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烦恼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560 2003.11.03 17:46

    习习凉风从水面上掠过,将盛夏的炎热吹拂得无影无踪。阵阵蛙声此起彼伏,合着悠扬的箫声在空山深谷中交鸣。雨后的碧水谭山明水清,头顶碧空万里,仿佛一切的尘埃和忧愁都被刚才突来的大雨冲刷得一干二净。

  碧泉潭四面环山,绿荫环抱,沁凉的泉水从山上源源不断地注入谭中,使得碧泉潭四季如春,是一个避暑消夏的极好所在,但李明从来没有时间到这里来消暑。自从前些天张瑶来过这里之后,便深深的喜欢上了,白天没事便在这里赏景吹xiao。

  林珑出走已经有三天了,虽然动用林家庄所有的眼线去查找,但至今仍然杳无音讯,这让李明久久不能释怀,这些天一直是愁眉紧锁。今天,处理完茶场新开发的红茶的研究之后,被张瑶强拉到碧泉潭欣赏这空山雨景。

  李明躺在碧水谭中的凉亭中,闭眼微酣,耳边感受着张瑶那如泣似怨的箫声,享受着盛夏中难得的惬意。此时此刻,他的心头一片空明,所有的烦恼和忧愁仿佛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这种久违的感觉,居然让他萌生了出世的念头。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李明的美梦,他不情愿的睁开眼睛觅声望去,只见陈浩急匆匆的朝着凉亭走来。

  李明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现实又回到他的心头,他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迎着陈浩走了过去。

  陈浩赶到李明面前,抱拳施礼道:“主人,康王爷亲自到岛上来了,小人将他安排在了竹林阁,现在司徒院长正在那里相陪,请您尽快去一下。”

  “哦?”李明感到非常意外,他来干什么?莫非是催促自己要那个玻璃杯?可也用不着亲自前来呀?莫非有什么事情发生?

  “王爷没有说是什么事情吗?”李明一边跟着陈浩往外走,一边问道。

  “没有说,但看他的样子,好像很生气,我们都没有敢问。”陈浩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李明眉头马上皱起了一个疙瘩,按理说自己和康王的关系非常不错的,康王这个人虽然碌碌无为,但还是比较开明、比较随和的。况且他还有求于自己,自己也曾治好过他的痼疾,没有太重大的事情,他是不会和自己为难的。但听陈浩这么说,好像事情很严重的样子。

  李明不敢怠慢,急匆匆的跟着陈浩感到了竹林阁,竹林阁中一片沉静。康王正坐在椅子上阴沉着脸喝着龙井茶,旁边坐着几个江州府的官员。司徒言正满脸无措的陪坐在一边,阁中充满了沉闷的气氛。

  看到李明进来,司徒眼如释重负,急忙站了起来迎接。李明和司徒言交换了一下眼色,司徒言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微微的摇了摇头。李明见状,只好硬着头皮与康王见礼。

  双方坐定后,李明欠身告罪道:“有劳王爷久候了,王爷有什么事情尽管派人来通知李明一声,李明自当亲自前往,怎敢劳动王爷的贵躯亲自来一趟呢?王爷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只要是李明力所能及的,李明自当尽力为王爷效劳。”

  康王眼角瞟了李明一眼,鼻中冷哼了一声,满脸不悦的说道:“李明,你可知道本王今天来的目的吗?”

  李明急忙满脸堆笑,站起身来说道:“请王爷赎罪,李明实在是不知呀!但看王爷的表情,李明也知道李明做错了事情。李明本是一个山野粗人,不懂什么的,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王爷指示。”说到这里,他走近康王压低声音继续说道:“草民的茶场最近开发出来一种新茶,与龙井各有千秋,改天草民亲自送上王府想请王爷品评,还请王爷不要推辞。另外,草民已经从开采出的水晶中挑选出了几块极品,近期就能雕凿成器送上王府。”

  康王脸色稍霁,鼻中嗯了一下说道:“李明,当初本王将碧泉岛送给你是为了感谢你治好了本王的头痛之症,这本是一件好事情,但你最近的所作所为已经有所出格,你难道还不知道吗?”

  李明急忙说道:“请王爷恕李明愚钝,李明实在是不知呀!李明只不过是开发了两座矿山,并没有做什么呀?”

  “还在狡辩!”临滨太守孙松怒斥道:“王爷宽宏大量,亲自前来指正你的错误,你却在这里狡辩,难道王爷真就不能整治你这个医神吗?”

  李明急忙赔笑道:“大人,草民这一切都是王爷赐给的,草民怎么敢对王爷狡辩呢?草民实在是不知道做错了什么,才向王爷诚心请教的呀!”

  康王摆了摆手,制止了孙松的说话,对李明说道:“我也相信你不知情,也许这是你手下人干的,但不管怎么样,你必须马上停止附近民众的迁移事项!江州是朝廷的粮仓,每年需要向朝廷缴纳大量的粮食,你将附近的那些庄稼人都移到你的岛上,让那些大户人家到哪里找人干活呀?这不是小事情,临滨虽然人口众多,但一旦开了这个缺口,势必会造成大量的佃户离开原来的东家来到岛上。以碧泉岛之大,足可以将临滨附近的佃农挪过去一多半,到时候势必会造成人工费用暴涨,你让本王拿什么收粮食呀?本王本来没有给碧泉岛定下粮租,以临滨的富庶,也没有必要在碧泉岛上开垦,本王给你两座矿山还不够养活你岛上这些人吗?你还要在岛上开垦土地?你要那么多粮食干什么呀?不让人产生疑心吗?这要是传到朝中,不马上治你个图谋不轨才怪!到时候不但本王保不了你,你还要连累本王!李明,本王是看在与你的交情上才亲自跑来的,换作别人本王早就抓起来了。希望你不要让本王为难。”说完,已经是满面怒容,气喘连连了。

  听完康王这番话,李明顿时惊出满身的冷汗。自己只顾考虑到岛上的发展,只顾着要实现自己的理想了,却丝毫没将政治因素考虑进去,没有将这个社会的制度考虑进去,也没有将官场的黑暗考虑进去。在这个时代,不发展经济可以,不发展科技更可以,但就是不能不忠于朝廷,这个时代最忌讳的就是反意了。如果真的有人去朝中诬告自己有意谋反,那皇帝对这种事情可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肯放走一个的。真到了那时候,自己倒无所谓,反正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可岛上跟随自己的这些人可就遭殃了,自己不考虑自己,却也不得不考虑一下这些人呀!尤其是张瑶,背井离乡跟随自己来到这里,要是出点什么事情,自己可就万死难恕了。

  想到这里,他急忙向康王深深的施礼赔罪道:“草民知错了,草民感谢王爷的厚爱,亲自前来指正草民的错误。草民立即停止目前的行为,改正目前的错误,还望王爷宽宏大量,原谅草民的无知,饶恕草民的罪责。”

  康王听完这话,脸上的怒火满满的消退了下去,点了点头说道:“你能认清楚你的所作所为就好了。李明,本王是很喜欢你的,不只是因为你治好了本王的病,也是因为本王喜欢你的性格,喜欢你为黎民造福的胸怀,所以,本王不希望你出什么事情。好了,既然你决定了停止吸收附近的佃农,本王对于以前的事情也就不做计较了,但希望你能引以为戒,以后不要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李明急忙向康王拜伏了下去,感激地说道:“听完王爷这番肺腑之言,让李明感激涕零,请王爷放心,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对了,碧泉潭的盲虾壳薄而软、色白明洁、肉质饱满、肉嫩味鲜,现在正是最佳的食用季节,以盲虾的鲜美,最宜活吃,王爷想必很久没有尝到了。还有湖中的大螃蟹、大白鱼,都可以食用了。所以请王爷和各位大人到碧泉潭一行,草民想在那里设宴相待,还请王爷和各位大人赏光。各位在碧泉潭中吃着河鲜,喝着闻香醉,安安静静的在这边放松一下吧。各位平日日理万机,为百姓操劳,总该休息一下吧。”

  康王点头笑道:“好,难得你一片心意,既然事情已经处理完了,那我们就放松一下吧。哈哈,碧泉潭的盲虾可是碧泉岛独有的,别的地方可吃不到。哎,本王将碧泉岛送给你之后,就再也没吃过了,走吧。”

  李明长出了一口气,暗自擦了擦冷汗,急忙和司徒言一起一边请众人向碧泉潭行去,一边立即安排下人准备饭菜。

  张瑶见到李明带着众人向亭中行来,急忙起身站立一旁迎候。康王见到张瑶,细小的双眼立即射出贪婪的目光,紧紧的盯在张瑶身上上下扫视着。看着康王那种目光,张瑶窘得满面通红、手足无措,望着李明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李明看到这个情景不由得一愣,不禁暗骂自己大意。康王虽然还算不错,但也只是与其他王爷相比较而已,实质上他还是一个贪婪的好色之徒。如今让他看到张瑶的容貌,万一他再做什么非分之想,那自己的一切努力可都白费了。自己肯定是不能让张瑶入虎口的,最后没办法的时候就只有带着张瑶远走天涯了,可岛上的众人、自己的理想、众人的期望可都要付诸东流了。

  想到这里,他急忙赶上一步拉过张瑶说道:“瑶儿,还不见过王爷和各位大人。”

  张瑶红着脸,盈盈的拜了下去,李明又对康王说道:“王爷,这是内子,不懂历数,还请王爷恕罪。”

  康王的脸上立即涌上一丝失望之色,贪婪的目光狠狠地扫视了张瑶一眼,这才恋恋不舍的坐到座位上。

  李明急忙示意张瑶赶快离开,张瑶会意的点了点头,转身急急忙忙的走出凉亭。康王那失望而又贪婪的目光跟着张瑶的背影移动着,直到张瑶走出碧泉潭,消失在树林中后,才回过眼神默默的沉思着。

  李明急忙打破眼前尴尬的局面,对康王说道:“王爷,那天草民到王府的时候,看到王爷对自己房中的水晶珠帘非常喜爱,所以草民特地选用上好的水晶制作了一幅,马上就可以完工了。改天草民亲自给王爷送上府去。”

  康王回过神来,望着李明答非所问地说道:“李明,刚才那是你内人吗?本王看着不象呀。她这分明是少女的打扮,怎么能说她是你内人呢?走路的姿态也不象嘛!”

  李明急忙答道:“王爷有所不知,我这内人从小生活在山林之间,我们从小青梅竹马,是我师傅为我们主婚的,对于世俗间的规矩她是不懂的。让王爷见笑了。”

  康王干笑了两声,说道:“李明,本王真是很羡慕你呀,如此艳福可是时间少有呀,哎!本王怎么就没有这个福气呢?下次到王府的时候也把她带上吧,本王让王妃收她作干女儿,你看怎么样?”

  李明心中暗暗怒骂,但脸上还不得不装出笑脸说道:“李明代内子谢谢王爷了,只怕内子山野粗人,不懂得什么规矩,徒惹得王妃不高兴。”

  康王嘿嘿一笑,摆了摆手说道:“你太过虑了,王妃可不是那种人呀,放心吧,就照本王说的做吧。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本王由于自幼身体不好,至今尚没有子嗣,王妃看到她肯定很高兴的。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快把盲虾端上来,本王要大饱口福了。”

  送走康王一行之后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李明闷闷不乐的向山庄走去。今天的事情完全出乎李明的意料之外,本来很好的发展计划被拦腰折断了。更令他烦恼的是康王对瑶儿似乎不怀好意,虽然平时他对自己比较不错,但这并不能排除他对瑶儿的野心。自己当然不能失去瑶儿,但目前也不宜和康王闹翻,那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但如何解决这件事情自己一点头绪都没有,看来只有去找师傅和圣手王去商量一下了。

  正在考虑之中,背后脚步声响起,同时传来马林的声音:“主人,小人有事禀报。”

  李明转过身来望着马林点了点头,马林急忙说道:“主人,小人已经按照主人的方法对蔓儿审讯三天了。”

  “哦!”李明这才反应了过来,关切的问道:“怎么样?问出什么没有?她没有事吧?”

  马林满脸无奈的说道:“请主人恕罪,小人太无能了,虽然我们六个人不分昼夜的连续审问了三天,却依然没有什么结果,蔓儿始终不开口,只是两眼发直的坐着。”

  “哦?”想起蔓儿那无助的眼光、娇弱的身躯,李明不由得一阵心痛,叹了一口气说道:“哎!我可能真的错怪她了。你该快回去停止审讯,去医学院找一个人给她看一看,开点药给她好好调养一下,再派几个人去服侍她。等她恢复正常了,送给他一千两白银将她送走吧。”

  马林急忙答应着,接着说道:“主人想将她送到什么地方去?是不是把她送回墨城?”

  李明挥了挥手说道:“你征求她的意见,她想上什么地方就送她到什么地方。如果她真是冤枉的,那我们亏欠她的可就多了,哎,你去吧。”

  马林急忙施礼告辞。望着马林的背影,万般烦恼涌上心头,今天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使他觉得胸口气闷异常,“啊”的一声,不由得仰天大喉起来。

  不远处的竹林中一阵骚动,司徒言领着众学员从竹林中急急忙忙的向自己跑来,不远处的众侍卫也是高低腾跃、各施轻功围住了自己。

  李明顿时哭笑不得,挥动着手将众人赶了回去,刚才的不快和烦恼仿佛都在这一喉之中消失了大半。望着司徒言那关切的目光,他心头一振,强压住诸多的烦心事,对司徒言强笑道:“我没有事情,刚才我练练嗓子,呵呵,不用担心。”

  “没什么事请你鬼叫什么!”林凌峰闪电般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斥责道:“你还以为你是一个人呀!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刚才你这一鬼叫让多少人担心,瑶儿都快急哭了!练嗓子?你又在搞什么鬼名堂!”

  李明急忙满脸赔笑,连说带骗的将林凌峰送走了,回头望着司徒言那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瞪着他说道:“笑什么?别笑了!再笑我就让你跟我一块练嗓子。”

  司徒言急忙收住笑容,转身就要跑,李明连忙叫道:“等一下,站住。”

  司徒言回过身来,强忍笑容说道:“院长,你有什么吩咐?先说一下,我可不那么叫,呵呵,有什么事情就说。”

  李明气道:“我才不和你一块叫那,你去派个人把陈浩和马林叫到竹林阁,我有事情要跟他们说。”

  司徒言急忙答应,转身朝竹林走去,走到竹林边缘的时候,他转过身来对李明大声喊道:“院长,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叫声比驴叫都难听,哈哈哈哈。”说完,顾不得年老体迈,飞速的朝竹林中跑去。

  李明顿时感到啼笑皆非,司徒言都快六十了!今天居然和自己开起玩笑来了。看来自己还真是平易近人呀,呵呵。李明边走边自嘲的想道。

  竹林阁中,李明将今天的事情大略地说了一遍,众人听后都脸色凝重,齐齐的望着李明,等待着他做下一步的安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