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八章 杀戮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6407 2004.10.18 09:47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优势是李明非常自豪的,那就是科技,李明坚信,凭借着自己的科技力量,总有一天他会完成统治这个世界的大业的。

  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想到过,别人也同样可以利用他的科技来对付他自己,眼前,就是一个最好的教训。

  在李明前面的桌子上,正放着一个让李明非常熟悉的东西,这个东西是李明发明的,在这个世界上发明的一个用以逃生的工具——潜水头盔。

  当初自己逃出皇城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了科技泄漏的问题,所以每个人的头盔都有本人裹到包裹里面带了出来,流失在外面的只有一具,就是在河道里被射杀的那个侍卫的那一具。

  那个时候,主持绞杀堵截他们的人似乎是李皎,正是因为他的阻拦,自己这一大队人才放弃了水上逃生的计划。如此说来,当初被射杀侍卫的尸首应该是被李皎的手下打捞起来了,看到侍卫头顶的头盔,在看到侍卫从水里面潜出来,恐怕傻子都能明白这个头盔是干什么用的了。

  突然,李明意识到了什么,他立即站起身来,吩咐道:“王涛听令,命你统领所有护航舰只日夜不停的在碧泉岛周围的水面上巡逻,务必要第一时间发现敌人的踪迹,同时,要多注意水面情况,一旦发现水面上游大群的竹筒在飘动,那就说明敌人在竹筒下面,立即给我剿灭。王动听令,命你带领三百名下属,乘坐快船搜索附近的几座比较大的岛屿,务必要发现敌人的踪影,按照我的推测,敌人很可能要对我们发动一次大的攻击,估计这次是真正的战争,而不是偷袭了,我们要掌握主动就必须要有足够的情报。”

  两个人急忙站起来听令,然后转身就往外走,这是李明突然叫住了王涛:“王涛等一下,我们的铁甲船不是已经下水了吗?和王老刀联系一下......对了,他受伤了,你找他一下,让他派人将发电机挪到铁甲船上,再找陈方将新做出来的探照灯装上,夜间巡逻和战斗就全靠它了。”

  王涛急忙领命而去了,看到众人震惊的样子,李明说道:“这次我们的对手非同一般,很可能是三皇子李皎,本来根据我的消息,李皎已经被皇帝软禁起来了,而且封地也被收回了,这次他可能是趁着皇帝再次发病的时候逃出来的。李皎苦心经营许多年,肯定有许多自己的地下势力,从这次的袭击事件也可以看出,这么多训练有素的杀手不是一时片刻可以召集起来的,所以,我估计李皎对于这里是势在必得的,我想,他应该是看中了碧泉岛的地理优势、科技优势和财富才来的,他的想法很可能和我们一样,是要以碧泉岛为发展基地,逐步在扩展到全国,所以,接下来的战斗肯定不会轻松。曹豹,有没有可能联系一下分水岛驻军统领赵逊,让他出兵协助我们剿灭李皎,毕竟他还有这个义务。”

  曹豹起身领命道:“遵命,我马上亲自跑一趟,让他派出一只舰队来协助我们。”

  李明轻轻***了一下发痛的肩膀,坐下来说道:“由于形势紧急,现在我宣布碧泉岛正式进入战时状态,所有的公众活动全部停止,准备举办的十五灯会暂时取消,说有的一切改为军队管制,今天宣布对责任人的处罚延后执行,允许你们在随后的战斗中将功赎罪。”

  众人急忙起身领命,在李明的示意下,急急忙忙的准备去了,毕竟,这是这个岛屿第一次正式的备战,虽然有许多身经百战的将领和士兵,但人们还是忍不住要紧张的。

  众人都散去了,宽大的竹林阁中只剩下李明一个人了。他坐在那里,深深的沉思着。

  李明不想这么快的就步入战争的,但是事情的发展却不按照他的安排进行了,他现在已经失去了主动权,陷入了被动防守的地步。一直以来,李明都认为自己在把握这事情的进展,但是现在,他才发觉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可笑,一个人的力量是无法控制整个局势的。

  忙忙碌碌的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岛上现在是风声鹤唳,一有风吹草动便能引来大队的人马,看来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们在心理上是非常脆弱的。

  晚上,搜索的部队在沿岸的水中发现了大约一千只潜水头盔,看来李皎为这次行动是花了大血本,这更让李明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如此大规模的试探,随之而来的战斗肯定会非常激烈。

  于是,整个晚上李明都呆在自己的基地车里,将车载雷达的功率开到最大,严防敌人再次夜间袭击,不过,如果这次敌人再次从水下来的话,李明纵有先进的雷达也是无济于事的。

  就这样紧张的两天又过去了,李明撒出去的情报人员纷纷回报,都表示在方圆百里之内的大大小小的岛屿上没有发现任何敌军的痕迹,而且,现在整个半山湖的水面上一个船影都没有,这不由得让李明他们感到事情的严重性。

  坐在铁甲船上,李明亲自驾驶着船只在湖面上穿梭,蒸汽轮机那巨大的轰鸣声远远的传了出去。相比起窄小的船体来说,李明研制的第一代蒸汽轮机的功率显得似乎有点太大了,此刻在锅炉手全力的工作下,铁甲船正冒着浓浓的黑烟箭一般的划破水面抢前冲刺着。

  突然,高高的瞭望吊斗上传来了瞭望手急切的喊叫声:“报告!前方发现船队,正向这边行驶过来。”

  铁甲船上一阵紧张,毕竟,在这种紧张的局势下,任何不明的船只都会引起人么的怀疑的,况且,从瞭望手的报告来看,对方还不止一艘。自记者便只有这么一艘不太大的、没有经过任何实战战斗的铁甲船,虽然速度超快,但船上只有十五个人,而且连弓箭飞石之类的远程攻击都没有,这让他们怎么战斗呢?饶事王涛对李明充满了信任,此刻也不由得忐忑。

  李明却涌起了一股兴奋的感觉,好好的碧泉岛莫名其妙地受到攻击,而且还牺牲了那么多无辜的平民,这些天来又怎么都找不到敌踪,这已经让他非常气闷了,要不然,他也不会不顾众人的劝说,拖着受伤的身体亲自驾船出来了。虽然有易筋经神奇的运功方法让他的伤势很快的愈合起来了,但毕竟还没有神奇到可以让他在短短的两三天之内就完全痊愈的地步——此刻他的伤口还在一跳一跳的剧痛着,不是紧张得快要发疯了,他才不出来遭这罪呐。如今终于发现人了,虽然不能肯定一定是敌人,不过从直觉上来看,这次应该不会错了,积压在他心头多日的郁闷终于可以发泄一下了,就凭自己这艘铁甲船,在水面上还有什么东西能抵挡得住呢?

  于是,在驾驶室中的他马上就下达了战斗命令:“全体准备战斗!关闭所有的窗口,关闭甲板顶棚,瞭望手在敌人接近之后立即转入船舱。”当初设计的时候,李明就已经准备将整艘全体当成一个鱼雷来使用了,所以,船只的形状大异常规,仿佛现代的隐形军舰一样,这艘船采用全封闭式设计,船的整体包裹在钢板之中,只是在驾驶室的前部安放着几块特制的三层钢化玻璃,平时,位于船舱顶部的顶盖可以滑动的一边,以作为露天甲板使用,战斗的时候,甲板顶棚闭合,使整艘船只成为一个天衣无缝的整体,况且,船只的侧面是倾斜的,除了顶棚之外根本站不住人,这样即使有敌人跳上船来,他们也无法找到对手作战——有这么厚的装甲还要和敌人肉搏,这在李明看来是最傻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发布完战斗的号令,李明摇了摇还在剧痛的肩膀,调整舵轮驾驶战船向着发现船只的方向扑了过去,这个时候,他只希望对方针的是敌人,好让他痛痛快快的发泄一番。

  前面的船队越来越近了,逐渐的,驾驶室里的李明发现,原来是一大队军用舰只在追赶前面拼命逃跑的一艘快船,这艘快船,在李明的印象中非常深刻,那就是王动经常驾驶打劫用的那艘船,船上领头划桨的那个人,好像就是王动的手下,而且船舱里,好像还躺着几个满身鲜血的人。

  果然是敌人!李明兴奋得有点发抖了,那几个人好像是被派出去侦查的小队,可能在半道上碰上敌人了,结果被一路追杀到这里。李明一声大喝,大声吩咐道:“锅炉手,把炉火给我烧得旺旺的,我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些混蛋!全体注意了,拉好你们身边的拉手,做好冲击的准备!”说话间,铁甲战舰发出隆隆的怒吼声,越过前面的那艘快船直直的向冲在最全面的那艘巨大的军船撞了上去。

  追击的所有的敌人都惊呆了,他们谁也不知道眼前这个发出巨大轰鸣声、速度快得离谱的东西是什么,是船吗?这些人都是身经百战的水军精英,什么样的船只没有见到过?眼前这个东西怎么能够被称作船呢?况且,看他的样子好像要和冲在最前面的水军最大的“振武”号指挥舰同归于尽,这不由得让他们又感到有些好笑,“振武”号指挥舰是整个大唐水师中体形最大、速度最快、战斗力最强的超级军舰,整个大唐也不超过五艘,船体采用南颠府特产的铁木制造,坚硬无比、造价昂贵,整个船有三层,共有三百名作战队员、二百名弓箭手和五十名操船手,号称无敌战舰,所以他们并不认为眼前这艘毫不起眼的小怪物能把这艘水军的骄傲怎么样,但从大小比较起来就太悬殊了,眼前这艘拐船只有“振武”舰的三分之一高,这要是想撞了,小船还不得粉身碎骨呀。

  看着越来越精的巨大的船体,李明也有点忐忑不安了,他没有想到,眼前的这艘船居然这么大!这让他变得没有把握了,但是,现在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转眼间,两艘船就要迎面相撞了,李明急忙用 没有受伤的那只手紧紧的把住舵轮,另一只受伤的手抽空拉紧了将他绑在椅子上的安全绳,大家一声:“抓好了!相撞了!”

  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在两船相撞的那一刹那猛然爆发了出来,铁甲舰长长的、尖锐无比的撞角首先从水地下插入了对面的“振武”舰,然后,在蒸汽轮机巨大的能量推动下,铁甲舰犹如一柄利斧一般,尖锐的船头劈开“振武”舰的船舷,像一只飞速游动的金枪鱼一样,朝着“振武”的船腹内钻了进去。

  “振武”舰一阵剧烈的抖动,将甲板上准备战斗的人员震得人仰马翻,转眼间,就被铁甲舰穿透了过去,巨大的铁木做的龙骨转眼间被铁甲舰撞得四分五裂,随着铁甲舰从船尾侧面穿出来,巨大的“振武”舰舰身一阵噼噼叭叭的巨响,顷刻间四分五裂,犹如散了架一般迅速的沉到了湖底。

  这一刻发生的太快、太突然了,顷刻间,大唐水军的骄傲就变成了一片片浮在水面的碎木片和沉入湖底的残骸,太快了,船上的六百多名成员谁都没有反应过来,转眼间就做了水底的游魂。

  这一切太可怕了,眼前的铁甲舰在这些追击的水军眼里简直是厉鬼的代名词了,顷刻间毁掉一艘“振武”舰,这难道是人干的吗?绝对不可能!就在旁边幸存船只上的众人刚刚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他们的脑海中刚刚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李明驾驶着铁甲舰势如破竹的已经连续的穿过了“振武”号身后的三艘不小的军舰,此刻正在湖面上作出一个大转弯,意图回首歼灭其他的船只。

  “振武”被歼灭,使李明此刻充满了自信,同时也充买了杀戮和报复的快感,他以前从来没想到过,原来仇恨可以是一个人变得如此残暴,以至于此时的他都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了。以前的他可是最讨厌杀戮的,更别说是他自己亲自下手了,可是现在,转眼间几艘船上的人随着自己疯狂的冲撞都永远的沉入了水底,幸存的少数人也都在自己的船后挣扎逃命,他不仅没有一丝的愧疚和不忍,居然变得更加兴奋,多日压抑在心头的郁闷也一扫而空,难道,人的本性都是这么残暴的吗?

  丝毫没有理会自己心理的变化,此刻的李明纯粹就是一部战争的机器了,他的心中,只想着要尽快将船掉过头来,一艘一艘的将他们都送入湖底,为碧泉岛上无辜丧生的平民报仇。

  看着这个冒着黑烟的怪物在水面上划过一个大圈,掉转船头重新向他们冲过来,幸存的船只都开始惊慌起来了,既然连“振武”号都如此不堪一击,他们这些普通的军舰又如何使对手呢?所以,剩余的十几艘战船一个个慌乱的调转船头,撤足了风帆,急切地想要回头逃走。

  然而,科技的力量在这次战斗中胜利了,以风作为动力的帆船在速度上怎么可能是机械动力的铁甲舰的对手呢?在锅炉手疯狂的添加燃料的情况下,李明驾驶着铁甲舰尾随着这十几艘木船,利用长长的撞角,就像一只残忍的猫在戏耍一群耗子一样,一艘一艘的将他们后面的船舷上开上一个又一个的大洞,并且驾驶着战舰绕着他们一圈又一圈的耀武扬威,直到他们都满满的沉下湖底。

  渐渐的,水面上十几艘高大的战舰永远的消失了,只剩下从沉船上逃命的水手还在奋力的挣扎,他们的脸上,一个个都写满了绝望,恐惧的望着不远处慢慢游弋铁甲舰,不知道他们的命运究竟会怎么样。

  李明脑海中那一团冲动的火焰在此刻也慢慢的熄灭了,他那狂暴混乱的心绪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难道这就是杀戮后的满足?李明不知道,但是,这种感觉,这种残留在心底的一种快意的感觉让他不由得感到全身发冷,难道,自己议会会变成一个沉溺如杀戮快感中的狂魔吗?

  看到他半天不吭声,旁边的王涛忍不住地提醒道:“主人,我们是不是看看那艘船上的伤员?另外,这些水里的士兵怎么办?是派人来讲他们救上来,还是任他们自生自灭?”

  李明被惊醒了过来,他看了一眼水面上密密麻麻的水兵,又看了一眼停在远处迟迟不敢过来的那艘快艇,一时之间居然有点拿不定主意,刚才的那种杀戮之心一旦消失,他又变成了原来的那个李明。

  考虑了一下,他还是决定先看看那艘船上的情况再说,于是,一道命令又从他口中传出:“打开甲板顶板,准备靠近那艘快船,锅炉手,慢点烧火。”

  李明驾驶着铁甲船满满的靠近了那艘快艇,渐渐的,在快艇中躺着的那个人现入李明的眼光,使他不由得大吃一惊,脱口叫道:“曹豹?他怎么会在这里?”

  急急忙忙的将铁甲舰抛锚,李明一个箭步跳上快艇,顾不得理会水手的问候和拜见,他一步跨到曹豹的身边将他扶起来,望着他那满身的伤痕急切地问旁边的那个水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受伤呢?你给我详详细细的讲一遍!”

  “禀主公。”那个水手神色激动地说道:“我们是在两天前送曹将军到分水岛去的,靠岸以后,曹将军让我们将船划到其他地方,不让我们在码头呆着,让我们一天之后到码头等他,然后他只是带了两个卫兵就上岸了。但是,昨天一大早我们将靠岸的时候,却发现岛上戒备森严,当时我们的头儿就留了一个心眼,没有敢在那里上岸,而是将船划到一个不远的小岛上,然后派了几个兄弟从水里游了过去,在一个偏僻的地方上了分水岛,我们兄弟常年在湖上,所以这点水性还是有的。”

  上岸之后,那几个兄弟就多方打听,但还是没有曹将军的下落,考虑到将军是到岛上公干,很可能会到兵营去,于是他们几个又千辛万苦的闯到兵营。您或许不知道,由于长年躲避官兵的追捕,使得我们被迫在岛上的官兵里面安插了自己的内线,这一次,这些内线总算发挥了他们的作用。据他们的探查,曹将军已经被打入了军营的大牢中,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人还是要救的,于是,在半夜的时候,我们三十多个人潜入军营,在内线的帮助下成功的讲曹将军救了出来,但在出码头的时候被发现了,虽然我们乘坐的是快船,但这种船只适合短距离的快速移动,毕竟他没有风帆,时间长的话还是干不过帆船的,就这样,他们一直追到这里,不是主公相救,恐怕就被他们追上了。”

  听完他的话,李明不由得悚然动容,分水岛是康王的属地,正常情况下岛上的驻军也要听从康王的指挥。曹豹是康王的禁卫军统领,虽然所带领的事并没有赵逊多,但按照同康王亲近的程度来说,赵逊应该是听从曹豹的命令的。但是如今,赵逊居然敢把曹豹关进军营大牢中,难道他就不怕康王回来找他算账?以赵逊百般玲珑的性格和为人来看,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可是,不可能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赵逊敢这么做,就必然有他自己的理由,很明显的,无论是什么理由,对李明都是非常不利的,最起码,他现在就已经失去了分水岛这个最强大的援兵。

  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曹豹,李明发现除了他失血过多昏迷不醒之外,其他还没有什么事。他这才放下了忐忑的心,将曹豹抱到铁甲船上,全速开动,向碧泉岛驶去。

  很快的,在强劲的马力下,铁甲船便靠上了碧泉岛的码头,刚刚下船,早已经焦急等待的圣手王就迎了上来,顾不上看曹豹的伤势便将李明拉到一遍,神色凝重的低声说道:“刚才,我们在皇城的密探传来了飞鸽传书,他们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噩耗,非常不好的噩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