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二章 皇帝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6421 2004.08.25 09:07

    

  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房间内昏昏欲睡的众人都被这一声轻微的呻吟声惊得跳了起来,众人七手八脚的将挡在身边的小黄门推开,争先恐后的挤到了皇帝的病榻前,伸长了脖子向着床上望去。

  李明转身重新坐下,拿过皇帝的手腕重新号了一下,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自己的治疗方向还是正确的,在经过及时地排水和补充钾离子之后,他的心脏逐渐的恢复了一点功能。

  皇帝微微的睁开了眼睛,望着眼前的李明凝视了一会儿,有气无力的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太医呢?叫太医来,传王太医。”

  “微臣在此!”看到皇上醒来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传唤自己,在大堂的角落里躲了一个晚上的尚药局奉御、太医署太医令王政顿时感激得鼻涕眼泪一起就下来了。本来嘛,作为大唐帝国医疗机构的最高负责人,尚药局第一奉御,皇上哪次生病不是自己给看的?虽然这次皇上生病自己没有给治好,但那并不表示自己的医术不好,只能说是皇上的病情非人力所为,即便是这样,王爷、公公们也不能把自己给凉在一边,任凭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一个江湖游医来取代自己给皇上看病的地位。况且,大唐典律有明确的规定,凡属开好、煎好的药必须经过开药的奉御、身边的太监、奉御的助手先尝,等确定没有事情之后才能给皇上吃,同时,给皇上吃的药必须要使用尚药局从太医署精选出来的药材,哪像昨天那个游医一样,随便砍一棵树烧成了灰就给皇上当药,而当自己出面阻止的时候,不仅王爷喝斥自己,就连一向对自己非常客气的杨公公也要将自己赶出去,当时自己那个委屈呀!可现在,皇上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要见自己,这说明自己在皇上心目中是多么重要呀!皇上对自己这么好,自己受这点委屈又算什么呢?况且,自己打可以参那个游医一本,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看到王太医连滚带爬的从大厅角落里冲过来,站在塌前的众人赶忙让开了一个通道,以免被他撞倒。王政扑倒到黄帝的龙塌前,热泪纵横的哽咽道:“皇上!您总算醒过来了,谢天谢地,老臣的苦心没有白费呀”

  皇帝虚弱的笑了笑,吃力的抬起手拍了拍王政的脑袋,说道:“辛苦你了,每次都是你将朕从阎王爷手里救回来。本来这次朕以为再也不行了,可是没想到,你的能耐还真的不小,好好好,朕有赏。依你看,朕这次还能不能挺过去?朕还能活多长时间?”

  王政一愣,急忙停住了口中的哭泣,讪讪站起身来,支支吾吾的说道:“皇上乃天命所托,必将能平安渡过这次病危的,臣等必将尽力而为,以保证皇上龙体康安。”

  旁边的康王开始有点不耐烦了,一把将王政拉开,闪到前面问候道:“父皇,您感觉还好吧?您现在还不宜过分操劳,有什么事情就吩咐皇儿去做吧。”

  皇帝微微的笑了一笑,说道:“你能在这里我很高兴,你那两个弟弟呢?他们怎么没有来?嵩儿,这一段时间怎么样了?我不能亲理朝政,现在是不是乱成了一团糟?那两个畜牲是不是趁机胡闹了?”说到这里,皇帝的脸上渐渐的露出了焦急的神色,呼吸也开始急促了起来。

  李明急忙拨开众人上前,轻声对康王说道:“王爷,皇上此刻还非常危险,随时有可能昏迷过去,所以,还是不要让他过于劳累的好。”

  皇帝一愣,疑惑的问道:“皇儿,这个是谁呀?怎么我从来没有见过呢?他怎么能够进入后宫呢?”

  李明急忙答道:“禀皇上,臣是王爷叫来协助王太医给皇上看病的,既然皇上龙体无恙,臣等都深感欣慰,只是皇上现在的身体非常虚弱,不宜过度的劳累,所以,臣等请皇上多多休息,争取早日康复。”

  皇帝微微的点了点头,用微弱的声音叹道:“你说得对,朕是要好好的休息了,只是说了这么几句话,朕就觉得非常疲乏了,难道朕真的是老了......。”说着说着,皇帝脑袋一偏,竟然睡着了。

  听者皇帝那逐渐趋向平稳的呼吸,李明冲着众人轻轻的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到外屋去,王政心里一阵不悦,但是看到王爷都老老实实的出去了,他也不好说些什么,只是用不屑的目光瞟了李明一眼,转身走到外屋坐了下去。

  康王走到李明的面前作了下来,示意李明吃了几块桌子上的点心茶水,然后好奇地问道:“李明,为什么刚才你不表明身份呢?而偏要说是协助王政的人呢?我知道你不好名声,可是你知道吗?父皇对你的印象非常好,如果他知道你没有事情的话,那他很高兴的,这样不是对他的恢复更有利吗?”

  李明微微的一笑,用力搓了搓变得麻木的脸,对着康王说道:“王爷有所不知,皇上的病情其实非常严重,虽然他刚才清醒了过来,但是直到现在,他还处于危险之中,随时有可能。。。。。,现在最重要的是不要让他有任何劳累、劳心的事情,尤其是不能让他的情绪又太大的波动,大喜或大悲都是不行的。而我刚才如果表露身份的话,会是皇上的情绪受到很大的波动,这对他的身体是非常不利的。所以。”他转过身来对杨公公说道:“杨公公,这五天之内,要严禁任何人前来打扰皇上,除了眼前的这些人,不要让更多的人知道皇上苏醒的消息,否则,皇后、嫔妃、王子、百官一起来探望的话,会让皇上的病情恶化的。”

  杨公公急忙点了点头,对李明说道:“忠勇侯放心,洒家一定会按照侯爷的吩咐去办的。侯爷,洒家别的话就不多说了,今天你救了皇上的命,那么我杨昆这条命就换给你了,以后侯爷什么吩咐的事情,只要不是违背皇上旨意的,洒家一定给你办到。”

  李明急忙说道:“公公太客气了,现在再下就有一个请求,当然了,这个请求主要是为了皇上的健康所考虑的。现在皇上的寝宫中,除了我们几个人、几个小黄门之外,就剩下昨晚上留下的这十几个太医了,而我刚才也说过了,我们要尽量避免皇上苏醒的消息外传,我们要暂时瞒着大家,甚至包括明王、成王在内。所以,这些个太医就暂时让他们呆在这里,不许任何人外出,您看怎么样?”

  “胡说八道!”旁边的王政听到这话马上气得跳了起来。本来,他听到杨公公口口声声地称李明为“侯爷”的时候,心里就有些忐忑不安了。自己虽然是一个奉御,是一个太医令,但那可只是一个正六品的小官,同获得皇帝封爵的贵族比起来差得太远了,所以,他已经为刚才在皇帝面前隐晦的抢占功劳的举动而感到后悔了,可是没想到,他刚想要找机会向李明示好,李明居然提出来了要留下他们这些人,这不就是明目张胆的扣押吗?按照王政的想法来看,这简直就是对自己刚才行为的一种报复。况且,自己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出去,留在这里的话岂不是坏了自己的大事,所以,此刻他也不在乎得罪李明了,李明的话一落,他马上就跳出来反对了:“我们是皇上御封的太医,掌管着天下医术的管辖和研究,同时还负责王爷、宫内嫔妃、朝中大员的诊治,你将我们扣押在这里,那让我们怎么去给他们诊病呢?你虽然是一个侯爷,但是比你品级高的大人多的是,你有什么资格扣押我们?”

  “闭嘴!”康王皱了一下眉头,低声喝道:“这件事情我也同意,你难道说我也没有资格?忠勇侯考虑得非常对,为了防止更多的人得到消息,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法。行了,你再说什么也没有用的,既然黄门司的杨总管和本王都同意这个决定,那么无论是谁来都是不可更改的,你还是不要在这里吵闹了,吵醒了皇上我要你的人头。”

  王政猛然打了个哆嗦,望着康王有些狰狞的面目,身上的冷汗一下便出来了,他再也不敢说些什么,只好灰溜溜的走回大殿的一角坐着去了。

  李明微微的感到有些奇怪,本来他是没有注意到这个王政的,可是他刚才这一番表现却让李明有了一丝的疑心。这个王政是一个医术高明的郎中,这一点是肯定的,可是既然他在钻研医术、治病救人的同时又能够坐上这个天下医术总管的位置上,那就说明他这个人应该是一个非常世故、非常善于揣摩上司心意的人,同时,他也肯定不是一个鲁莽的人,但是如此精明的他,为什么还要冒着康王和杨公公不高兴的危险而如此强烈的要求出去呢?这中间莫非有什么问题?

  有了这个疑惑的李明开始用新的观察其这个王政了,只见他悻悻的坐在墙角的椅子上,不是的朝着房间外面张望着,同时,又不是的冲着李明这边投来一丝怨恨的目光,但当他的目光同李明相遇时,又急速的转过头去,假装同旁边的太医在讨论着什么。

  李明暗自一笑,心里基本上有了底。他将脑袋偏向康王,低声说道:“王爷注意以下那个王政,我估计他现在是想要急着出去,至于出去干什么,您自己好好象一想吧。找几个猎豹营的侍卫专门盯着他,否则会出事的。”

  康王微微的点了点头,眼中露出一丝杀机,他对李明说道:“我会让人盯住他的,放心吧,天已经亮了,你忙了一个晚上了,让杨公公给你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好好睡一觉,父皇有什么事情我会让侍卫通知你的。”

  说完话,康王站了起来,叫过外面的几个校尉吩咐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杨公公,您也回去休息吧,只要吩咐你的人不让这个院子的任何人除去就可以了,忠勇侯爷应该休息了,不然,他怎么能有精力继续为皇上治病呢?”

  杨公公微微的笑了笑,起身对着李明说道:“侯爷,洒家带你在这个飘萍居给你找个房间吧,来福,你带几个小子服侍着侯爷去休息吧。

  虽然只是一个皇宫中的一个庭院,但是还是能让漫步其中的李明走了好一阵子,在穿过几道长长的廊桥之后,小黄门来福为李明和林珑打开了一间别致的湖心阁的房门,随后,给他们在旁边的湖心亭里摆下了丰盛的酒席。

  与林珑重逢了两天之后,李明才第一次单独的同林珑坐在了一起,在赶走了服侍的小黄门后,林珑轻轻的给李明倒上了一盏香气扑人的美酒,然后又轻轻的端到了李明的面前。

  李明轻轻地握住了林珑捧着酒盏的双手,望着林珑那清澈的眼睛,叹道:“半年了,我无时无刻不在盼望着这一刻,珑儿,你走之后,在我心中时刻都在挂念你。”

  林珑的眼中充满了温柔,她轻轻的扶着李明的手,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其实,你只要不怪我太过鲁莽、太过霸道我就很高兴了,同瑶妹妹比起来,我真的太不温柔、太不会体贴人了。这些时间里,我。。。。。我也一直在思念着你,自我出生到现在,我还是第一次对一个人产生这种感觉,真的是一种非常刻骨铭心而又辛酸感觉,我以后再也不想品尝了。大哥,我以后会学得让自己尽量温柔一点的,你。。。。你能相信吗?”

  李明含笑这点了点头,端起酒盏一饮而尽,说道:“我当然相信我的珑儿了,从现在起,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等到皇城的事情一结束,我们就马上返回碧泉岛,我们同瑶儿在一起,永远也不分离。”

  林珑的眼神开始变得朦胧起来,她轻轻的揭下脸上的面具,露出那张略显苍白、但又美丽不可方物的粉脸。望着久别的佳人,李明不由得眼光迷离,情不能禁了。

  就这样,两个人握着双手,痴痴的相互望着对方,竟然不过身处何方了。直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入林珑的耳中,她才急忙抽回手,将面具重新带上。

  李明略感失望的望了林珑一眼,然后又略带恼怒的回头看去,却是小黄门富贵带着几个小家伙捧着脸盆毛巾走了过来。

  看到桌子上没有动过的饭菜,小福贵急忙带头跪下,低头询问道:“不是侯爷是不是不喜欢这样的菜式,如果是这样的话,情让小子给你重新换来。”

  李明不由得一笑,刚才的少许不快也抛到了九霄云外,他唤起了小福贵,就在几个黄门的服侍之下吃完了这桌丰盛的饭菜,然后,拉着林珑进了湖心阁,将林珑推到里屋去睡之后,他自己就美美的倒在了外屋的床铺上。好久没有这么安稳的睡过觉了,现在人也救出来了,林珑也和自己重逢了,皇帝的病也快要治好了,自己马上就能返回碧泉岛同大家团圆了,瑶儿、小翠、圣手王。。。。。对了,还有二牛,等自己回去的时候,高韦也应该把二牛接回去了吧,师傅要是知道自己收了徒弟,还不知道有多么来气呢,呵呵。。。。。。胡思乱想中,李明很快地进入了梦乡。

  李明这一觉睡得真是昏天暗地的,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被窗外的小鸟叫醒,匆匆忙忙的吃过早餐,李明和林珑急忙赶到了皇帝的寝宫。

  寝宫外面,杨公公正在焦急的踱着步,但到李明走过来,他急忙迎了上去,对着李明说道:“侯爷来得正好,洒家正要派人去接你们呢?皇上现在已经醒了,刚才已经能喝一点绿豆汤了,按照你的嘱咐,没有敢给他吃别的东西,现在就等你来做进一步的决定了。”

  李明点了点头,急忙跟着杨公公走进寝宫。龙塌上,皇帝正斜靠在床头,脸色看起来也有了一点红润。

  康王迎了上来,低声对李明说道:“刚才我已经将你的事情大致的给父皇说了,得知你还在人世,他可是非常高兴的,快去见见他吧,要注意,你现在是忠勇侯,不要再自称草民了。”

  说话间已经来到了床前,李明急忙跪下,口中呼道:“臣李明参见皇上,住皇上龙体安康。”说实在的,李明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他还从来没有和一个真正的皇帝说过什么话的。

  “平身”,仁德皇帝发出微弱的声音:“快起来,让真好好看看你是什么样的,你的事情真的让我非常感动的。我听嵩儿说,你在洪水退去之后就在江、湖两周的疫区救治那些患了瘟疫的人?民间还把你叫做“医神”,有这么回事吗?”

  李明急忙回答道:“皇上,那只是一些无知的贫民在传说罢了,其实,真正医术高明的人不都在尚药局和太医署嘛,臣怎么敢称作医神呢?”

  皇帝微微一笑,说道:“你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放心吧,朕不会为此治你的罪的,其实朕也知道,真正有学识、有水平的人不会在朝中的,就像是你们杏林的圣手王,还有那个郭林,再加上你,朕都知道,你们不愿意受这份约束,朕也就不强求了。算了,别的朕不想多说,只说一句,朕见到你真的很高兴。你老实告诉朕,朕的病情有多么严重?”

  李明一边斟酌着词句,一边慢慢的回答道:“皇上的病情沉疴已久,这就像以前臣给康王爷看病时一样,都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痊愈的。康王爷的病是我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将他条例到这个程度的,所以,皇上也不用着急。您这病比康王爷的时间更久,所以也更加不好痊愈,目前来看只有慢慢的调养治疗了。不过有一点,臣必须实话实说,你和康王的病一样,都是只能缓解而不能根治。”

  仁德皇帝缓缓的点了点头,没有理会旁边众人惊慌失措的表情,对李明说道:“你说得非常中肯,是医者之道!其实朕又何尝不明白这点呢?朕的病每发作一次,感觉就更坏一分,所以,虽然他们都对我说假话,都在安慰我、欺骗我,但我自己的病自己怎么会不知道呢?我又不是一个糊涂老头子,你说是不是?不过,看看现在嵩儿的身体,就像没有病一样,虽然不能根治,但总比整天躺在床上什么都不能做得好吧。嗯?这次我能将皇城的防守兵力全交给他,就是因为他的病已经被控制住了,而我也应该做出一些决定了!李明,我不让你把我治的像嵩儿一样的好,但最起码你也要让我活过今年吧?趁着还有几个月的时间,我是应该下一点决心了,不然在我身后,大唐势必会陷入大乱之中。李明,你能够满足我这个小小的要求吗?”

  李明急忙站了起来,对着仁德皇帝正颜道:“由于皇上病情非常严重,所以臣不能就您的要求做出保证,但是臣会尽最大的努力的。据臣的判断,皇上如果能够按照臣的话去保养身体,那么再过上十年八年皇上都不成问题,但是,皇上如果不能够平心静气、戒躁戒怒,则虽有灵丹妙药也是无济于事的。”

  仁德笑着说道:“十年八年?李明,如果能多活上一年我就心满意足了,行了,你既然说到这里了,我就听你的,你说怎么办朕就照办。照你看来,朕什么时候能上朝呢?”

  “不出意外的话,一个月之后。”看着皇帝那失望的脸神,李明急忙说道:“皇上的病主要在于调养,其实无论是什么病,都不可能一下就好起来的,所以,为了皇上的健康,臣还是不赞成皇上太早的就恢复操劳。”

  就在仁德皇帝摇着头失望的要躺下的时候,寝宫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吵闹声。康王眉头一皱,转身就要出去。仁德急忙叫住了他,说道:“不管是谁,趁着我现在精神尚可,把他叫进来吧。我知道你们的心意,但是你们也应该知道,在皇宫里是不太容易保存秘密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