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七章 责任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7366 2004.10.15 08:37

    

  有很多时候,李明都感觉到自己好像是在生死的边缘徘徊,就像这次一样,事先毫无征兆,以他此时灵敏的感觉居然没有察觉到近在头顶上的剑,也没有察觉到剑的主人站在什么地方,就好像凭空出现了一柄剑,正好就挂在他的头顶上一样。

  直到剑锋临顶,李明才有所察觉,慌乱之中急忙侧头,但是剑尖已经离他太近了,根本就不可能躲避开,就在这时,早已经注意到他的险境的林珑及时地赶到,抬起手中的剑点到了那柄黑剑上,这才让李明堪堪的躲过脑袋,但是,剑锋还是深深的插入了他的肩膀,在他的肩头划过了一个非常深的伤口,顿时,一阵鲜血汹涌而出,一阵无力的感觉涌入他的心头。

  李明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感觉到头昏眼花、四肢乏力,林珑吓得花容失色,急忙点了他伤口周围的穴道,同时随手一剑,将挂在树顶还要进一步刺杀李明的那个刺客串到了剑上,那人瞪大了眼睛,恐怕致死也不相信会有这么精妙的剑法吧。

  林珑并不像张瑶那样惊慌失措,看到李明这样,她并没有叫喊,只是将李明抱起来,转身就要往竹林那边跃去,但是李明及时地阻止了他。刚才的眩晕和无力只不过是恐惧和失血综合造成的,一旦出血被止住了,李明的心神也马上安定了下来,并阻止了林珑离开这里,因为他刚刚看到,有更多的黑衣人涌入了这里,将他们紧紧的包围在中间,如果林珑带自己离开的话,剩下张瑶一个人可就危险了,况且,这么多人再杀回去的话,留在茶场处理现场的那些侍卫可就要全军覆没了。

  林珑一愣之下也看清了眼前的局势,于是,少有的杀气从她身上散发开来,一种迫人的气势压向黑衣人,使得站在前面的一部分人不由得直向后退,同时,身上的一袭白衣也开始猎猎作响了。

  将李明交给张瑶看管,林珑平举手中宝剑,霎时间眼中变得空明,眼前的敌人似乎不存在了,在别人的感觉中,此刻的林珑就仿佛是一柄宝剑一样的耀眼夺目、杀机腾腾。

  “身剑合一!”黑衣人群中传来一声惊喝,接着这声惊喝变成了恐慌:“快撤!全体撤退!”

  然而,没等到黑衣人反应过来这句话什么意思,林珑便如清风一般在原地消失了,在夜色下,她那白色的身影淡淡的犹如划过一丝流光,在黑衣人群中飞一般的闪过,如幽灵一般让人摸不到身影。转眼间已经飘过林中所有黑衣人的身边,在原地翩然出现了。

  没有任何呼喝声,也没有任何兵器交击的声音,林珑在黑衣人中快速的飘荡了一圈后又完好的回来了,只是,她的脸色是如此的苍白,她的身躯是如此的软弱,以至于不得不勉励的扶住张瑶的手臂才能够勉励的站立,突然,从她的嘴里喷出一口鲜血,与此同时,满地站立的黑衣人便散架了。

  李明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个人可以被砍成这么多块,这么多的黑衣人,最少也有二百多名,密密麻麻的围在他们的周围,此刻,却突然全部塌下去了。

  他们不是倒下去的,是塌下去的,李明眼前的每个黑衣人,落到地上的时候都已经不再完整,而是变成了大大小小的肉块、大大小小的喷着鲜血的肉块。

  张瑶再也看不下去了,就如同上次在峰顶一样,看到这种惨象之后,她便蹲下呕吐了,带得李明和林珑一起滚落在地上。

  李明强忍着肩膀上的剧痛将林珑搀扶起来,无奈的望着张瑶正想要劝解,却听见他的身后传来一声重重的喘息声。

  两个人吓了一跳,急忙转过头去,却见他们身后的肉块中,依然有一个黑衣人巍然站立。

  这个黑衣人虽然断了一条手臂,但是另外一只手中却依然紧握着一柄宝剑,他的身上虽然布满了伤口和鲜血,但是他依然直立着,炯炯的眼光朝李明他们望过来。

  林珑又是忍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讶然道:“真没想到,你的武功居然能达到这个程度,按照身手你应该是一位知名的高手,为什么会作出这等下三烂的事情?”

  黑衣人满是鲜血的脸上苦笑了一下,惨声说道:“高手?嘿嘿,在你面前我还能称作高手吗?没想到,你居然练成了身剑合一,嘿嘿,是我失算,居然将你算漏了,在我的面前你居然能够将我辛苦训练出来的杀手一举击杀,这是在太出乎我的意料了,不过,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你并没有对我造成重创,而你由于强行施展身剑合一,已经身受重伤了。嘿嘿,用你们三个人给他们陪葬,应该是非常划算的。”说到这里,他一边狞笑着,一边抬起手中的长剑,一步一步的穿过脚下的尸体,向三个人逼近了。

  李明大急,看现在林珑的情况,显然已经没有了再战的能力,自己更不行了,半个身子不能动弹,更别说作战了,现在只有张瑶还有一战的实力,但是她此刻却紧闭着眼睛,将脑袋深深的埋入林珑的怀中,根本就不敢看眼前的惨象。

  眼见得那个黑衣人越逼越近了,李明不由得心急如焚,冲着张瑶不由得大叫了起来:“瑶儿快起来,把他杀了!你再犹豫我就要被他杀了。”

  张瑶猛然抬起头来,看到黑衣人正举起手中的长剑一步一步地向李明逼近,她不由得尖叫一声,腾空而起,手中宝剑犹如闪电一般向那个黑衣人刺去。

  黑衣人显然没有料到张瑶能有这么快的速度,经过与林珑的战斗,他此刻实际上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怎么可能挡得住张瑶那凌厉的剑势呢?在张瑶全力施展的林家剑法之下,没有出三招,便被疯狂的张瑶一剑刺入心脏。

  生命的光芒逐渐地从他的脸上消失,无神的望着地上的李明,从他嘴里勉强蹦出几个字:“功亏一篑......严重失误......,漏算了你。”说完,他便一头栽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张瑶一屁股坐在地上,但随即又惊叫着跳了起来,跑到李明面前将脑袋紧紧地扎入他的怀中痛哭了起来。

  好半天,两个人才抚慰了张瑶,扶着她的肩膀勉强的站起来,一摇一晃的走出了松林。

  茶场上,火势已经被闻讯赶来的士兵和工人及时地扑灭了,空气中蔓延着一股茶香和焦糊的味道,地上,一并排的整齐的排列着被杀害的人员,另一边,胡乱堆放着被消灭的黑衣人。李明沉重的望着眼前的局面,连赶过来给他治疗的人员都顾不上理会了,他的心中,此刻只有悲痛和仇恨,他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人会对岛上这些无辜的人员下手,如此毒辣、如此残暴,让他一是片刻真地接受不了。

  突然,几声隐隐约约的兵器声又传入了李明的耳中,使得他不由得一惊而清醒过来,急忙向旁边待命的一个驻军军官询问道:“难道侵入岛上的敌人还没有被消灭吗?这声已从什么地方来的?......不好,是康王行宫!”李明面色大变,那里是岛上领导机关的所在地,很多重要的人物和材料都在那里,医学院更是置身其中,如果让他们对这些郎中下手,自己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主公不用担心,王将军刚才已经带领三千铁骑赶过去支援了,相信很快就会平定他们的,主公,您身受重伤,还是让小将给您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这个军官急忙安慰道。

  李明急忙摇头,说道:“不行!我不放心那边,你们在这里忙你们的,我们到那里看看。”说完,让那个军官套了一辆马车,分出两个人赶着马车载着他们望码头这便匆匆赶过来。

  等他们赶到码头时,这里的战斗已经结束了,王文和圣手王正领着大家打扫战场,看到李明过来,急忙迎了上去。

  给李明和林珑把了把脉,圣手王满脸怒火地说道:“简直是一群畜牲!先是屠杀丝绸作坊的那些手无寸铁的女工,然后又冲入竹林要屠杀那些学院,幸好我和庄崖在这里,否则我们的损失就太大了。”

  李明微叹道:“这个人好大的手笔!居然能在全岛四处开花,我有一种预感,这也许只是一个试探,是一种试探性的攻击,如果能击垮我们,他们就顺势占领整个岛屿,如果他们失败了,我想会有更多的人来攻击我们的,毕竟他们的代价太大了,如此多的高手不是平常人所能拥有的。王文,马上将军营中的人马全部调到这边来,在要害的地方严加防守,同时,连夜赶往临滨,让曹豹紧急增援一万士兵来岛上守卫,哼,我要让他们有来无回!”

  王文高声答应了一声,急忙下去安排任务去了,圣手王拉住李明的手说道:“先生,你们先进竹林阁休息一下吧,我看珑儿的伤势也不轻,必须让她及时地得到调养,放心吧,这里有我,我会在天亮之后将目前混乱的局势稳定下来的。”

  李明疲惫的点了点头,肩头的伤痛让他不想说任何话,只是扶着一个侍卫的肩膀,跟在林珑和张瑶后面走进了竹林阁。

  林珑是由于强行施展自己尚无力使出的武功而造成的极重的内伤,除了林凌峰之外,恐怕没有人能缓解她的伤势,现在只有靠自己慢慢的疗伤了。李明是外伤,在他的指点下,几个医学院的学生将他的伤口消毒包扎后缝合,然后几个人悄悄的出去了。

  心乱如麻的李明一夜没有休息,一直在思考究竟是什么人在对付他,毕竟这次的损失太大了,足以给刚刚起步的碧泉岛那薄弱的基础造成巨大的打击。可是任他想破脑袋,却怎么都想不出来谁有这个嫌疑,有心找人来商讨,但外面乱哄哄的一团,还是等一切都基本平静下来再说吧,况且林珑正在疗伤中,也不适合让人来打搅。

  就这样过了一夜,好不容易等到天亮了,外面的喧闹也渐渐的平息下来了,取而代之的是整齐的脚步声和战马的鸣嘶声,看来,曹豹的援军应该到了。

  果然,不大的功夫,曹豹那粗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来了:“禀主公,曹豹求见。”

  强忍住肩膀的疼痛,在吩咐张瑶好好照看林珑之后,李明走下了竹林阁,打开房门,曹豹正满脸焦急的站在门外,看到李明无恙这才松了一口气。

  “禀主公,这次我已经紧急调来了两万精兵来协助防守,不过这些都不是自己人,所以我打算让他们防守外围,包括难民营的防守都归他们负责,其余重点部位的防守由们自己人来,请主公放心,我一定将碧泉岛守的水泄不通。”

  李明点了点头,皱着眉头说道:“全靠你了,这次岛上的损失不小,现在他们正统计情况,估计没有一个月恢复不过来,王文那边虽然已经尽力扩军了,但是新兵一时半会儿的还用不上,所以你这两万兵马要保证在岛上驻扎至少两个月。我到现在还不明白,究竟我和谁有这么大的仇,让他这么对付我,哼,看来我们还是有点太松懈了,这么多人上岛来居然事先都没有发觉?这绝对是不允许的,曹豹,看看他们处理得怎么样了,如果差不多了就都叫过来,这次一定要查明责任人!”李明真的是动怒了,这么多无辜的人死于非命,这么多财富瞬间化为灰烬,任谁都不会坦然面对的。

  曹豹急忙应了一声出去了,只留下李明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不大的功夫,碧泉岛上所有的高层人员全部都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看到李明没有说话,他们谁都没敢吱声,只是一个个坐在那里有点坐立不安。

  李明一直都没有抬头,但他能感觉到众人紧张的气氛,估计人员差不多了,他低声说道:“现在,谁对我汇报一下昨晚的损失情况。”

  众人相互望了一下,一起将目光投向圣手王,圣手王无奈的摇了摇头,艰难的开口说道:“禀教主,昨天晚上总共歼灭敌人八百六十人,活捉三百二十一人,我方损失侍卫三十人,士兵九百余人,平民和工匠两千余人......医学院学生八人还有......王老刀身受重伤,不过除了他之外,其余的中高层人员没有受到伤害。只是......这次烧毁龙井一万斤,红茶三万斤,房屋三百多间......损失惨重。”

  圣手王每报一项损失,李明的心脏就猛然紧缩一下,到最后,他实在是忍不住了,一掌将身边的桌子拍得稀烂,但同时,牵动的伤口让他不由得次牙咧嘴。

  从来没见过李明发脾气的众人都吓得一句话不敢说,一起将目光望向圣手王,希望他能够劝一下,无奈,圣手王只有硬着头皮劝道:“教主不要太......那个......这次的损失虽然大了一点,但是幸好没有对我们造成致命的伤害,同时,这件事情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让我们能够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防备措施是否完善......。”

  “好了。”对于圣手王,李明不好出言斥责,但此时此刻,几度烦闷的他也不耐烦听这些没有用的话:“这次的事故反映了我们岛上防卫力量的薄弱,这么多人!有多少?一千多人!这么多人偷偷得上岛来杀人放火,实现居然没有人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发现?我们的巡逻兵,我们的侍卫都到哪里去了?都是干什么吃的?不要告诉我说你们人数不够,除了码头是专门修建的之外,碧泉岛其余的地方的岸边都非常浅,根本就停泊不了太大的船只,这么多人,一般的小船的话有多少艘运送?起码要一百多艘,这么多的船只,我们巡岸的士兵就没有发现?他们都干什么去了?王文,昨天晚上巡岸是谁带领的?都给我叫来。”

  王文急忙出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沉痛的说道:“禀主公,昨夜负责巡夜的三百名士兵,包括领队的军官全部都以身殉职了,今天早晨已经将他们的尸首检查明白了,全部是一刀毙命,似乎没有经过任何的反抗。虽然这件事情非常蹊跷,但是毕竟是我的下属失职,因此属下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话说完,屋里面的人都不由得变色了,要知道,三百多名巡岸的士兵,没有经过任何反抗就被消灭了,说出去没几个人会相信的。对方虽然人多,但士兵也不至于会毫无反抗的,出现这种事情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偷袭,但是,他们是从水上过来的,不管乘坐什么船,都要在水面上停留比较长的时间,这期间划船、靠岸、上岸都免不了要发出声音的。况且,从他们的进攻情况来看,显然事先有着精密的计划,将兵员分兵三路,分别袭击茶场、铁厂和行宫,这就是说,他们势必会将兵员分成三个部分分别上岸,每个部分最少也要有三十艘船,这么多的船只在湖面上是多么大的一片,靠岸时的动静又怎么会小呢?他们又怎么可能反过来偷袭巡岸士兵呢?按照这些士兵的训练程度,单靠少数的人是不可能这么无声无息的将他们解决的,那么,这件事情就很奇怪了,他们究竟用的什么方法,将三百多的士兵解决后,又无声无息的摸到目的地,并且直到动手的时候才被发现的呢?种种疑问萦绕在众人的心头不得而解。难道,真的是因为巡岸士兵的马虎大意吗?

  王文跪在地上一声不吭,如果没有正确地解释的话,那就只有归结于士兵的玩忽职守了,作为岛上部队实际上的最高长官,王文是难辞其咎了,所以,此时的他决定要讲责任揽到自己身上了。

  对于王文,李明的印象还是非常好的,年轻有为,责任心强,同时也很有能力。但是,这次必须要找到一个责任人,不然,他无法对全岛的人有一个交待,这次的损失太大了些,虽然王文可能是无辜的,但也不得不牺牲他。

  李明正要开口,王涛从外面匆匆的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说道:“禀主人,我派出了岛上所有的船只在附近的湖面上寻找,但是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没有发现大量船只的存在,我的一部分下属已经带着他的人往附近的岛上去搜寻了,希望能找到一些线索,另外,王动正围着岛屿搜索岸边的地方,希望有所发现。”

  众人再一次惊呆了,如果说刚才是为对方行动的计划周密而惊讶的话,现在就不得不为对方的干净利落而佩服了,将这么一千多名训练有素的杀手放到岛上之后,他们居然没有留下任何接应的船只和人手,仿佛就任他们自生自灭似的,这份气魄、这份果敢,一般人是做不来的。

  李明心情更糟糕了,他挥了挥手让王涛归座,然后开口说道:“这次的事故给我们一个很大的教训,以前,我总以为岛上既有五千多名精壮的士兵,又有一百多名武功高强的侍卫,更兼有象林珑、老哥、庄崖前辈这样的武功高手,那么我们的防备肯队是天衣无缝了,所以也没有太多的过问这件事情,但是现在我才知道,我们的麻痹大意是多么可怕!如果我们能够早一点发现他们的踪迹,单凭借岛上的侍卫和几个高手,就能将他们挡在出事地点之外,可现在呢?这次一定要找出责任人来加以处罚,以警示全岛的人们。”

  说到这里,他强忍着肩膀的疼痛站了起来,神色严肃地说道:“由于巡岸士兵没有及时发现敌踪,导致岛上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为此,王文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现在我宣布,王文杖责一百,并且在码头上示众三天。王通,作为碧泉岛实业的负责人,同样也负有不可推卸的则任,为此,处以陪同示众的处罚。马林,作为侍卫首领,具有同样的责任,杖责五十,陪同示众三天。其余人的责任,你们这些做头领的自己去出发,务必要通过这件事情使全岛的人都警觉起来。“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沉重了起来:“这次事件中死亡的士兵、侍卫和普通工人居民全部厚葬,有家属的要好好的补偿,我们不能亏待他们了......。”

  李明宣布完决定,被提到的人都一齐出列,同声表示接受处罚。这是李明登陆碧泉岛以来第一次当众处罚下属,眼前他要处罚的人,都是他的师友,他的心中又何尝舒服?但是为了以后的发展,现在不得不下这个狠心了。

  “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一声叹息从李明的口中发出:“你们都是我的好下属,王老哥更是我的师长,但是,如果这次不作出处罚的话,会在岛上造成很坏的影响的,希望你们能够明白。”

  “我等为主公万死不辞!”几乎同时的,在座的众人都离开座位,一起跪倒在李明面前,齐声保证道。

  圣手王更是满面泪痕,抬起头说道:“王通自从跟随主公之后,就已经决意要全力辅佐主公,为天下的黎民百姓造福,所以,请主公以后不必对王通这么客气,这次的事件,王通同样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因此,我请求与王文一样的处罚。”

  李明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们都起来!老哥,不是我照顾你,而是因为这件事情你实在是没有太大的责任,我们有专门主管军队和侍卫的人,你只是跟着受牵连罢了。其实说起来,我的责任最大,因为我们又考虑这么周全,才会造成这个局面的,所以,老哥还是不要说这些了。今天的处罚就局限在这几个人身上吧,王文,我也知道,那些士兵有可能是冤枉的,但实在没有查出事情真相之前也只有委屈你了。”

  开口让这些人起来重新归座,李明正要同众人讨论这件事情的对策,突然王动从门外跑了进来,手里面拎了一个大包裹,便跑边兴奋的说道:“主人,看看小人在岸边找到什么东西了?好多哇!都在荷花丛的下面,足有三百多个,我正在让其他人继续搜寻”说完,将手中的包裹地给了李明。

  李明神色凝重的示意王动放到桌子上,然后让他当众打开,突然,李明瞪大了眼睛几乎要跳了起来,这太让他惊讶了,这个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绝对是不应该的,再转过头去看看同样一脸惊异的高韦,李明脑海中一闪,突然明白这件事情的主谋是什么人了,也只有他,才有可能有这种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