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九十六章 公主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399 2005.08.15 07:17

    

  “什么?”李明只感到脑袋一下就大了起来,这半夜三更的,长乐公主究竟有什么事情呢?虽然自己现在已经是一个王爷了,可是在内心深处还是不想见到她,不是害怕,而是一种莫名奇妙的反感,这一切,全在于当初长乐公主的反应让李明有些捉摸不透而造成的。

  本来,李明今天已经非常累了,虽然他内力深厚,但也经不住这么折腾,本想回来好好的睡上一觉,谁想到家里还有这么一个大麻烦在等着自己。

  无奈的同林珑对望了一眼,李明很不乐意的向大厅走去,林珑在他身后犹豫了一下,便随着他跟了进去。

  空旷的大厅中,昏暗的烛光忽明忽暗的摇曳着,长乐公主坐在贵宾的座位上,此时已经爬伏在前面的茶几上睡着了,在她旁边,几个宫女正站在那里睡眼朦胧的打着瞌睡。

  李明暗暗的出了一口气,冲着深厚的林珑悄悄的作了一个手势,然后蹑手蹑脚的转过身去,就要像这门的外边迈出去。

  但是,老天或许真的要捉弄一下以李明,就在李明的前脚刚刚要迈出房门的时候,一个王府的侍女正好端着一碗参汤走到门口,看见李明,便急忙跪了下来,同时嘴里还脆生生的叫了起来:“奴婢参见王爷,不知道往也有什么吩咐的,奴婢都可以为您效劳。”

  李明大吃一惊,想要阻止她时,已经是来不及了,在寂静的夜晚,她这声音显得实在是太明显了,以至于话音刚落,那边的长乐公主已经睡眼朦胧的抬起了头。

  李明不由得苦笑了一下,看来今天晚上是躲不过了,无奈中,他只有硬着头皮转过身来,同时恼怒的冲着那个侍女挥了挥手。

  “王爷,既然回来了,怎么站在门口不进来呢?难道我还能吃了你不成?”刚刚睡醒的长乐公主看到李明在门口正在踌躇不决,不由得站起身来,冲着李明嗔了一声,这话音带着浓浓的慵意,听的李明的心脏不争气的狂跳了起来。

  既然已经逃不掉了,李明就只好重新跨进房门,走到长乐公主的面前,对着她行了一礼,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开口说道:“让公主等了这么久,实在是李明的罪过,不过,既然已经这么晚了,公主还是先去歇息吧,有什么事情可以明天再谈,好不好?”

  长乐公主接过旁边的宫女递过来的湿毛巾擦了擦脸,然后冲着李明微微一笑,伸手拉住了李明的手,用甜死人的声音对着李明说道:“我不要,等你大半天了,你一回来就要把我赶走哇?难道我就这么令你讨厌吗?求求你了,陪我说一会儿话,好不好?其实,我也是刚刚知道你回来了,而且,刚刚知道皇帝哥哥还加封你做了王爷,嘻嘻,恭喜你了。我这么晚才来看你,不会生我的气吧,其实,这也不怪人家嘛,这些日子,人家一直在为父皇守孝,所以外面的事情我一概不知,哎,做女子的真是非常不公平,你说是不是?”说到这里,她将脑袋一歪,望着李明甜甜的笑了,这种神情,这种姿态,活脱脱一个天真少女的模样,让李明看在眼里,不由得在心中升起了一丝非常奇妙的感觉。

  林珑在旁边可就气坏了,她大步走上前来,一把将李明的手拽开,然后粗声粗气的对这李明说道:“王爷,请您能够自重,公主乃金枝玉叶之体,是何等的高贵,您现在虽然贵为王爷,却也不能随意的冒犯公主,至于属下的得罪之处,还请您能够处罚。”

  李明一惊,从刚才那种奇妙的感觉中惊醒了过来,他惊恐的望了公主一眼,随后马上后退一步,对着长乐公主深深的一躬,口中赔罪道:“公主请原谅,李明近日实在是太劳累了,所以刚才有些反应迟钝,有什么冒犯公主的地方,还请您多多原谅。”说完,他再次后退了两步,走到自己的座位前面做了下去,然后对林珑说道:“林侍卫,你刚才的提醒非常及时,本王明天一定好好的嘉奖你。对了公主,不知道您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听到李明的询问,长乐公主仿佛没有听到一样,呆立在原来的地方一句话也不说,将脑袋深深地垂了下去,让谁也看不清他的表情。李明正在奇怪间,却突然看见从长乐公主低垂的脸上正在往地面一滴一滴的滴着什么,一时间,李明还真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猛然,长乐公主抬起头来,满脸泪痕的让李明再次吓了一大跳,他急忙跳起身来,对着长乐公主手足无措的问道:“公主,您这是......。”

  “李明,我真得就这么令你讨厌吗?以至于你迫不及待的想要躲着我?”由于心情激动,长乐公主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明显,同时,声音中还带着浓浓的哭腔。

  李明急忙解释道:“公主不要误会,刚才林侍卫说的的确没错,您是先皇的公主,地位是何等的尊崇,李明如何敢这样冒犯呢......。”

  “不要解释了!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长乐公主马上打断了李明的话头,抬起头来,用满是泪水的眼睛望着他,开口说道:“既然你这样,我也不想同你多说了,今天来,我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同你谈,这件事情,我必须马上告诉你,所以我才在这里等了你这么长时间。好了,言归正传吧,我也不会在自作多情了,王爷,请屏退您的左右,这件事情一般人绝对不能知道。”

  李明愣了一下,正要开口询问,旁边的林珑冷冷的开口了:“公主原谅,这件事情恐怕不能如您所愿,小人是王爷的师傅亲自派来的侍卫,而不是大唐官府任命的,王爷的师傅亲自给小人下了命令,让小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离开王爷半步,因此,公主的话恐怕王爷是不能答应的。公主请放心,有什么事情请尽管开口,您就当小人不存在吧。”

  “那怎么可以?”长乐公主听到林珑这么说,不由得叫了起来:“王爷,难道他说的都是真的?这绝对不可以,本公主的话,怎么能让一个下人听去呢?王爷,在你自己的王府中,你不会也这么小心吧?难道说,我能有什么能力在半夜三更的跑过来行刺你不成?”

  李明苦笑道:“公主请原谅,我师傅确实是这么说的,因此,这件事情我肯定不能自己做主了。公主刚才说这件事情非常重要,那么您何不现在就说出来?请放心,我这个侍卫非常忠心,他绝对不会将秘密透漏出去的。”

  长乐公主不悦的皱起了眉头,用旁边的宫女递过来的丝巾将脸上的眼泪擦了擦,然后用通红的眼睛望着李明一眼,突然就站起了身,走到李明的面前将他拉了起来,口中同时说道:“既然这样,我们到另外一边说话,都在一个房间中,这样就不违背你师傅的命令了吧?你们听着,我要同王爷说一些重要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许靠近我们,李明,对你的侍卫下命令吧,我看他有点不把本公主放在眼里。”

  李明无奈的站起身来,苦笑着望了林珑一眼,然后不情愿地说道:“既然这样,林侍卫,你就留在原地,本王和公主到门口谈一下。”李明实在是非常困了,天估计已经快要亮了,再不睡觉的话,恐怕就要直接在这里接见文武百官了,所以,虽然眼前的公主看上去是这么楚楚动人,是这么令人怜爱,但在他的心里面却没有一点想要继续谈下去的***。听到长乐公主刚才说的话,他也不管林珑乐不乐意了,将话给林珑撂下之后,就随着长乐公主来到了门口。

  王府的大厅是非常大的,从门口到他们会见的地方足有二十多米,在这个距离上,恐怕一般人都听不到他们的谈话,但是林珑除外,他的听力是非常灵敏的,因此,看到李明跟着长乐公主到了门口,她并没有开口阻止,反正也能够听见他们说些什么,何必凑上去让李明为难呢?

  走到门口附近,长乐公主停下了脚步,然后拉着李明的手慢慢的转过来,用梨花带雨般的脸仰视着他,然后开口呢喃道:“你终于跟我来了?多长时间了,自从那天在二哥的府中见到你,我就没有忘记过,你不知道,当时在你被打上的时候,我曾经凑上去观察了一下你的伤势,在当时,重伤的你居然还冲着我笑了一笑,你难道都不记得了?你知不知道,就是你这一笑,让我的心仿佛决堤的洪水一般一发不可收拾。哎......只是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们两个居然没有在一起说过什么话,这难道是上天在捉弄人吗?”说到这里,她垂下头去沉声不语了,留在李明眼睛中的,使她那漆黑柔软的长发和洁白娇嫩若丝缎般的后颈。

  李明尴尬的后退了一步,将他和长乐公主的距离稍稍的拉开了一点,然后开口说道:“公主,以往的事情如过眼云烟,就让她过去吧,您看,天都快要亮了,明天一早我还要接见文武百官,所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请您快一点说吧,这一个晚上了,您也没有好好的休息过,这样对您的身体非常不好,所以,我的意见就是,您先现在就把那件事情说出来吧。”

  长乐公主缓缓得抬起头来,眼眶中充满了泪水,她用绝望而又悲痛的眼神望着李明,并带着浓重的鼻音开口道:“难道,我就这么让你厌烦,以至于同我多说一句话都不可以?好,既然你不愿意多说,本公主也懒得和你废话,那件事情我今天不想说了,至于什么时候要说,那就全凭本公主的心情了。好了王爷,现在就让你的手下给我找一间住处吧,你总不会现在就让我回府吧?”

  听到她这话,李明顾不得去理会她话语中的不满,急忙接口道:“公主说到哪里去了,您是金枝玉叶之体,李明如何敢让您在这个时候回府?您放心,王府中有很多地方供你居住,相信以前您在这里也住过不少次了吧,对这里您肯定很熟悉,所以,究竟住在什么地方还请公主自己定夺吧。”

  长乐公主冷哼了一声,小巧的鼻子不由得皱了一下,那种娇憨的神态看的李明心中又是一荡,他急忙转过头去,以免被她看出心中的尴尬。

  “这样吧,本公主就还住在心湖居,叫人来领路吧,本公主可不敢劳您大驾,免得以后说我耽误了你的国家大事。”看到李明没有吭声,长乐公主又是不满的白了他一眼,跟在王府侍女的身后,在几个宫女的搀扶下走出了大厅,在房间门口,她突然转过头来,望着李明开口道:“刚才忘了告诉你了,其实今天来,本公主是想要给你提供一些父皇去世的消息的,但是看你的样子似乎不太感兴趣,所以本公主也就失去了继续讲下去的兴致。假如你确实想听这个消息的话,那就等到本公主想说的那一天吧。”说完,她那还带着泪痕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调皮的笑容,然后便迅速的转过脸去,消失在李明的视线中了。

  李明一下就愣住了,她没想到,长乐公主找他来居然是要说这件事情,早知道的话,就是陪她说一天的话也值得呀,但是现在,她肯定不会告诉自己的。这件事情一直是李明心头的不解之谜,尤其是在听到林霜的讲述之后,他心中想要解开这个秘密的愿望就更加强烈了。前些天,他让杨平在宫内调查了一些曾经服侍过梅妃的那些下人,结果得到的情报都是没有任何用途的,这让他在这件事情上的调查马上就陷入了僵局,眼下,长乐公主主动找上门来要对他将这个消息,却因为自己内心的好恶而得罪了她,从而失去了揭开真相的大好机会,这让李明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丝懊丧。

  “人早就走了,还在这里看什么?怎么,舍不得吗?”看到李明站在门口失魂落魄的样子,本来不准备开口的林珑中如忍不住了,走到他身后,满怀醋意的说了起来。

  李明转过头来,苦笑着望了林珑一眼,开口说道:“他也值得你这样?我现在又不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了,怎么会连这都看不出来呢?他一再对我施展美人计,肯定是有什么阴谋的,这一点上你应该放心吧,长乐公主长得虽然不俗,毕竟还是比不上我的珑儿,我回被她这种小伎俩瞒过去吗?好了,我要赶快回房休息一下了,要不然,明天可就没有什么精力处理那么多事情了。”说完,拉着林珑就走出了大厅。

  两个人走在弯弯曲曲、幽幽暗暗的回廊上,林珑忍不住再次开口道:“其实,刚才你如果对她稍加辞色,就会让她把那个秘密说出来了,当时......全怪我,大哥,有时候我是不是很让人讨厌呢?”

  李明转过头来,看着林珑那闷闷不乐的脸,急忙开导道:“也没什么了,看她的样子,似乎是想用美人计来将我迷惑住,但是这怎么可能呢?我真的百思不得其解,按道理说,公主本来就生活在这个尔虞我诈的环境中,肯定会耳闻目睹很多人和人之间的计谋,但为什么她偏偏选择这么一个成功把握不大的方法呢?要知道,我同她仅仅见过两次面,而且两次都是惊鸿一现,根本就谈不上什么熟悉,那么她突然对我表现得这么亲昵,能不令我怀疑吗?作为在皇宫长大的女人,她难道不明白这一点吗?所以,我现在真得非常奇怪,不知道她的真实用意是什么。不过,我的心中对她一直都没有什么好印象,毕竟上次在皇城时发生的事情让我对她的做法感到非常怀疑,她给我的感觉,一直都是一个心机阴沉、高深莫测的人,因此,这次我真的是太疑惑了,虽然她最后那一句话让我感到有些懊丧,但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情,作为长乐公主,她绝对不会让我轻而易举的就得到这个消息,在她心中,肯定有什么非常难办的交换条件,因此,我有必要在这几天对她做一个全面的调查了。珑儿,这次还要劳烦你出马了,在这个皇城里,恐怕只有你才能支使林霜了。”

  林珑噗嗤一笑,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她嘴角含笑,不由得望着林霜居住的方向转过头去,开口说道:“也是的,我这个表爷爷,也只有我能制服他,这样吧,明天我给他捎个信去,让他立即来王府一趟,到时候你给他交待清楚要干什么,相信他不敢说什么。对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去,难道你打算为李嵩做一辈子摄政王?”

  李明微微一笑,说道:“怎么可能,我现在所作的一切,其实都是在为我自己。你要知道,这一段时间,我不仅控制了皇城周围的七个卫城,而且还将李嵩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他的驻军,他的粮库,他的财政等等一切情报,每天都有他的官员向我汇报着,你说,我在这里是为他做事情吗?知道了这些情报,日后同他发生冲突的时候,我岂不是可以立足于不败之地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