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一章 潜出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286 2004.06.29 10:49

    

  李明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了,胸前的疼痛已经不是那么强烈了,他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却没有睁开眼睛。

  房间内显然有不少人,杂乱的脚步不时地传入李明的耳中,间或传来几声侍女的窃窃私语。李明不想动,也不想睁开眼睛,他此刻正被体内的变化所吸引着。

  郑玉这一掌可以说打得恰到好处。当然了,如果不是李明和郑玉修炼的是同一种内功,如果不是那一声阻止使得郑玉及时得收回了大部分掌力,如果不是郑玉恰好击中了李明的潭中穴,如果不是李明当时体内一点内力也没有......等等等等,一件事情偶然成功的原因也许是许多无意间发生的事情共同促成的,这一切,也许都是上天的安排吧,虽然李明并不怎么相信命运。

  一股内息在李明的体内缓缓的流动着!李明并没有刻意的去驱动它,完全是这股内息自己在流动,沿着和自己平日运功路线完全不同的经络在运动。李明现在一动也不敢动,他很害怕这是自己的幻觉,生怕自己一动之下这种感觉消失得无影无踪。自从在那次大水中失去全部内力之后,李明就对自己在武功上的成就不抱什么希望了。可是如今,久违已久的内息又重新在他体内流动,怎么不让他感到惊喜呢?

  李明猛然醒悟了过来,怪不得自己觉得目前的行功线路这么熟悉,因为自己以前曾经练过,虽然时间不长,但基本的经络走向自己还是非常熟悉的,这不就是易筋经第一式的行功路线吗!可是自己从来没有突破过第一式,可是看目前的情况,内息沿着第一式行功路线自动的运转,这不就是突破第一式后应有的现象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饶是李明聪明绝顶,却也被眼前的情况搞得糊涂了起来。

  虽然李明非常疑惑,但事实是摆在面前,却也不由得让李明感到欣喜异常。要知道易筋经的入门非常困难,有些人穷其一生也没有办法突破第一式的功法,即使是圣手王当年也是用了将近五年的时间才突破第一式功法,自己能在无意中达到这个程度,真让李明感到有点不知所措了。

  易筋经功法有一个非常特别的特点,那就是当你突破一式心法后,体内的内息会自动的沿着行功线路运行,而不需要人为的去推动,这一点和其他的内功心法是大不相同的。所以,现在即使是李明躺在床上,内息却还在自动的运行着。而突破第一式心法,则表明这个人已经初步入门,随着内息在体内运行九九八十一天之后,人体内的经络强度和人体的构造就被改造到了一个相当强的程度,这时候就可以继续第二式的修炼了。

  深明这个道理的李明在接受了眼前这个事实之后,内心基本上开始平静了下来。既然自己已经恢复了内力,而且随着时间的增长,自己的内力肯定会越来越深厚,虽然同失去内力之前相比,目前这点内力实在太弱了,但总有一天,自己会恢复到以前的程度。而且随时自己内力的恢复,自己可以凭借着目前这一点微弱的内力施展出最基本的武功了,最起码翻越王府的高墙是不成问题了。

  想到这里,李明睁开了双眼,随之,腹内一阵鸣叫传了出来,一阵饥饿无力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随着身边侍女的惊叫声,一群人涌向了床前,随之,李明被轻轻的扶了起来,一碗散发着诱人香味的八宝粥捧到了李明的面前......。

  李明的身体恢复得非常快,凭借着自己开出的药方,仅仅两天的功夫,他就能下地了。这期间,明王李清亲自来探望了他两次,当然只是稍坐一会,问候了一番,并没有对那天的事情做过多地谈论。而李明对这件事情也选择了缄默,虽然对于郑玉出现在王府的事情让他非常关心,但目前他最主要的事情是为了救人,并不想节外生枝。况且郑玉对他恨之入骨,李清又守口如瓶,他也不可能探听出更多的消息,对于郑玉的事情,只有等自己遇到师傅的时候再询问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李清只是想要将自己软禁在府中,并不想对自己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也许他想借助于自己的威望,但很明显不是现在。现在几个王子的竞争可以说已经日渐升级,逐渐得已经发展到了明目张胆的争夺兵权的地步了,而且很显然的,二皇子李清占了相当大的优势,他已经成功的掌握了蒙阴边关三十万精兵的控制权,可以说,实力的天平已经渐渐的倒象了他这一边了。而大皇子李嵩则在这场争夺中毫无建树,目前来看他几乎已经没有什么希望了。而得天下之后,民心成了能够快速稳定局势的重要因素,可能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李清才这么着急的将自己软禁在这里吧,自己只要不做得太出格,相信李清是不会为难自己的。

  想通了这一点的李明,这两天在王府中的表现可就有点奇怪了。每天一大早,李明便爬起床来,在王府的花园中沿着围墙边上的小道跑起步来了,而且一跑最起码是半天时间。也亏了他在军事基地中经历的那一年魔鬼训练,从早晨跑到中午,他并没有感觉到特别累。而且他跑动得越快,体内内息的运转速度也越快,体力恢复得也越快,这意外的收获让他更坚定的跑了下去。

  不过他这番举动却苦了服侍他的那帮下人们了,当然了,这些人中有真正服侍他的人,也有监视他的人,不管是什么人,总是不能让李明消失在他们实现中的,可是王府的花园实在是太大了,为了跟住李明,他们不得不在后面被动的接受锻炼了。

  就这样,李明跑了五天,仅仅五天上午,王府中服侍李明或监视李明的人更换了十拨,这些人个个都叫苦不迭,却也无可奈何,因为这件事情已经惊动了王爷,当王冶亲自去询问的时候,那位医神大人说出了一大通高深莫测的医术道理,说是对他的恢复非常有利,最后还总结出一句话:“生命在于运动!”并且这位医神大人还要劝告王爷和他一起锻炼,当时王爷以公务太忙为借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迅速离开了后花园,这些天再也没有来过。失去了依靠这些人白天累得要死,一到了晚上便早早的进入了梦乡,一个个睡得跟死猪似的,就是把他们抬出去了他们也未必知道。

  第六天,李明照常的跑了整整一个上午,中午在享受了精疲力尽、腿脚酸软的下人们送上来的饭菜后,就又起身顶着炎炎的秋日在湖边晒太阳。这个季节正是被人称为“秋老虎”的时候,李明还不许这些人打伞!这些下人一个个被晒得头昏眼花,汗洒如雨,一个个心中早就把李明祖宗八代都问候遍了。到了晚上,李明吃过饭便早早的躺了下来,那些下人如遇大赦,一个个神色萎顿的钻到自己屋里睡觉去了。

  李明在房间中运功三十六周天,然后缓缓收功,走下床来向窗外看去。此时已经是半夜了,天上没有月亮,之后一颗颗的星星在不停的闪耀着。外面花园中一片漆黑,只有长廊上稀疏的灯笼还在发着微弱的光芒。听着窗外传来的此起彼伏的打鼾声,李明微微的一笑,转身从床底下翻出了一套黑色的长袍穿在身上,然后在窗台上轻轻的一撑跃出窗外,快速的消失在夜色中。

  李明所在的庭院居于后花园的中部,要想到达王府围墙边上必须要穿过八个院子。但这几天李明通过他“锻炼”的机会,早已将后花园内各个建筑、路径一一的记在脑海中,同时也早已经计划好了行走的路线,所以,凭借着自己以前的训练以及今晚的黑夜,李明躲过了一队又一队巡夜的士兵,仅有了一个小时便摸到了自己已经订好的地点。

  这里位于王府的东北角,是下人们居住的地方,围墙的高度是最高的。之所以选择这里,除了这里比较僻静之外,还是因为这里的防备比较松。李明悄悄的避过刚刚经过的一队士兵,爬上了围墙边上的一棵大树,从腰上解下一条自己用布条制作的绳子,在绳子一端绑上一个李明偷来的烛台,向高墙上面投了过去,烛台带着绳子在墙头的一个石兽上绕了一圈,将绳子牢牢的绑在了上面,李明站在树梢上一跃,抓住绳子爬上了墙头。

  墙的外面是一条胡同,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李明犹豫了一下,将绳子放了下去,顺着绳子划入了黑暗中。

  当李明找到尚书府的后院并找到高飞他们时,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了。高飞将高韦叫了起来,几个人匆匆忙忙的凑到了一起。

  李明将自己这些天的情况大致的讲了一下,接着向高韦询问救人的情况,高韦略微整理了一下思路,向李明讲了起来。

  “这些天我在尚书府,借着全力的整理财务、调派人员,准备蒙阴边关的军饷粮草的时候,也不停的对相关的官员旁敲侧击,打听情况。户部和其他部门的情况不太一样,由于掌管着全国的钱粮大权,所以其他的各部对于户部还不敢得罪的,所以从来户部办事的各部官员口中,我也得到了不少的情况。经过我的所见所闻,再加上高飞他们四处打听的情况来,我初步整理出来一下情况:首先,张元帅和尉迟将军将于十天之后在风雨台被斩首,监斩官情况不明。他们两人目前被关在戒备森严的天牢中,那里正处于大内侍卫的管辖区内,高手如云,兵丁众多,可以说达到了步步为营的地步,所以就凭我们这些人,要想从那里救人是不可能的。其次,目前内城之中的防卫力量明显的加强了,平时正常的情况下,内城中只有两万内城卫兵在巡逻防守,但昨天我得到消息,直属于皇上的御林军已经派出了三万铁甲军加入了内城防守的行列,而中城和外城的防守力量也有了成倍的增加。这可是一个相当不利的消息,我到现在还没有搞明白,这么戒备森严究竟是为了什么,按理说和我们不应该由太大关系,毕竟即使是皇上知道了我们的存在,也知道了我们的意图,他也不值得如此大动干戈的。要知道,三万御林军的铁甲部队可不是闹着玩的,那可是我大唐最精锐的部队,总共只有五万那!这一下就派出了一多半,真是大手笔了。”

  “情况发展到这个地步是我原来没有想到的,很明显的,我们的力量太弱了,和内城的五万防守士兵相比,我们要想强行救人简直就如螳臂挡车,太不自量力了!可是除此之外,我这些天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一个更加妥当的方法。我也想过去天牢打听消息,但是现在的戒备之严简直出乎我的所料,太严了!任何人要想进入天牢都必须要持有圣旨,这可是前所未有的规定阿。我也曾经试过收买防守天牢的士兵、官员、甚至是送饭的小厮、挑粪的杂役,可都没有任何结果。防守的士兵和官员经常调换,你根本就找不到任何机会,现在更是禁止任何人出入,天牢中所有的一切生活必需品都是由外面的人送到指定地点,在重重士兵的包围下由天牢里面的人接收进去,所以蒙混进去的一点机会都没有!我真的是无能为力了,先生,这些天我可是天天盼望能见到你,希望能听一听你的高见那!我可真是没有任何办法了。”说完,他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将头垂了下去。

  听完高韦的介绍,李明心中充满了失望。他对自己在这件事情的作用是没有抱太大的希望的,毕竟自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对于眼前的一切都很陌生。但他对于高韦可是抱有很大的期待的,这位以前的吏部尚书深通官场的种种关节事故,同时他也是一位聪明绝顶的不世之才,可是没想到现在连他都束手无策了,看来这可真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呀。

  看到李明和高韦都沉默了下来,高飞站起来接口道:“两位先生不要太为难了,为了救我家将军,让两位先生如此费神,高飞在这里先谢谢两位先生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今天没有办法,并不表示明天就没有机会了,我没可以等,只要把握住一次机会就行了。到最后实在不行了,我派两个人护送两位先生出城,我高飞带着其他的兄弟们去劫法场去!成功了当然最好,不成功的话,我高飞也算是为主公尽到最后一点力量了!”

  听到高分说完这番话,房间里坐着的众侍卫齐刷刷的站了起来,低声叫道:“高统领请放心,我们大家跟着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李明苦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大家先坐下,听我说,目前还没有到那种地步。就像刚才高飞说得那样,我们要不停的寻找机会,实在不行了,我李明和你们一起去劫法场!现在我不能在这里呆太长的时间,毕竟我是偷偷得跑出来的,如果让明王知道了,对我们大家都很不利。现在我长话短说,高韦那里还是照原计划,抓紧时间打探消息、思考对策,高飞,那天我让你找的东西找了多少了?”

  高飞急忙说道:“先生请放心,有户部尚书杨林大人的关照......呵呵......,事情当然要简单的多。现在我已经在外城的城西市场的鞭炮作坊搜集到了大约二百多斤的炮药,近期可能还有三百多斤,够用了吧?至于石头,城外三十里处的小王庄就是一个石料场,我已经派了三个人去找人制作了,估计过两天就能运进来了,我给他们的任务是至少要制作三百个,不知道够不够?”

  李明大喜道:“够了够了,太好了,这样我们就等于多了一个好帮手了。过两天我再来,到时候教大家怎么制作这个东西。另外,由于我不方便出来,有一件事情要高飞去帮我做一下,高韦就不要多露面了。林家庄在南郭城中有一家店铺,具体在什么地方我并不知道,你打听一下,然后等我下次来再告诉我。从目前情况来看,我们最好能得到林家庄的帮助,这样我们的把握能大很多。好了,今天我们就谈到这里吧,天要亮了,我再不回去可就要穿帮了。不出意外的话,后天晚上我们在这里再相聚。”

  李明按原路返回,一路上躲过了几批巡夜的内城卫兵来到王府墙外的那条胡同里,三丈高的墙上,李明使用的那条绳子正若隐若现的随着微风缓缓飘荡着。李明看四下无人,抓住绳索爬上围墙,随手将绳索解下来搭上对面的大树,然后拉着绳索荡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