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八章 做戏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428 2004.08.31 10:05

    

  这一掌与郑玉的第一掌相比毫不逊色,同样是快若闪电、迅若疾风,郑玉只感到背脊一阵发凉,他甚至都来不及反应,下意识的脚下一用力,脑袋一偏,身形急速拔高,冲天而起,然后掉转身躯直冲下来,双掌在空中幻出无数幻影,将杨公公笼罩在自己的掌影之中,眨眼之间就到了杨公公的头顶。

  漫天飞舞的掌影中,杨公公尖声一笑,诡异般的身形猛然一晃,奇迹般的脱出了郑玉双掌的笼罩范围,轻飘飘的落到了大门前的石阶上,口中同时说道:“好功夫,林家庄的掌法果然是一绝,不过你显然没有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所以你现在还不是我的对手。”

  郑玉这一掌是林家五绝掌中的飞花飘影,攻击面非常大,却没有想到被这个老黄门轻易的就躲过去了,这不由得使他心中升起了一种无力的感觉,眼前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怪物?怎么看上去武功比自己的师傅还要高尚那么一筹?知道了双方实力的差距,郑玉不敢再么自大了,看到杨公公收了手,他也急忙飘回了自己这一边,凝神听着老黄门的话。

  “明王爷,老奴还是那句话,无论你是怎么猜测的,只要老奴问心无愧就行了,所以,今天还是请王爷回府吧,等哪天可以让您探视了,老奴自然会着人通知你的。你身边那个小伙子武功倒是不错,是林凌峰的徒弟吧?嘿嘿,就是身上的煞气太重,美中不足,林凌峰的性格,怎么会教出你这样的徒弟呢?真是很奇怪,哎,这么多年了,估计故人早已不是我印象中的模样了。我第一次见到你师傅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只会流鼻涕的小毛孩子,如今徒弟都这么大了......算了,你们走吧,我不想为难你们”

  李清听了这话倒没有什么,但是李明和郑玉听了之后可是吓得魂不附体了,眼前这个名不见经传、其貌不扬的干瘦老黄门,居然是他们师傅的长辈级人物!而且从他刚才的武功看来,他年轻的时候肯定也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如今,居然甘愿躲在皇宫里服侍皇帝,看来皇家真是一个卧虎苍龙之地,背后还不知道隐藏着多少实力,这让踌躇满志的李明不由得要重新审视自己对这个李家王朝的实力评价了。

  而郑玉则是暗自万幸,他也没有想到,在这皇宫大内之中还有一个这么可怕人物的存在!这个林凌峰见到了恐怕都要行礼的老黄门居然在为皇帝把守大门,而自己刚才居然同他交手了几招。然表面上不分胜负,但他自己却知道,那个老黄门并没有用尽全力,单凭他能够轻描淡写的化解了自己两大杀招来看,他要想击败自己并不会费太大的力气,所以,他现在绝对再也不敢动硬闯念头了。

  李清并不清楚他们两个人心中在想些什么,在他的眼中,眼前的杨公公只不过是皇帝身边的一个老黄门而已,从小在帝王之家长大的他怎么会有李明和郑玉那样的危机感呢,所以,听完杨公公那番话后,他眉头一掀就要发火,却突然感到旁边的郑玉在偷偷的拉他的衣袖。

  李清一愣,奇怪的转过头去看着郑玉,却见郑玉正冲着自己偷偷的打着眼色,而旁边的李明也趁机凑了上来,对着李清的耳边轻声说道:“大哥,事情很不对劲,我们最好还是赶快回王府,眼前这个老黄门的武功深不可测,连郑玉都不是他的对手,万一他要对您不利的话,恐怕没有人能阻止得了。”

  李清大惊失色,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他看来,郑玉的武功恐怕除了他师傅之外就再也找不到对手了,而刚才两个人的交手他虽然看不懂,但还是能够看到两个人不分胜负的结果的,当时他就感到非惊讶,没有想到自己从小就爬到他背上当马骑的这个杨公公居然还有这么一身好武功,竟然连郑玉都能挡得住。但是他却没想到刚才是杨平在手下留情,更没有想到他会对自己不利。经李明这一挑拨式的提醒,使他马上就意识到了危机,他所依仗的就是郑玉的武功了,如果真如李明所说的、郑玉的武功没有杨平高,那么他的依仗就已经没有了,周围可全是杨平的人,既然现在杨平敢于对自己如此无理,而且昨天还敢明目张胆的将三弟绑到王府门前的石狮子上示众,那么难保他不会不对自己产生某种歹意。想到这里,本来疑心就很重的他再也呆不住了,他一面偷偷的观察着杨公公的反应,一面转过头去轻轻的向郑玉问道:“他武功是不是很高?你能够挡住他吗?”

  郑玉苦笑着轻轻的摇了摇头,低声说道:“正像李明说的一样,此人武功深不可测,我绝对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我们还是尽快回去。”

  李清是很明智的,听完他这两个心腹的话之后,他马上就做出了返回王府的决定,他绝对不会像他三弟那样鲁莽,没有把握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去做的。

  就在李清正要说上几句体面的话,想要借机下台阶的时候,从原子里面突然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杨公公,即然二弟都已经来了,还是让他进来探望一下父皇吧。”

  而与此同时,李明的耳边传来了林珑的声音:“大哥,你听我说,我已经在皇上身边了,现在我们要一起演一出戏,而你是非常重要的,所以现在把我给你的那张人皮面具戴上,并且把你准备改装用的假胡须贴上,要让康王在李清面前假装认不出你。”

  李明大为奇怪,但同时也大感欣慰,以林珑的聪明才智,他安排的这场戏肯定错不了,自己还是按照他的要求去做好了。所以,在院子里的李嵩露面之前,他马上转过身去开始装扮了起来,而前面的杨公公就好像没看见似的依然死死的盯着李清不放。

  “大哥?”看着从台阶上下来的李嵩,李清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同时他也为李明及时地转过身去改头换面的行为感到释然了。不过让他来气的是,自己在外面同杨公公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他都没有出来,如今自己将要服软的时候他却出来了,难道他同杨公公已经串通一气,想要对自己和三弟下手了吗?想到这里,李清不由得变了脸色。

  李嵩倒没有想到李清心里面会有这么多想法,他出来只不过是为了演出一场戏,只见他对着杨公公一抱拳说道:“公公,二弟前来探望父皇也是他的一片孝心,难为他在这里占了这么长时间了,既然他来了,就让他进去吧,只要他悄悄的看望一眼,不打扰父皇就行了。”

  李清又是一愣,他可没想到李嵩居然会为自己求情,这可同他们之间的关系有点不太符合,莫非这里面有。。。。。圈套!这两个词一下便蹦到了李清的脑海中,使得他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如果这是一个圈套,那么在这个院子以可能就是自己的葬身之处了,单凭郑玉和李明是绝对拦不住蜂拥而上的侍卫的,况且眼前这个杨公公的武功又是这么惊人,想到这里,李清不由得暗自后悔今天的这么一趟皇宫之行了,他这么一分神,杨公公的那句话他可就没有听到。

  看到李清对自己的话毫无反应,杨公公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抬高了声音不悦的说道:“既然王爷不愿意进去,那们就请回府吧。”

  这句话李清可是听到了,而且在他心中居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急忙答应了一声,冲着杨公公一拱手,转身就要走。

  这下李嵩和杨公公可全都愣住了,本来他们是按照皇帝的想法,再加上林珑的策划要演一出好戏的,可是没想到居然就把李清给吓跑了,这么一来这出戏可怎么能演下去呢?急得李嵩连连冲着要转身跟走的李明直打眼色,看到李明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便急忙用手指了指李清,又指了指院子里面。

  李明这下才明白,原来两个人闹了这么半天就是为了让李清进去,但又为什么演出阻挡他们这一出戏呢?这可就让李明有点不明白了,但既然都安排好了,那么自己还是按照“导演”的意思去做吧。

  于是,他急忙赶前了几步,拉住正匆匆忙忙赶路的李清低声说道:“大哥先不用着急,这件事情不太对劲。”

  李清现在最怕的就是听到这样的话了,他急忙停住脚步,焦急地望着李明问道:“兄弟,你看出什么来了,快点说,我就怕这是个圈套,如果把我们骗进去之后再把我们一网打尽可就糟糕了。”

  李明忍住脸上的笑容,装出神秘的说道:“我们今天来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打探皇上的病情的,如今这一走不就前功尽弃了吗?况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对我们非常不利,如果他们要想对付我们的话用不着费这么大的劲,单凭那个老黄门一个人就能把我们三个全部解决了,完全没有必要把我们骗进去之后在对付我们,所以我想,这个老黄门虽然和康王已经联手了,不过他毕竟是长期服侍皇上的人,所以不大可能对你们几个皇子下杀手,这一点从昨天他对付成王的那种方式就能看得出来。所以,他和康王这么做戏的目的就是为了吓走你,以达到阻止你探查皇上病情的目的。这里面最关键的就是那个老公公不想杀害你,所以康王就只好利用他来吓唬你了,这其中的关键你想通了吗?”

  随着李明的分析,李清面上的表情慢慢的正常了起来,直到听完了李明的话,他才赞叹了一声,拍了拍李明的肩膀说道:“看来让你做我的智囊是一个无比正确的选择,你分析得太有道理了!如果他们想杀我刚才就动手了,反正这里都是他们的人,也不怕走漏什么风声,所以你是对的,他们肯定是没有达成统一的意见。毕竟我从小也是在杨公公的看护下长大的,他不肯能忍心来杀我,也不会让大哥来杀我的,太对了,李明,我完全同意你的分析,走!我们回去!”

  既然李清下了决定,那么刚走了十多米的三个人就又重新转过身来走到门前。李清强作笑容对杨公公行了一礼,说道:“公公,您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在我的心中你就像我的爷爷一样,所以应该知道我的为人的。现在父皇病重在床,我这个做儿子的无时无刻不在牵挂,所以今天来没有别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远远的看上父皇一眼,以解我的思念之苦,求公公体谅一下我的心情,然我进去吧。”说完这话,李清的眼角居然挤出了几滴泪水。

  杨公公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作出感动的样子说道:“其实老奴也不想这么做,只是皇上的病情太严重了,极怕别人的打扰,所以老奴才会这么固执的阻挡你的,但是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你大哥也替你求情了,那你就进去看上一眼吧,不过时间不能太长,也不能靠近皇上,远远的看上一眼,表示一下你的孝心就行了,知道吗?”

  李清大喜,急忙行了一礼说道:“谢谢公公,我就知道公公是最疼爱我的了,不过,我这两位下属也略通医道,能不能让他们一起进去看看,也许他们能有更好的医治方法呢?”

  杨公公假装由于了一下,然后挥了挥手说道:“算了,你们都进去吧,能多一分希望也是好的,记住我刚才的话,不许有任何喧哗,好了,你们跟我来吧。”说完,在前面当先领路走进了大门。

  跟在杨公公后面七拐八怪的走了十多分钟,一行人终于走进了皇帝养病的宫殿,宫殿内窗纱低垂、灯光昏暗,同李明早上离开时的明亮宽敞完全不同。李明不由得暗暗好奇,究竟林珑布下什么样的圈套让李清来钻呢?他可真的猜测不出来了。

  杨公公在病榻前停住了脚步,轻轻的伸手将床前的沙蔓打开,然后将烛台移动到床头,对着李清轻声说道:“过来看看吧,不要出声,看一眼就走吧。”

  李清急忙拉了拉李明的衣袖,示意他和自己一同上前,李明微微的点了点头,跟在李清的后面走了过去。

  床上的仁德皇帝面色灰白,呼吸微弱,眼睛紧闭着一动也不动,这让李明吓了一跳,早上走的时候还好好的,现在脸色怎么会变得这么差呢?想到这里李明再也顾不上掩饰什么,靠近床前就搭上了仁德皇帝的脉搏。

  一摸之下,李明忐忑的心顿时平静了下来,皇帝的脉搏沉稳而又有序,虽然非常微弱,但却完全没有表面上表现得那么糟糕,看来很可能是林珑作了手脚,给皇帝花了装。可是堂堂一国之军居然能够乖乖的听从林珑的话乔装打扮的躺在床上装病,这不由得让李明有点好笑,也许现在闭目躺在床上的仁德皇帝也在偷偷的发笑吧。

  李明收回了手指,眉头故意紧皱着望了李清一眼,身后的杨公公急忙适时地凑了上来轻声地问道:“这位先生觉得怎么样?皇上又苏醒过来的希望吗?”

  李明再次犹豫了一下,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毕竟他至今还不明白林珑到底在演一出什么戏,万一自己胡乱回答花了大事可就不好了,说以他只是望了李清一眼,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感觉怎么样?”李清急忙开口道:“没有把握吗?这也难怪你,这么多太医都没有办法,更何况是你呢。”

  说完,他转过头来对杨公公说道:“我这个下属曾经跟着一个江湖郎中学过一些偏方,有时候往往能治一些怪病,不过今天看来他是没有什么办法了,要不然他早就叫起来了,毕竟这可是一个讨封论赏的好机会,是不是?赵风?”

  李明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李清是在和自己说话,李清一开始就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就随口给自己编了一个假名,不过他哪里知道,这一切都是针对他而设的圈套呢?不过到现在,李明总算是明白了林珑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这么周密而毒辣的计谋让李明也不由得心惊。

  能在皇帝的面前亲自揭露李清的嘴脸,恐怕没有比这一点更有说服力了,明知道自己领来的是名满天下的医神,但就是不让他为自己的父亲看病,并且还千方百计地在众人面前掩饰医神的身份,这么明显的意图皇帝再不明白的话,恐怕他真的就成了老糊涂了。

  李清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目前的处境,他有点得意洋洋的装出悲伤的神情对杨公公说道:“今天谢谢公公能够让我进来看望父皇一眼,李清在这里感激不尽。看父皇的样子,好像同前些时候相比没什么好转,看来是......哎.......不知道中间父皇醒过来没有,他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交待给你的?”

  杨公公的脸上微微的显出一丝怒色,他强忍住怒火,对李清冷冷得说道:“既然王爷已经看过了,那么就请回去吧,以后没有老奴的通知王爷就不要过来了,今天的通融以后不会再有了,你明白吗?”说完,面色阴冷的转过脸去再也不理会李清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