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三章 行动(三)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6637 2004.08.14 13:01

    

  看着眼前杀机腾腾、满身鲜血的大老怪,再看看背后奔涌而上的骑兵,李明心中不由得暗暗叫苦、进退两难。眼前的大老怪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虽然他现在身受重伤,甚至还被炸断了一只手,可是李明却绝对不敢掉以轻心。老怪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甚至用一只手就可以杀掉自己,自己如果一跑神,可就给了他击杀自己的机会了。

  此时赵疯子他们已经扔出了手中的炸弹,将蜂拥上来的那些骑兵又炸了回去,回过头来看到李明和一个满身鲜血的人在紧张的对持着,急忙冲到大老怪的身后救援李明。

  还没等赵疯子他们冲到身前,大老怪突然起动了。他猛然站起身来,将手中的拐杖向着李明猛投了过来,拐杖犹如出膛的子弹一般,发出尖啸的声音向着李明就射过来,李明脚尖急忙一点,运起飘絮功向着右边急闪。

  大老怪猛然腾身而起,以不比拐杖慢多少的速度向着李明闪躲的方向急冲了过去,转眼之间就堵截住了李明,然后一掌向李明的头顶拍了下去。老怪的这一冲、一掌充分体现了一个绝顶高手的判断和经验,时机把握得恰到好处,这一掌没有任何花俏的招式,有的只有速度,快若闪电!在李明一口旧气已尽、新气未生、身体在空中即将下降、没有任何移动余地的那一刻,大老怪的那一掌已经到达了李明的头顶。

  如果这夹着大老怪毕生功力的一掌打到李明的脑袋上的话,李明毫无幸免的会脑浆迸裂的,事实上,在空中的大老怪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在这关键的时候,有人居然抓住了他的腰带,将他高高的摔起,远远的向着骑兵群落去。

  李明死里逃生的落到地面上,惊魂未定的向着大老怪飞出的方向看去。已经被炸弹炸得魂不附体的骑兵们本来就变得草木皆兵了,现在又看到一个比炸弹大得非常多的东西飞过来,怎不令他们心惊胆战?但是战马本来就乱七八糟的乱作一团,急切之间怎么能躲得开,无奈之下,落点范围内的那些骑兵就不得不抬起手中的长矛,向着大老怪刺去。

  可怜的大老怪,本来刚才那一掌已经耗尽了他全身的功力,虽然看到了底下那片如林的长矛,却也无力做任何反抗了,就这样,落到地下的大老怪已经变得像一只刺猬一样了。

  一个蒙面黑衣人落到李明的面前,一掌将发愣的李明拍醒过来,低声喝道:“还不赶快走!这里有我抵挡,你领着你的人快撤。”

  李明急忙拜谢道:“大侠救命之恩......。”

  “好了!”黑一人不耐烦的打断了李明的废话,急道:“你们如果不赶快撤退,等大军来了势必要连累我,什么废话都不用说了,赶快走!”

  李明脸上一红,望着黑衣人焦急的眼神,不再说些什么,他只是冲着黑衣人一抱拳,招呼高韦和赵疯子朝着杨府方向跑去。

  连续剧烈的爆炸声、奔驰的马蹄声、人群的惨叫声将那些没出来看热闹的人也吸引了出来,好奇心是所有生物都有的本能,但是有时候好奇心也能害死一个人的命。就像现在,大街上到处都是四处狂奔的人流,有是看到刚才的惨象而去寻找躲避之处的,有刚从家里出来要看看究竟的,也有不法之徒趁火打劫的,总之今天的南郭城里真是完全乱套了。街上一队队的城卫军拼命的阻挡着四处奔串的人群,试图让人们冷静下来,但是和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比起来,他们的数量显得有些太少了。

  不过也正是凭借着街上的这种混乱,李明他们才能安然的向着集合地前进。大街上到处都是跑动的人群,谁还会注意李明这一小拨人呢。所以,虽然在人群中挤得辛苦,他们还是很高兴看到目前的这种情况的。同时令李明感到非常奇怪的是,他们仅仅穿过了几条街道,也就是说他们现在离事发现场仅仅有几条街道的距离,但这里的城卫军好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并不忙着追查劫犯,而只是忙着维持秩序,这和李明从沈同嘴里听说的那种皇城严密的警戒系统好像一点都对不上号,是沈同在夸大事实呢?还是有什么意外事情发生呢?这真的让李明有点百思不得其解。

  凭借着街上的混乱,李明几个人艰难的靠近了杨府。但是现在的情况好像比刚才更加危险,刚才又遇有满街的老百姓做掩护,李明他们的目标并不是很明显,可是在尚书府附近并没有太多的居民,这一片是官员聚集区,街道上人烟稀少,刚才的骚乱并没有传到这里来。而李明他们一堆人个个都是满身鲜血,狼狈不堪,这要是被巡逻的城卫军发现的话,他们这十个人马上就会陷入包围之中的。眼见得目的地就在眼前,可是却犹如天上的银河一般不可逾越,这让躲在一间空房中的李明众人个个都愁眉不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眼见的天将过午,附近街道上巡逻的士兵一点也不见减少,而远处嘈杂的喧闹声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显然城卫军已经稳定了局势。如果现在不冲过去,等到城卫军大批搜城的时候就更躲不过去了,况且如果其他人都逃出来的话,肯定在杨府焦急地等待着他们,李明不到,恐怕他们是不会走的,那时候不就等于自己的计划失败了吗?

  无可奈何中的李明猛的一狠心,冲着大家低声喝道:“这么呆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冲过去,他们想必已经在等我们了,只要我们速度够快,完全能够在大队人马到来之前潜入河道的。疯子打头,其他人围着高先生,我们走!”说完,一把拉开房门抢先冲了出去。

  一群人刚刚穿过两条小巷,就迎面和一队巡逻的城卫军相遇了。没等城卫军盘问的声音落下,李明便带领大家冲了上去,转眼之间便砍翻了二十多人,余下的士兵一呆,其声喊叫了一声,转身便跑得无影无踪了。

  李明惊奇的望着消失在墙角的士兵的背影,向赵疯子问道:“他们跑什么?我们才干掉他们二十多人,可他们还有五十多人呐,我们真得这么恐怖吗?不至于吧。”

  赵疯子呵呵一笑,拉住高韦便往前跑边说道:“先生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奇怪。城卫军能号称天下精兵中的精兵,这可不是谁往他们脸上贴金的,而是确实是这样的。当年我们将军也曾经多次拿着城卫军的考核标准来对我们考核,连我们都有点受不了的。这样的精兵,难道会像我们今天碰到的一样,有一点的伤亡便转身就逃吗?打死我也不相信,可是事实又放在眼前,在我们面前逃跑的确实是城卫军,而且连铁甲军都没敢露面,一千多名军队中的精英在我们第一轮炸弹的打击下居然跑得比兔子还要快,这件事情怎么就透着那么一丝怪异呢?”

  李明苦笑了一下,说道:“何止是你,我的感受也非常奇怪,难道今天的事情完全是个阴谋?他们想要放长线钓大鱼,把我们一网打尽?还是我们刚才的炸弹攻击把他们吓坏了,让他们不敢同我们对垒?我也想不透。所以,现在我决定走一部算一步,管他什么阴谋不阴谋的,反正我就是兵来将党、水来土堰,现在还是赶快赶回去是正事。

  匆匆忙忙的跑了几条街道,一群人终于来到杨府,其间一伙人碰到了好几群巡逻的城卫军,可就在他们准备战斗的时候,那些城卫军好像没有见到他们一样,径自转头走了。这可让这些人更糊涂了,难道他们没有看见自己这些人满身鲜血、手里全拿着兵器吗?

  赵疯子按照实现约好的暗号敲了几下后门,后门马上被打开了,看到高飞焦急的面孔,连番厮杀的这十个人立即感到全身无力,几欲虚脱。

  跟在高飞后面,李明边走边问道:“这边准备得怎么样了?能不能马上下水?我们的时间可不多了。码头那边侦查得怎么样?运输船准时到达了吗?对了,张元帅和尉迟将军怎么样了?”

  高飞便领路边回答道:“这边准备的一切顺利,刚才我拍人打探过了,码头上确实停着两艘大船,船上挂着像你说的那种红色的旗子。两位大人那里我已经将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他们了,本来他们还很生气,怪我坏了他们的忠义的名声,可是得知这件事情是您和高韦先生主持的时候,他们便什么话都不说了。不过我看他们还是不太高兴,一会儿还是您和他们说吧,我担心他们不同意逃跑。”

  李明苦笑道:“我一直都有这个顾虑,他们两个都是那种愚忠的人,万一他们不肯离开,那只有把他们打晕带走了,呵呵,虽然对他们不太恭敬,也总比大伙在这里全军覆没的好。”

  高飞一吐舌头,笑道:“这件事情到时候我可不参加,不然我家将军非扒了我的皮不可。先生,这件事情非你莫属,我家将军非常佩服您,所以有您干这件事情,我家将军和张元帅也不好说什么。”

  李明失笑道:“你小子打得好主意!没办法,到时候这件事情交给我吧,不过说不定我不用出手呢?”

  说话间,众人已经到达了后花园的房屋前,高飞推开房门,转身请李明和高韦走了进去。

  房间内的两张椅子上,张猛和尉迟雄正神色木然的坐在那里,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前面茶几上的糕点茶水一点也没有动。在他们身后,几个侍卫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面面相觑,不知道干些什么。但到李明和高韦进来,他们明显的嘘了一口气。

  李明进门一眼就看到满脸憔悴的张猛,他心里猛然一抖,脑海中闪过张瑶那焦急的脸庞。虽然他极力反对自己和张瑶在一起,但他毕竟是张瑶的父亲,这一点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目前他陷入这种境地,多多少少也和自己将张瑶带走有关,自己无论如何也要作出补偿的。况且自己身陷异域,与父母天各一方,张猛以后就等于替代了自己的父亲。想到父亲,李明不由得心中一酸,扑通一声跪在张猛的面前。

  张猛抬起憔悴的脸,神色激动地望着跪在眼前的李明,嘴唇抖动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眶中的老泪不由得滚下了脸庞。虽然李明当初拐走了自己的女儿,让他失去了自己生活中唯一的依靠,可是毕竟自己的女儿是心甘情愿的跟他走的,自己虽然想不通,可也已经既成事实了。况且自己身陷天牢一个多月,女儿都毫无音讯,自己死了无所谓,可是不知道女儿生活得怎么样,自己是死不瞑目呀。现如今,虽然自己不愿承认,但已经是事实上的女婿跪在了他的面前,使得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禁不住的奔涌而出。

  看这张猛的真情流露,李明仿佛找到了久违的父亲的感觉,他也忍不住的热泪盈眶,恭恭敬敬、真心实意地冲着张猛连叩了三个头。这里李明来到这个世界以来,第二次真心实意地使用这个古老的礼节,在他现在看来,这个礼节真的能充分表达自己对长辈的崇敬和感激。

  张猛用手背擦了擦泪水,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这一刻,以往两人间的种种误会、种种不快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在张猛心里面,眼前自己有多了一个亲人,一个自己有点陌生的亲人:女婿。他不由得站起身来扶起跪在地上的李明,含泪笑道:“我以为我这辈子再也看不到一个亲人了,可没想到,在我临死之前能看到我的女婿,我已经满足了!李明,我知道你们的心意,但是,你们却并不了解我的心意。我张猛一生为皇上鞠躬尽瘁,忠心赤胆。虽然我是一个大老粗,但我也知道君命不可违,虽然我是冤枉的,可是皇上既然要杀我,我也绝对不能反抗,我的忠义之心绝对不能被你们破坏。李明,带大家走吧,你们是无辜的,你能向着来救我,就说明瑶儿没有看错人,他以后的生活就全靠你了,能够在临死之前见到你,已经让我心满意足了。你们快走吧,让我背叛皇上的圣旨是不可能的,你不要多费口舌了,好不好?”

  李明急道:“岳父大人,您这么做完全是愚忠!明知道自己是冤枉的,却还赶着去送死,这和岳飞......咳咳......这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是对大唐的不负责任,更是对皇上的不负责任。皇上现在不知道冤枉了你,可万一他有知道的那一天呢?到那时候你让皇上后悔莫及,你就算是忠臣了?况且,这次如果我不把您救回去,我有何面目回去见瑶儿?您如果不走,我将和您一起赴刑场就义!另外,我怀疑这次的事情完全就是一个阴谋,处决你们两个的命令完全不是皇上亲自下的,我对这一点早就在怀疑了。您想一想,在您回皇城之后,见没见过皇上?”

  张猛一愣,沉吟道:“这个......奇怪,你这么一说我也奇怪了,我是在驿馆接到指控我谋反的圣旨的,我确实没有见过皇上一面......。”

  “这就对了。”李明急忙打断张猛的话,插口道:“这件事情里面肯定有阴谋,您难道不想查个明白吗?我有个方案您看看行不行?首先,既然怀疑这家事情蹊跷,那么您就应该查个明白。您可能还不知道,您的蒙荫城现在已经落到了二皇子的亲信袁熹手里,而尉迟将军的南滇府已经落入了三皇子的亲信师邯手中,这全是事实,请您务必相信我说的。您想一想,以皇上的脾性,他会允许兵权落入自己的儿子手里吗?那会造成天下大乱呀!所以我说,您现在绝对不能放之不管,您就义后成全了您的名声,可是您却放任大唐的安危于不顾,这并不是真正的忠心!”

  张猛明显被李明最后这句话打动了,他肃然而立,对李明说道:“幸亏你的提醒,要不然我可要成为大唐的罪人了,没错,这件事情里有阴谋,我必须查个清楚,对了,尉迟雄......尉迟雄呢”

  李明回头一看,却发现屋里除了自己和张猛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

  原来,就在李明向张猛下跪的时候,高韦已经将自己脸上的伪装卸了下来,并走到尉迟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正在为李明和张猛之间的关系而猜测的尉迟雄回过头来,看到眼前久违的老友的脸时,不由得又惊又喜,急忙按照高韦的示意,和屋里的其他人一起走到了外面。

  尉迟雄同样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但和张猛一样,他也有一颗愚忠的心,然而在自己老友的劝解下,在自己多年的侍卫的哀求下,在远方妻子的亲情感召下,他终于妥协了。其实,大家还不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尉迟雄的儿子,由于不堪忍受天牢内恶劣的条件,从小娇生惯养的尉迟英在天牢里撞墙自杀了,弥留之际他还记挂着自己的父亲,要求父亲想办法逃出去,这也是促使尉迟雄答应逃走的一个主要原因。但是他也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如果张猛不同意走,他也坚决的要留下来,他们两个人一定要共同进退。无奈之下,高韦他们就只好在外面焦急地等待着张猛和李明那边的消息了。听到张猛在屋里呼唤,尉迟雄急忙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张猛把李明的分析原原本本的对尉迟雄讲了一遍,然后说道:“现在你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不太正常,我相信李明说的话,因为他是我的女婿,不会对我说谎的。况且,这件事情从一开始都让我怀疑,只是我不敢生出对皇上不敬的想法,所以没有深一步的探讨下去,可是现在一想,这绝对不可能是皇上干的,所以我决定先逃出去,然后想办法调查这件事情。尉迟雄,我也知道你忠心耿耿,可是,刚才李明的一句话打醒了我,他告诉我,现在去死虽然成全了我忠义的名声,但却是对大唐最不负责任的表现,所以,现在我也要用这句话来劝你,跟我一起逃出去,然后我么哥俩个一起调查这件事情。”

  高韦等众人听完大喜,急忙说道:“太好了,张元帅既然决定要逃出去了,尉迟将军就一定会走的,不是吗?”

  尉迟雄点了点头,说道:“既然老哥已经决定了,老弟我就跟在您后面,以您马首是瞻。”

  李明急忙说道:“好了,既然决定了,那门我们就尽快行动!时间已经不多了,也许官兵很快就能搜到这里来的。高飞,马上准备潜水器具,我们出发!”

  高飞高兴的答应了一声,兴匆匆的带着众侍卫去准备潜水器具去了,李明和高韦则带着张猛和尉迟雄直接来到花园的湖边。此时的城内,嘈杂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少了,只是不时地传来的整齐的脚步声和奔驰的马蹄声还在显示着城内紧张的气氛。

  高飞众人将潜水器具带到湖边,然后由赵疯子带着十个人首先穿戴好下水,组成先头部队前去探路警戒。这边 ,李明捧着一个头盔给张猛和尉迟雄详细地讲解水下使用的方法和注意事项。

  不知道李明用什么方法逃出城去的张猛和尉迟雄在听完李明的讲解和计划后,都对李明佩服得五体投地,他们实在想不到,天下还有如此奇特的逃生方法,这方法咋看上去是不可能的,可是仔细考虑,又发觉这是最安全最完美的方法。这不,尉迟雄一边戴头盔,一边伸出大拇指盛赞李明,把旁边的张猛高兴得合不拢嘴,好像是在称赞他自己的一样。

  不大一会儿,剩余的众人便都穿戴妥当了,当下李明带头领着众人,高飞领着十个侍卫居中保护着张猛和尉迟雄,一起慢慢的向湖水深处走去,就在快要入水的时候,李明的身边突然响起了“哗”的一声,一个大大的铁脑袋出现在李明面前,李明吓了一跳,急忙退后几步仔细观看,那个人已经将头上的头盔摘了下来,原来是赵疯子。

  赵疯子一边急促的喘着粗气,一边绝望地大声叫道:“陷阱!前面是陷阱!船上全部都是官兵,我们一个兄弟刚刚在船边露头就被发现了,结果当场被乱箭射死......我们几个赶快退了回来,我观察了一下,码头周围全埋伏了人,船上装满了弓箭手,这是个陷阱!我们的退路已经被堵住了!我们出不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