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对策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569 2003.11.04 13:34

    “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将我的计划完全打断了。”李明面色沉重地说道:“这也是我的责任,没有能将人为的因素考虑进去。现在,我们必须韬光养晦,尽量不要再引起外界的注意了。陈浩和马林,你们两个从明天起将铁山下的所有的炼铁铺子都搬到岛上来。注意,要尽量晚上搬,炼铁人员必须尽量都搬到岛上来,新型的炼铁坩埚炉前两天已经制出来了,以后我们不再需要使用那些落后的方法生产生铁了,所以铁山只留下那些采矿的人员。告诉王涛,这两天之内秘密的收购一批大小船只和车辆,以后开采下来的铁矿石和石英矿石都运到岛上来。这些事情你们一定要极快办完。陈浩,你让王老刀从那些打铁匠和炼铁匠中间挑出一批头脑灵活、手艺高强的工匠,过两天我要给他们讲一讲冶金基础课。哎!我可真的忙不过来了,还有,陈浩给圣手王飞鸽传书,让他在墨城将那里的印书工匠都请到岛上来,我们不能只在临滨找人,那样太引人注目了。好了,我就说这么多吧,反正一切的一切都是从头开始,你们抓紧时间去办吧。”

  马林和陈浩急忙答应了一声,出门办事去了。李明又对司徒言说道:“怎么样?这两天学员们对讲的课程有什么问题吗?”

  司徒言笑道:“对于我们来说,院长所讲的每一个词句都是非常新鲜的。这两天我们已经基本上不再刨根索源了,那样太费功夫了,我看院长每次讲课也非常累。所以现在院长讲什么,我们就相信什么,这样就简单多了,大部分学员都已经开始适应了这种想法,相信这么一来大家的进度都能快不少。”

  李明点了点头说道:“这样最好,我也知道要想让你们完全接受这种观念是不太容易的,目前来说,也只有让你们死记硬背了,留着以后慢慢理解吧。我还要给你一些任务:从现在开始,你每天让学员们在空余的时间到附近养马场去搜集怀孕的马匹的尿,实在不行你就让他们带上银子,碰上怀孕的马就买下来,拉到岛上来养,多多益善。这件事情要抓紧时间去办,我有急用。”说完,也不理会目瞪口呆的司徒言,自顾走出竹林阁。

  回到山庄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张瑶小鸟依人的缠在李明身边问长问短,仿佛很长时间没见面了一样。望着张瑶那幸福的脸庞,再想起今天康王的种种表现,一阵烦恼又涌上心头。

  吃过晚饭,李明单独来到林凌峰的房间,就今天的事情向林凌峰征求意见。听完李明的叙说,林凌峰勃然大怒,一掌将身边的桌子拍得粉碎,口中喝道:“好个荒淫无耻的东西,既然他要打瑶儿的注意,我们也不用和他客气,今天晚上我就去王府干掉他,免得以后他再来找麻烦。”

  李明吓了一跳,急忙劝阻道:“师傅先不要着急,康王虽然荒淫无道,但对于我们还是很有用的,目前我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的帮助。碧泉岛上的一切都刚刚起步,如果这时候杀了他,那么我们的一切努力都要白费了。我们现在还不能动他。”

  林凌峰怒道:“那就任由他胡来?你真的要将瑶儿推向火坑?”

  李明微笑道:“怎么可能呢?即使碧泉岛不要了,我也不会让瑶儿受委屈的,大不了我带着瑶儿浪迹天涯。但目前还没有到那个境地,对付康王还需要想一些别的办法,今天我就是找师傅来商量的。”

  林凌峰点了点头,平了平心头的怒气,说道:“也有道理,依你看该怎么对付他?不行的话我今天晚上跑一趟,将康王的奇经八脉都点上,让他卧床不起不就行了。”

  李明精神一振,喜道:“那太好了,这是一个好办法,但他要是卧床不起了,那我们有事情的时候也很难找他帮忙了。而且,他这样肯定要找我来给他治病,那我该怎么办?不给他治好?那以后就别想办事了。所以这也是一个难题。这样吧,我刚才已经想出一个办法,呵呵,就是比较阴损,我还没有决定要不要使用。”

  “哦?快说说!”林凌峰急忙问道:“快点说!别卖关子了,哈哈,你要是想出的办法想必要好得多,快说!”

  李明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我也知道这么做不太光明磊落,那就是让他失去男人的机能,呵呵,甚至让他看见女人都心烦,这个办法怎么样?”

  “绝了!”林凌峰伸手要拍桌子,却发现桌子已经被自己拍碎了,他自嘲的一笑,接着说道:“快告诉我,你用什么办法让他能这样?是用药吗?呵呵,你还真说对了,这个办法真叫阴。嘿嘿,不过对付这种淫邪之徒这可是最好的方法了,有把握吗?”

  李明为难的说道:“不知道,我从来没用过,只是知道这种方法。不过我也不担心,万一我的方法不灵,那师傅就出马,点了他的奇经八脉就行了。但目前让我犹豫的是,康王只是对瑶儿有点不怀好意,并没有真正的付诸行动,而且相比其他的王子,他这个人还是比较仁厚、比较爱惜黎民的,所以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我不打算对付他。”

  林凌峰点了点头说道:“不错,相比较来说他还算是不错的。哎,说起来中州和泽州的百姓是最苦的,三皇子的治下百姓生不如死,民不聊生呀!皇帝又体弱多病,很多事情都是不闻不问的,致使三皇子的势力越来越大,所以,这也是皇帝迟迟不能立储的原因之一。万一三皇子到时候造起反来,可没有什么人能治他,现在他所忌惮的仅张猛一人而已,哎!你那个岳父呀,一生耿直,忠心耿耿,但现在还在遭到昏庸皇帝的猜忌。!近千年来朝中纷争不断,百姓揭竿而起也不在少数,但也许真的是天佑大唐,每次都能有几个栋梁之才为大唐维护住了这片江山,现在,这个重任就落在你那个岳父身上呀!不过他现在的处境比较困难,几个皇子都想极力的争取他,皇帝也在猜忌他,日子不好过呀!李明,现在各方的势力蓄势待发,天下即将大乱呀!师傅也不是那种因循守旧的人,你要想趁势有一番作为,师傅是会全力帮助你的。哎!算了,不说了,现在你考虑得也对,暂时还是要康王的维护和帮忙的,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对付他。就这么办吧,过几天你去探一探康王的口风,如果他真的对瑶儿不怀好意,那你也就不要手软,记住,成大事者,必须要心狠手辣!不能有妇人之仁。”

  李明急忙点头受教,两人又谈了一些今后发展方向的问题,李明便告辞出屋了。

  门外,马林正焦急地等待着,看见李明出来,急忙迎了上去。

  李明奇怪的问道:“这么晚了,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吗?”

  马林为难的望着李明,支支吾吾的回答道:“回主人,蔓儿......蔓儿不想走。”

  “嗯?”李明一下就愣住了,在他想来,自己这么对待她,她应该对自己是恨之入骨了。如今自己释放了她,她应该马上离开这里才对,怎么现在又不走呢?

  想到这里,李明问道:“为什么?对了,银子送给她了吗?她是不是担心以后的生活呀?”

  马林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是的,银子她连看都不看,只是口口声声地要见主人。本来小人不应该这么晚打搅主人的,可她已经三天不吃不喝了,又连续三天没有睡觉,现在身体极度虚弱。下午给她煎的药她也不肯吃,眼见得她就要撑不下去了,小人害怕出事,所以才这么晚来找主人。”

  李明心头一阵刺痛,虽然林凌峰教育自己要心狠手辣,但对一个十多岁的弱质少女下如此毒手,还是他所不愿意的,这并不是他的本性!现在她变成这个样全是自己造成的,既然她是冤枉的,那么自己就应该对她有所负责的。

  想到这里,他毅然对马林说道:“好吧,她既然要见我,那我现在就去。”

  昏暗的烛光下,娇小的蔓儿变得更加瘦弱了,苍白的面色、深陷的眼窝、发黑的眼眶、无神的眼光无不显示着她遭受的巨大的折磨。

  看到李明进来,蔓儿那无神的眼睛里闪出一丝光芒,苍白的脸上现出一丝嫣红,挣扎着虚弱的身躯就要爬起来。李明急忙上前一步将她按住,满怀愧疚的说道:“蔓儿,真的对不起,我知道,事情已经这样了,我说多少对不起都无济于事了。都因为我的一念之差,才给你造成这么大的痛苦,我不指望你能原谅我,只是希望你能保重自己的身体。”

  蔓儿微微摇了摇头,用虚弱而又苍白的声音缓缓说道:“我.....不怪.....公子。.......公子.......。”

  李明急忙说道:“好了,你先别说了,先养好身体,一切都等养好身体在说,好吗?”

  蔓儿又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公子......不怪......蔓儿了?”

  李明看得眼泪都要出来了,用力的点了点头,说道:“蔓儿,我知道是错怪你了,都是我不好,不要恨我,好吗?”

  蔓儿勉强露出一丝笑容,轻轻的摇了摇头,闭上了眼睛,沉沉的睡去。

  凉爽的夜风吹拂在李明的脸上,是李明混乱的头脑稍稍的清醒了一点,李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松涛阁的,只是觉得自己心头充满了愧疚和自责。

  天空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李明走在青石大道上,任由雨水浇遍了自己全身。他就这么走着、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道自己要到什么地方去。

  今天发生的事情将他一个月来建立起的自信心完全的击垮了,由于自己的失误,致使碧泉岛的事业陷入了僵局。由于自己的失误,致使瑶儿受到了康王的注意,使她陷入了危险的境地。也由于自己的失误,使蔓儿受到这么大的折磨、遭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看来自己还是太不成熟,考虑事情还是太不周全了,处事的经验还是太差了。仅仅凭着丰富的科技知识是无法解决眼前的问题的,自己还是需要多磨练呀!

  一把雨伞挡在了李明的头顶,替他遮住了这越来越大的雨。张瑶满眼通红的望着李明,全身也已经被雨水浇了个尽湿。

  李明回过身来,将张瑶拉到自己的身边,紧紧地搂住她那柔软的腰肢,接果雨伞,遮住了打向两人的急雨。两人就这么紧紧地依偎着,在雨中默默无语的走着、走着。远方,一道道闪电在山后亮起,将雨夜照耀的更加迷离。

  清晨在雨后醒来,又是一片勃勃的生机。李明走出房间,深深呼吸着清晨清新的空气,眼前一片鲜亮,小草在接受了一夜的沐浴后显得更加嫩绿,一道彩虹挂在雨后的天际,让人看起来是那么心旷神怡。

  李明精神不由得一振,将昨天的不快和挫折强压在心底,转身就要向听泉阁走去,忽听得背后一阵破空声传来,他心头一凛腾空而起,随手把出腰间的依天剑,在空中一个转身挥剑掠去。

  一声清脆的交击声响起,一柄宝剑应声而断。李明轻轻的飘落在地面上,回头望去,只见林夫人手握断剑含笑而立,赞许的目光望着自己。

  “不错!你能躲过这一记偷袭,以后应该有自保的能力了。”随着话音,林凌峰从听泉阁中踱出,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

  李明急忙上前和两人见礼,林夫人笑道:“刚才我用了五成功力来偷袭你,本来以为会闹得你手忙脚乱的,没想到你这么轻易的就闪避开了,看来你的进境比我想象的还要快呀。”

  李明急忙说道:“那都是师母手下留情,师母要真的有心偷袭,就是用上两成功力我都挡不住,只是刚才害怕失手伤了我,才让我这么轻易的躲过去了。”

  “好了,你就别谦虚了。”林凌峰笑道:“刚才只是一个小测试,也是你师母看你昨天烦心事太多了,今天就给你来这么一下,想调剂一下你的心绪。李明,你的心情我完全理解,我也曾年轻过,也曾犯过不少的错,也曾因为经验不足吃过亏。但是这都是难免的,昨天晚上你回来的时候,我看你非常消沉,这不应该出现在你的身上的!别忘了,这么多人都依靠着你那!暂时的消沉是难免的,但你应该尽力去克服这种情绪,振作起来!别让珑儿失望!你要是这个样子,还有什么资格让珑儿去原谅你呢?”

  李明深吸了一口气,对林凌峰夫妇感激地笑道:“谢谢师傅师母的教诲,我现在感觉好多了。刚才那一件把我的烦心事都给惊出去了,师傅,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林凌峰赞许的点了点头,欣慰的说道:“你明白就好,对于你,我不需要说些什么,一切都需要你自己去摸索。好了,今天我就不让你练功了,你忙你得去吧,我也要出去一下了。”

  “哦?”李明非常关切地问道:“师傅出去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林凌峰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哎!本来珑儿在的时候是不用我操心的,但现在她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生气了,连林家庄的生意都不管了。昨天得到消息,在林州那边出了电问题,呵呵,这还和你的龙井有关。由于我的龙井抢了几个大茶商的生意,那些个人纠结在一起栽赃陷害将我那边的总管抓到大狱里去了。林州是二皇子的封地,所以你也帮不了什么忙,还是我亲自去解决吧。哼!给我来这一套,这点小事情还难不倒我,好了,你也别操心了,我去两天就回来。”

  送走了林凌峰,李明急急忙忙的赶到玻璃厂。这几天经过那些工匠的努力,终于将陶土坩埚赶制了出来,今天,是第一锅坩埚玻璃出路的日子了。

  玻璃厂内早已经是热闹非凡了,陈方带着大伙已经在窑前忙碌起来了,熊熊燃烧的煤火将每个人的脸庞都照耀得通红,几个人正向坩埚中加着石英砂和石灰石。

  看到李明近来,众人干得更加卖力,陈方光着膀子站在炉火前大声吆喝着,几个人抬起坩埚架到炉火上面的铁架子上。

  看着坩埚中的石英砂满满的融化,李明心头也是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第一次试验能不能成功还真不好说,还有,那些陶瓷匠烧制的坩埚能不能经受住那么高的温度也没个准,一切都是在摸索之中。

  陈方一声吆喝,众人抬起坩埚从炉火上架开,将里面通红的玻璃熔液倒进了预先打好的铁板上。

  通红炙热的熔体渐渐的冷却了,一块晶莹透亮的玻璃板渐渐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院子中一片沉寂后,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众人都沸腾了起来,望着眼前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奇迹,一个个乐得合不拢嘴。

  陈方咧着大嘴,冒着满身的汗水走进那块还在冒着烤人的热气的玻璃板前,像观赏一块宝贝似的欣赏着。

  一滴汗水从他脸上滑落,正好滴在玻璃板上,“叭”的一声脆响,晶亮的玻璃板顿时四分五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