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九十一章 斗计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658 2005.07.11 09:27

    

  本来在战场上,李明是最反对单挑的,但是自从收复墨城的战斗之后,他对这条古老而又带有强烈的骑士精神的规则开始感兴趣起来了,还是那句话,在他改变这个社会的同时,这个社会也同时在改变着他,因此,回去之后他曾用心的研究过单挑的规则以及有关于这方面的心理,研究的结果让他开始对这种方式重视了起来,这不,在这个敌众我寡的不利局势下,他开始利用这个规则延缓起时间来了。

  邵根这个武将表现的居然非常冷静,在飞奔到对方面前之前,他居然一句话都没有说,就是在同对方打招呼的时候,他也只是简单的拱了拱手,然后铁枪一摆,就要同对方开始作战。

  对于他这种态度,和他对敌的宫林就感到有些受不了,很明显的,对方十分傲慢,这让他心头的怒火开始往上冒了,以往遇到这种情况,他往往都要将对方的首级砍下来喂狗吃的,今天,就更不能意外了。

  所以,他也没有任何废话,将手中的大刀一举,大喝了一声:“来吧,手底下见真章!”说完,催动胯下战马,向着邵根飞奔了过来。

  邵根冷笑了一声,不声不响的踢了一下马肚子,平举着长枪,迎着宫林奔来的方向就冲了过去,途中,他还不停的催动战马,使得他跨下的枣红马越跑越快,转眼的功夫,两个人就交汇在了一起。

  宫林高举大刀,在两人交叉的一刹那,猛然全身发力,朝着邵根便劈了下去,这一刀,简直可以说得上是快若流星了,看来这个宫林确实有一点真功夫,不然他也不敢公然的挑战李明。

  邵根没有丝毫的慌乱,面对对方直奔脑门的刀锋,他不慌不忙的平举铁枪响上一架,只听“哐啷”一声巨响,硬生生地将宫林的大刀崩开了。宫林只觉得虎口一麻,手中的大刀就要脱手而出,这不由得使他大吃一惊,对方很明显的没有用全力,仅仅这么简单的一挡,就能有这么大的力气,看来对方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

  意识到这一点的宫林不由得心中暗生惧意,他不是那种贪生怕死之人,也不是一个不知深浅的人,明知道再打下去一定是送死,他就绝对不会同对方再做纠缠。

  所以,他急忙紧紧地抓住手中的刀柄,努力的握住了要脱手的大刀,然后上身向马背一伏,脚后跟冲着马腹种种的磕了一下,胯下战马发出一声尖锐的长嘶,撒开马蹄就要向前狂奔。

  然而,宫林还是太小看了邵根的真实水平。

  借着崩开对方大刀的余力,邵根手中的铁枪迅速横摆,眼睛根本就不用朝后面张望,枪尖顺着他的左腋下向着他的身后猛刺了过去,长枪犹如出渊的毒龙一般,闪电般的直扑向宫林的后背,虽然两匹马在相向而行,他们两个人的相对速度显得非常快,但是,邵根的长枪却更加快速,转眼间,就到了宫林的后背,而这个时候,正是宫林伏下身体,催动战马快速离开的时候。

  宫林很幸运,他及时地伏下了身体,避免了这必杀的一击。但是,他却还是逃脱不了受伤的命运,邵根的长枪快速的划过他的脊背,毫无阻挡的便穿透了他的肩膀。

  一阵剧痛传入宫林的脑海,没等他反应过来,两匹战马就已经拉开了他同邵根的距离,带着倒刺的枪头又马上被强生拔出,带出了一大片碎肉和一大蓬血光。

  宫林不由得大叫一声,肩膀的剧痛让他半个身体都失去了知觉,不由得,手中的大刀便掉落到地上,胯下战马带着他狂奔而出,远远的离开了战场上的邵根。

  邵根拨转马头,遗憾的看着落荒而逃的宫林,漆黑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丝懊恼。

  顿时,猛烈的战鼓声和震天的欢呼声从李明的战阵中传了出来,巨大的声浪仿佛要将对面的敌人压扁似的,听得李清的士兵不由得面色大变。

  而留在军营中严阵以待的那些新兵们,则一个个看的血脉贲张,一个个面红耳赤,早已将战争的恐惧忘到了脑后,此时的他们,全身充满了狂暴的血液,就等着一声令下,让他们手持兵器,冲到对方阵营中大开杀戒了。

  看到自己的部队表现出的那种强大的士气,李明不由得再一次对单挑的作用有了肯定的想法,看着对面脸上显得有些发灰的李清,李明长声大笑,对这李清高声喊道:“怎么样,李清,你的部下一定要代替你来受死,本王没有令你失望吧?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就下来同本王来一场单打独斗,否则,本王就只好把你看作一个不阴不阳的小黄门了,李清,你难道想让天下人都知道,你是一个没有卵子的孬种吗?怎么样!敢不敢同我决一死战!”

  李明这番话,直说得李清面色苍白,额头青筋直冒,狠狠地盯着李明,猛然抽出腰中的宝剑,狂吼一声后,突然一剑劈向他旁边的一个士兵,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他的宝剑猛然切入那个士兵的脖颈。

  然而,在李清的手底下,并没有出现众人想象中的那种人头落地的景象。李清毕竟是一个普通人,根本就不懂任何武功,凭借一柄宝剑就想要将对方的脑袋砍下来,简直就是有点异想天开了,薄薄的宝剑毕竟不是砍刀,没有一定技巧和内力的话,是不能砍断人的颈椎骨的,所以,众人只听得一声脆响,李清手中的宝剑应声而断,半截宝剑卡到了那个士兵的脖颈中,随着那个士兵倒在了地下。

  这种情况大出李明的意料之外,李清杀掉手下以发泄他心中的仇恨,这一点李明是知道的,但是,李清的这种结果是他绝对想不到的,不由自主地,使他在马上失笑了起来,而且,他的笑声越来越大,以至于他在不知不觉中用上了内力,让他的笑声远远的传遍了战场的每一个角落。

  他的笑声同时感染了战场上的那一万多城防军,随着他的笑声,那些士兵也不由得大笑了起来。一万多人一起大笑,那种声势是非常惊人的,所以片刻间,整个战场就整个沉浸在狂笑声中了。

  李清的眼睛几乎要冒出火来了,这响天彻地的笑声,犹如一把把刀子直插入他的心脏,让他忍不住想要捂住耳朵远远的逃开这个现场,刚才的出丑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加上战场上宫林的失败,以及李明的冷嘲热讽,这让他在千军万马之前怎么能受得了,此刻他不由得感到口干舌燥、头昏眼花、呼吸困难,不由自主地,他大叫一声,一口鲜血狂喷而出,然后一头栽倒在马下。

  战场上猛然寂静了下来,那些狂笑的士兵们立即收住了口中的笑声,呆呆的望着对方的士兵慌乱的抢救到底的李明,他们谁都没有想到,仅仅是几声大笑,就能让对方的主帅重伤落马,这种事情谁又听说过?简直就是奇迹嘛。

  李明也愣了,他没有想到,诸葛亮三气周瑜的事情居然会出现在他的身上,确实,李明刚才的狂笑是想要惹怒他,想要让他失去理智,从而答应同自己单挑,但是他绝对没有想到,李清会因此而昏迷落马。

  很快的,李清所带来的五万大军在慌乱的锣声中缓缓的撤退了,李清的昏迷使他们已经失去了战斗的勇气,再继续同对方对持下去的话,恐怕会让他们的士气更加低落,所以,随着几位领兵大将的简单商议,李清的大军缓慢而又有序的开始撤退了。

  看到对方在这个时候还能保持有序的撤退阵型,李明强行制止了自己心中想要追击的念头,他知道,凭着敌军表现出来的这种良好的素质,即使他们已经是士气低落了,但也不是自己手下着区区一万多城防军所能应付的,如果贸然追击上去的话,很容易被对方一鼓作气反击回来,到哪个是候,自己辛辛苦苦所造成的声势可就全部都会失去的。

  因此,他才默默地看着对方撤退的大军没有命令追赶,在对方撤退了两三里地,并且开始就递扎营时,李明才传达了回营的命令。

  由于大营中那些新兵紧张的防守,使得另外两个方向的敌军没敢贸然进攻,看到主攻的部队都退却了,他们也都悄悄的退了下去,在李明大营的周围遥遥的扎营防守,所以实际上,李明的部队依然处于对方的包围之中。

  回到中军大帐,李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身后的冷汗已经将他的后背浸透了。刚才的局势真得是非常危险,毕竟双方的实力相差太大,纵使城防军的训练多么完备,兵器多么精良,却也还是不可能以一抵十,刚才如果李清不理会自己而直接进攻过来的话,恐怕自己就要被亲卫队和林珑保护着开始突围了。可是没想到,精明如此的李清却也不能摆脱这种单挑的怪圈,为了个人的声誉,他也不敢不理会自己的挑战。这让李明对于这个规则也多了一份了解,看来,平时自己应该在部队中多进行一些教育课程,教会士兵们放弃这种观念了,要不然,在自己兵力占优的时候对方也给他来这一招,会造成非常不利的局势,而在那个时候,自己的士兵在不理解自己的话,就更加具有讽刺意味了。因此,有必要在自己的士兵中破除这种个人英雄主义的思想观念,不过,有时候还是可以利用这种方式来暂时拖延敌人的进攻的,就像今天这样,就是一个典型的范例。

  林珑悄悄地走了上来,用丝巾将他额头上的冷汗擦干净,然后低声笑道:“没想到,你居然变成了这么一个诡计多端的人,仅仅凭借着你的笑声,就能够把李清气得晕过去,看来,以后你的名声会越来越大的。”

  李明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说道:“其实这种结果我也没有想到,本来我的本意是要让他接受我的挑战的,纵然不济,也能让他的士气低落,让他在士兵中失去威信,从而使我们的战争好打一些,可是没想到......。不对!”他好像想起了什么,猛然站起身来,在营帐中快速的走了两圈,这才停下脚步,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口中喃喃自语道:“原来如此......呵呵,这个李清,我还真是小看了他。”

  “怎么回事?”林珑不由得感到非常奇怪,急忙开口问道:“快告诉我,你想到什么了?”

  李明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他转过头来,望着林珑道:“其实我们都小看了李清,他怎么会这么不济呢?呵呵,我真得很佩服他。实际上,当时李清并没有真正的昏迷过去,他只不过是不敢同我在战场上单挑,但又不想在他的士兵面前丢脸,所以才采取了这么一个不太光彩的逃避方法,虽然不太好看,但毕竟还是让他躲过了我的挑战,这非常适合李清的那种为达成目的而不择手段的性格。哎,当时我确实没有想到这一点,不过,这也正是我所想的,李清自以为聪明,自以为成功的躲过了我的挑战,但是他哪里知道,我的目的就是为了和他拖延时间,哈哈,他这一撤军,却正和我意,只要给我半天时间,我管叫这里成为李清的第二个伤心之地,就是不知道他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会不会真得就这么气昏过去。”

  虽然李明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但林珑依然没有明白他在说些什么,不过看李明的样子,似乎对眼前的战争胸有成竹,所以,林珑也就不再继续追问了,她知道,在战后李明会自己将前因后果说出来的,这是从参加战争以来,李明所养成的又一个习惯。

  “报告!”一个声音在帐外响起。这是李明入帐休息之后,外面传来的第一个声音,其他的军官,都在忙于加固营地,防止敌军的偷袭,因此,没有人在这个时候来打扰李明,当然了,李明的亲卫队是一个例外。

  “进来!”听到甲二的声音,李明顿时高兴得跳了起来,急忙高声的叫了起来。

  甲二应声入内,来到李明面前,对这李明单膝跪下,口中汇报道:“禀主人,甲二按照主任的吩咐,幸不辱命,已经顺利地完成任务。”

  “太好了!”从甲二进到帐篷里,李明就一直紧张的盯着他,听到甲二口中传来他希望听到的消息,不由得高兴得跳了起来,对着甲二吩咐道:“你下去,继续按照我的计划行事,这次我们成败的关键就看你能不能明确的理解我的意思了,你明白吗?”

  甲二猛然抬起头来,望着李明坚定地说道:“请主人放心,甲二一定会按照主人的吩咐去做的。”说完,他重重的在地上叩了个头,然后快步走了出去。

  李明的目光一直目送着甲二的背影在门口消失,这才转过头来,望着林龙说道:“珑儿,你去将所有的将领都叫到这里来,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对他们谈。”

  林珑没有问李明为什么,她知道,现在的李明需要一个独立思考的空间,所以,不能在这个时候打扰他,因此,她只是关切地望了他一眼,就出门传达命令去了。

  不大的功夫,城防军和新兵营的高级军官就全部聚集到李明的大帐中,望着大家紧张的表情,李明不禁失笑道:“诸位将军为什么这么严肃呢?是因为对方的大军吗?不要紧张,本王自有对策,这里没有多余的凳子,你们就站在那里听本王说吧。”

  看到李明那自信的笑容,听着李明那充满自信的话语,一直处于紧张不安中的众将领开始渐渐的将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下来。李明是什么人,他们都很清楚,李明在战场上的战绩,他们也都无不知晓,因此,他们对于李明是绝对的崇拜和信任的,看到李明这么有把握,他们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还是重中的落到了地上。

  看到众人都不那么紧张了,李明开口道:“你们大家也都看到了,敌军兵力众多,加起来有我们的三、四倍,如此众多的敌军,纵使是我们的士兵再精良,也不可能使他们的对手,你们不行,本王也不行,因此,我们首要的任务就是要防守好大营,顶住对方的攻击。相信我告诉你们的扎营方法你们都记住了吧,按照这种办法,完全可以让大营的围墙成为我们的第一道屏障,记住了,我对你们的要求就是防守,尽力的防守,只要能够顶住敌人的进攻,胜利就是属于我们的。”

  “现在本王宣布,鲁平为西方营寨防守的负责人,席少男为南方营寨防守负责人,本王则亲自带兵防守东部营寨。”

  “邵根,本王对于你在战场上的冷静非常赞赏,因此,任命你带领一万新兵驻扎在中营,作为我们三方防守的总预备队,发现哪个方向支持不住了,你就立即派兵增援哪一边,你明白了?”

  “众位将军,我再强调一下,虽然我们处于重重包围之中,但只要我们同心协力,将我们的大营防守好,胜利就是属于我们的,好了,废话不多说,你们立即去准备迎战。”

  就在这个时候,传递命令的乙一急忙跑了进来,对着李明汇报道:“禀主人,东面的敌军在驻扎完营帐之后,又整顿了一下兵马,目前他们重新向这边杀了过来,请主公定夺。”

  ---------------------

  老狼新作《云路》敬请关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