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含冤(修)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4835 2003.06.18 19:48

    

  “咣当”,铁门打开了,两个狱警站在门口:“李明,有人见你”。

  事情已经过去半个月了,这期间不停歇的审问把已经就瘦弱的李明折磨的更不成人形了,小腿上的一棒子造成了他的小腿骨折,至今腿上还打着石膏。

  两个警察把李明架上了轮椅,向着会见室推去。李明在北京举目无亲,他不明白会是谁来看他。

  看到李明被推入会见室,坐在铁栏前的两个人一齐站了起来,居然是李明的经理赵志刚和王刚,王刚手上还抱着李明的毛头!小毛头看见李明被推进来,挣脱了王刚的手臂,钻过铁栅栏一路欢叫着扑上了李明的怀里。李明紧紧抱住了毛头,眼泪禁不住的涌了出来。

  同毛头依偎了半天,李明的心中才渐渐的平静了下来,抹了抹眼泪,看着经理和王刚那关切的目光,心中涌现出一丝暖意,毕竟还有人在关心着他!

  经理看李明没那么激动了,才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样?还好吗?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李明忍住眼泪点点头:“我没有事,你怎么样?”

  经理笑了笑:“我还好,老板现在正在住院,估计半年之内好不了。经过这件事情以后,大家都辞职不作了,我已经找到一份新工作,还是老本行,今天代大伙来看看你。”

  李明不好意思地说道:“真对不起,是我连累了大家。”

  经理摆了摆手:“其实大家都很感激你,你替我们大家出了一口气,我早就不想干了,哎……,不提了。今天来是看看你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我认识几个著名的律师,可以请他们做你的辩护律师。放心吧,从法律上讲你这叫正当防卫,有好律师替你辩护没有事的,不要担心,当时在场的人那么多,都可以为你作证的,我还等着你出来以后和你喝几杯呢,听说你酒量不错呀。”

  王刚在旁边说道:“说的对,咱哥们儿这么老实,怎么会做违法的事情呢?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哥们儿别担心,我好几个女朋友听了你的英勇事迹都向我吵着要看看你,等你出来我给你介绍几个。你小子真行,那么条大汉竟被你干掉了。不过也够悬的,听经理说要不是保安及时赶到,另外两个人可要把你活扒了。不用担心,好歹我们也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这点法律常识你还是懂的吧,只要证据确凿,能够证明你当时确实是出于自卫才杀人的,法官肯定会判你无罪的。”

  听着这番话,李明的眼泪禁不住又流了出来,两人急忙好言相劝,商量了一下请律师的事情,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三天后,经理赵志刚终于给李明请来了一位颇有名声的律师,在会见室中,见到律师的李明犹如见到了救命的稻草,急速的扑到铁栏杆前,双手伸出栏杆紧紧地握住律师的手,眼泪不争气的刷刷的往下直流。

  两个狱警急忙将李明架开,喝斥着让他在轮椅上坐好。那个律师尴尬的揉了揉被握得疼痛的手,对李明说道:“我是北京昊天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陈逸文,这次受赵志刚的委托为你做辩护律师。你的事情我大概的听赵志刚讲过一些,今天我来这里就是要你在律师委托书上签个字,以证明你真是委托我作为你的辩护人。李明,你不要太激动了,如果你相信我,就请在这上面签个字吧。”说完,将一份委托书从栏杆外面递给了里面的狱警。

  李明急忙接过委托书,看也不看就在上面用颤抖的手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陈逸文收起委托书之后,望着李明微微一笑,说道:“好了,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辩护律师了,你现在把那天的事情对我详细地说一遍。”

  想起那天的事情,李明的心中就不知道是什么滋味,那天的经历,在这些天的提审中不知道说过多少遍了,然而今天再次提起,却还是让他感到心头郁闷难耐。

  听完李明的讲述,陈逸文长出了一口气,望着李明说道:“我希望你给我讲的这一切都是事实,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让你无罪释放。好了,现在我要去找那天的几个当事人去了解一下情况,争取到时候在法*多找几个人为你作证。李明,在这段时间内你也不要有太多的想法,要相信自己,明白吗?”说完,起身告辞走出了会见室。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没有预料的那么好,没过几天,李明再次被提审,这次主审官却不是以前的那几位了,警察把李明推进来之后就关上门出去了,房间里只留下了他们两个人。

  主审官上下看看李明,说道:“老实交待,你和死者有什么仇恨?”

  李明一愣: “我根本不认识他。”

  主审官冷冷一笑,走到李明的身边:“嘴挺硬的,明明你和他是一伙的,你们分赃不均,你怀恨在心才杀了他的,是不是?”

  李明感到脑袋嗡的一声,他茫然的抬起头,望着主审官争辩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什么分赃不均?我再说一遍,我以前根本就没见过他!”

  主审管的脸上顿时涌出一丝怒容,伸手从桌子上拎起一个大皮包,冬的一声扔到李明的脚下,喝斥道:“到现在你还嘴硬!看看这是什么?这是从你的公寓里搜出来的,整整五十万元人民币!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而且从你的电脑里我们调出了你的犯罪记录,自己看看吧!”说完,从文件夹中抽出一张纸放到李明的面前。

  李明强忍着头部眩晕的感觉,用颤抖的双手拿起面前的那张纸,纸上一行行的数字闪烁在李明的眼前:八月六日,希尔顿饭店偷得手机二十八部,共卖现款五万元,分给徐魁两万;八月十日,国际饭店偷得奔驰三辆,便卖现款一百一十万元,分给徐魁、陈爱国、赵明起、李志国各二十万元……。

  看着一行行的数字,李明只感到一声声的霹雳在头顶响过,震得他头脑发晕、手脚冰凉、额头冷汗直冒。这里面的徐魁,是自己这些日子以来最熟悉的名字,自己亲手用裁纸刀划破了他的颈部大动脉,让他倒在了自己的脚下,这个人名,自己怎么能忘记呢?

  猛然,他抬起头,望着主审管愤怒的吼叫了起来:“这是假的!这是陷害!我没有做过这些事情!在我的电脑中也从来没有这些记录!我要抗议!这些都是假的!”

  “住口!”主审官怒喝了起来,他起脚向李明的脑袋上踢了过来,李明一缩脖子,闭上眼睛等待着头上剧痛传来,然而,半天却没有动静,他迟疑的睁开双眼,眼前出现的是主审官那讥刺的眼神。

  主审官冷冷一笑,说道:“你放心,我不会打你的,刑讯逼供是犯法的,我作为一个执法人员怎么会这么做呢?李明,事实确凿,不由得你不承认!你可以继续顽抗到底,但到了法*,即使你不承认,这些证据还是具备法律效力的。你最好还是乖乖的承认了吧,这样法庭会根据你的认罪态度对你作出宽大处理的。怎么样?”

  “不可能!”李明愤怒的喊道:“这一切都是假的!这是诬陷!我不会承认的!我做的一切都是正当防卫,我根本没有罪!从现在起我拒绝回答你的问题!”

  “很好!”主审官又是冷冷一笑,说道:“既然你放弃了主动坦白的机会,我也没什么可问的了,嘿嘿,到了法*就由不得你了。”说完,让狱警将李明押了回去。

  李明在度日如年的等待中终于等来了法庭开庭的那一天,这些天陈律师一直没有来探望李明,让李明想当然的认为自己的案件已经十拿九稳了。一大早,李明便早早的醒了过来,坐在囚室中等待着法警的前来。

  这场刑事案件惊动了北京各大媒体,由于在检察院的公诉中表明了李明是近来活动非常猖獗的盗窃团伙的重要人物,又因为分赃不均杀了同伙,所以一大早,法院公审大厅中就挤满了各大媒体的记者。

  上午九点,公审大厅正式开庭,李明被法警押上了被告席。在旁听席上,人山人海的场面让李明激动不已,没想到自己的案件会有这么多人的关注,看来在这个世界上有正义心的人还是占大多数呀!被蒙在鼓里的李明欣慰地想到。

  然而随着公诉人的公诉,李明渐渐地感到有些不妙,听公诉书的说法,好像自己的案件完全改变了性质,自己好像成了盗窃团伙的主要负责人了。李明越听越感到不对劲,转头向陈律师望去,只见陈逸文满面苍白的坐在律师席上,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公诉人念完起诉书之后,将那天李明见到的一包钱带到了法官面前,同时将李明的电脑搬上了法庭,将电脑内的资料当庭打印出来,送到了法官面前。

  法官看完眼前的证据,转头向李明这边望了过来,开口问道:“被告、被告律师,你们对公诉人的公诉书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吗?”

  陈逸文脸色苍白的站起身来,目光闪烁的回答道:“审判长、各位审判员,作为被告的辩护律师,我首先提出一点疑问。根据我的调查,被告同本案的死者徐魁在案发之前根本就不认识,而且当天所发生的情况也不像公诉书中提到的,是死者追到被告的公司要钱,两人因为发生争执才动起手的,这一点在我的辩护书中和被告的供词中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为此,我请来了当时在案发现场的一些人作为证人到场,请审判长允许他们出庭作证。”

  审判长点了点头,说道:“同意被告律师的请求,你可以请人上庭作证。”

  望着走到证人席上的赵志刚,李明心头升起一丝感动。虽然自己同他共事还不到一年,但他为自己的事情如此仗义,不但出钱为自己请来了律师,还肯上庭为自己作证,这份人情自己该如何来报答呀!

  陈逸文走到赵志刚的面前,开口问道:“赵经理,当时你是现场的目击证人之一,请你将那天发生的事情在这里叙述一下吧。”

  赵志刚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低下头迟疑了一会儿,用干涩的声音缓缓地说道:“那天老板来公司检查工作,当时李明请了病假在家,是我打电话把他叫过来的。后来李明同老板由于工作的事情发生了一些争执,李明一气之下扬言要辞职不干了,当我正准备要出去劝他的时候,死者和其他两个人冲进了公司,并同李明发生了争执,当时他们争执的非常厉害,说什么李明拿钱拿多了,分给他们的钱少了什么的……。”听到这里,李明只感到天旋地转,脑海中嗡嗡作响,双腿剧烈的颤抖着向地上跌去,后面发生的什么事情自己已经全然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宏亮的声音将李明从迷惘中惊醒,一阵阵犹如霹雳一般的声音传入他的耳鼓:“……盗窃团伙主要成员李明,由于和同伙徐魁分赃不均造成争执,李明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陈魁杀害,本案证据确凿,经本法庭合议,现判决如下:李明故意杀人罪罪名成立,现本庭判处李明死刑,立即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现在退庭。”

  法警架起摇摇欲坠的李明向庭外拖去,陈逸文突然冲破重重的阻力,扑到李明面前,握住李明的双手急切地说道:“我已经尽力了!他们这半个月来一直都在威胁我,要我不要为你辩护,但是今天我来了!我已经尽力了……”话音未落,就已经被一批警察推了出去。

  望着被推dao在地的陈逸文,李明的泪水充满了眼眶,他只能抬起带着手铐的双手,向着这位值得尊敬的律师挥手致意了。

  死囚牢房内,李明静静的躺在冰冷的板床上。明天就要上刑场了,在他眼里却找不到一丝恐惧。宣判之后那天他就明白了,肯定是老板和他背后的那个人物搞的鬼。但是他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直尊敬的经理赵志刚会在法*说出那么一番违心的证词,被背叛的苦涩这些天一直在他的心中萦绕着,让他感到人间再也没有一丝的留恋。所以法庭宣判后他没有选择上诉,而是静静躺在床上,等待着死期的来临。这时在他的心中,好象有了一种解脱:以后再也没有烦恼了,再也不用为了生计发愁了,再也不用看到这个人世间的尔虞我诈了……。

  胡思乱想中,猛然想起了远方的双亲,心中涌出一阵苦涩,他们还不知道这件事吧,辛辛苦苦把自己养这么大,没有享自己一天福,如今却要离他们而去了……

  朦朦胧胧中,铁门咣当一声打开了,两名全副武装的警察站在门口,将李明架起来往外拖去。李明心中暗暗苦笑:没想到他们连一天等不及,居然要提前行刑了,这样也好,免得自己呆着无聊。

  第二天,北京各大媒体竞相报道:杀人犯李明今天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公安机关正在全力以赴追查盗窃团伙的其他成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