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八十章 伏击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6610 2005.05.30 08:18

    第一百八十章 伏击

  天空中不知什么时候飘过来一片乌云,将弯弯的月牙掩藏在自己那硕大的身躯后面,地面上本来就非常微弱的月光被彻底的遮盖住了。

  正行走在曲折蜿蜒的山道上的士兵们顿时一阵喧哗,虽然在军官们的极力喝斥下,这些人的声音逐渐的低了下去,但在这寂静的夜晚,刚才的声浪还是远远的越过山包传向了远方。

  看到这种情况,江涛的心不由得一阵紧抽,同时暗骂老天故意捉弄他,让他带领着一万大军在这漆黑的夜晚被困在这山道上。眼下的局势让他们进退两难,卡在半山腰的羊肠小道上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在这陡峭的山路上,一旦连刚才那阵微弱的月光都没有了的话,他们这些人便一步都不敢动弹了,否则一个失足,摔下几十丈高的悬崖的就不是一个人了,那是一种连锁的反应,闹不好这一下就能损失好几千人,因此有一点经验的军官都在命令自己的手下少安毋躁,静静的等待着月亮重新冒出来。

  好像老天感应到了他们的祈祷似的,漆黑的乌云不大的工夫便离开他们远去了,适应了黑暗的众人顿时觉得眼前一片光亮,清晰的山道又重新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然而,有一部分视觉非常灵敏的人马上就感觉到有些不正常了,好像,在他们头顶的山顶上,隐隐约约的有一些什么东西在晃动。

  不过他们的这些疑惑马上就被前后催促赶路的其他人给打断了,因此,这一点的异常也没有在他们的心中留下什么太深刻的印象。

  很快的,部队逐渐的又恢复了正常,在当先开路的先锋部队的带领下,对于越爬越高,道路越来越艰难,不时地有一丛丛的灌木在阻挡着他们的去路,而这些困难,都被他们想方设法地克服了。

  渐渐的,部队开始向下行走了,前方,在不远处的山脚下,是一条平坦的山谷,两侧的山峰陡峭而高耸,山峰上长满了顽强生存的松树。

  眼见得不用再走这男性的山路了,不少人都不由自主地低声欢呼了起来,在前面部队的带领下,大部队加快了脚步,快速的到达山脚下,开始顺利地通过那条狭长的山谷。

  不知道怎么回事,走在部队最前列的成天就是有一种强烈不安的感觉,两侧高耸入云的山峰将淡淡的月光完全的遮挡了,怪石嶙峋的阴影给以一种非常压抑的感觉。目前他们全凭藉着他们脚下这条流淌的小溪来判断道路,至于这条小溪究竟通往何方,他们谁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行走的方向是下山的道路,只要方向正确,那么总有走到头、走出山谷的时候。按理说目前一切都很正常,但是越往前走,成天心中不安的感觉就越是强烈,终于,他再也承受不住心头的压力,依然地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他手下的两千多士兵肯定都是以他马首是瞻的,看见他停下来了,大家也就随之停住了脚步,将脑袋转向他那里,虽然天色昏暗,成天看不见自己部下的眼光,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些都是一种疑惑的神色。

  他们的部队行走的位置比较靠前,因此,他们一停下来,后面的大部队也随之停止了前进的脚步,只有前方的前锋部队好像丝毫没有察觉后方大军的行动,继续匆匆忙忙地向前赶去,转眼间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了。

  一阵阵低沉而又焦急的声音从后面一个个的传了过来,不大工夫便传到了成天耳朵中,那是从中军传来的询问,让前面汇报停下来的理由。

  其实成天之所以停下脚步,完全是一种下意识的行动,并不是他发现了什么,不过现在既然中军的询问已经下来了,如果不好好回答的话,这次回去之后可就有自己好看了,因此,他恨了恨心,将这条他自己捏造的消息像后面传了过去:“此地地势险峻,很适合对方军队埋伏,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我军被困在这个山谷中,势必会全军覆没,因此我让先锋部队先行,等他们没有事情了,我们的大部队才可以过去。”

  很快的,他的这番话被快速的传递到了中军的江涛耳朵中,在军中多年并且熟读兵法的他当然知道眼前的处境,对方真得在这里有所埋伏的话,根本就不要指望能逃的出去,因此,他对于成天这个临时的决定还是有点满意的,在经过短暂的考虑之后,他下达了暂时休息的命令。

  没想到自己临时捏造的一个理由居然让江涛同意了,这不由得给了成天一个意外的惊喜,连带的,刚才险峻的环境给他造成的压抑的心情也被冲淡了不少,部队已经急行军两个时辰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让他们休息了一下,好在自己部队的士兵身上穿的都是白天晾干的衣服,不像其他刚刚登陆不久的士兵,现在身上还在掉水珠,因此成天听到命令后,乐呵呵的带着部队在原地挤成一堆坐了下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从前方猛然传出来一阵响彻天地的战鼓声,随即,就是一阵令人心惊肉跳的喊杀声。

  刚刚坐下的众人被吓得以下从地上弹了起来,一个个手握腰刀,紧张的看着前方黑漆漆的山谷,不知道究竟应该怎么办。

  成天也是被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没有想到,自己随口一说的话居然会变成了现实,听前面着喊杀声,敌人最好触动了两三万部队才能造成这样的声势,幸好自己在感觉到不对劲后及时地停了下来,否则肯定会合前面的先锋部队是一个命运,在这个狭长的山谷里面,根本就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身处于峡谷底部的士兵根本就是待宰的羔羊,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因此,自己纵然是带兵杀过去,也只能是徒增伤亡而已,敌人都在山崖的顶上,自己上去再多的人也够不着对方一根毫毛,所以,成天的脑海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撤退。

  好像今天江涛的想法同成天有太多的相似了,就在成天产生撤退的念头,准备让士兵从两边的山崖边上往回挤的时候,却看见大部队整体向后转,开始缓缓的撤退了。

  这下成天感到又惊又喜,喜的是江涛居然这么快就决定撤退了,而惊的是自己的部队现在已经变成了后卫,而后方就是如狼似虎的敌人军队,在这个自己不熟悉的环境里,被对方追着厮杀并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这支一万多人的部队,除去陷入敌军包围中的那三千先锋部队之外,剩余的这七千余人就在这狭窄的山谷中艰难的掉头后撤,好在大伙都是轻装上阵,除了手中的一把腰刀之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因此后撤的速度相当的快,不大的功夫,原来的后队就已经看见皎洁月光照耀下的对面的山坡。

  可是他们绝对没有想到,在他们刚刚走过去的地方,居然也会有对方的伏兵。

  随着一阵低沉的鼓声,众人的以前突然一阵明亮,在山谷的出口处,突然亮起了一团团耀眼的光芒,这光芒是如此的明亮,以至于早已经适应黑暗的士兵们突然间就什么东西都看不见了。在这突如其来的伏兵面前,双目暂时失明的士兵们一片慌乱,一种世界末日来临的感觉涌上他们的心头,使得他们不由自主地掉头就往后面跑。

  但是面对后面密密麻麻的大军,他们又怎么能够跑的过去,于是,在最前面的部队一阵混乱,士兵们相互拥挤推搡之下,不少人就被踩在脚底下重伤而死,仅仅几分钟的功夫,整个前锋部队就乱了套,使得他们完全的失去了战斗力,他么现在能做的,就是下一时的拼命向后面挤靠,以获得在心理上暂时的安全感——这突如而来的探照灯给他们在心灵上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暂时失明的现象更让他们魂飞魄散,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求生的本能让他们成了部队混乱的根源。

  亲自领兵伏击这一堆不速之客的李明也没有想到,几十个手提式探照灯就能让对方的部队边的混乱不堪,刚才他还准备好好得通对方厮杀一番,但是现在看来,敌人的部队已经完全的丧失了战斗力,这让他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是好了,就这么冲上去?这与自己的初衷不符合,自己本来是要打一个漂亮的伏击战,让游骑兵的弓弩在这个战场上再立奇功的,冲上去厮杀的话,岂不是经自己的长处都抛弃了?因此,在短在地思考之后,李明还是决定按原计划进行,在命令部队各就各位,布好阵势之后,他们就静静的等待着敌人的反攻。其实,在前面袭击对方部队的仅仅是李明的三十多个亲卫队员和圣手王、庄崖、陈宇等几个高手,他们利用陡峭的山势,强行将山崖上的乱石砸落,然后让事先埋伏在山腰的鼓手用力的敲鼓,给敌人造成一种大部队伏击的假象,让他们急速的回头撤退,而李明的大部队趁机堵住他们的退路对他们进行伏击。

  虽然从理论上来说,在山谷中进行伏击是最佳方案,但实际上,这段山谷山势陡峭,正常人根本就无法攀登,更不要说在山腰进行攻击行动了,除了一些会武功的人之外,普通的士兵是无法完成这个任务的,因此,李明才在山谷中故布疑兵,让他们不敢前进,而自己在他们后方的山坡上布好阵势,利用进入山谷的那片喇叭口形状的地势,充分的发挥弩箭打击的优势,准备将他们一网打尽。

  李明的探照灯给对方部队带来的恐慌和混乱虽然影响很大,但毕竟对方的队伍非常长,真正能影响到的也就是前面的几百人,因此在短暂的混乱和拥挤之后,后方的大部队逐渐得控制了前方的局势,在几个军官极力的组织之下,敌人的大部队逐渐得平静了下来,而这个时候,处于中军的江涛也连挤带爬的来到了前面。

  听到部下军官的汇报,在看到对面山坡上那黑压压的人影,江涛感到彻底的绝望了,从刚才山谷里面的动静来看,敌人伏兵的数量绝对不会少了,而在这种狭窄的地方强行突围,那和去送死没有什么区别,因此自己目前绝对不能再退回去,而看眼前的伏兵,虽然同样是声势惊人,但是那里却是一片空旷之地,只要自己的部队强行冲出眼前的山口,就能凭借着优良的兵器和自己部队必死的勇气和对方面对面的决一死战,到那个时候,究竟鹿死谁手还真说不定。

  于是,在经过短暂的思索之后,江涛马上组织起了第一批敢死队,准备快速的突击队方的阵地,同时也检验一下对方军队的战斗力,以便自己安排更合理的战斗方式。

  虽然明知道冲出去必死无疑,但是训练有素的这一批死士还是表现出强大的战斗力,随着江涛一声令下,这批先头部队整齐的呐喊了一声,高举手中的腰刀向着山谷的出口狂奔了过去。

  看到敌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及时地制止了部队的慌乱,并且开始组织起有效的进攻了,就连李明也不由得对对方的指挥官感到钦佩,好的指挥官也只有在战场上才能体现出他们的价值,这一点也正是李明目前的那些军官所缺乏的素质。

  那队士兵奔跑的速度非常快,一百多米的距离,在他们脚底下也就用了三十多秒的时间,很快的,他们就冲进了山谷口的那个喇叭口里。

  李明微微的叹了口气,仿佛不忍心的摇了摇头,抬起右手轻轻的挥了下去。

  随着一声战鼓响起,早已经准备完毕的游骑兵对着那些冲出山谷的死士扣动了手中的扳机。

  一阵整齐的尖啸声在寂静的夜空中划过,仅仅这一声,箭雨便覆盖了整个山谷的出口,随即,狂奔而出的那些死士边猛然扑倒在地上,一个都没有幸免。

  站在山谷中观看战果的江涛马上就被惊呆了,本来他以为自己这支三百人的先头部队能够同对方厮杀一阵的,却没有想到,他们连对方影子都没有沾到就全部被射杀了,这么看来,敌人是想要用弓箭来消灭自己的部队了。从刚才弓箭攻击的密度来看,对方的弓箭手肯定占了大部分,那么,他们究竟带了多少箭枝呢?这种密度的弓箭打击他们究竟能够坚持多长时间呢?经验丰富的江涛看到对方的这种作战方式之后,便开始考虑起具体的对策了。

  在第一轮打击之后,敌人便龟缩在山谷里面不再出来了。这让李明感到有些奇怪,要说敌人是吓怕了吗?从第一次冲锋的气势来看根本就不象,那么,敌人就将向要干什么?眼看天就要亮了,局势对他们就更加不利了,一旦自己带来大军将他们彻底围困起来的话,他们就彻底的没有逃出去的希望了,自己要使对方的指挥官的话,就绝对不会选择呆在山谷中顽抗,因此,李明估计对方的指挥官肯定有什么绝妙的对策,想到这里,李明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丝兴奋。

  就在李明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敌人的第二次进攻终于又开始了。

  但是,这一次敌人冲出来的只有区区的一百多人,他们一个个高举着腰刀,大声呐喊着冲出山谷,向着李明的阵地就杀了过来。

  李明一下就愣住了,一百多人?对方的指挥官难道没有看见自己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吗?刚才三百多人都挡不住自己一轮弩箭的打击,更何况是这区区的一百多人呢?想到这里,他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冷笑,看来对方的指挥官是在试验一种新的突围方案,虽然自己还没有看出来,但肯定他有自己的对策,看来自己真的遇到了一个对手。

  虽然是这么想,但是这一百多士兵李明还是不打算放过的,随着他右手再次挥动之下,这一百人也倒在了第一批敢死队员的不远处。

  接下来让李明感到不解的是,敌人的指挥官又连续的派出了三批一百多人的敢死队,当然了,这些人都在游骑兵的打击下刀在了血泊中。

  突然,李明明白了对方指挥官的想法,这让他感到又羞愧又敬佩。

  自己弩箭打击的方案是事先演练好的,游骑兵固定一个位置之后,手中的连弩瞄准的方向和角度也就固定了下来,这样一个排好方阵的游骑兵队就能对一个固定的区域进行覆盖打击了,但现在的问题是,那些游骑兵的阵势都是固定的,一旦自己临时改变打击方向的话,整个覆盖的区域就改变了,所以,每次射击,那些游骑兵都是要发射一发弩箭的,他们不直接瞄准敌人,而是利用弩箭的弧攻击给功能对敌人进行大面积的纵深打击。

  但这么一来矛盾就出来了,不管敌人进入打击区域有多少人,自己的这个方阵都要集中发射一轮,而对方的指挥官很显然就是利用自己的这个漏洞,每次派一百名敢死队员前来送死,以期能够消耗自己的弩箭。这种方法,用在普通的弓箭上面或许真得很有用,因为在一般情况下,每一个弓箭手的箭囊最多只能携带二十只弓箭,再多的话就没有地方携带了。因此,如果按照自己这么打击的话,顶多二十轮,弓箭手必然会出现箭枝告罄的情况,到那时候,他一两千人的代价换来同对手的肉搏战,这个损失对于已经被困死在山谷中的他们来说是非常值得的。

  但是,他们碰到的是李明,而攻击他们的是李明的游骑兵。

  正常情况下,每一个游骑兵要携带四个箭夹的弩箭,这个数量足以能够给他的敌人造成难以愈合的伤痛,要知道,整整六十枚弩箭,精确打击的话最少能够给对方造成五十人以上的伤亡,对任何一支部队,恐怕都不愿意碰上他们。

  既然看穿了对方指挥官的想法,李明也就不屑一顾了,自己的部队能够进行六十轮的覆盖打击,这样足能够消灭六千名以上的敌人,相信对方的指挥官是不能承受这样的打击的。

  想到这里,他突然又生出了一个念头来。

  于是,在有一轮的打击过后,他对着哪一个营的游骑兵下达了一条新的命令:“从现在开始,攻击方案分成两个,如果听到锣响,在第一排的游骑兵就对敌人进行直接瞄准射击,而后排的游骑兵待命。如果听到鼓声,则按照原计划进行覆盖打击。”本来李明没有必要理会对方的,但是虽然弩箭回收后可以重新使用,不过还是要有一部分损耗了,况且,李明也不想让对方一直派士兵前来送死,虽然他早已经对敌人失去了仁慈致信,但让他这么屠杀毫无还手之力的士兵,他还是有点不舒服的,能够早点将对方打怕了,让他们早一点投降才是李明真正的目标。

  在山谷中,一直在默默的数着对方攻击次数的江涛突然发现敌人改变了攻击方式,当自己的小部队冲出去之后,敌人不再是大面积的覆盖打击了,而变成了直接射击,随着一阵阵血光从那些敢死队员的胸前闪过,江涛惊讶的发现,对方的军官好像已经识破了自己的意图。从敌人弓箭手打击的准确程度来看,如果自己在这么下去,恐怕整只部队都要被葬送在自己的手上的。由于距离比较远,月色又很昏暗,江涛一直都没有看清楚李明部队使用的是弩箭,而不是长长的弓箭。

  既然自己想要消耗对方攻坚的意图被对方发现了,江涛也就没有必要再派部队前去送死了,因此,在命令部队整理好阵型后,江涛停止了攻击命令,双方枯燥的攻防战暂时也就告一段落,只有山谷口那满地的尸体和弩箭,还在忠实地记录着刚才这个地方发生的屠杀。

  天,渐渐的亮了起来,山谷中虽然依然很暗,但起码能够看清楚对方的表情了,而对面的山坡上,在朝霞的照耀下,敌人军队那整齐的阵型清晰地出现在山谷中被围困的士兵眼里。

  面对这种情况,江涛已经彻底失去了进攻的勇气,双方实力差别如此之大,是他事先绝对没有想到的,在这种不利的局势下,如果在命令士兵去送死的话,他还真的感觉到有点愧对那些多年的老部下。

  因此,在经过慎重的考虑之后,他亲自脱下身上早已经干透的衣服,光着膀子,在拒绝了亲兵的跟随后,独自一个人走向了山谷的出口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