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一十八章 曲折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10755 2006.01.09 08:57

    《灭神》本周三江推荐,为庆祝,今日放出一万字。《灭神》讲述一段不一样的架空故事,希望大家都去支持一下,有票的投张票,没票的多点击几下,老狼在这里谢谢大家了:

  --------------------------------------------------------------------

  就在李明和谭颖刚刚吃完中午饭的时候,谭修文意外的回来了。

  谭颖也非常奇怪,这么多年来,谭修文很少在白天回到家里,而且,看谭修文今天的样子,似乎正忍受着怒火,眼睛中也不时地射出阴冷的目光,这让谭颖从心头冒出一丝不安的感觉。

  走进房间,谭修文挥了挥手,让跟在他身边的那些保镖退后,然后对李明说道:“今天我特意去你的拍卖会了,东西不错,非常不错,我全部都拍下了,总价值五亿元人民币,你还满意吧?”

  李明着实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谭修文会下这么大的血本,居然会用五亿元人民币全部收购了自己的那些古董,虽然自己的那些东西都价值连城,但李明却也知道,那根本就不值五个亿,谭修文能出这么高的价格,好像完全是看在谭颖的面子上。

  一时之间,李明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了,而谭修文,在说完刚才的话之后就一直坐在沙发上,脸色阴晴不定,好像心中有什么难以决断的事情一样。

  谭颖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她心里一直在为谭修文的而感到高兴,此时正跑到谭修文的面前亲昵地抱着他的肩膀撒娇,眼光却一刻不放松地看着李明,因此并没有注意到谭修文的异常。

  突然,谭修文站了起来,将谭颖的小手放到一边,冷冷的对着她说道:“阿颖,你先回自己的房间,我有事情要和李明谈。”

  谭颖这才注意到谭修文的异常,看到谭修文阴冷的目光,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急忙报驻他的手臂道:“爹地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是李明惹你生气了?不会呀,我们一直在一起......。”

  谭颖话没说完,谭修文就是一声厉喝:“阿颖!我要你回到自己的房间,难道我的话还用在重复一遍吗?”

  谭颖一下就愣住了,接着,一线泪珠顺着她的脸庞缓缓的滑落,她的嘴唇颤抖着,泪眼朦胧的望着谭修文哽咽道:“你......你干什么这么凶!我偏不回去,了不起了......。”刚说到这里,谭修文挥起手掌,怒喝一声,向着谭颖的脸上就抽了过来。

  李明面色一冷,抢前一步一把抓住了谭修文的手腕,将他的手掌在谭颖的面前定住了,这一下,恍若电光一般,那些保镖谁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李明抓住谭修文的手腕,转而把谭颖搂到自己怀中之后,那些保镖才一个个面色大变,纷纷掏出手枪指向了李明。

  李明眉头一皱,侧身滑步,将谭修文往自己身边一带,然后将谭颖向旁边一抱,使自己严严实实的被挡在两个人之后,接着开口道:“谭伯父,我不知道阿颖做错了什么事情,但是现在和以前不同了,我现在是阿颖的男朋友,所以您绝对不能在我面前对她施用暴力,现在我有责任和义务来保护我,任何人都不要想来伤害她。”这话说得大义凛然,连李明自己都信以为真了,就更别说谭颖了,她现在已经从刚才的突变中清醒过来,转而被李明这一番话感动得热泪盈眶了。

  覃修文显得非常意外,他迟疑的望着李明,然后将左手一挥,是一那些保镖放下武器,然后从李明放松的手掌中慢慢的抽出手臂,后退了几步后,皱着眉头望着他问道:“刚才你说的都是真的?为了阿颖,你居然要对我动手?”

  李明摇了摇头,眼睛的余光注视着那几个保镖,口中回答道:“李明不敢和伯父作对,更谈不上对伯父动手,您和阿颖是父女,刚才对她也仅仅是想要教训她而已,所以我们之间谈不上动手这个词,我只是阻止您的家庭暴力行为,而不是要对您不恭敬,毕竟您是阿颖的父亲。”

  谭修文冷笑了一声,说道:“找你这么说来,以后我要管女儿还要征求你的同意了?算了,我不想和你多费口舌,希望你的行为都是真心的。阿颖,现在马上上楼去,我和你的护花使者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谈。”

  谭颖从李明的怀中抬起头来,望着谭修文,倔强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有什么事情要瞒我的?需要把我打发走?我一定要听听。”

  谭修文的脸一下就变得通红,他冷冷的望着谭颖,犹豫了半天,狠声说道:“你真的要知道?阿颖,真正疼爱你的还是我,是你的父亲!其他人都不可信!这样吧,你要知道也行,到我这边来,我告诉你。”

  谭颖又是摇了摇头,说道:“不,我知道你要干什么,想趁着我离开的时候让你的保镖对李明动手,告诉你,现在李明是我的男朋友,我不许你对他动手,我是您的女儿,难道你忍心让我伤心吗?”

  谭修文气的猛跺了一下脚,喝道:“好!我的好女儿,有了心上人就把我这个父亲忘记了,好!你既然这么对我,我也没有那么多顾及了,今天,我就让你对这个李明死心,来人,拿出来。”

  谭修文说完,马上退到他的保镖身后,然后冷冷的望着李明,似乎要把他吃掉,这种态度让李明感到很纳闷,难道谭修文知道了一些什么?要不然,他怎么会对自己如此敌视呢?可是自己并没有任何把并落在他手中阿。

  一个保镖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盘录像带,接到电视机上之后,保镖打开了电视,在电视中,出现了一个李明似曾相识的房间,这里,是一间豪华的卧室,时间似乎是晚上,房间内的壁灯发出柔和而又昏暗的光芒。

  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屏幕中,那正是李明,此时他正悄悄的走进卧室的里面。看到这个场景,李明猛然惊出了一身冷汗,他这才认了出来,这个地方,正是李凤美的卧室,他没想到,谭修文居然在李凤美的卧室里面装上了监视器!而电视里的情景,正是李明昨天晚上潜入时的画面。

  谭颖的身躯在李明的怀抱中猛然变得僵硬了,她吃力的转过脑袋,将身体离开了李明,还有泪花的眼睛中露出了震惊和疑惑的神情:“这里是阿姨的卧房,你......你在那里干什么?”说完,她不由自主地抓住了李明的手臂,迫切的眼光望着他,想要知道李明的答案。

  李明不由得苦笑了,他没想到,自己深思熟虑制定的复仇计划,居然因为这么一点小小的失误而夭折了,现在的情况很不好解释,很明显的,无论他有什么理由,都不能解释他为什么要进入李凤美的卧室,而且时间还是在晚上,这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的,尤其是,在这个家里,李凤美的地位又是那么尴尬,这就更加难以说清楚了。

  可是李明也不能让自己的计划就这么被中止了,他要尽最大的努力来挽回自己的失误,不管能不能成功,最起码他努力过了,大不了最后他把谭修文一掌打死,然后再逃之夭夭,但是他并不想这么做,一方面自己的侵吞计划会泡汤,另一方面他也实在不忍心伤害谭颖。

  因此,望着谭颖期待的目光,李明咽了口吐沫,艰难的开口,涩然说道:“阿颖......其实,我这么做是由原因的......。”

  “告诉我,为什么?”谭颖此时完全不象刚才那样柔弱了,她的目光中居然有了一些谭修文那样的表情,让李明不由得感到发冷。

  “阿颖,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你父亲......。”一时之间,李明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来应付谭颖,她的眼光中包含着太多的失望、太多的伤心,这看在李明的眼里,让他不忍心将谎话再编下去。

  谭修文在一边不由得冷笑了起来:“为了我?哈哈,李明,你真能开玩笑,半夜三更的跑道我妻子的卧房中,还说是为了我?......。”说到这里,他已经被气得全身发抖,手指着李明,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了。突然,他的眼光转向了电视屏幕,手指转向了电视大声喝道:“到这里了!看看吧,为了我?你拿阿凤的照片干什么?还一拿好几张,你究竟是什么用意!”

  李明再次苦笑了,昨天晚上他在李凤美的卧室中干的事情,此刻正在电视中毫无遗漏的重复着,让他不由得感到百口难辨,纵然他现在早已非吴下阿蒙,但面对这种情况,还是束手无策。

  看着他闪烁的目光,谭颖的眼光中包含了一丝失望,她猛然后退几步,指着李明厉声喝道:“李明,你马上给我解释清楚,你究竟是来干什么的?你对我究竟有没有用过真心,难道,你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接近我们家?”

  李明无奈的望着谭颖,歉疚之余心中还带着一丝好像,接近谭颖当然就是为了接近她的家庭,这一点谭颖说得并没有错,但是李明还不能承认这一点,他要尽力的挽回这次的失误。

  “阿颖,你真的要我说实话?”李明的眼光转向谭颖,深邃的目光望着她,露出浓浓的神情,口中说道:“我要说,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也都是为了你父亲,你能相信吗?”

  谭颖痛苦的摇着头,艰难的说道:“不要问我,我不知道,给我证据,给我相信你的证据,好吗?李明,我真的好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但是我需要证据,给我证明好吗?”说到这里,眼泪又是止不住的哗哗的向下流动着。

  李明点了点头,深情地望着她说道:“阿颖,你放心,我一定会拿出让你满意的证据的。现在,先听说一说我为什么要在半夜三更的闯入你继母的卧室吧。”

  听到他这话,连一边异常暴怒,正在暗打手势要那些保镖趁机接近谭颖的谭修文也不由得注意了起来。在他心中也是留着太多的疑问,李明夜闯李凤美的卧室,除了拿走几张照片之外什么也没有干,这真得让谭修文闹不明白李明想要干什么,因此,听到李明要揭示,他也不由得停止了手中的小动作,转而用心听了起来。

  “其实你们也注意到了,我在进入卧室的时候是从窗户进去的,其实不瞒你们说,我懂得一点中国的武功。”看到众人都在注意听自己的话,李明心中安定了不少,讲话也逐渐顺利了:“我说的这个武功,并不是现在社会上流行的那些花架子,我的武功,实际上是从古代流传下来的,是一种真正的武功,这其中,就有你们认为是子虚乌有的内功。”

  看了看众人震惊的样子,李明微微的笑了一笑,继续将能令谭颖融化的目光投向她,口中接着说道:“虽然我修炼的内功并不像小说中写得那样厉害,不过还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其中有一点神奇的地方,那就是听力。由于长时间休息内功,使我的听力异常好,我现在都能听到一百米外两个人的说话声。”

  “我之所以夜探卧房,就是因为在无意中听到了李阿姨的电话。昨天晚上我和阿颖在她卧室的阳台上乘凉,而李阿姨正好在不远处的游泳池边静坐,当时我也没有在意,但是她在坐了一会儿之后就开始打电话了,你们不知道,我这耳朵非常灵敏,平时不想听到的事情都硬往里面钻,昨天晚上也是这样的,我居然听到李阿姨在电话里叫什么小宝贝儿,而且还说了很多肉麻的话,我都没有办法复述,最后,两个人还订下了今天的约会地点。”

  说到这里,李明转过头来忘了一眼谭修文,刚才这话他并没有说谎,这一切都是实情,这时候说出来,一方面可以给自己证明,另一方面也可以趁机打击谭修文。

  果然,谭修文的脸色猛然变得苍白了起来,他的身体摇晃了一下,然后快速的扶住了身边的沙发,苍白的脸上转眼间便出满了虚汗。

  李明冷笑了一声,心中不由得感到一丝快感,他将目光转向谭颖,继续说道:“当时我听到这个情况后,并没有告诉阿颖,我怕她不相信,但我又不能放任这个女人这么欺骗谭伯父,所以就擅自坐了决定,在晚上偷偷的潜入她的卧室,试图找到刚才那个男人的电话号码,不过,这个女人显然非常小心,打完电话后,电话号码早就删除了。”

  李明说到这里,谭修文已经开始虚弱的倚靠在沙发上了,谭颖这事也发现了他的异常,顾不得刚才两个人的争吵,急忙跑上前去,同几个保镖一起将他扶到沙发上坐下,而几个保镖趁机将谭颖挡到了他们的身后,然后敲敲的向谭修文请示着。

  谭修文虽然快要虚脱了,但神志还是非常清醒地,李明的话虽然离谱,但他却非常相信。一直以来,他都不相信李凤美,这种事情他见得多了,所以时常都非常小心,自从不知道中了什么邪而同李凤美结婚后,他就没有放弃过对她的监视,而在她的卧室中放置监视器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而且,李明的叙述同他在电视中所表现出的动作是一模一样的,因此,谭修文对他的话已经深信不疑,所以,看到保镖在向他请示,他便微微的摇了摇头,阻止了保镖的行动。

  这一切当然逃不过李明的眼睛,眼看他已经扭转了乾坤,开始取得主动了,顿时便轻松了许多,望着谭修文,口中的话丝毫没有间断:“又于昨天在卧室中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所以我决定今天到现场去取证,从昨晚的电话中,我已经知道了他们幽会的地点,因此,我今天上午就在那里将他们两个当场抓获了。”

  听到这话,无论是谭修文,还是谭颖,都不由得惊叫了起来,就连旁边的几个保镖都不由得在脸上变了颜色。这种事情,猜测是一码事,即使是有了充足的证据,但是如果没有现场抓获,在人的心中怎么还都有一丝侥幸的心理,但是现在李明说已经将他们抓获,这下就彻底击碎了谭修文心中的一线希望,只见他们哼了一声,脸色顿时变得蜡黄,脑袋一垂便向沙发上倒去。

  这件事情给谭修文的打击太大了,虽然说他能够在外面花天酒地、眠花宿柳,他能够在外面有无数的情人,但他却不允许自己的妻子有任何出墙的行为,这或许是他们这类男人的通病吧,这种事情关系到他们的脸面,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因此,听李明说到现场抓获的事情,本来就非常愤怒的他就再也受不了了。

  看着现场一片慌乱,李明的心头不由得感到异常痛快,他靠在一边的立柱上,冷眼看着周围慌乱的人跑来跑去,居然在心中感到非常惬意。

  在谭修文专职医生的抢救下,终于让他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醒过来的第一件事情,他就是把李明叫到了身边,死死的顶着他低声问道:“这件事情你能肯定?你手里有证据?”

  李明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绝对肯定,为了取证,我特意买了一个DV,这一点阿颖可以作证。”

  谭颖在一旁脸色苍白的点了点头,低声说道:“这我知道,你买DV原来是为了干这种事情,但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李明苦笑道:“这件事情仅仅我一个人知道,而且还不能肯定能拿到证据,但是如果告诉你的话,岂不会让你误会?我宁可首先取得证据。现在,证据就在我卧房的DV机里面,不相信的话可以当场播放。”说到最后,李明不由得有了一些恶作剧的想法,假如将李凤美颠倒鸾凤的录像放给谭修文看的话,不知道他是不是能被当场气死呢?

  谭修文此时的脸色更难看了,他转过头去,朝着一个保镖吩咐道:“二虎,你去验证一下,这一切是不是真的。”

  那个保镖点了点头,阻止了李明要带路的行动,转身叫了一个菲佣,向李明的卧房走去。

  趁着这个功夫,谭修文的医生给他挂上了吊瓶,性格倔强的他绝不肯回到自己的卧室,他要留在这里讲事情彻底的弄个明白。

  而谭颖此时的心里则喜忧交半,既为李明的清白感到高兴,又为他父亲的遭遇感到担忧,这件事情对谭修文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作为女儿,他不得不为她父亲的身体感到忧虑。

  不大的功夫,那个叫二虎的保镖走下楼来,在谭修文的注视下微微的点了点头。看到这个汇报,饶是他早就对这件事情深信不疑了,但还是重重的喘了一口气。

  很长时间,客厅内都寂静异常,谭修文不说话,其他人都不敢吭声。谭颖一手拉着李明的手,一手拉着谭修文,眼泪汪汪的左看右看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而李明,则在为能够顺利过关感到庆幸的同时,也在暗自惋惜,就这么把李凤美交出去了,那么上午同她达成的协议就全作废了,以后要想顺利地打入谭修文公司的内部,顺利地取得公司的控制权,将会变得异常困难,没有李凤美作内应,很多事情李明都是没有办法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总之,外面的太阳似乎快要落山了,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来的光芒也开始变得通红了,一直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谭修文慢慢的睁开了眼,望着依然陪伴在身边的谭颖,他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谭颖大喜,急忙叫道:“醒了!怎么样了爹地,感觉好点了吗?您可千万不要有什么事情,要不然让阿颖怎么办啊。”

  谭修文微笑着将手抬了起来,轻轻的***着谭颖的头发,带着一个父亲的慈祥说道:“阿颖终于长大了,也终于要离我而去了,你也应该有自己的老公了。哎,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我也成了老头子了。今天的事情就让他过去,余下的一切就交给王律师吧,那个女人的一切都和我无关了。李明,你能像我保证,你对我的阿颖是真心的吗?”

  坐在一旁的李明听到问话,急忙过来蹲到谭修文的面前说道:“谭伯父请放心,我对阿颖的确是真心实意地,这一点阿颖应该能感觉出来。”

  谭颖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望着谭修文微笑道:“爹地,你就放心吧,我能感受到李明的心意,您的女儿也不是一个什么事情都不懂得小女孩,毕竟我已经是一个研究生了,已经有自己的判断能力了,您就放心吧,男孩子我见得多了,这点判断还是有的。”

  谭修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迟疑和痛苦,他望着李明沉默了半天,猛然,他对谭颖说道:“阿颖,你先走开一下好吗?我真的想要和李明单独谈一会儿,这是我们男人间的事情,你一个小女孩子就不要听了,好吗?”

  谭修文从来没有用这么温柔的语气同谭颖商量过事情,因此,谭颖的脸上变得非常犹豫,她望了望李明,又望了望谭修文,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

  看到谭修文一再要求谭颖离开,李明也不由得感到非常好奇了,他不知道谭修文的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但是他知道,谭修文这么做,一定是还有什么疑问需要解决,他肯定是害怕对谭颖造成太大的伤害,这才一再让他离开的。假如现在自己没有能力应付谭修文,那么只需要假装糊涂,帮助谭颖说两句话,那么谭修文很可能就把这件事情放下了,但现在李明的心中充满了信心,尤其是看着躺在自己面前虚弱的谭修文,更给他一种自己非常强大的感觉。而且,自己以后想要打入谭修文公司,取得他的信任的话,那么今天谭修文的疑问一定要给他解开,否则对自己以后不利,因此,看到谭修文欲言又止的样子,李明对谭颖说道:“阿颖,伯父说得没有错,有些话是男人之间的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你先出去一下,好吗?等我同伯父谈完了你再进来。”

  听到李明这么说,谭修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异,而谭颖则不情愿的站起身来,口中嘟囔着:“又不是女人,还有什么秘密可以谈的,不听就不听。”一边说,一边向大厅外面走去。

  看到谭颖走远了,谭修文将目光收了回来,转而望向李明,眼神也从刚才的慈爱转成了严厉和疑问:“阿颖不在面前,我也不怕说什么话了,说吧,你混到我的身边究竟是受谁的支使。”

  李明愣了一下,仔细的看了看谭修文的表情。此时的谭修文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不久前灰暗的脸色已经消失不见了,而刚才的颓唐和愤怒也早已经离他远去,此时的谭修文已经恢复了正常时的那种精明的状态,这同刚才谭颖在的时候完全两样。

  李明心中一沉,不由得暗叫不妙,现在的情况非常明显,谭修文还没有相信自己,看来刚才自己的一番表演完全没有让谭修文迷惑,事情远不像他想得那么轻松。

  谭修文坐起身来,示意旁边的医生给他拔下针头,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对面说道:“坐下来吧,现在阿颖不在,也就没有什么能影响我们的谈话了。不要再对我说狡辩的话,我的眼光是最明亮的,这么多年来能混到这个地步,我靠的都是自己的能力,这一点希望你能够相信,因此,我希望我们能够开诚布公的谈一下,你接近阿颖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李明缓缓的坐了下来,同时感到自己的后颈一凉,一支冰冷的枪口已经放到了那里。对此李明并不为意,以他现在的武功,虽然还不能躲避子弹,但他却相信,他的反应和速度都不是身后的保镖所能比拟的,因此,只要自己能够及时闪躲,那么自己移动的速度绝对要快于保镖的反应速度,所以,对于身后的枪口他并没有理会,他只是望着谭修文,在考虑着如何回答他的问话。

  “不要再找什么借口了,说实话吧,是什么人派你来的。”谭修文的神色非常自信,他望着李明,眼睛中露出非常坚定的信念,仿佛认为李明一定会对他说实话似的。

  “我对阿颖是真心的,不管您想不相信,我都是这句话。”李明的想法非常简单,谭修文肯定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因此,只要自己矢口否认有其他的企图,他就拿自己没有办法。不过,在心里面他还在紧急的想着其他的办法,以试图彻底打消谭修文的疑问,毕竟,他的目的就是要取得谭修文的信任。

  谭修文微笑着摇了摇头,眼神中的坚定丝毫没有改变:“世间的事情不会有那么凑巧的,你不是一个普通的人。而且我相信,你是会那种神奇的武功的人,但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不相信你说的话。阿颖不会那么凑巧,冥冥之中就碰到了你,这种话年轻人相信,但是我不相信,我有我自己的人生经验,有我自己判断事物的能力,因此,你结识阿颖绝对是有目的的,你绝对是在利用阿颖在接近我。”说到这里时,在谭修文的眼中充满了睿智。

  “当然了,你说你要查找李凤美偷情的证据,这一点我相信,但是我相信,你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取得我的信任。呵呵,年轻人,以你的年龄来说,你确实是一个非常不凡的人,但是你偏偏碰到了我,相比较起来,我比你更加不平凡!所以,你还是不要试图狡辩了。给你说实话吧,你和阿颖的事情我已经不打算插手了,你虽然是蓄意的接近她的,但是我也看得出来,你不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而且你对阿颖也怀有好感,因此,我并不害怕她会受到什么不可弥补的伤害,顶多,也就是在她的人生经历上增添一点色彩罢了。本来,如果不是阿颖对你那么痴迷,我绝对不允许你活到明天,可是现在,我也不得不冒一点险了,这一点你能明白?”

  “年轻人,在自己经历一些事情的时候,往往都不会考虑得太长远,因此某些决定往往是非常错误的,但是他们自己却并不这么认为,因此,对于老人的插手他们往往都不能谅解,有时候甚至会在两代人之间造成非常深的隔阂。而我是一个聪明人,所以我不会强迫阿颖离开你,让她在挫折中成长吧,谁让她是我谭修文的女儿呢?”

  说到这里,谭修文微微的笑了笑,望向李明眼光中多了一分期待:“李明,我之所以把阿颖支使出去,就是要给你说明这些事情,我要让你明白,继续留在阿颖身边是毫无用处的,即使最后你同阿颖结婚了,我也不会允许你进入我的内部,这一点希望你能够记住,这一生一世,你永远是一个有疑点的人,纵然你现在回心转意了,想要真心实意地对待阿颖了,那也不能取得我的信任。但是,话虽然这么说,但我还是不希望你离开阿颖,我希望你能够正式开始真正的接纳她,给她下半生以幸福,而同时,我相信你也能够享受到同以前不一样的人生乐趣,相信我,虽然你不能进入我的机构,但我会出巨资给你投资自己的事业,这么一来,你岂不是可以实现自己人生的理想了?想想看吧,你接受这项打入我身边的任务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钱?现在我给你钱,给你能够享受一生的钱,那么,你还会为那些人服务吗?”

  “不过,也许是我太一厢情愿了,太高估我女儿的魅力了,因此,在听完我的决定后,如果你决定要离开她的话,我也不会为难你,最起码,阿颖现在陷得还不太深,所以,我可以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如果你决定要离开她,我也可以给你提供一笔资金,作为你主动放弃打入我身边的报酬。你要知道,虽然我已经看穿你的真面目了,但是将一个怀有异心的人放到自己的家庭中是非常愚蠢的,因此,你自己主动离开我也是欢迎的。”

  李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心中已经意识到,事情可能已经不可挽回了。谭修文说得已经非常明白了,按照他的身份地位,以及他的经验阅历,能够给李明说这么多话、解释这么多事情,本身就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遇到这种情况,李明已经没有办法来挽回谭修文的决定了。

  本来,李明现就可以杀光目前客厅中的所有人,然后拿着自己拍卖得来的五亿元钱扬长而去,相信没有人能够阻止自己,但是,经过这一天的接触,李明对眼前的老人不由得产生了一丝好感,那是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是一种对谭修文个人能力和个人魅力的崇敬,这是一种同私人恩怨完全不相干的感觉,因此,面对眼前这个精明机智的老人,李明完全提不起任何杀心。

  “我希望你能同阿颖真正的走到一起,你非常精明,这一点我看得出来,同时,我也非常欣赏你,虽然我们目前还处于敌对状态,但我真的希望这种状态能够彻底消失。”看到李明半天没有吭声,谭修文有开口补充了一句。

  李明苦笑了,而且是笑得非常苦,不错,他喜欢谭颖,而且非常喜欢,那是一种现代男人对现代女人的一种由衷的爱情感觉,完全不同于李明同张瑶、林珑之间的感觉。李明同谭颖是有着相同的生活环境、相同的文化知识背景的一对男女,是真正有着共同语言,是能够真正在生活中引起共鸣的一对情侣,这是张瑶和林珑完全不能比的。这些天,李明一直处于非常矛盾之中,其原因就是因为同谭颖之间的感情以及同谭修文之间仇恨的冲突。但是,李明却也知道,他和谭颖的感情只能是水中月、镜中花。李明不可能为了谭颖而放弃同张瑶、林珑的感情,而谭颖作为现代人,也不可能同张瑶、林龙等女人一起分享李明,因此这么一来,李明只能选择一方面,无论从感情上,还是从道义上来说,李明都不可能选择谭颖的,因此,在知道了阿谭修文的决心后,李明猛然有了自己的决定。

  他缓缓的站了起来,对这谭修文微微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既然您这么说了,我也就不否认了,现在我要把阿颖叫进来,当面宣布我的决定。”

  谭修文马上就笑了起来,他赞许的望着李明,点着头说道:“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很好,做什么事情都要果断一些。二虎,去叫阿颖过来。大虎,把东西收起来吧,别吓着我的宝贝女儿。”

  听到召唤,在花园中等的不耐烦的谭颖立即一路欢跳着跑了进来,奔到李明的面前,她一把拉住李明的手臂抬头问道:“你们两个大男人谈了半天,有什么秘密呀?给我透露一点好不好?”

  李明低头望着谭颖,嘴角歉意地笑了一笑,然后轻轻地把她的手拿开,退后了几步之后,开口说道:“阿颖,你先站在那里,听我把话说完。其实,我原来接近你都是怀有其他目的的,因此,我需要你在我讲述完之后,自己做出正确的判断。”

  谭颖脸上的笑容立即凝固住了,她茫然的望着一脸严肃的李明,再回头看看同样一脸严肃的谭修文,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她的心头,让她有一种想要逃避的冲动。但是,她毕竟是谭修文的女儿,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她有一种近似于遗传的坚强和镇定。

  李明轻咳了一声,不知道应该从什么地方说起,说实在的,他之所以下定这个决心,大部分是因为谭颖的关系,他不想让她继续受到伤害,他要将事情的真相讲明白,以便让谭颖自己离开他,然后,他才能下定决心继续报仇,否则,他会越来越难办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