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七章 闯宫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6352 2004.08.30 09:20

    

  李明全身的血液好像都凝固了,他下意识的想要转过头去,但是他没有动,因为他发现郑玉并没有在李清的身边。

  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现在李清身边的侍卫虽然不少,但没有一个人是林珑的对手,如果自己现在决定动手的话,十分钟之内就能解决李清。但现在麻烦的就是这附近的几座警戒塔,这么一大队人不可能不引起他们的注意,现在又没有康王事先通融,况且这又离皇宫不远,万一惊动了城卫军,自己可就不想前些天那么幸运了。纵使能侥幸逃脱也是得不偿失的,毕竟现在自己能混到皇帝的身边很不容易,可是,眼前的这个机会是很少有的,没有郑玉在身边的李清简直就是最好的刺杀对象,错过了这个机会,以后再想杀他就难了。

  一霎那间,李明心里猛然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在这里解决掉李清,至于善后的事情,大不了让康王将看到事情经过的城卫军都清洗了,相信李嵩会乐意这么做的。然而就在他正要回头招呼林珑动手的时候,从他的背后却传来了那熟悉而又让他厌恶的的声音:“哼,你现在才跑回来,我还以为你躲到你那个小窝里不敢出来了呢?是不是害怕王爷责怪了?”

  李明一个激灵,刚要转过的脑袋定在了那里。郑玉满脸讥笑的从他的背后转了出来,走到了李明面前,瞅着他冷冷的说道:“你还知道回来?王爷对你那么信任,你却将他凉在一边凉了半个多月,耽误了王爷多少大事,哼,换做别人恐怕早就掉脑袋了,也就是你的****运好一点.......”

  “郑玉,不许胡说!”李清及时的发话了:“李明肯定有他自己的理由,我相信他不会拿碧泉岛那么多人开玩笑的,是不是?遇到什么难办的事情了?有什么要我帮忙的你一定要直说,我们兄弟之间没什么不好商量的。”说完,李清慢慢的踱了过来,望着李明的目光充满了询问和关切。

  李明一下就愣住了,以至于他的脑袋里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并不知道这半个月自己在做什么吗?怎么可能?以长乐公主同他的关系,她绝对不会替自己隐瞒的呀。长乐公主临走时对他的威胁至今依然印绕在他的耳边,使他至今久久不能安心,但是今天看李清的表现,好像完全不知道。是长乐公主没有告诉他,还是李清别有深意的故意装作不知道?这个问题让李明彻底的糊涂了。

  “你来得正好,陪我一起进宫一趟。”李清注意到了李明那不自然的神色,大度的笑了笑说道:“不用放在心上,你还能回来就表明你还没有忘记你我之间约定,晚回来那么半个月我也不会怪你的,毕竟你离开那里将近半年了,和家人长聚一下也是人之常情,谁家还没有一点家务事呢?不过,你也应该派个人通知我一生的,要不是我对你绝对的信任,你这么做还真得让我产生误会呢。对了,你既然回来了,那应该先上我的府中去见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说完,他本来很亲切的眼神中增加了一丝的疑惑。

  李明心中那种怪异的感觉再度涌了上来,时光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从前,回到了自己初和李清订立盟约的那个时刻,眼前的李清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助手、他的盟友,好像一点没有对他起疑心。然而自己呢,就在几分钟前,自己还想着要如何杀掉他,以消除他对自己的威胁。如今看这个架势,不管李清是不是真心的,也不管它有什么阴谋,既然郑玉出现了,自己的刺杀计划也就彻底的泡汤了,现在他对自己是这个态度,那么自己还真的要装模做样的敷衍一番,这种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的转变让李明还真得非常不适应,毕竟他并不经常做那种两面三刀的事情。

  “小弟今天刚刚赶回来,按道理是应该先回王府见王爷一面的,不过我出来之前有一位朋友委托我给他在皇城的一位子侄带了一点礼物,所以我就先到他这里将礼物交给了他,这不刚刚从他家里告辞出来,正要往王府那里去呐,就碰上大哥你了。”李明灵机一动,找了这么一个似是而非的借口。

  “噢?这位兄弟在什么地方高就?嗯?这位兄台居然是一位高手?今天我郑玉第一次走眼,请问兄台师从何门何派?在皇城做什么的?”郑玉已开始并没有特别注意林珑,再加上林珑经过改装后,原来的气质荡然无存,所以郑玉并没有发现他身具武功,可是经过李明这么一说,再加上他这么仔细一打量,他这才惊讶的发现,李明旁边的这个年轻人居然有一身深不可测的武功!甚至连自己都看不出对方的深浅,这在皇城还是绝无仅有的事情,这怎能不让他怀疑呢?

  李明暗叫不妙,以郑玉和林珑的熟悉程度,恐怕两人一交手便会知道她是谁,所以绝对不能让他们有接触的机会,想到这里,他故作愤怒的瞪着郑玉,口中喝道:“郑玉!你平时针对我我倒不能说什么,但是今天你当着王爷的面对我的朋友如此不客气,而且对他的身份不无怀疑,简直是对我最大的侮辱!我虽然不是你的对手,但从今天起是也不再会容许你对我无礼,否则我会同你再次决一生死的,哼,士可杀不可辱,你应该知道这句话的。”

  郑玉哈哈大笑几声,讥刺的说道:“就凭你?我倒忘了,你回岛了一趟是不是带来了什么独门的暗器?所以让你现在有一点理直气壮了?李明,我从来就没有怕过你,当初在碧泉岛上那一次是我过于疏忽,才让你捡了便宜,但现在既然我对你有了防备,你手中的暗器我还不放在眼里,如果你不服气,我们现在就重新比过,看看是你的暗器厉害,还是我的剑厉害!如果你不敢,今天我就要为难你这个朋友了,不过依我看来,你这个朋友的武功可比你高明多了,他似乎用不着你为他出头挡灾吧,莫非,你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这我可要好好的查一下了,就是不知道你这位朋友能不能受得住天牢刑堂的折磨呢?”说完,他不由得有些眉开眼笑了。

  “够了!”李明正要出口反驳,李清在旁边不悦的发话了:“看看你们两个!成何体统!你们两个有仇我是知道的,但是起码我还曾经对你们说过,以前的事情就让他过去算了,有没有这回事?当时你们怎么答复我的?再看看现在的情况,你们真的让你们之间的仇恨过去了吗?难道我的话就那么没有用?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就是为了一个女人嘛!就值得你们这么拼死拼活的?没出息!女人如衣物,全天下多的是,你们想要多少我给你们找多少,就怕你们应付不过来!真是的,两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你们是我的左膀右臂,是我的兄弟,这么斗来斗去的让我怎么办?你们不合作会影响很多事情的!告诉你们,从现在起你们两个不许再这么争斗下去了,否则我会让你们看到我发火生气时的样子的,哼,到时候只怕你们后会都来不及了。我再说一遍,今天的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以后绝对不允许发生类似的事件!另外,李明等到回府之后把你这半个月的情况对我好好交代一下,咱们兄弟归兄弟,公事还是要公办的。现在我正要进宫去探望皇上的病情,正好让你赶上了,那你就和我们一起去吧。”

  说到这里,他凑近了李明,压低了声音说道:“到那里以后只许你看,不许你说话,更不许让别人知道你的身份,好好的观察皇上的病情,等回府后再详细地告诉我。”

  说完这些,他转过头来望着林珑问道:“对了,你这位朋友是做什么的?既然郑玉说他的武功不错,那肯定差不了的,他从来都不会轻易的夸奖一个人的。这位兄弟,你有没有兴趣为本王效力?李明是本王的兄弟,所以本王不会亏待他的朋友的,考虑一下,你意下如何?”

  林珑急忙抱拳推辞道:“多谢王爷的厚爱了,只是草民向来是闲云孤鹤,受不惯官场的这份约束,同时也没有那份远大的理想,草民只要能守住自己在皇城的一点生意就心满意足了。况且李先生只是我叔父的朋友,这次他只不过是给草民带来了一些土特产,草民不敢高攀成为他的朋友。所以,对于王爷的盛情草民只有让王爷失望了,还请王爷能够原谅。”

  “哈哈哈哈。”李清眼中精光一闪,故作潇洒的仰天长笑道:“看来本王的魅力还是不够哇,如此贤才不能收为己用,实在是本王的一大损失。算了,先生既然不愿意,本王也就不强求了,李明,我们快走吧,不要在这里耽误下去了。”

  李明急忙答应了一声,趁着转身的功夫对这林珑作了一个眼色。玲珑剔透的林珑当然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毕竟这些天来他都同李明呆在一起,李明的想法他还是都知道的,所以,等到他们消失在街角之后,她便急速的向着皇宫的侧门疾驰而去。

  仿佛真的并不知道李明这半个月在做些什么,这一路上李清都在热情的对李明详细地介绍这个皇宫的各种建筑和风景,俨然犹如一个称职的导游,这更让让李明心中有一些疑惑不定了,难道,长乐公主并没有泄露自己的秘密?是自己太杞人忧天了?还是说李清隐瞒了这件事情,背后里还有更可怕的圈套让自己钻?

  李清这次走的路线同上次李嵩走的又不一样了,他是带着一大群侍卫堂而皇之的从皇宫威严壮阔的正门走进去的,一路上经过百官休息的前殿、皇帝议事的正殿,一直到了皇帝书房所在的的偏殿,然后,在内宫侍卫的监督下,李清留下了所有的侍卫和兵器,只带着李明和郑玉,随着领路的几个黄门越过偏殿大厅进入了后宫。

  这些天李明在后宫也转了不少地方,虽然碍于皇家的规矩,他并没有进入各个嫔妃宫女居住的地方,但其余的地方还是趁机游了个遍的,当然了,这些都是皇帝亲自下旨应允、由黄门司大黄门带领的。而李清现在走的这条路,李明自己也走过不少回,这正是通往皇帝目前寝宫的必由之路,看来,这次不可避免的要同李清一起在皇帝面前露面了,不知道林珑有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如果他真的曲解了的话,自己的事情可就真的在光天化日之下暴露在李清的面前了,就是不知道李清在看到皇帝安然无恙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不过到了那个时候,他也应该能意识到是自己医治好了皇帝的病吧。只不过是以至此,李明已经不怕和李清翻脸了,反正自己已经准备杀掉他了,他知道不知道又能怎么样呢?况且,在清醒的皇帝的面前他们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郑玉武功虽高,却也绝对不敢在皇帝面前动手的,况且林珑肯定会在那里守着自己了。所以,现在李明是豁出去了,随着众人转过一道小门,前面便是皇帝目前居住的寝宫了。

  门前依然守卫着二三十名猎豹英的卫兵和二三十名黄门侍卫,见到李清过来了,为首的黄门首领急忙跑了上来,对着李清行礼道:“王爷好久没来了,今天怎么这么有空呢?请王爷在这里稍微等一下,待奴才去禀报杨公公。”

  李清一愣,微怒道:“等?你让本王在这里等?以前本王来的时候有哪一次是在着外面等的?怎么现在还要禀报?这是谁定的?是杨公公还是我大哥?真是岂有此理!”

  黄门首领脸上露出了谄媚的笑容,不慌不忙的解释道:“王爷这话是问错人了,奴才只是负责守卫大门的,这些要求都是奴才的上司传达下来的,至于是谁定的奴才并不知晓,所以还请王爷不要难为我们这些下人。”

  李清的脸上马上笼罩了一层寒霜,他冷冷的斥责道:“为难你?你算什么东西,也值得本王为难你?哼,我管他是谁的规定,现在皇宫里还由不得你们这些不男不女的人说了算的,郑玉,给我往前冲,谁敢阻挡的话,要他们的命就是了。”

  郑玉脸上露出了一丝并不常见的狞笑,他仿佛像闻到了血腥味的的狮子一般,满目凶光、满脸兴奋的向着前面直行了过去。

  前面守卫的猎豹营侍卫和黄门司的侍卫都是脸色大变,不约而同的抽出身上的兵器,面色紧张的紧盯着一步一步逼近的郑玉,随时准备阻止他的行动,但是他们也感受到了郑玉身上那凌厉的杀气,所以他们只是戒备着,准备联手抵挡郑玉的袭击。

  “住手!明王爷,这里是内宫,难道您想在这里动武吗?”一个尖锐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随之,沉重的大门缓缓的打开了,杨公公满面含煞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在他的背后,几十名中年的黄门齐齐的根在他的后面。。

  李清急忙喝住了郑玉,赶前一步赔笑道:“原来公公在这里,本王还不知道呢,要不然就不会发生这种误会了,还请公公原谅。不过,本王以前来看望皇上都没有受到过任何阻拦,今天是怎么回事呢?你要知道,现在是我们三兄弟在治理国事,本王可是有三成的权利,应该没有人能阻止我吧?除非是大哥和三弟同时下达命令,不过我想这是不可能的吧?他们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一起的,况且昨天三弟还出了事......。”

  “这件事情是老奴自己的决定。”杨公公淡淡的说道:“皇上的病情非常严重,已经长时间的昏迷不醒了,为此王政大人带领着尚药局和太医署的人已经在此连住了半个多月了。为了防止任何人打扰皇上,老奴擅自决定,禁止任何人探望皇上,当然也包括你们三位王爷和皇后嫔妃在内的,所以,王爷还是尽早离开吧。”

  李清微微的感到意外,但随即便非常愤怒的喝道:“杨平!你这个老奴才,是谁给你的这个权力,居然将皇上软禁起来了?你难道想造反吗?父皇对你如此信任,你却趁着他昏迷的时候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难道你认为你可以成功吗?本王劝你还是就此收手,我们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否则,你以为本王对付不了你?”

  杨公公面色波澜不惊,冷冷的回答道:“随王爷怎么说好了,老奴自问无愧于天地就行了,王爷,还是请您离开吧,否则老奴会像对付成王对付你的,到时候你不要责怪老奴事先没有打招呼。”

  李清大吃一惊,颤声问道:“什么?三弟的事情是你干的?你好大胆子,竟然敢将一个王爷捆到石狮子上,还将他随身的侍卫杀了一多半,你不要命了?猎豹营、黄门司的侍卫听令,我是明王李清,黄门司总管杨平涉嫌叛乱造反,你们将他给本王拿下了!本王会重重有赏的!”

  然而,门前的侍卫一个也没有动,有几个猎豹营的侍卫甚至拿着嘲弄的目光望了李清一眼,这让李清差一点都要发疯了,他对着郑玉猛喝了一声,来人,把这个犯上作乱的逆贼怎给本王拿下了。”

  郑玉答应了一声,猛然朝着杨公公扑了过去,转眼间已经到了他的面前,随即一掌向他的胸前拍了过去。

  郑玉这一掌,正和他在明王府花园打伤李明的那一掌是一样的,他早就看得出来,眼前站着的这位瘦小枯干的老黄门虽然毫不起眼,但他眼中隐约闪现的精光却暴露出了他那不凡的身手,郑玉并不敢轻敌,他也从不轻敌,所以,他一上来便是展出了林家掌法的杀手绝招:五绝掌。

  杨公公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但也只是惊讶而以,他并没有躲避,而是迎着郑玉的手掌接了上去,转眼间已经同他的手掌相交在一起。

  郑玉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完全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老黄门并不上自己的当。林家五绝掌全在于那一气呵成、绵绵不断的攻势,这第一掌虽然快捷、威猛,但却留了少许的余地,为的是让对手能够有机会闪躲开,然后趁着对方闪躲时露出的空当展开后几掌的攻势。所以,如果对方闪不开这第一掌,或者对手并不躲闪这第一掌的话,以后的几招杀招便没有机会使出来了,这也是破解林家五绝掌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但是,能够有实力使出这种办法的,那都是绝顶的高手了,因为第一掌虽然是虚招,但却快捷无比,要想硬碰硬的挡住这一掌,必须要使用全部功力才行,不过由于这一掌的速度惊人,往往使人措手不及、来不及运功抵挡,所以,如果不是与对方功力相差太远的话,即使这第一掌对方能够挡住,也往往会令对方身受重伤的。那么眼前,这个老黄门能不能承受得住自己这第一掌呢?

  一声清脆的掌声,两人的手掌快速的相交了。然而事情并没有像郑玉想象的那样轻松,老黄门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接下了这一掌,并没有显出受伤的现象,与此同时,一阵凌厉的内力透过郑玉的手掌想着自己的心脉猛然袭击了过来,这让郑玉又是大吃一惊。要知道,自己是在对方猝不及防的情况下使出这五绝掌,即使是换做林凌峰来,他也不会这么容易就接下来的,难道眼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老黄门的武功居然比武林第一高手林凌峰还要高吗?好在自己全身内力处于高度紧张之中,老黄门的这次袭击只是让他感到不舒服了一点,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伤害。

  但是双方交战之际容不得半点的走神,就在郑玉由于惊讶而微微分神的那一刻,老黄门已经由守转功,反手一掌向郑玉的头顶拍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