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八十三章 王府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411 2005.06.15 16:02

    第一百八十三章 王府

  在李明的心中,那些兢兢业业、大公无私的官员是最值得尊敬的,就像以前的杨林,虽然站在了他的对立面,但是李明依然对他怀有深深的敬意,彼此的立场虽不相同,可是他那种风节是值得尊敬的。

  杨林现在是死了,是李明自己亲自下令杀死的,当时倒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可是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确实是太鲁莽了,无形中,让天下百姓又损失了一个好官员。所以,对于剩余的这几个同杨林一样的老臣,李明心中是怀着无比的敬意的。

  首先走到户部尚书沈同的面前,李明举起酒杯微微的行了一礼,然后说道:“沈大人,当年皇城一别,转眼就是半年时间过去了,您老人家一向可好?”

  沈同急忙回礼,恭敬的回答道:“多谢王爷抬爱,如此多礼老臣可承受不起,好叫王爷知道,老臣近日来的身体一直都非常好,相信还能够给皇上多效力几年。”

  李明哈哈的一笑,说道:“沈大人这么乐观,本王就放心了,像大人这样的老臣当朝已经没有几个了,希望你们能多注意身体,尽量用你们的经验和威望,为我皇尽早平定叛匪而努力。现在我现场宣布一个决定,以后你们几个老臣可以享受朝廷的特殊医疗待遇,也就是说,你们以后看病就不用自己花钱了,有什么事情就直接找太医署,由太医署负责你们的医药费用,这也是对你们几个老臣的特殊照顾。”

  李明这番话说完后,当场将那几个老臣感动的老泪纵横,急忙冲着李明下拜,口中连称感谢,好像李明给了他们多大恩典似的。

  李明看在眼里,也不由得有一些心酸,这些人,都是朝中大员,一个个位高权重,可以说,他们只要愿意,那么只要稍微一个示意,就能够有大把的银子往他们府上送,但是现在,仅仅是因为李明给了他们一个免费医疗的待遇,就让他们这么感激涕零的,实在是让李明感动不已。

  别过了这些老臣,李明又转向了那些权顷朝野的丞相们,原来的中书令因为过分明显的维护李清,使得李嵩不得不将他撤换掉,此时的中书令司马玉,是李嵩的左膀右臂之一,因此对于李明的到来,显得格外的亲切和熟络,不住地在李明面前谈笑风生、并且频频举杯,同李明连连相碰。

  而相比起来,尚书省尚书令王烈就显得有些不冷不热了。李明不知道这个王烈是不是也是新近上任的,但看他的态度,肯定不是李嵩一伙儿的,依照现在李明的声望和势力,要想找机会除掉他很容易,甚至说,他现在就可以找一个借口将他干掉,毕竟李嵩原先的实力再加上李明的的加盟,已经足以能够对付李清和李皎,而且皇城多了李明来助阵,肯定能够吸引住不少摇摆不定的官员,因此清除掉一部分异己的同时,其他官员造反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

  不过,李明并不想这么做,毕竟他并不像真正的为李嵩卖力,适当的给他留一些反对派,也好让他认识到自己存在的重要性,假如将他的困难都解决了,难免他不会干那些鸟尽弓藏的事情,现在的李明,除了自己人之外,其他的人他谁都不会轻易相信的。

  所以对于王烈的冷淡,李明似乎毫不为意,他照样谈笑风生的向他敬酒问候,闹得王烈也拉不下脸来给李明难堪,毕竟李明的这种取自西方酒会的、非常新奇的方式让他感到非常亲切,所以只有敷衍的搭了几句话,便独自退到了大堂的角落里。

  很快的,李明便以他特殊的方式,在文武百官的心目中树立起了和蔼可亲的形象,因为在这个朝代,作为一个王爷,从来没有像李明这样的,主动的一一走到百官面前如此亲切的敬酒搭话,这让他们感觉自己在李明心中还zhan有一定的地位,李明的这种方式让他们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所以,不经意之间,李明就和他们拉近了不少的距离。

  就这样,这场热闹非凡的宴会就在李明巧妙的攻关下不知不觉地结束了,所有在座的官员,都感到一种莫名奇妙的满足,一个个喝得醉醺醺的他们也没有精力去追究这种情绪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了,总之,对于李明,他们心中都抱有一种莫名奇妙的好感。

  李嵩在这场宴会中并没有喝酒,一方面是自己的身体不允许喝酒,另一方面却是心中的矛盾实在是太多了,看到李明游刃有余的周旋于百官之间,并不是的能听到他那爽朗的笑声,这让他既感到高兴,同时又有一些妒嫉,看那些官员瞅着李明的眼神,简直就可以用崇拜来形容了,这让一直和百官关系不怎么好的李嵩很不是滋味。

  所以,这场研会散了之后,李嵩并没有按照计划,同李明进行长谈,他只是借着身体不适为由,让李明暂时回望副,等哪天有空了两个人再细谈。

  酒量惊人的李明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醉意,相反的,适量的酒精刺激让他的思绪变得非常灵敏,刚才成功的交际手段很大一部分都得益于此,因此,对于李嵩脸上露出的少许不快,李明还是敏感的觉察到了,研究过心理学的李明不用猜都能够知道李嵩心里在想着什么,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过多地解释反倒会弄巧成拙,因此李明并没有说什么,他只是关切的询问了一下李嵩的病情后,就带着林珑告辞回府了。

  李清的王府依然是那么高大壮阔,气势恢宏的大门上面早就换上了金漆的牌匾,上面镶嵌着李嵩亲自手书的“忠勇王府”四个大字,显得矫若游龙,看见李明在小黄门的护送下回府,早已经等候的焦急的亲卫队员们急忙将他迎进了大门。

  王府之内依然是那么幽静雅致,原来李清的卧室现在已经重新布置过,就准备李明入住了。

  第一次作为王爷在属于自己的王府中居住,李明心里还真得有一些怪异的感觉。当初李嵩封自己为王爷的时候,他只是将这个当成了一个称号而已,在脑海中并没有将自己同一个王爷挂上钩,但是在此时此刻,望着满屋的雕梁画栋、绫罗绸缎、金银器皿,再看着围前呼后、前呼后拥的丫环仆役,还有那一排李嵩特意为他准备的、一个个显得娇媚动人的侍妾,真让他第一次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

  林珑显然非常反感眼前的一切,看到那一排侍妾一个个用能让男人销魂蚀骨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李明,就更让她从心底里往上冒酸水,不过,由于李明现在身份的特殊性,这次她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简单的将那些讨厌的人赶走了事,而是慢慢的靠近李明,悄悄的用指甲掐着李明背上的皮肤,同时用嘴角向着那一排侍妾怒了努嘴。

  正沉浸在前所未有感觉中的李明立即被背后的剧痛惊醒了,看着林珑那不愉的脸色,再看看自己面前那一排让他心驰目眩的美女,顿时将他拉回了现实,在这个时候,他居然有些后悔将林珑带在身边了。

  脸上不敢有任何表情,但是心里却有些不情愿的将那些侍妾打发走之后,林珑却像什么社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问起了刚刚在皇宫的事情了。

  “我真奇怪,平时你是一个少言寡语的人,虽然在谈正经事情的时候你很正常,可是在平时,从来没有见过你说太多的废话,而且除了你熟悉的那几个人,你从来不会主动地同他人去交往,但是今天你是怎么回事?好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我可从来没有见过像你今天这么热情洋溢的,究竟怎么搞的?我在岛上怎么没有见过你这么同人交往的?”这个问题压在林珑心头已经好几个小时了,只不过是一直没机会,所以她才拖到现在才询问李明。

  借着酒意,李明哈哈一笑,说道:“这有什么奇怪的?拉拢人这一套,虽然我没有怎么做过,但是方法还是知道不少的,哈哈,我是谁?天下最聪明的李明,还有什么不会的?”

  林珑噗嗤一笑,嗔道:“说你胖你就喘了,还天下最聪明的李明,不知道害臊,好了,今天看你挺辛苦的,就不追问你了。不过我可警告你,那些狐狸精不许你动歪念头,你已经有了瑶妹妹,有了我,最近还又添加了蔓儿,所以你应该知足了,否则,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说到这里,似乎感觉到语气有点重了,急忙转变了话题,对着李明问道:“我一直都猜不透你来皇城究竟要干什么,这下你应该告诉我了吧。”

  李明神秘的一笑,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因为在我的心里面还没有确定下来,目前我只有一个大致的计划,至于能不能实行下去还要看外部条件是不是允许。你应该知道,目前我并不是一个单独的势力,而且现在也不宜同李嵩闹翻,所以我要在这里控制住李嵩,尽量让他消耗李清和李皎的实力,而我们自己的部队趁着这段时间养精蓄锐、补充兵员,等着时机成熟了......呵呵,目前我还不能把话说得太早,因为我想等到李嵩没有用的时候,找个机会将他......。”说到这里,他用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看着林珑那震惊的表情,他作出一个无奈手势,继续说道:“其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李嵩不死,那么我一直都活在他的阴影下,永远都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成为一个独立的势力,这一点你可明白?这是一个关于是否正统的问题,虽然我们并不在乎,但在天下百姓心目中,是否合乎正统是很重要的,因此,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我是不能同李嵩有冲突的,这下你知道了?当我想要取代他的时候,就只有让他死于李清或李皎的“暗杀”之下了,这样我才能获得独立的资格,也才能获得替皇帝报仇的借口。”

  林珑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惊惧的望着李明,半晌说不出话来。毕竟她是一个江湖中人,平时里江湖上虽然也有尔虞我诈,但像李明这样如此险恶的计谋和用心是绝对没有的,虽然他知道,李明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的,但是听李明亲口讲来,还是令她的心中产生一阵阵的不适。

  看到林珑的表情,李明也是吃了一惊,平时这些龌龊的念头,他只敢在自己的心里想一想而已,从来是不该说出来给谁听得,甚至,自己在清醒的时候,这种念头也是不敢多想的,虽然他知道,要想取得天下,这么做是理所当然的,可是这毕竟同他长期受到的教育是相冲突的,同他观念中的道德准则是相悖的,因此,只有在今天,在他受到酒精的刺激,而显得非常兴奋的今天,他才能够理所当然的说出口来。

  两个人怀着复杂的心情,默默的相对而作,半天都说不出话来,李明是因为自己这些龌龊的念头被自己公然的出示到林珑的面前而感到有些不安,林珑则是初闻李明的心声而感到异常的震惊,因此,一时之间,两个人谁都找不出什么话题来化解眼前尴尬的局面。

  好在这个时候,门外面传来了甲一的汇报声,让李明暂时的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门外。

  “禀报主公,门外有一个老人求见,本来我们不敢打扰主公的,但那个人口口声声地说主公欠他千辆白银,今天是来逃债的,并且说一定要同主公见面才行,还有......那个人的武功,似乎深不可测。”

  李明顿时明白了那个人是谁了,除了林霜,还有谁能为了两千两银子而特意来到王府讨要呢?

  同林珑相视一笑,两个人心中的芥蒂暂时的被放下了,在命令甲一将林霜迎接近来之后,李明和林珑一起来到会客室等待。

  风风火火跑进来的林霜一见到林珑在座,顿时就像打蔫的茄子一样,再也威风不起来了。本来他听说李明回来了,就想趁机敲诈他一番,林霜别的爱好没有,但对于金钱的收集还是非常痴迷的,因此对于能够从李明身上多敲诈一些钱财,他还是非常期望的,只是没想到,林珑也随着李明一起回来了。

  看到林霜那急剧变化的表情,李明顿时要乐得笑出来了,刚才的心结似乎也一下便消散了。同林珑对望了一眼,李明不仅嘴角含笑的地站起身来,对着林霜深深的行了一个礼,口中说道:“李明刚到皇城,忙于拜见皇上,所以不能及时给师叔祖请安,还请师叔祖原谅晚辈的无礼。”

  林霜本来已经变得神情沮丧,想要就这样一走辽之,可是听李明这么一说,顿时便神气了起来,也不顾林珑在一旁了,对着李明大模大样的摆了摆手,口中装出不以为然的口气说道:“诶,侄孙不用这么客气,我老头来不是为了拜见你的,而是为了半年前你答应我的那两千两银子来的,至于你没能及时来拜见我嘛,我还是不怎么放在心上的,毕竟你说得对,拜见皇上是最重要的。珑儿,我说得对吧。”

  林珑皱了皱眉头,望着林霜不悦的说道:“叔祖,你怎么还这个样子,为了两千两银子就值得这样?其实这本来就是小事情嘛。快进来坐,银子的事情好办,大哥现在是皇城势力最大的王爷了,这区区两千两银子还不在话下,只是眼下,我们刚到皇城,许多事情还都不了解,正好你来对我们讲一下情况,也免得我们到时候措手不及。”

  林霜得意地笑了一笑,大摇大摆的走进房间,直接在李明的主坐上坐了下来,端起李明用过的茶杯一饮而进,然后不顾林珑那微颦的表情,望着李明开口道:“问吧,我老头虽然贪财,但是在皇城的任务还是不敢懈怠,除了打理好林家庄的生意之外,我其余的时间就全在打探消息了。呵呵,这半年来,皇城的大街小巷、大小宅院都被我探遍了,以我的身手,在这个皇城里还没有能发现我的人。其实,这半年来最大的收获,就是将所有朝廷大员的家底摸了个一清二楚,嘿嘿,这些贪官,家里面的小妾一个比一个漂亮、一个比一个迷人,真让我过足了瘾......。”

  “你说什么哪!老不修!赶快说正经事情!”没等他陶醉完,林珑便及时地打断了他的话头,以免他说出更难听的话来。这个师叔祖是什么德行,林珑是一清二楚的,因此对于他能说出这些话来,林珑除了感到厌烦之外,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而李明可就不一样了,初次见到林霜的时候,他表现的是那么道貌岸然,那时候打死他都不会相信,这个武功高强的老头居然会是一个偷窥狂,相信以他的身手,天下还没有哪家宅院能够将他阻挡在外面,也没有哪一家的护院能够将发现偷窥的他,所以,看他说的那垂涎欲滴的样子,恐怕那些大小官员的内眷整天都在他的监视之下了。

  不忍心再让林珑窘迫,所以李明及时地借着林霜被打断话头的机会,向他询问起了正经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