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 出卖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4247 2004.04.06 12:04

    

  微风轻拂树梢传出的阵阵哗哗声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清晰,摇曳的枝梢被月光投射在窗纸上,和屋内闪烁的烛光交相辉映,间或传来的一两声蟋蟀的低鸣更衬托出这月夜的安宁和平静。

  然而此时屋内的李明却显得并不是非常平静,他倒背着双手在房间中来回的走动着,焦急的目光不时地透过敞开的房门望向隐没在幽林中的青石小道。高韦同两名南滇府的侍卫一起坐在椅子上望着眼前心神不宁的李明,一时之间不知道找些什么话来打破眼前的沉寂。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突然从密林中传入众人的耳鼓,大家心头一阵,齐刷刷的将目光扫向门口,只见一个人影在门前一闪,高飞那矫健的身形便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李明急忙赶上前去,望着满头大汗的高飞急切地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发现?”

  高飞咧嘴一笑,冲李明伸出大拇指赞道:“先生真是神人!您判断得太对了!刚才我们八个人赶到杨林的书房外的时候,正好看到那个管家从书房里闪出来,匆匆忙忙的好像要去办什么事情。于是我就留下章大嘴和赵疯子监视着书房,我带着另外几个人悄悄的跟着那个管家。幸好我们几个都会点武功,轻功还都不错,这一路上有惊无险的躲过了好几拨巡夜的家丁。跟到前院的时候,那个管家叫人备了一辆马车,带了十多个家丁朝府外开去。我们几个趁他们忙着安排人手,急忙抄近道跳出府外,躲在大门附近等着他们,不大工夫他们就急匆匆的向出府向东边行去。我们几个人就紧跟着他们,瞅准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冲出去将那十几个家丁都解决了,我们可是整天在死人堆里打打杀杀的,收拾这些个人还不跟宰个鸡子似的!不过也幸好他们中间没有硬手,呵呵。真是托了先生的福气,这一路上也没有碰上巡夜的内城侍卫。那些个被解决的家丁都被我们沉到内城河里了,一时半会儿还不至于被人发现,从管家身上搜出了一封信,我先拿回来给你们瞧瞧。管家被老六他们押着正躲在尚书府后门的一间空房间里,等候先生的发落。先生先看看这封信,如果确实是对我们不利,那我们也没有杀错人。话说回来了,就算我们杀错人了,冤枉他们了,他们也不知道是我们干的,到时候装作不知道就是了。”说完,从身上掏出一封信递给了李明。

  看着高飞满不在乎的神情,李明微微皱了皱眉头。本想责备他几句,但想想他们出手杀人也是因为自己没有交代清楚,自己也没有说过不能杀人,所以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接过高飞手中的那封信,随手递给了高韦,自己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心头变得更加沉重了。

  高韦撕开信封凑到蜡烛前匆匆的看了几眼,面色突然大变,嘴角急剧的抽搐着,长叹了一声颓然跌坐在椅子上,眼眶中涌出几滴泪水落在手中的书信上。

  李明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望着高韦低声问道:“我们没有猜错?他是谁的人?”

  “没想到,他居然成了二皇子的手下。”高韦长叹一声,苦涩的说道:“真是太出乎我的意外了,想当初我们为了拥立大皇子,不惜以自己一生的功名为代价,当时是何等的洒脱!可到了今天,我那个嫉恶如仇,刚正不阿的大哥到哪里去了?”说到这里,他站起身了,低着头快速的在房间中踱了几圈,在李明面前站下,望着李明疑惑的说道:“他真的没理由这样做!即使是到了今天,我依然能感受到。他这个人一不好吃穿享受,二不好金银财宝,美色当前更能够做到坐怀不乱,我还真想不出来这个世上能有什么能让他动心的。可是他居然投靠了二皇子!这叫我怎么能够相信!?......我真的不能相信!他居然向二皇子高密!让他派兵来抓我们?怎么可能?难道他刚才那番肺腑之言都是假的吗?他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多年的兄弟之情难道就这么不值钱吗?”说到这里,喉中仿佛被堵住了一般,哽咽这说不出话来。

  李明轻轻的叹了一声,双手在高韦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两下,转头对高飞吩咐道:“把那个管家拍晕了绑在那间屋子里,不要让他知道是谁干的。留一个人守住他就行了,其他的人你带着,给我把我们那个户部尚书扬大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带到这里来。”

  高飞急忙抱拳领命闪出门去,李明吩咐留下的两个侍卫到院子里加强一下戒备,然后转身拉着高韦做了下来,强露笑容,对高韦说道:“我知道,没什么事情能比被兄弟朋友出卖更让人寒心了,但事已至此,想再多也没有什么用处。高韦,我希望你能振作起来,帮我出出主意,看看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不可能在朝中找到我们的帮手了,杨林况且如此,其他人就更不能相信了,目前我们只能靠我们自己了。眼前这个杨林是个大麻烦,怎么处置这件事情我还真的一点头绪都没有。要是换作半年前我碰上这件事情,我只能选择将他扣押起来,等我们办完事情了再将他放掉。但这半年前我经历了太多的事情,现在我的想法和以前已经大不相同,我不能拿南滇府八十名侍卫的性命当儿戏,更不能拿张元帅和尉迟将军的性命作赌注,虽然我不愿意这么做,虽然杨林在某些方面让我非常敬重他,但眼下让他消失绝对是上上之策!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绝对不能在手软了,一个不小心,我们这些人就要葬身在这繁华的南郭城中呀!高韦,你的想法如何?”

  高韦怔怔的抬起头望着李明,好一会儿,才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其实不用教主提醒,高韦也知道应该怎么做。不过毕竟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他这么对我真得让我寒心呀!哎!以前的杨林已经死了,今天这个杨林再我没有一点关系了,教主应该以大局为重,不要太顾及我的想法了。但尚书府中不少人都知道我们来过,杀了杨林之后,我们却也不能一走了之,除非我们能放弃救人的行动及时出城,否则我们呆在城中迟早都要被找出来的。我倒是有一个主意,让我们短时间内可以以这里为基地实行我们的计划。”

  李明一愣,转而大喜道:“真的?快......说出来让我听一听!要是真的可行的话那就太好了!我现在是一点头绪也没有,只好依靠你的才智了。”

  高韦站起身了,脸上依然挂着苦涩的笑容,望着李明说道:“十年前,我从朝中辞官后,就开始在各地游历,结交天下的三教九流之辈,其间也得到不少的奇遇。我曾经在天雾山下一个民间戏法艺人那里住过两年,跟他学会了一项非常奇特的手艺,那就是易容。”

  “什么?易容!?”李明惊讶的叫了起来:“还真有易容这项手艺?我一直以为那都是小说家们......咳咳,漏嘴了,呵呵,你学的易容术怎么样?真的能完全变的和杨林一样吗?”

  高韦微微一笑,心情稍微的开朗了一些,答道:“其实我以前也不太相信,但当初亲眼看到那个艺人当着我的面将他变得和我一样之后,我才彻底的服了,行行出状元呀,三教九流,每一行都有他自己的出众之处,不由得你不相信。只是我这门手艺长时间不用,不知道还能不能拿得出手。但目前来说,这只能是唯一的办法了。”

  李明刚要接着问下去,却听得门外脚步声响起,高飞几个人抬着一个大麻袋急匆匆的走进房间,将麻袋放到李明的面前,对李明一拱手说道:“幸不辱命,这老家伙一个人在书房里呆着,被我一掌打晕,装在麻袋里就带回来了。”

  李明微微点了点头,让高飞将杨林放出来。放出麻袋的杨林依然昏迷不醒,李明眼光复杂的望着眼前瘦弱的杨林,一时之间居然下不了狠心了。

  高韦在旁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让我把他弄醒吧,我要问问他为什么,否则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好吧,你就问吧,说实话,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李明望着脚下的杨林淡淡的说道。

  高韦取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在杨林的人中上扎了一下,杨林全身一抖,猛然坐了起来,口中喝道:“是谁这么大胆,敢扎我的嘴唇,不要命了吗?”抬头看到李明和高韦,脸上霎时布满了冷汗,惊慌的问道:“怎么回事?高韦?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我可是一直把你当作是我的亲兄弟的,你......是你的人把我带来的?”

  高韦在杨林的面前蹲了下来,从怀中掏出那封信,望着杨林变得惨白的脸涩声问道:“为什么?大哥,我们几十年的老交情了,为什么你要出卖我?告诉我,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望着高韦手中的那封信,杨林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大滴大滴的冷汗顺着脸颊直往下流。突然,他冷哼了一声,说道:“为什么?你自己难道不知道吗?兄弟?”他突然冷笑了起来:“我给过你机会,当时我确实是诚心想邀请在我府上住下来的,可是你却执迷不悟,非要嚷嚷着去劫法场!法场就是那么好劫的?高韦,你真是越活越苯了,单凭你这几个人就去劫法场?南郭城五万守军难道都是吃干饭的?高韦,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既然你们早晚都要去送死,那么你还真不如让我去调兵先把你们抓起来,好让我立一大功,嘿嘿,谁让我们是兄弟那。既然现在你知道了我的立场,我也不怕你能把我怎么样,我要是有个什么好歹的,不但你们等不到劫法场,恐怕你们还要死在张猛和尉迟雄的前面,哈哈哈哈。高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笨呢?你把我抓来又能怎么样呢?明天上朝见不到我的人,朝中肯定会派人来我府上调查的,到时候你们能走得了吗?所以,你们要是聪明的话,还是把我给放了吧,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我会在二皇子面前给你说两句好话的。”

  “为什么?我以前的杨林大哥可不是这样的,你究竟为什么要投靠二皇子,为什么要助纣为孽?难道你不知道,没有了张猛和尉迟雄的边关是多么危险吗?朝中有哪个人能比他们能征善战?你这样不是要帮助二皇子断我大唐江山吗?皇上待你不薄,你不去劝皇上打消这个念头,却还要阻止我们去搭救他们,这是为什么?”

  “哈哈哈哈”,杨林突然狂笑了起来,指着高韦说道:“高韦,我没想到你现在变得这么天真!皇上待我不薄?一直以来,我杨林为国为民兢兢业业,鞠躬尽瘁,朝中哪个大员像我活得这么清苦?我这个人向来视金钱美女如粪土,我所期望的就是能不断地得到皇上的重视。可是这么多年来我得到过什么?我在户部尚书这个位置上一坐就是十年,皇上什么时候想到过给我加官进爵了?看看现在的中书令、尚书令、各省仆射,哪个人的资格有我老?为什么皇上就能升他们的官而确置我于不顾?皇上这些年来昏庸无能,搞得天下民不聊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样的皇上我为什么要为他卖命!二皇子为人礼贤下士,敦儒忠厚,我为什么不能投靠他?况且二皇子答应过我,一旦他能荣登大宝,他将升我为中书令 ,对于这样的明主,我有什么不能跟随的?高韦,我劝你还是跟我向二皇子去认罪吧,二皇子素来爱才,像你和李明这样的人才他肯定不忍心处罚你们的,到时候我们不又可以在一起做兄弟了吗?好好想想吧,我是把你当作兄弟才对你说这番话的,可不要错失良机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