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七十九章 攻防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8494 2005.05.23 10:04

    第一百七十九章 攻防

  王动张了张嘴,正要再问一些什么,外面猛然传出来一阵喧天的锣鼓声。

  圣手王面色一变,冷然说道:“这个李清,真的拿部下的生命不当回事了,这么快的时间就又开始进攻了,难道刚才他得到的教训还不够吗?这次他如果能够攻上岛来才叫奇怪,刚才我们仅仅出动了两个重装步兵营和两个游骑兵团,分别守住了两个码头,就让他们不能前进一步,嘿嘿,他以为这是在陆地上,人多就能获胜?不过幸亏我们事先有防备,预先在岛的周围都下了暗桩,否则我们真的要吃大亏了。”

  李明皱着眉头,稍感忧虑的说道:“按理说,李清不应该这么鲁莽的,而刘章更是老奸巨猾,看到刚才的那种局势他并应该在这么鲁莽的重新进攻,不对,他肯定是有什么另外的方法。王动,你马上驾驶铁甲战舰沿着岛的周围巡逻一下,看看他们有什么动静。我想得没错的话,李清应该是在声东击西,他攻击码头是虚,沉积在其他地方上岸是实,虽然在岸边都有暗桩,让他们的船只不能靠岸,但是并不能阻止水性好的水兵泅渡上岸,暗桩也仅仅有五十多米的宽度,这个距离很容易泅渡过来的。对了,就是这样,马上命令全岛的部队出动,沿岸严密防守,防止敌人从水中上岸。”

  众人一听都急了,假如真如李明说的那样,让敌人潜入毫无设防的碧泉到内部的话,那损失可就大了,所以,李明话音刚落,所有人都跑出去传达命令了。

  李明在这个时候也没有闲着,跟在众人后面出去之后,他就带领着自己的亲卫队奔赴岸边,协助那些防守的人员沿岸巡逻。

  果然不出李明所料,在第一次强攻失败之后,李清就改变了战术,用攻击码头的兵力吸引守军的注意,然后派遣船只运送水性好的水军,远远的绕到距离码头非常远的一处山脚边,在那里让水兵下水游上了岸。这样的攻击部队他一共派遣了五只,几乎已经把他水军部队中水性良好的士兵都抽取了出来,而剩余的那些部队,就几乎全部都是由陆军临时顶替的了。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李明及时的识破了他的声东击西之计,早已经派遣巡逻部队不停的沿岸巡查,随时注意着水面舰只的动向。岛上将近五万大军,除了各派九千人防守住两个码头之外,剩余的三万人全部分散在岸边,严防敌人的偷袭,同时调集了岛上的警察部队和民兵自卫团共三万多人协助防守,将整个碧泉岛防守的水泄不通。

  在这个时候,绕到那处山脚下登陆的水军已经顺利的上岸了,由于是游泳过来的,所以他们全部都没有穿戴什么盔甲,就连兵器也不过就是带了一把由碧泉岛特制的轻薄的腰刀,以利于水中的游动。

  在岸边草草的集合完毕,他们沿着山脚下的小溪逆流而上,开始向着岛的内部进发,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偏僻了,而且地点也实在是太奇特了,在两座山脉中间的山谷中偏偏就有这么一块平缓的山坡插入湖中,正好能够让这些上岸的士兵有一个落脚的地方,再往两边去,就全部都是悬崖峭壁了。而且放眼望去,除了远处山上密密的松林之外,就剩下脚下嫩绿的草地了,别说一个人影了,就连一个小野兔都见不到一个。

  领头的军官成天看到这种情况,不由得感到非常高兴,这么好的地方对方居然没有防守,实在是太大意了,想起来码头上那种惨烈的登陆战,让他不由得产生了一个非常好的想法,于是,在安顿好了上岸的士兵之后,他叫过来两个下属,对着他们吩咐了一下,让他们又重新下水游向了还没有走远的船只。

  其实在这里上岸的士兵也确实比较幸运,因为除了他们这处之外,其余四个地方登陆的士兵都已经宣告失败了。有两个地方,是被王动驾驶着铁甲战舰破坏掉的,他一个人几乎将全部运送士兵的舰只都撞沉了。而另外两个地方,则是在士兵上岸的过程中遭到了岸上的攻击,在一轮弩箭的打击下,让他们死伤大半,剩余的残兵游勇则急忙爬回船只,匆匆忙忙的退回了自己舰队的境界圈,在岸边不远处护卫的水兵们看到岸上那些士兵欢呼雀跃的样子,恨不得开动战船撞上去,但是无奈,沿岸布置得暗桩让他们一步都不敢前进,因为在刚开始包围碧泉岛的时候,就有将近四百多艘战船因为不明白情况而被水底的暗桩刮破了船底,而导致沉没了。

  李明这个时候,正带着他的两千多名亲卫队员们巡逻在学校附近的岸边,这里山清水秀,景色宜人,却偏偏被不远处湖中的战舰破坏了风景,由于这次战争,学校的学生都已经放假了,那些住校的孩子没也都被转移到了岛中间,所以目前的学校中是空荡荡,正好给李明作了临时的指挥所。

  这一段防区是李明主动和圣手王要来的,由于战争开始的时候就是统帅部会同张猛和尉迟雄指挥,所以李明回来之后并没有接过指挥权,既然到现在为止战局都对自己有利,那么也就没有必要临时换帅,因此李明也就主动地投入战场,带着自己的亲随到这里防守了。

  这个地方虽然偏僻,但是李清好像并没有将这里选作登陆的地点,李明到这里已经半天了,却依然没有发现敌人的动静,这让他有些坐不住了。战场上自己的军队正在同敌人厮杀,自己却坐在这里守株待兔,怎么都让他觉着有些不对劲,终于,在又等待了一个多小时之后,他猛然走出校园,将甲一叫了过来,吩咐道:“你们三十人在这里守卫着,有情况随时向附近的增援部队汇报,我和林珑暂时回山庄,放心吧,山庄哪里有我师傅坐镇,谁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甲一一阵犹豫,但去无可奈何的答应了,自己目前身边只有三十多名弟兄,确实起不到什么重要的作用,现在也只有在这里充当斥候,随时注视着敌军的动向了。

  李明带着林珑快速地赶到山庄,却发现林凌峰正在泉边的亭子中悠闲的同张瑶在下着围棋。

  顿时,一阵哭笑不得的感觉涌上李明心头,还没等他说话,旁边的林珑就首先嗔怪了起来:“爹爹你是怎么回事?大伙都在岸边同敌人浴血奋战,你倒好,在这里和瑶妹妹下棋?难道这个岛不是你的你就不管事情了?这个时候如果你上去把李清杀掉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为什么你会这样呢?”说到这里,她已经气得面红耳赤了。

  林凌峰淡淡的一笑,意味深长的望了张瑶一眼,说道:“我如果上战场了,还要他们统帅部的人干什么呢?打仗都象你说的那样打,这天下还不早就被平定了?珑儿,江湖上的事情、生意上的事情你都得心应手,唯独这战争上的事情你并不了解。在这种战争场面下,武功是没有太大用处的,我一个人的力量是非常有限的,况且,凭借着岛上将近五万训练有素的精兵,再加上碧泉岛天然的防守优势,如果还挡不住这次攻击的话,那么我会对李明以后征战天下的能力感到怀疑的。另外,你说让我去将李清干掉,呵呵,不是不可以的,但是要有李明点头才行,在这种微妙的局势下,随便除掉一方实力的首脑是需要非常慎重的,这里面牵扯到了一个战略的问题,是不是?李明,恐怕我要是现在就去将李清杀掉的话,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的。”

  李明急忙点了点头,对这林龙说道:“没错,师傅说得非常正确。这个时候,我绝对不会让李清出事的,虽然他现在正在带领大军围攻我的碧泉岛,但我依然没有杀他的想法。师傅说得对,这里面牵扯到一个战略的问题。不过你放心,以我现在的实力,李清的那些部队我还没有放在眼里。按照我的部队现在的作战能力,即使是新兵组成的卓君豪师,也能做到以一挡五,也就是说,在战场上,我这五万大军可以相当于对方二十多万军队的战斗能力,你说,我还将李清放在眼里吗?呵呵,其实我还有秘密武器没有用出来,主要是害怕泄漏了先机,所以不到万分必要的时候我是不会使用的。按照我的估计,不出三天他必然撤军,七万多大军,每天单单粮食的消耗都很惊人,更何况还有箭枝等武器的补充问题,他远离自己的根据地劳师远征,这么拖下去他绝对拖不起。因此,我们只要固守,牢牢的守住码头和岸边,不需要费那么大的力气去反攻,到时候他们自然会撤退。既然我不想杀他,也不想消灭他的军队,就这么让他撤退时最理想的。”

  林珑茫然的眨了眨眼睛,看了看会意而笑的林凌峰,使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这么无知,李明话含玄机,让她有点摸不着头脑,甚至她到现在都不明白李明说的是什么意思,无奈中,她只好借着发火来掩饰自己的疑惑了:“说什么话,现在怎么都学得会打马虎眼了?为什么不能杀李清?为什么不能消灭他的军队?别卖关子了,我知道你最近变得老奸巨猾了,小女子现在甘拜下风,赶快对我说个明白吧。”说到最后,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疑惑了。

  林凌峰哈哈一笑,调侃道:“怎么珑儿,平时你不是谁都不放在眼里吗?现在还认为自己的聪明才智天下无双吗?呵呵,我来告诉你吧,李明现在是受皇帝的封赏,就任了两州大都督,这是一个机会,同时也是一个枷锁,虽然能够让李明趁机发展壮大自己,却也让李明不能轻举妄动。你要知道,李明之所以在天下百姓中有这么大的号召力、有这么高的威望,全在于他治病救人、造福百姓的正面形象,在天下百姓心目中,他就是正义的化身,就是这次领兵打仗,也是一件非常正义的事情:在皇帝的任命下,带领大军讨伐意图谋反的皇子,这在百姓的心目中本来就是正统的英雄形象。所以这是接受皇帝任命的一个好处,但同时,却也让李明不能轻易的开始自己争霸天下的道路,这一点你能明白吗?没有一个冠冕堂皇、天衣无缝的理由,李明绝对不能独立一方的,这是这个社会固有的传统观念造成的,是大势所然,无法改变的。因此,李明才不能消灭李清或李皎,这样等于给李嵩作嫁衣,而自己的不到任何好处。一旦李清和李皎的势力完蛋了,李嵩转过头来就会对付李明的,到那时候,要想不被李嵩控制自己的势力,除了起兵造反之外就没有任何方法了,但那样会将李明的声望毁于一旦,在天下百姓心目中他的形象也会被毁掉。这一下,你该明白李明真正的想法了吧,其实李明在被李清大兵包围的情况下还能保持这么冷静的头脑,既说明他越来越成熟了,珑儿,现在你应该多想他学习了。”

  林龙脸上一红,不好意思地看了李明一眼,涩然说道:“那是当然的......我看上的男人,绝对是不凡的......,倒是你,爹爹,你还没有回答我,究竟你为什么不去战场上为部队加油助威,却躲在这里陪瑶妹妹下棋取乐?”被林凌峰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地林珑急忙将话题转移,开始质问起林凌峰了。

  林凌峰呵呵一笑,慈爱的看一眼林珑那娇嗔的面容,说道:“我不是说了吗?战场上并不需要我去出面,如果王通连这点场面都控制不住的话,那就太辜负了李明的一片信任了。”

  李明也笑了一笑,拉了拉林珑的衣袖,低声说道:“珑儿别闹了,战场上确实不需要师傅,况且,师傅在这里也不是无所事事的,他是特意在这里保护瑶儿,防止敌人对她不利的。”

  林珑一下就愣了,接着一丝红润涌上她的脸庞,使得她的脸上仿佛要滴出水来了,她茫然看着李明,神色非常暗淡的低声呢喃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么简单的事情我都没有看得出来?是我变得苯了,还是你更聪明了呢?我发现自从跟在你身边之后,我就不再像以前那样了,我变得很少去认真考虑一件事情、去研究一件事情了,而且我也已经开始习惯于听从你的主意了,这对我究竟是福还是祸呢?为了跟着你,我难道要彻底的失去自我吗?”

  “什么叫自我?如果你喜欢眼前的状态,那么彻底的放弃以前的你又有什么不行呢?对于你来说,现在的你就是你的自我,以前的你已经彻底成为了过去,假如你还想恢复以前的你,那才叫做失去自我。”蔓儿从房间内出来,手里端着几杯龙井正好走到林珑的身后,听到林珑迷茫的疑问,忍不住开口反驳了起来。自从她的身份揭开之后,林珑对她的态度就大为不同了,而她自己也开始在众人面前放开了自己,所以同林珑说起话来也就不像以前那样拘谨了。

  林珑再一次愣住了,蔓儿的话由于一声惊雷,将她从迷茫中彻底惊醒了,是的,她太在乎那个以前的自我了,以至于忽视了眼前自己实际的心情和状态,蔓儿说得没错,眼前自己的状态就是自我,如果为了寻找以前的自己而失去眼前的自我,那才叫做本末倒置。既然自己已经习惯于生活在李明的影响下了,又何必一定要强调以前那个独立的自我呢?

  看到林珑豁然开朗的表情,李明不由得感激的望了蔓儿一眼,结果她递过来的茶杯,李明关切地问道:“最近怎么样?我一直很忙,也没有顾得上照顾你,这么多人围攻我们,你害怕了没有?”

  蔓儿噗嗤一笑瞥了李明一眼,不以为意地说道:“以岛上士兵的训练程度,再加上岛上固有的防守优势,敌人没有二十万大军是不可能攻破岛上的防线的,而且目前在仅有两个码头可以停靠战船的情况下,敌人要想攻上岛屿,就必须要踩着自己人的尸体从其他地方强行泅渡,这样没有足够的兵力是绝对办不到的。”

  蔓儿的话刚落下,李明和林凌峰都不由得大惊失色,虽然已经知道蔓儿是大周国的公主,但却没想到她对于眼前战局的分析是这么老到,从她说话的表情来看,似乎是没有经过任何深思熟虑、随口就这么说出来的,那么,蔓儿对于军事的熟悉程度就不能用一般的了解来衡量了。

  看到李明和林凌峰那惊奇的表情,蔓儿愣了一下,随即又笑了起来,她急忙解释道:“你们难道都忘了?在我们大周国,所有的皇子和公主都要接受严格的训练的,这种训练不仅仅是武技上,还包括军事上和内政上的训练,所以对于眼前的战局我还是能够分析出来一点自己的看法的,况且,现在公子都能这么有限的坐在这里聊天,本身不就说明了我的想法是正确的吗?

  李明不由得欣慰地笑了,他用期待的目光望着蔓儿,开口说道:“既然你受过这么多的训练,那么也不能让你的才能浪费了呀?现在珑儿整天忙着跟在我身边保护我,所以岛上的内政全压在了瑶儿一个人身上,我担心她吃不消,所以我想你是不是考虑一下,从现在起开始出任我的第三位行政总监?一方面可以发挥你的能力,另一方面也为瑶儿分担一些工作。”

  蔓儿的脸猛地一下红了起来,她飞快的垂下头,紧紧地咬着嘴唇,丝毫不敢看李明一眼,口中发出低弱蚊蝇的声音:“公子这么看得起我,蔓儿怎么回不答应呢?就是......两位姐姐不知道能不能接受我......。”

  李明一下就傻了,他刚才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确实只是想要蔓儿帮张瑶一把,却没有想到蔓儿居然误会了他的意思,这样他如何解释?如果自己说没有这个意思,那实在让蔓儿太尴尬了,如果自己不解释,别说自己不能接受,就是林珑那里也通不过呀,对于蔓儿,他的心里一直都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情,这种感情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是什么,是同情?是爱怜?是喜欢?还是新奇?他真的不知道,他只知道,每次面对蔓儿的时候,他的心都平静不下来,总是有一种奇妙的情结在缠绕着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就连他自己都搞不明白。现在蔓儿在这个时候高出这么大的一个误会,给自己提出这么一个难题,让他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以林珑的脾气,她是不是应该已经怒火冲天了?想到这里,李明不由得望了林珑一眼。

  好像早知道李明要看自己,李明的眼光刚刚移到林珑的脸上,林珑的白眼珠就迎了上去,看得李明心里怦怦一跳,下意识的开口就要对蔓儿说明情况,却没想到,这个时候林珑开口了。

  “没有问题,既然大哥这么看重你,我和瑶妹妹都真心的欢迎你,不过......以后我们可要看好了,凡属是年轻的女子,绝对不能让他接触,否则我们这个队伍会不断的壮大的,我说得对不对?大哥。”

  李明猛然张大了嘴巴,傻呵呵的望着林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当初让她接受张瑶的时候,是费了相当大的曲折的,所以自那以后李明极力的控制住自己,不让男女之间的感情再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虽然这个时代的男尊女卑是一个普遍的情况,但作为现代人的李明还是对自己身边的两位红颜知己感到心满意足的。对于蔓儿,他一直都没有往男女感情的方面去想,就是今天,也分明是一个美丽的误会,但他却没有想到,林珑的话却让这个误会变成了事实,一时间,李明的心中升起了一种造化作弄人的感觉。

  “好了,为了这件事情你不至于乐得连话都不会说了吧?”看着李明傻呵呵的样子,林珑不由得升起一丝酸意,不满的话脱口而出。

  这一句话,顿时把李明和蔓儿说的面红耳赤,李明尴尬的看着林珑,心里面有苦说不出口,今天是林珑促成了这个误会的产生,他自己却无法令这个误会消除掉,看着蔓儿那含羞带笑的面容,李明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说了。

  所幸的是,马林这个时候及时地走进山庄,替李明解开了这个尴尬的局面。

  这个时候,在碧泉岛那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里,成天正紧张的带领着自己手下那两千多名水兵在紧张的扎营,眼看天就要黑了,自己必须在太阳落山之前将营地固定下来。虽然事先王爷给他们的命令是让他们上岛之后立即发动攻击,以便将敌军的大军吸引过去,可是上岸之后成天才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驻岛部队的踪影,如果自己还按照原来的计划,那就必须要带领这两千多士兵翻过眼前这座山峰,再穿过山坡下的那片松林,才能找到敌人的军队进行攻击。但是从眼前的地势来看,要想翻过这座山峰并穿越山林,起码需要半天的时间,眼下太阳就要落山了,在漆黑的夜晚翻山越岭实在不是一个好主意,一步下心就会令自己这些人跌下山崖的,况且,当初的计划是一种自杀性的牵制攻击,所以除了一把腰刀之外,任何补给品和宿营物品都没有带,这让自己的部队如何在寒冷的夜晚过夜呢?又如何让自己的士兵在饥肠辘辘中赶路呢?所以,在登上岸的那一刻起,成天的心中就升起了一个计划,他要派自己的手下回去报告,让己方的大军从这里悄悄的登陆,虽然依然需要熟悉水性的水军才能渡过暗桩,但是借着木盆等漂浮物,让不太熟悉水性的人也可以游过这段距离,况且这个地方风平浪静,很适合水性不好的人,因此,自己在大部队登上岸之前在原地扎营驻寨,做好滩头防守阵地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况且如果自己的大军在今天不能到达的话,自己这些人也要建造一些草棚用一读过这个寒冷的夜晚。

  太阳渐渐的落到了对面山峰的下面,幽静的山谷中猛然就变得黑暗起来,那些忙于用手中的腰刀砍伐树木的士兵不由得加快了进度,期待着能够在天完全黑之前能够将草棚建造好,否则,这一个晚上就有可能冻死人了。

  不过,他们的腰刀虽然是碧泉岛的钢铁特制的,但毕竟那不是斧头,薄薄的腰刀根本就不适合砍伐树木,因此,工作进展得相当缓慢。

  不过幸好,在太阳完全落山之后,他们的营地勉强的搭建好了,于是这两千多先头部队一个个紧密地挤靠在低矮的窝棚里,忍受着四处透进来的寒风,捂着饥肠辘辘的肚子,准备度过这个漫长难熬的夜晚。

  这天晚上,天空挂着弯弯的月牙,虽然不怎么亮,却也能依稀的照亮大地,远方的喊杀声和战鼓声也早已经停歇了,整个天际间一片寂静,只有从一个个窝棚里面传出来牙齿打架的声音和肚子里面咕噜噜的声音在简陋的营地里回荡。

  突然,从不远处的湖中传来一阵阵哗哗的声音,这让一直睡不着觉的成天顿时警觉起来,他一骨碌爬起身来,仔细的侧耳倾听着那边传来的动静,片刻间,他就得出了判断,那不是水浪的声音,也不是夜鱼,这声音,分明是有人在水中游动。

  成天心里一阵激动,他急忙站了起来,弯着腰爬出窝棚,跑到营寨的边上仔细的朝着水中望去,淡淡的月色下,水中一团团漆黑的阴影正向着岸边缓缓的移动着。

  使自己的部队!成天高兴得差点叫了起来,他急忙唤醒身边几个窝棚中的士兵,跟着他一起走向岸边。

  来得人果然是李清的后续部队,在得到成天的汇报后,正在为一天伤亡一万余人而大发雷霆的他顿时大喜过望,急忙在水军中挑选懂得水性的士兵,但无奈为了这次的偷袭,他已经将部队中所有精通水性的士兵都派出去了,剩下的那些人也只能挑选出七八千懂得水性的人了,情急之下的李清顾不得那么多,急忙命令这八千水军带领三千不动水性的士兵,将所有战舰上的木盆都聚集起来,试图强行将这一万大军送上成天登陆的岸上去。由于挑选士兵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所以直到晚上才正式出发,为了不耽误战绩,也为了更加隐秘,李清下达了连夜泅渡的命令。

  还好负责这次行动的军官想到了成天他们,在上岸的时候给他们带来了适量的食物,这让那些在饥肠辘辘中度日如年的先头士兵欢喜异常,在狼吞虎咽填饱肚子之后,急忙跑向岸边协助那些旱鸭子上岸。

  忙碌了大半夜,终于再也没有人出现在水面上了,匆忙集合点名之下,发现凭空缺少了两千多士兵,看来那些不懂水性的人,纵然有其他人的帮助和木盆的浮力,却也还是有大部分人没能渡过这段水路。

  由于不敢生火取暖,那些上岸的士兵一个个冻得全身僵硬,春天的夜晚依然是非常冷的,尤其是他们处在山谷中,山风非常大,吹动着他们的湿衣服,更让这些人受不了。

  看到这种情况,成天急忙向同样冻得全身颤抖的领军大将江涛建议,让部队通过运动来抵御寒气,江涛听后感觉有道理,于是命令部队不必扎营,直接借着夜色翻越眼前的山峰,试图趁着夜晚进行偷袭。这种做法一方面可以让部队运动起来,防止太多的伤病影响战斗,另一方面也确实想要趁着晚上出其不意进攻敌军,如果能够在天亮之前赶到码头附近,趁机消灭码头周围的敌军弓箭手的话,那更是大功一件了。

  于是,这支衣冠不整、一个个全身颤抖的部队在江涛的极力威逼下,借着月色向对面的山峰上慢慢的爬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