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九章 诱饵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361 2004.09.16 08:25

    

  “臭小子怎么说话的?怎么能对王老哥这么没礼貌?”林凌峰勃然大怒,对李明喝道:“别以为他是你的手下,老哥是在义务为你服务,你有什么权力对他这么说话?还有那个李清,你居然替他说话?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难不成你今天发烧了?怎么乱说胡话呢?我告诉你,这个情报你绝对不能向他透漏,让他们自己去狗咬狗去,不许你插手,还有,立即向老哥道歉,否则我饶不了你。”

  李明顿时满脸通红,望着林凌峰,他嘴角动了动,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而圣手王此时则已经窘得满脸通红,双手都不知道往什么地方放了,听了林凌峰的训斥,再看看李明的反应,他急忙站起身来,对林凌峰说道:“老弟......不要怪先生......是......是我不好,我不该随便说话的......我突然有点不舒服......你们吃,不要管我,先生,我......我先告辞了。”说完,没有等李明答话,便急急忙忙的,逃也似的奔出了房间。

  屋里的人都愣了,谁也没想想到圣手王会有这么大反应,李明更是脸色苍白,低着头一眼也不敢看林凌峰一眼,这让林凌峰充满怒火的眼光没有地方发泄,他冷哼一声,抬手就要拍桌子,但是好像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悻悻的放下手臂,站起来狠狠地蹬了李明一眼,转身也出去了。

  一顿好好的晚宴就这么不欢而散了,在座的其他人都显得非常尴尬,但也都不好说什么,只有一个个的无声无息的悄悄的溜走了。

  自从林凌峰发脾气起,张瑶就一直低着头没有抬起来,现在看到大家都走了,她才抬起脑袋,只不过脸上已经挂满了泪痕,她望着李明,用颤抖的声音哭诉道:“先生......瑶儿从来没有怪过你,可是今天......你太过分了。”说到这里,她再也说不下去了,站起身了飞一般的跑了出去。林珑急忙叫了一声,也随着跟了出去。

  李明长叹了一声,深深的垂下脑袋,半天无语。

  一双小手轻轻的搭在李明的肩上,李明抬起头来向身后望去,只见蔓儿正满面关切的望着自己。

  李明苦笑了一下,伸手拍了拍蔓儿的小手,消沉的说道:“你为什么留在这里了?蔓儿,难道我真的做错了吗?可是我不这么认为,圣手王虽然身份尊贵,但毕竟还是我的下属,我难道对他发火都不行吗?哎,我半年没有回来了,现在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了,这样以后还让我如何管理下属。蔓儿,我有什么变化吗?我难道不是以前的我了吗?”

  蔓儿柔柔的笑了一笑,用小手轻轻的揉捏着他的肩膀,低声说道:“蔓儿不知道......蔓儿什么都不懂的,但是看到公子这么难过,蔓儿的心里面也不好受......蔓儿不管公子做的是对是错,那对蔓儿并不重要......可是......公子你犯不上为他们伤心伤神,不管怎么样,蔓儿都会支持你的。”

  李明脸上露出感动的神色,拉住蔓儿的手说道:“你真这么认为?我太高兴了,终于有一个人能理解我了,来来,坐下来陪我喝杯酒,哎......在这个时候能有你陪我喝酒,真让我感动。”

  蔓儿没有再推辞,她轻轻的坐在李明的旁边,替李明倒了一杯酒放在他前面,然后又替自己倒了一杯,举起杯子有些羞涩的说道:“公子,蔓儿不知道说什么话可以开解你,但是,如果能让公子开心,蔓儿就是陪你喝杯酒又有什么呢?公子,蔓儿敬你。”说完,一口干下了杯中的白酒。

  李明急忙要阻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蔓儿已经将整杯酒全喝下去了,霎时间,蔓儿的脸上升起一片红云,显得此刻的她是那么娇媚动人,这是他不由得想起那次两个人在小溪旁边缠mian的情景。

  李明急忙转过头去,脸上微微有些发红,并为自己的这些念头感到有些羞愧,看到蔓儿又倒了一杯酒还想喝下去,他急忙扎住了她的手,劝阻道:“不要喝了,这就非常烈,小心喝醉了。我只不过让你陪我喝酒,并没有罚你喝酒,你不用这么样的。”说完,不由得脸上露出微笑,刚才的阴霾仿佛也消失了不少。

  蔓儿红着脸,羞涩的笑道:“能让公子高兴起来,蔓儿和多少都没关系,公子,您现在是不是感到好些了?”

  李明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的心情好多了。不过,我实在想不通,我只不过斥责了一个下属嘛,干什么对我如此严厉?师傅也是的,他根本就不明白我在想些什么,哎,恐怕我的志向也只有李清大哥才能明白了。蔓儿,我给你说阿,这次我在皇城结交了一位大哥,他可真正算得上是我的知己,我们的志向、我们的兴趣、还有我们的智慧都是那么相当,这么多年了,我还是第一次真正的佩服一个人,你知道吗?在他的面前,我无论使出什么计谋都不是他的对手,但这一点就让我非常敬佩了。呵呵,可惜,这次要不是师傅强行把我带回来的话,我还会和他多多交流一下那。蔓儿,你能明白我的心情吗?我确实将他当大哥看待了,因为只有他能帮我是向我的理想,其他人都不行,因此,这次三皇子准备起兵的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他,否则他要吃大亏的,但是,现在师傅却不让我插手这件事情,我又不能违背他的话,哎......提起这个我就不是滋味,不提了,不然我的心情又要变得糟糕了。”

  蔓儿还是那么柔柔的笑了笑,轻轻地说道:“其实公子用不着想那么多的,那个人能让公子这么佩服,想必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所以说不定他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了呢,公子要是为这件事情烦恼的话,恐怕不太值得那。”

  李明苦笑了一下,说道:“何止这一件事情,还有呐,今天下午师傅说了,他要为郑玉讨回公道,郑玉你知道吧,那是师傅的爱徒,如今全身武功尽失,躺在床上跟一个废人似的。师傅现在将这件事情迁怒到李清大哥身上了,说要不是大哥收留了郑玉,郑玉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因此,他决定过两天就出发,联系好他的几个好友后要去找李清大哥算账,你说,我能不烦恼吗?现在师傅将我看得很严,根本就不允许我离开他的视线,我就是想通风报信也无能为力呀。”

  蔓儿的脸上突然露出一种奇怪的神色,似伤心、又似无奈,但是,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用手轻轻的抚mo着李明的后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一时间,房间内变得一片寂静,两个人坐在桌子前面都无语了,良久,李明才开口说道:“好了蔓儿,我已经好多了,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忙去吧,我想一个人静坐一会儿。”

  蔓儿脸上的伤感更加明显了,她幽幽的忘了李明一眼,轻轻的站起身来,无声无息的走了出去......。

  夜,很深了,天上的月亮已经偏向一边了,深秋的冷风吹得松林一阵阵的嗥叫,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那么令人可怕。

  然而就在这冰冷可怕的深夜,却有一个人在漆黑的松林里踯躅着,松林发出的阵阵嚎啸似乎一点都不能对她造成什么影响,她只是在松林里慢慢的、慢慢的踱着部,直到天慢慢亮起来了,她才慢慢的走回了山庄,然后她就坐在淙淙的泉水边,茫然的望着泉水中那粼粼的波光。

  “嘎”的一声轻响,一扇门满满的打开了,身为碧泉岛财务总管的小翠悄悄的走出房间。自从总管岛上的一切财务之后,她就没有睡过一个懒觉了,每天都是一大早的起来核对帐目,今天当然也不例外。

  突然,她看到了静静坐在泉边的蔓儿,这让她感到非常奇怪,平时蔓儿虽然也起得挺早,但怎么也赶不上自己呀,今天是怎么回事?这么大冷天的坐在泉边,她也不怕冻病了?

  心里想着事情,小翠轻轻的走近蔓儿,低声地问道:“蔓儿,你今天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先生和小姐他们用不着这么早吃早餐的。不要做这里了,很容易冻病的,你又不懂武功,比不得我们。”

  蔓儿微微一惊回过身来,急忙冲着小翠施了一礼,强笑道:“小翠姐姐早,昨天晚上睡得早了,所以早上就睡不着了,我没有事情的,只是想坐在这里清醒一下,姐姐忙你的去吧,我还要给公子炸油条,公子一走就是半年,很久都没有吃到我亲手做的了。”

  小翠嘻嘻一笑,调侃道:“难的蔓儿妹妹这么记挂着先生,改天我向先生提一下,让他收了你得了。”说完,不等蔓儿有所反应,便笑着匆匆忙忙的下山了。

  蔓儿站在那里一时间仿佛痴了,呆呆的半天没有动弹,脸上的神色又好像多了很多变化......。

  早晨,李明匆匆吃过早餐后,顾不得理会林凌峰那充满怒火的眼睛,便急急忙忙的一个人赶下山去了。

  来到圣手王的住所,李明也不敲门,推开虚掩的房门就走了进去。不大的院子里,圣手王正哈欠连天的坐在院子中央的小亭子里,看到李明进来,强打起精神站了起来。

  李明急忙赶前几步,将圣手王扶住坐了下来,口中急忙问道:“怎么样老哥?有没有什么发现?”

  圣手王露出非常奇怪的神色,低声似是喃喃自语地说道:“真是奇怪了,这绝对不可能的。先生,我现在正百思不得其解呐。你那个小丫头,根本就不是一个平常人,她的表现绝对不像一个丝毫不会武功的弱女子。昨天晚上,我假意气冲冲的走出去之后,便埋伏在不远的地方盯着。不一会儿,你的师傅也气冲冲的出去了,呵呵,他到现在还不知道我们在演戏吧,真有意思。过了一会儿,张猛、尉迟雄他们也出去了,还一拨一拨的。最后一拨是瑶儿和珑儿,看来瑶儿也被你蒙住了,挺生气的,呵呵,有你受的。”

  “我又等了大约半个时辰,那个蔓儿才走出来,不过她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直接下山了。我当时很奇怪,因为按照她的表现,她如果是奸细的话,她不应该这么沉不住气的,可是,我也不能不跟着呀,于是我就一路上跟着她走了大半夜,一直走到了对面的松顶峰,我当时还想,他们的联络地点还真够隐秘的,可没想到她又转身回头走了,吓得我赶快绕了一个大圈,以免被她发现了。结果,我又跟在她身后一路又回到了山庄。这一夜,风大天冷,冻得我都有点受不了,可那个小丫头好像没有事情一样,你说这个蹊跷吗?但是,这一晚上她确实没有做什么,没有同别人联络,也没有留下什么情报。松林中虽然黑,但我这双眼睛还是能看清楚地,她要是一路上留下什么痕迹的话我不会发现不了的,她确实什么也没有做。”

  “在她回到山庄之后,就坐在泉水边一动不动,直到小翠早上起来,她们寒暄两句后,这小丫头才进厨房做早餐。哎,这小丫头要不是奸细的话该有多完美,自己手底下管着几十个丫环家丁,她却亲自下厨给你做早餐......嘿嘿......我不说什么了,具体的决定和结论你来判断。另外,我将白天的任务交给小云了,她是庄崖的孙女,这次是跟他一起来的,正好趁机锻炼一下,另外,我还安排了两名马林的下属,以防止小云这个小丫头将她盯丢了,你看怎么样?啊.......一个晚上了,我可真是困了,以后这种任务我还是交给下属去干吧,总这么熬夜,恐怕白天的工作都没办法干了。”

  李明微微笑了一笑,说道:“谁让你不听我的话,我说让你派人去跟踪,你却要亲自下手,大半夜的一个老头子跟着一个小姑娘,成何体统,哈哈哈哈。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蔓儿这头诱饵已经撒出去了,就看看鱼上不上勾了,另外两个人呢?今天你尽快安排撒饵吧,他们那里我就不方便出面了。”

  圣手王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说道:“放心,今天我就安排他们开会,然后在不经意间将这个消息透漏出去。”

  从圣手王那里出来,李明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要上哪里去了。刚刚回到岛上,一切事情还都没有完全接手,现在都不知道要干什么了。昨天让陈浩去请曹豹,按理说应该已经到了,可是,一时间他居然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找他们,以前就没有一个固定的办公地点,现在更不用说了,岛上的机构增加了不少,自己一时之间还真地感到有些陌生,这不由得使他感到通讯不畅的弊端了,这要是在自己那个时代,拿起手机就能找到对方,何至于如此费事。

  想到这里,他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不要说手机了,就是连电还没有呢,要想发展到手机的时代,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奋斗,也许,自己的努力是不可能达到那个程度的。

  不过李明不能总站在这里傻等,于是,他叫过不远处的一个侍卫,让他多带一些人,将陈浩和曹豹带到竹林阁,他想在那里等待了。

  侍卫欢天喜地的跑远了,也许,在他的心里还在自己能为岛主效劳感到高兴吧。

  漫步踏上竹林那条幽静的道路,久违的感觉又涌上他的心头,在这条路上,曾经发生过多少令他难忘的事情,如今,再次踏上时居然有一种陌生的感觉了。

  现在正是医学院自由活动的时间,学员们或在长廊里,或在竹海里,三五成群的正激烈的讨论着,不只是谁首先看到了李明,于是大声叫了一声:“院长?”

  于是,那些聚在一起的学员齐齐的站起身来,向李明围了过来,一时间,在李明周围围了个水泄不通。

  李明心中升起一丝感动,望着眼前一个个比自己大得多的脸,他笑着问道:“怎么样?我一走半年,你们的医术有没有增长?”

  学员们顿时兴奋了起来,七嘴八舌的向李明讲述着这半年他们的生活和学习,一时间,幽静的竹林里充满了嘈杂声。看着这热闹的场面,听着那兴奋的语言,李明突然有一种回到大学时的感觉,那时的自己,不也同现在这些人一样,充满了蓬勃的朝气和理想吗?

  这时,一个声音穿过嘈杂的吵闹声,清晰地传进了李明的耳朵:“禀主人,小人已经将曹将军找来了,请主人接见。”李明抬头一看,只见陈浩正领着满身盔甲的曹豹站在人群外面。而曹豹此刻的虎目中,已经是热泪盈眶了。

  李明心中一热,急忙挤出人群,重重一掌拍到曹豹的肩膀上,口中叫道:“曹将军,好久没见了,你还好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