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二章 行动(二)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6328 2004.08.12 16:27

    

  健壮的骏马、锋利的兵器、严整的军容,铁甲军号称是大唐最精锐的部队。严格的训练、精挑细选、严整的纪律,同样的,城卫军也被称为精兵中的精兵,由一千多这样两支部队组成的混合军来押送两名死囚上刑场,怎么都会让人觉得有些浪费,以至于走在铁甲军最前面的铁甲军游击将军陆武心中对本次的任务都有点不屑一顾。

  骚动的人群、乱飞的杂物、还有维持秩序的士兵的呼喝,这一切在从来没有执行过类似任务的陆武眼中都显得有些新奇,不过在心里面,更多的是愤怒。张猛和尉迟雄,任何军人见到这两个人都是毕恭毕敬的,可是眼前这两个受百万大军尊敬的人却受到皇城这么多民众的侮辱,是陆武不愿意看到的。军人可以站着死,但绝对不能躺着生,这是作为年轻的游击将军心中的一条基本的准则。虽然作为御林军的一员,他向来都不大看得起外地的那些“散兵游勇”,但对于张猛和尉迟雄,他还是深感钦佩的,毕竟这两个人在以前可是自己心中的偶像。如今,两个军界的巨人、自己的偶像却要自己押送着送到刑场去砍头,在陆武的心里面却也涌起一丝无奈的滋味,而看着眼前的情景,却又使他心中腾起了一丝愤怒。

  陆武此刻真得很想抓起手中的镔铁长枪,将这些向囚车投掷东西的刁民杀个干净,可是他自己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此刻能做的,只能是催着跨下的骏马,尽快将这两个人送到刑场。

  就在这时,陆武的眼角突然闪过一道黑影,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一颗比馒头还要大的大石头从街道右侧的人群中被投了出来,这块石头好像并不是投向囚车的方向,而是朝着自己这群铁甲军投了过来。陆武心中怒火好像更盛了,这群刁民侮辱囚犯还罢了,居然还敢趁机偷袭身为帝国骄傲的铁甲军,这还得了,虽然铁甲军的全身都覆满了铁甲,但是被这么一大块石头砸中的话,还是不会太好受的。眼见得那块石头冲着一个士兵的后脑砸过来,陆武眉头一动,抬起手中的钢枪向着那块飞来的石头扫了过去。

  如果陆武离得近一点的话,或者如果李明投的远一点的话,更或者是陆武没有理会那颗炸弹的话,李明这次的任务也许就会以失败而告终了。毕竟李明投出的只是一颗石头做的炸弹,而雕空的石头是没办法和全钢的钢枪相比的,炸弹被钢枪扫中的话,石头肯定会四分五裂的,而砸到铁甲军头盔上的炸弹,如果没有爆炸的话肯定也会四分五类的。失去密封的黑火yao是没有什么威力的,顶多会洒下一片火海,但却炸不死一个人。问题是,李明投的离陆武稍微远了点,以至于陆武的枪尖只是稍稍的碰了炸弹一下,炸弹碰到枪尖上稍稍的改动了一点方向,顺着那个士兵的脸旁向下落了下去。

  就在陆武暗自庆幸没有砸到那个士兵的时候,一道耀眼的闪光出现在他的眼前,接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将他的耳朵震的嗡嗡作响,强大的冲击波夹带着石头片和铁蒺藜向四周扑了过去。陆武只觉得脸上一凉,一块石头擦着他的脸颊飞了过去,同时他的脑袋好像被什么人打了一拳似的,猛然向后仰了过去......炸弹在落到那个士兵的腰部的时候正好爆炸了。

  整个街道的人都被这声巨响惊呆了,在他们的印象中,好像还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响的声音,以至于所有人都看到了铁甲军中那团火光和黑烟,但谁都没有反应过来。

  陆武强忍着脸上阵阵的剧痛和耳朵中剧烈的耳鸣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大家都被惊呆了,但是铁甲军跨下的战马却没被惊呆,爆炸声一起,所有的战马都乱了套,一个个狂嘶乱跳、横冲直撞,使得整齐而威严的铁甲军顿时乱成了一团糟,更有些靠外的战马冲向旁边毫无反抗之力的人群,使得不少看热闹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马匹踏在了蹄下。

  陆武下意识的闪过一匹冲撞过来的空马,顺势拽住了缰绳翻身上马,向着刚才的方向看去。从狂奔乱跳的马蹄中间,他看到了刚才那名士兵。士兵的脑袋只剩下了半边,腹部被开了一个大洞,红的白的流了一地,在他周围,几名受到冲击的伤员已经被马踩得体无完肤。那名士兵所骑的马被炸断了脖子,静静的躺在他主人的身边,任凭千百条马蹄在它身上践踏。

  陆武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虽然被刚才的冲击波震得他至今脑袋还在发蒙,但是眼前恐怖的景象却让他想起了临行前自己的上司对自己下的命令,本来他以为自己永远也不用执行这条命令,因为那条命令在他看起来实在是太荒诞了,可是如今,上司的预言居然出现了。

  就在临出发前,陆武的上司,统领铁甲军的云麾将军柯霸亲自来到了陆武的面前,非常严肃地向他传达了一条命令:“如果有人劫囚犯,你首先要保证的不是囚犯,而是你们自己、是你们这些铁甲军!你们是皇城守卫的中坚力量,我不希望你们有任何的损失,尤其是不要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不相干的事情而受到损失。如果劫取囚犯的那些人实力不是怎么强的话,你们可以出击,但如果对方实力太强了,强到了足以是你们造成巨大的伤亡的时候,你们就必须避免和他们作战,我要的不是囚犯,而是你们的安全,你明白吗?如果由于你的不果断而造成铁甲军大量的伤亡,我首先就要拿下你的首级!你给我记住了!”

  当时的陆武对于云麾将军的话确实有点不以为然,自己这二百铁甲军就足以抵挡普通的二三千士兵的冲击,更何况还有战斗力超强的城卫军的帮忙,什么人能从自己这些人手中劫下囚犯呢?所以当时的陆武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里。

  但是,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却让陆武彻底的记起了云麾将军的这几句话,陆武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那是怎么来的,在他的意识里,那个东西已经成了世界上最恐怖的怪物了,仅仅是那么一块石头,却能发出那么大的响声、那么耀眼的火光、造成那么大的破坏,看这地下那位下属恐怖的死相,陆武的心里面彻底的被恐惧所占领了。

  李明的那颗炸弹威力其实并不怎么大,正常爆炸的话,顶多能造成四、五个人的伤亡,再加上要制作、运输、投放,其杀人的效率完全比不上高飞所带来的那些侍卫。但是,炸弹爆炸时的那种威慑力、那种震撼力对于普通人来说,却是什么样的高手都不可比拟的。陆武这些人虽然受过最严格的训练,可是炸弹的爆炸却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甚至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这种声、光、视觉的震撼力在他们脑海中留下非常恐怖的印象,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对于自己未知的事物的恐惧可是人类的本能,这并不能怪他们。

  话虽然说得很长,但是在现实中,从陆武看到炸弹到他重新上马,也仅仅是十几秒的时间,就是这短短的十几秒,却令得现场彻底的乱了套。

  看着乱哄哄狂叫奔走的人群,看着身边狂嘶乱叫、四处飞奔的铁骑,陆武混乱的脑海中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决定了,这时,他又看到了一块块刚才的那种恐怖的石头从混乱的人群中向街道中间的兵马群中飞了过来。

  陆武全身的血液仿佛一下全都凝固了,他惊恐的望着飞过来的那几十个炸弹,脑海中一遍遍的闪过刚才炸弹爆炸时那恐怖的情景。一颗那样的怪物就让自己受不了了,现在来了几十个,自己这些人怎么能够抵挡得了?这个念头在陆武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再加上云麾将军柯霸临行前那道奇怪的命令,使得陆武不由得大声喊叫了起来:“撤退!全军撤退!”喊完这话,陆武一提缰绳,勒住暴跳的骏马,向着前面快速的飞奔了起来。

  一颗炸弹的爆炸就让这些人发疯了,想想看,四十多颗炸弹同时爆炸的话,那会是一种什么情况呢?这个答案好像不用李明来探索了,因为结果已经出来了。随着一阵阵巨烈的爆炸声不断的响起,繁忙喧闹的街道上人群好像奇迹般的转眼间便消失无影了,这中间,当然包括了那些精兵中的精兵。这一下,轮到李明站在那里发愣了,手中的第二颗炸弹还没有来得及投出去,眼前就已经失去了敌人的踪影,宽大的一条街道上,除了满地死伤的人和狂奔乱跳的那些无主的马匹之外,就只剩下街中央那两辆孤立的囚车了。

  高飞和那些侍卫们可都不想李明那样在那里发呆,眼见的官兵都跑光了,他们急忙从街边、从房屋里、从楼顶上跑了出来,对着囚车就是一阵丁丁光光的乱砍,没一分钟就把两个人救了下来。这两个被救的人显然也被刚才的一阵狂轰乱炸吓呆了,任凭众侍卫把他们抱下来扛在肩膀上,而没有任何反应。

  李明回过身来,乐得裂开了大嘴,边笑便叫道:“行动已经成功,大家带好手中的炸弹和火种,按原计划撤退!”没等他说完,高韦便过来拉着他向旁边的小胡同里跑了进去,边跑边抱怨道:“这个时候了你还出什么风头,怎么做大家都很清楚,这是早就研究好的方案,你还是赶快和我跑吧,他们大都会飞檐走壁,我们要是慢了会连累大家的!”

  随着高韦穿过了小胡同,他们两个人便融入了另外一条街道上狂乱奔跑的人群中,本来在其他街道上的人就被官兵强行看管,不让他们离开街道,使他们都非常着急,在听到传来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人群的惨叫声、马匹的悲鸣声后,这些人的好奇心被彻底的引发了出来。他们互相推搡着,拥挤着突破了官兵的封锁,穿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汇聚成越来越壮大的人流,向着声音响起的街道蜂拥而来,在接近现场的时候同逃命的那些官兵和老百姓相遇了。于是,一边的人想逃出去,一边的人想涌进去,结果造成了非常大的骚乱,整个邻近的几条街道上都挤满了乱哄哄的人群,踩死挤死的人不计其数。这些人不知道自己想干些什么,他们大多是都是被人流卷进来的,接着就不由自主地随着人流四处游动,使得好几条街道上人满为患,拥挤不堪。

  这种局面诚然会使官兵的追击变得非常困难,但同时也使得李明他们的逃脱变得异常艰苦。李明还好办一点,他已经恢复了一部分武功,使得他在人群中游刃自如,如果他一个人的话,他可以迅速的摆脱这些人群,但是他不能,他还带着高韦。高韦可就惨了,本来他的年纪就大了,刚才又狂奔了一会儿,使得他现在在人群中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任由李明拉着他在人群中慢慢的挪动。人群中嘈杂的叫喊声、脚底下那惨叫声,还有在人群中发出那一阵阵汗臭的味道、大小便的味道,让高韦怀疑自己是不是进入了阿鼻地狱。

  就在高韦几乎支撑不住的时候,赵疯子带着六、七名侍卫挤开人群靠了上来,将李明和高韦围在中间,向着人群边缘满满的挤了过去。

  突然,李明感到脚下剧烈的震动了起来,他愕然地向四周看去,却看见远处升起的一阵阵尘烟。很显然,大队的骑兵就快要朝这边奔过来了。

  狂乱的人们显然也被这剧烈的震动所震惊了,他们停住了跑动、停止了喧闹、停止了哀号,不安的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李明暗叫不好,眼前局是不是太妙,很可能是那些逃散的官兵奔逃了回去,然后又将铁甲军大队人马拉了过来,要对自己这些人进行围剿。虽然有大量的贫民相掩护,但是一旦被关闭城门、封锁了街道,一条街一条街慢慢查问的话,自己这些人可隐藏不住,必须马上想办法出城才是。想到这里,他冲身边的这些人一使眼色,即个人慢慢的继续向人群边缘挤去。

  但是骑兵的行动到底还是快了一步,还没等李明他们挤出去,这条街道的两头就已经出现骑兵的身影了。然而让李明奇怪的是,这些骑兵显然并不是刚才看到的铁甲军,这些人虽然一个个也都很彪悍,但是他们身上、他们的马上并没有铁甲军独有的铁甲,而且他们的穿戴也不是城卫军的服饰。在他们的身上所穿戴的只是普通的盔甲,有些人甚至还没有披挂,这让李明感到有些奇怪。同时,李明还意识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警报系统。据李明所知,沈同所破坏的警报系统只是李明计划逃跑路线上的那部分,而其他的警报系统还都完好。他们一直都计划在风雨台动手,从来没有想到在这个区域行动,所以这个区域的警报系统并没有被破坏。也就是说,当那些城卫军和铁甲军被炸退之后,报警塔应该及时地向指挥塔传递消息,而指挥塔也应该及时地向其他区域的城卫军发出命令,让他们及时地前来增援。按照警报系统的设计,这些接到命令的城卫军应该在一刻的时间之内赶到事发现场的,但是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小时了,骚乱也发生了二十多分钟了,至今李明没有听到过报警钟声,也没有见到有城卫军前来增援,来的却是这些不知道从哪里赶来的骑兵,难道有什么意外发生吗?

  没等到李明将事情想明白,在两头的那些骑兵已经开始行动了,他们显然并不仅仅是要抓捕逃犯那么简单,因为他们的行动打出李明的意料之外。

  这些骑兵对这眼前混乱而又拥挤的平民动起了手!他们凭借着马匹强大的冲击力,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向人群中直冲了过来,霎那间,街道两边的平民就像被割稻子一般齐刷刷的倒了下去,不是被马撞倒的,就是被兵器砍翻的。很快的,两队骑兵就向前冲进了几十米。

  李明满身的血液一下就涌到了脸上,他没有想到,在皇城的这些官兵为了斩尽杀绝,就然会对这些平民下如此的毒手!看这迅速倒下的人群,他再也忍受不住了,掏出炸弹点燃后,冲着一队骑兵投了出去。旁边的人看见李明出手了,也纷纷地拿出炸弹扔向骑兵群。

  剧烈的爆炸声再次响了起来,这群骑兵显然也和刚才的铁甲军一样,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打蒙了,他们茫然的看着眼前自己同伴的惨象,无意识的任凭马匹四处奔窜,很多人因此被甩下马来,被马匹踩得遍体鳞伤。

  趁着街道上一片混乱,李明带着众人迅速的杀向一方。趁着眼前的敌人暂时失去了战斗力,他们抽出宝剑如入无人之境,迅速的杀出了重围,眼见得就能逃脱这群骑兵。

  李明挥剑斩去眼前最后一个敌人的首级,回头看到有些反应过来的骑兵正准备向他们杀过来,他急忙又掏出一枚炸弹,点燃导火索就要投出去,就在这时,他眼睛的余光撇到了一个身影。

  那是一个从天上投下来的影子,影子迅速的从远方屋顶上向李明头顶扑了过来,李明吓了一跳,没想到对方到底还是出动高手了,从这个影子移动的速度来看,自己这些人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这要让他落下来,自己岂不就危险了。意识到这点的李明来不及抬头向添上看,他只是将手中准备投向骑兵的炸弹转了个方向,向着影子来的方向投了出去。投完后,他才横移几步,抬起头向那人看去。

  天上那人显然也并没有意识到李明投过来的石头有多么可怕,看到石头向自己飞过来,他只是下意识的伸手就接在手里,然后速度一点不减的伸手向李明抓去。

  李明刚抬起头,就看见那个人想自己飞扑过来,这下可把他吓得不轻。且不论那个人的武功怎么样,现在他手里还抓这一颗炸弹那!这要让他考进自己,那还不得同自己同归于尽呀。所以李明不敢大意,急忙运用自己不多的一点内力施展飘絮功,向着一边飘了过去。

  那人显然也没有意识到李明会来这一手,林家飘絮功是武林一绝,虽然李明的内力还很微弱,但他情急之下施展出来,却也确实算得上动若脱兔、疾若闪电,所以那个人的一抓居然抓空了。与此同时,那人手中的炸弹也开始爆炸了。

  饶是哪个人的武功高强、反应敏捷,却也躲不过手中炸弹的攻击,他那握着炸弹的手当场就被炸没了,胸前被炸了一个非常大的大洞,鲜血正在汹涌的向外流,伤口中还能看到一支铁蒺藜的踪影。头上、脸上被弹片划得到处都是伤口,但是在他的另一只手上,却抓住了两只铁蒺藜!他居然用手抓住了从炸弹中飞出的铁蒺藜!

  李明可着实被吓得不轻,等他仔细看清这个人的长相之后,更是惊骇莫名,眼前这个被炸弹炸得身受重伤之后还能用手抓住子弹般快速的的铁蒺藜的人,居然就是当初前去刺杀他的那个大老怪!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大老怪看到李明也是杀机汹涌。为了眼前这个人,自己的弟弟被林凌峰一剑斩杀在碧泉峰,至今尸骨无存,而现在,他又用“暗器”废掉自己一只手,同时还让自己身受重伤。愤怒之极的大老怪死死的瞪着眼前的仇人,调整着自己体内混乱的内息,希望能够给对手以致命的一击。虽然他知道眼前他的伤势是如何严重,但是被仇恨冲昏头脑的他根本就顾不上那么多,现在他的眼里,只有这个自己最大的仇人:李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