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剧毒 修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3915 2003.07.02 12:54

    李明深深的一揖,对那人说道:“师傅,您怎么来了?”

  张宏疑惑的望着李明说道:“你是**我看着你很面熟,你很象我的徒弟李祥,可我的徒弟没有你这么年轻呀!‘

  李明支支吾吾说道:‘徒儿正是李祥,只是我把胡须剃掉了,显得年轻时很正常的嘛!‘

  张宏高兴地说道:‘好徒弟,你怎么在这里?你小子不辞而别,我还没找你算帐呢?你给我那么多银子,把你师傅当成什么人了?”

  李明急忙说道:“这是徒弟孝敬师傅的一点过年钱,师傅不要介意。对了,师傅不是在家享清福吗?今天怎么出来了?”

  张宏指着那贵妇说道:“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陈女侠,当初曾救过我一命。前几天她找到我,要我给他公子治病,我怎么能推托呢?就随她赶来了。陈女侠,这是我的关门弟子李祥。”

  李明朝那贵妇行了一礼,她冲李明点了点头,着急的对张宏说道:“先生,请尽快为龙儿看看吧。他挺不了几天了。”

  张宏点了点头,说道:“自当从命,这里太嘈杂,我们还是上公子房间去吧。李祥,你也来看看。”

  张宏在那公子面前坐定,说道:“请公子伸出手,我要为公子诊脉。”

  李明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蜡黄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左手搭在桌上让张宏诊着脉,右手袖管空荡荡的好象没有手臂。李明恍然大悟,心想原来此人是个残废,怪不得他的脾气这么古怪。

  张宏睁开眼睛,对那公子说道:“公子是中了什么剧毒,这种毒性非常猛,已经上行到公子的心脉。老夫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解掉公子身上的毒,公子可知道中的什么毒吗?”

  公子苦笑一下,左手解开衣襟。露出衣襟中包裹的右臂。李明没想到他的右臂包在这里,开始还以为他是残废呢?看来自己还是想错了。只见雪白的右臂上钉着七个黑点,就象雪地中嵌着几堆黑炭。黑点周围的皮肤已经开始发黑。

  公子指着右臂说道:“前些天我追踪摩顶山大魔头邓荣,想将他除掉,但决斗中被他的七心钉射中。哎!七心钉被圣手王称为江湖中最歹毒的暗器,暗器上所蘸的毒是由八十二中毒药调和而成,无药可解。本来依我的内力不需要解药,完全可以将毒逼出。可七心钉的歹毒之处就在这里,被七心钉射中的人,伤口周围的经脉完全被毒药控制,一旦内力运行到那里,受伤之处立即产生剧痛。这种剧痛不是人可以忍受的,那是一种痛遍全身,比刀割针刺还要通上千百倍的感受。而且一接触到伤口部位同样会产生这种剧痛。前两天江洪曾试过要将七心钉取出,可刚接触到伤口,我就立即痛死过去,连脉搏都没有了。还好当时我母亲在旁边,费了她十多年内力才将我救了过来。从那以后就在也不敢碰了。”

  张宏苦笑道:“连江洪都没有办法的事情,老夫又有何能呀!陈女侠,老夫让你失望了,为什么不请圣手王来呢?”

  那贵妇叹了口气,说道:“已经去请了,听说他向西去了,估计这两天能到。只是考虑到先生离的比较近才把先生请来看看。哎!我原来就没抱太大希望,估计圣手王也不会有什么好办法,要不然他也不会把七心钉列为最歹毒的暗器了。我可怜的龙儿。”说完眼中泪珠已经滴下。

  那公子说道:“母亲不必太难过,生死由命,富贵在天。难道孩儿真是那么短命之人吗?”

  李明插口道:“不知公子可否让在下试一试?”

  公子的眼中露出一丝讥刺,说道:“还是不麻烦这位先生了,你师傅都没有办法的事情,你来又有何用?还是好好跟你师傅学吧”

  李明脸上一下被窘得通红,尴尬的不知说什么是好。

  张宏急忙上来打着圆场,对李明说道:“祥儿呀,你天资虽高,可你的经验毕竟有限,公子说的还是有道理的,你不必放在心上。陈女侠,小老无能为力,又帮不上什么忙,只有告辞了。希望圣手王能尽快赶来治好公子的伤。祥儿,你送送师傅吧,陈女侠,告辞了。”

  城门口,李明拜别了张宏向客栈走去。有心去看看那公子的病,可既然他如此不相信自己,自己何必在去自讨没趣呢?一路上,认出李明的人纷纷向他打招呼致谢,使他的心情顿时开朗了不少。

  回到房间,张瑶依然在熟睡,看来他真的一夜没睡。看着那张沉睡中娇艳欲滴的脸,李明心头生起阵阵的暖意。

  中午,张瑶醒了过来,睁开朦胧的双眼,看到坐在床前的李明。她羞涩的一笑,坐起身来,拢了拢秀发,说道:“先生一直坐在这里吗?瑶儿太贪睡了。”

  李明叹了口气,苦着脸说道:“瑶儿,我现在口很干。你的睡姿太迷人了,我的口水流了一大片,现在都流不出来了。不信你摸模你的脸,上面全是我的口水。”说完已是忍不住哈哈大笑。

  瑶儿羞的满脸通红,粉拳敲了李明一下,伏在李明的胸前幸福的闭上了眼睛,说道:“先生,我们明天启程好吗?我怕你这么喝下去会把身体喝坏的。”

  晚上,李明带着张瑶和小翠下楼吃饭,走下楼梯却看见那个公子正独自坐在一张桌前发呆。李明想上去打个招呼,可想起上午碰的那个钉子,只好作罢。享受着众人崇敬的目光,李明飘飘然的走到一张桌前坐下。

  小二恭恭敬敬的将一大坛酒放在李明桌前,满满的给他斟了一碗。李明一饮而尽,大呼痛快。张瑶看到众人又在蠢蠢欲动,端起酒碗都要过来,急忙高声说道:“先生昨晚喝酒太多,今天不宜大量饮酒,请大家原谅。”从来没这么大声说过话,张瑶说完感到自己的脸上直发烧。看到众人拿着酒碗都坐了下去,才感到放下了心。只有那公子的眼中闪出一丝惊讶。

  李明感激的望了张瑶一眼,又畅饮了一碗,心情大畅,禁不住长吟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吟完,又给自己倒了一碗酒。

  酒馆中沉寂了片刻,轰然暴发出一阵阵叫好声。张瑶和小翠那崇拜的目光让李明觉得自己就要被融化了。

  一个声音穿过嘈杂的赞叹声清晰的传入李明的耳鼓:“好诗!好气派!先生不仅医术高明,就连文采也是当世之冠呀!”李明寻声望去,只见圣手王站在那个公子桌前,向自己遥遥施礼。

  李明挤过向自己围过来的人群,来到圣手王面前,抱拳说道:“先生来的好快呀!”

  圣手王面露惊异,问道:“先生何以知道王通要过来呀?”

  李明指着那个贵妇说道:“是这位陈女侠说的,她说要请先生来给她公子看病。”

  圣手王面色沉重起来,问道:“这么说先生已经看过林公子的病了?怎么样?先生有没有办法?”

  李明苦笑了一下,看着露出惊异眼神的林公子,没有吭声。

  圣手王急忙说道:“这里人太嘈杂,我们上楼说话吧,先生,请。”

  李明带着张瑶和小翠进了林公子的房间,那贵妇说道:“王先生,龙儿的伤有没有救?向来先生应该有几分把握吧。”

  圣手王摇了摇头,说道:“中了七心钉的人是不可能得救的,即使是邓荣自己也没有解药。况且七心钉牢牢的钉在人的穴道中,碰不得摸不得。当年我之所以把七心钉说成是天下最歹毒的暗器,倒不是因为它的毒性特别霸道,中者立毙。而是因为中了七心钉的人,一开始二十天不碰伤口时没有任何感觉,但一旦碰到伤口,那种疼痛可以要人命。过二十天后,药性开始发作,这时的人全身酸软,使不出任何力气,即使是要抬一个手指头都很困难,伤口处不象以前那样没有感觉了,而是一阵强过一阵的疼痛,直到一月后,从伤口出开始向全身蔓延溃烂。这种溃烂过程是缓慢的,有些人一直要半年才全身溃烂而死。在这个过程中所受的痛苦是难以想象的,甚至想自杀的力气都没有。”

  这番话听得在座的每个人都面如土色,张瑶更是脸色苍白,摇摇欲坠。李明急忙扶住她,让她坐在凳子上。

  林夫人急忙问道:“那么先生研究出解救的方法没有?”

  圣手王摇了摇头,说道:“没有,至今我还没有相处怎么解救。”

  林夫人脸色苍白,摇摇晃晃的坐在凳子上,满脸悲伤的望着自己的儿子,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

  林公子站了起来,依然是那么蜡黄的脸色,对林夫人说道:“母亲不必太悲伤了,生死由命。趁着我的伤口还没有开始疼痛,我们赶快回家吧,我想见父亲最后一面。”说完,拉起林夫人就向外走。

  圣手王急忙拦住他们,说道:“等一等,我不能救并不表明别人就没办法了,以医神的的医术,想必应该有办法吧。”

  林夫人急忙停住脚步,问道:“医神?就是接替你的那个人吗?她现在在哪里?”

  圣手王指着李明说道:“你们还不认识吗?这位就是医神李明李先生,他的医术自成一家。对了,他不是看过林公子的病吗?”

  林夫人失望的看着李明叹了口气。林公子说道:“先生到现在还在开玩笑!他是明杨名医张宏的徒弟,怎么会是什么医神呢?”

  圣手王惊讶的说道:“张宏的徒弟?不可能的,张宏的医术我知道,他绝对教不出李先生这样的弟子的。”

  李明正色说道:“你错了,林公子说的没错,我确实是他的弟子。”

  圣手王更惊讶了,向李明问道:“可是张宏的医术并没有那么高呀?难道这些年他在藏拙?”

  李明笑道:“当然不是了,我师傅的医术远远比不上先生,我拜他为师也并不是他的医术高过先生。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可取之处,三人行必有我师,只要我认为他有我可学之处,那么他就是我的老师。”

  圣手王赞叹道:“没想到先生这么高的医术还这么好学,王通自愧不如。现在还请先生为林公子解除生命之忧。”

  看着圣手王期待的目光,又看看林夫人和林公子那怀疑的眼神,李明叹道:“好吧,我尽力而为。不过我并没有把握。”

  感谢树叶朋友给我提出这个问题,一时之间我倒忘了,谢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