”

  说到这里,她抬起头来望着李明,继续说道:“黄金战神是一百多年前纵横江湖的一位绝顶高手,同时,他也是一个非常富有的商贾,家财万贯、富可敌国,因此,他家中几乎所有使用的东西都是黄金打造的,你想一想,这应该有多么大的手笔。而他的兵器,也就是这一柄黄金宝剑,同样是大大有名,你也知道,黄金是不能做兵器的,但是,这种不可能到了黄金战神手中,却成了一个例外。”

  “黄金战神本来就体格高大,再加上他内力雄厚,因此即使是使用黄金宝剑,也能打遍天下无敌手,实际上我想,他拿这柄黄金宝剑只不过是吓唬人而已,他真正杀人的绝招还是依附于宝剑上的剑气,由此可见,他的内力是何等雄厚。”

  “黄金战神纵横江湖二十余年,没有碰到任何敌手,谁也不知道他师出何门,但他的威名在江湖中无人不知,就这样,他在辉煌中度过了二十年。”

  “可是,就像他的突然崛起一样,在他辉煌了二十多年后,便突然杳无音讯了,江湖中人当时都非常奇怪,发动了几乎所有人探查消息,却都找不到他的半点踪影,就这样,五六年之后,他便渐渐的被江湖中人淡忘了。”

  “不过,这件事情在武林中毕竟是最大的一个秘密,试想,当时以黄金战神的武功,有谁能是他的对手呢?因此除了他自己隐居之外,还有什么原因能够让他突然失踪呢?但是,这个猜测在黄金战神的全家被仇家全部杀害后就被证明是一个错误了,如果黄金战神是自己隐居的话,他怎么能看着自己家人被歼灭而不管呢?所以,黄金战神被害的声音又重新起来了,但问题是,究竟是什么人有那么大能耐,能将黄金战神消灭掉呢?于是,这件事情就别当作一大悬案记载在了武林秘史中了,而我,恰好看过这一段记载,当时我还被黄金战神的神采而感到心折,却没想到,最终他却葬身到了这里。”说到这里,她的神色有一些黯然了。

  听完林珑的叙述,李明不由得默然了,这个黄金战神的武功,说起来是极高的,虽然李明不知道高到什么程度,但从他纵横江湖二十多年没有敌手的情况来看,相信不会低于林凌峰,以他这么高的武功,尚且葬身于此,靠自己和林珑,带领着两千亲卫,能顺利的出去吗?

  林珑放下手中的宝剑,随手拿起一起挖掘出的那一块黑乎乎的金属仔细看了起来,突然,一声惊叫从她的口中发出。

  李明一惊,急忙凑上前去,却看见林珑正拿着一块丝巾正仔细的擦拭着那块金属。

  “这上面有字!”林珑一边擦拭着,一边开口低声地说道:“这一块也是黄金,看样子好像是好几块金子拼合成的,以黄金战神的内功,这应该不成问题,我想,这肯定是黄金战神临死前的遗言,他身上到处都是金子,能用这个方法留遗言,真是万古不朽了。”

  终于,林珑将这块黄金清理干净了,在用清水仔细的冲洗过后,这块黄金上的字体终于显露了出来。

  “老夫纵横江湖,未尝遇到任何敌手,却没想到,如今居然会葬身在这茫茫的野林之中,难道真的是天妒英才吗?如果让我死于任何一个武林高手的手中,我无怨无悔,但为什么,却让我在这荒无人烟的野林中孤单的死去?.......”随着林珑低声的轻念,一个决定高手的无奈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也许真地像他所说的那样,天妒英才,黄金战神一生无敌,却莫名其妙的闯进了这一座阴森可怕的森林中,最终莫名其妙的送了性命。

  黄金战神的遗言中,大都是一些怨天尤人的发泄,但其中,却也说明了他被困的原因。同李明一样,伸手卓绝的他同样不相信有什么鬼引的事情,因此在漆黑的夜晚,他照样在森林中漆黑的大道上赶路,结果第二天,他就发现被困其中了。其间,他想了各种各样的方法,包括施展轻功跳上树梢,强行用内功砍伐树木,开辟通道,沿着大路三天三夜的狂奔等等,却依然不能走出林子半步,本来以他的武功,全力施展的话,一掌过处,在他前方是多米的地方恐怕不会有任何东西存在的,因此他要是利用掌力在林中另行开辟通道的话,应该不会是难事,但从他的记载中,李明看到了这件事情的后果。”

  一开始还挺顺利,黄金战神用了不到半天的功夫,在林中硬是开除了一条三、四里路长的通道,可就在他要继续努力的时候,他身后的通道却突然奇迹般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依然是满目的树林,而且这种消失不是幻觉,在他刚才开辟的通道上确实又重新长满了树木,一掌下去,也确实又再次到下一大片。

  就这样,黄金战神在林中奋战了三天,便终于坚持不下去了,他所作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的,因此,在杀掉他的坐骑用以补充口粮时,他便意识到自己已经出不去了。

  不过素来不服输得他并没有就此放弃,在此后的一个月的时间内他想尽了各种方法,却依然无法走出森林半步。

  无奈中,他将身上携带的黄金饰品用内力压成了一块,在上面刻下了他的遗言,他不想别人在看到他的骸骨时,不知道他是谁,因此,他的叙述写得非常详细,但同时,也将老天骂了个狗血淋头。

  终于,在他被困三个月之后,死神降临在这位绝世高手的身上,虽然他有举世无敌的内功,但在没有食物的森林中,却也活不过三个月,尤其是,这三个月里,他根本就没有睡过觉。高高挂在空中的太阳好像从来都不曾降落过,始终将光线穿过密林,投射到这个阴暗的地域,他只是根据他修炼的时间来判断时间的,在他的修炼生涯里,已经形成了固定的修炼时间,每天的固定时刻,他都要开始修练内功,而他就将这个习惯当成了计量时间的方法,虽然不一定准确,但也能够大概的算出他被困的时间。

  在弥留之际,这三个月的经历便一起涌入开始变得毫无意识的脑海中,也就在这个时候,回光返照造成的短暂的清醒让他想通了这件事情的关键,于是,他及时地将想法刻到了那块黄金的背面。

  当林珑读到这里的时候,众人都不由得高声欢呼了起来,林珑也是激动地手足颤抖,轻轻的将那块黄金翻了过来,在上面慢慢的***了起来。

  突然,她脸上露出了喜色,并用丝绢开始轻轻的擦拭了起来。很久,大家才看见了刻在黄金上的那几行歪歪扭扭的字。

  很显然,在这个时候,黄金战神已经没有办法在黄金上刻画出足够深的字体了,黄金虽然柔软,但也是相对的,一个濒死之人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非常不错了。

  林珑明显的对他写的意思感到疑惑,所以坐在那里半天也不吭声,而李明则根本看不懂上面写的是什么意思,单个字能看懂,但是连在一起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这不由得让他非常奇怪,本来以为这是黄金战神临死之前的胡言乱语,但看林珑的神情,似乎他写的还很有道理,于是,他就不再打搅她了,缓缓的站起身来,他将复杂的目光投向阴森的密林中。

  正常情况下,现在应该是晚上十点了吧,李明没有到车里去看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依然按照现代社会的时间来衡量一天,在碧全岛上,他就制造出了摆钟,而车上的电子钟走时还是非常准确地,因此,车上便成了这个时代标准时间的基准了。)不过,他大概也能够猜测得到现在的大致时间。可是,天上的太阳依然那么高高的挂在那里,这让李明的心情从发现黄金战神的兴奋中恢复了过来,并重新开始忧虑了起来。难道,这个怪地方真的就像黄金所说得那样,太阳总是不会降落吗?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李明无奈的信步向着林中走去。在刚才的功夫,几个秦卫队员已经将黄金战神的骸骨重新埋葬在原处,并在那里重新树立了一块墓碑。怎么说黄金战神都是一代武林宗师,死之后也应该有一块葬身之所吧。

  默默站立在墓前良久,李明才回过身来,转身向林子外面走去,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现在李明的肚子里已经开始造反了,因此,不管林珑是不是已经研究出来结果了,他都要先吃饭再说了。

  慢慢的,他开始接近道路,而路上马匹那轻轻的嘶鸣声也开始传入了他的耳中,路上的人影也开始出现了。

  这时候,一个反常的现象引起了李明的注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