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求婚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682 2003.11.15 20:15

    

  满院的嘈杂声一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大伙傻傻的望着眼前四分五裂的玻璃,沸腾的心仿佛一下就掉进了冰窖中。

  吓傻的陈方颓然在李明面前跪下,头负在地上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小人无能,损坏了宝贝,请主人责罚。”听完他这话,满院的工匠齐齐的跪了下来,霎时地面上黑压压一片脑袋。

  李明苦笑了一下,满心的不快化为乌有,高声说道:“你们都起来!这件事情谁都不怪,怪我事先没有给你们讲清楚。不过你们都是有多年经验的陶瓷工匠了,你们应该知道的,在刚出窑的瓷器上滴上冷水有什么后果。今天我不会责罚你们的,但请你们以后一定要注意,都起来吧。”

  众人如释重负的站起身来,看着陈方那满面愧疚的样子,李明安慰道:“陈方,不要丧气!坏了可以重来,来!提起精神来,重新架锅!”

  陈方如临大赦,长出了一口气,带起工匠又重新的干了起来。

  又一锅玻璃熔体出炉了,这次大家都更小心了,没有人敢再靠近那块玻璃。李明看到坩埚中还剩下少许熔体没有倒出,现在都快凝固了,急忙拿起事先准备好的铁管插到那块熔体中蘸了一下拿了出来,铁管头上马上就沾了一大块玻璃熔体,李明对着铁管的一头就吹了起来。

  一个玻璃泡从铁管的一头冒了出来,随着李明拿着铁管在火炉上便加热边吹气,玻璃泡越来越大,最后,李明将铁管移离火源,稍稍冷却之后,往一块石头上面一划,一个中空的、晶莹透亮的玻璃容器落在地上的木板上。满院的工匠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奇迹,几乎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看着众人的表情,李明满意地笑了一笑,将陈方叫到面前详细地向他讲述了玻璃的吹制方法,讲完之后对他说道:“吹玻璃是一件非常高深的技术,我刚才只是表演一下如何吹制玻璃,但我的作品是拿不出手的,要想吹出形状各异、壁厚均匀的玻璃制品来需要你们进行长时间的练习。所以,目前你们的任务就是:除了每天定时出产一些玻璃板、玻璃珠之外,剩余的时间你就带着他们练习吹玻璃,谁吹得最好我有重赏!另外,再对你强调一下,这里的技术绝对不许外传!你们住在岛上什么都全,所以任何人不许外出,明白了吗?”

  陈方急忙边唯唯诺诺的答应着,边拍着胸脯保证道:“请主人放心,我们都是那种感恩图报的人,以前我们做工匠的时候能吃饱饭就很不错了,可现在不但吃得好住得好,每个月还有银子拿,老爷也对我们客客气气的,我们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是不是呀大伙?老爷,我们都是卖苦力的,绝对没有忘恩负义的人!”

  李明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就好,我相信大家。玻璃厂就交给你了,你要按照我给你讲的流水化作业来干,这样效率能高尚很多。另外,这种坩埚的耐热性能非常不好,你要注意一点,别烫着人了。那边炼钢的坩埚你也抓紧时间制作。好了,你们接着忙,我有事先走了。”说完,同院中的众人告辞,走出院门。

  耀眼的阳光照在李明的脸上,将昨天的阴霾一扫而光,李明的心情顿时变得开朗了起来。有了平板玻璃,自己的生意又要上一个新的台阶了。目前最要紧的是尽快的研究出硝酸银的制取方法,那样自己就能制造高质量的玻璃镜子,在这个依然使用铜镜的时代,镀银玻璃镜可比玻璃杯有前途多了。李明想起以前在书上看到一则趣闻,说是在1600年,法兰西王后美迪奇结婚时,威尼斯国王送给新娘一件礼物,受到新娘异常的喜爱,这礼物就是一个书本大小的玻璃镜子。当时这片镜子价值高达15万金法郎,在欧洲各国引起异常大的轰动。而且当时那个镜子还是质量不怎么好的水银镜,如果自己利用银镜反应作出镀银的镜子来,那该值多少钱呀!想到这里,李明不由得贪心大起,自己嘿嘿傻笑了起来。

  李明怀着美好的憧憬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竹林旁,竹林中探出了司徒言那干瘦的脑袋,看见李明,他急忙满脸怪笑的迎了上来。

  看着司徒言那不怀好意的笑容,李明满头的雾水,疑惑的问道:“怎么了?笑得这么奇怪?还是别笑了,老脸一笑就成包子了。”

  司徒言呵呵笑道:“院长,你快去处理一下吧,竹林中都快呆不住人了。”

  “哦?”李明非常疑惑,问道:“怎么回事?为什么呆不住人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司徒言笑着接口道:“院长装什么糊涂呀!不是你要求那些学员去搜集马尿的吗?那些学员一听说是你要,一个个连课都不上了,有些学员一大早就都出去了。呵呵,现在你到竹林中去看一下吧,长廊上全是一罐罐的马尿,臭气熏天呀。还有,学员们还买回来了不少怀孕的母马,就拴在竹林中,吵吵闹闹的,哈哈。”

  李明这才想了起来,急忙说道:“那太好了!你让那些学员将马尿都搬到太阳底下暴晒,等水分都挥发干了,将里面的东西用蜂蜜调成蜜丸,要快!我明天就要用,做得越多越好。”

  司徒言听他这话,惊讶得嘴巴半天合不起来,奇怪的眼神望着李明,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良久,才问道:“院长这是什么意思?马尿蜜丸?!院长要用马尿做药?还是怀孕的母马撒的尿?哈哈哈哈,是谁这么有口福哇,能吃上这个马尿蜜丸?”

  李明呵呵笑道:“怎么?你想吃呀?要记住:明天一定要给我做出来,另外这件事情你必须交待那些学员,严守秘密,谁也不许随便乱说,明白了?”说完这话,脸色顿时变得严肃了起来。

  看到李明这个样子,司徒言急忙收住笑容,对李明说道:“院长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转告他们严守机密,院长没别的事情的话,我就让他们赶快把马尿搬出来晒了。”

  李明点了点头,示意司徒言尽快办理,自己转头向山上走去。

  山顶上,张瑶正在草地上同林夫人练剑,看到李明上来,小鸟一样的飞了过来,缠着李明嘘寒问暖的。

  看到张瑶这个模样,李明心头感到暖暖的,拉着张瑶的小手走到林夫人面前,对林夫人说道:“师母,师傅还没有消息吗?”

  林夫人笑道:“你不用担心,你师傅出马还没有办不成的事情,倒是刚才接到圣手王的飞鸽传书,说他明天就能回来了。还有,他把陈宇也请回来了。”

  “什么?那个陈老实真的是陈宇?”李明高兴得几乎要跳了起来,兴奋得说道:“那太好了!有了这个人,我的炼油厂就可以开工了,呵呵,看来我的运气还真的挺好的。”

  林夫人接着说道:“还有那,飞鸽传书上说他们又带回来了一大船的石油,而且圣手王把墨城的印书工匠都找来了。呵呵,这下墨城可倒霉了。”

  李明笑道:“那太好了,有了这批人,我就可以把我的所有资料都印刷成册,这样那些人学起来可就快了。我还想办一份报纸,用来通报岛上每天发生的重大事情。”

  等李明乐够了,张瑶把李明拉到凉亭中,对李明说道:“先生,刚才我去看过蔓儿了,她的身体好虚弱呀,真是太可怜了。”说完,眼圈不由得发红了。

  李明高涨的情绪一下就落了下来,神色黯然的说道:“哎!都是我不好,自己定立不够还怪别人,让这么一个小姑娘受这么大的委屈,我真是很后悔呀。”

  张瑶急忙说道:“先生不要太自责了,当时不是大伙一致认为她有问题吗?连我都怀疑她了,不是先生一个人的责任呀。再说了,虽然蔓儿受到这么大的折磨,但毕竟已经证明自己是清白的了,人总有失误的时候嘛!刚才我去的时候,听服侍她的丫环说,她早上已经吃了一碗人参粥,精神好多了,就是身体还很虚弱,起不了床。我们说了一会儿话,她说她从来没有怪过先生,是先生把她从虎口救出来的,不管先生对她怎么样她都不会怪责先生的。我看得出来,她说的都是真心话,哎!可怜的蔓儿。”

  李明关切地问道:“你们有没有提今后怎么办?你有什么打算没有?”

  张瑶点了点头道:“蔓儿说她不想走,就是给她金山银山她都不走,她宁愿在公子的身边服侍公子,这是她的原话。”

  李明叹道:“既然这样,那么你还是把她留在身边吧,我亏欠她这么多,怎么好意思再让她做丫头呢?这样吧,有空你去问问她,如果她愿意,我愿意收她做我的干妹妹。”

  张瑶大喜道:“真的吗?先生真的决定这么做了?先生真是太好了!蔓儿肯定会很高兴的。”

  李明苦笑道:“这只是我对她所作的补偿罢了,只希望这件事情在她的心中造成的阴影能渐渐的淡下去,不要再恨我才好,哎!”

  张瑶笑道:“先生放心吧,我看蔓儿不是这种人,她肯定不会讲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的。而且她自己也说过她不怪先生的。”

  李明轻叹道:“但愿如此吧,瑶儿,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谈,希望你不要怪我唐突才是。”

  张瑶嫣然一笑,柔声说道:“有什么事情先生就尽管说呀,先生在瑶儿面前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李明低下头为难了半天,望着张瑶不好意思的说道:“瑶儿,你背井离乡跟着我,真是为难你了......。”

  张瑶失笑道:“先生你都说些什么呀?这时候还跟瑶儿说这种话?”

  李明又低下头支吾了半天,突然下定了决心,抬起头来说道:“瑶儿,虽然说婚姻要争得父母的同意,但你父亲既然不在身边,那我们就让师傅师母做主,瑶儿,我们......我们......成亲吧,希望你不要觉得太草率。”说完,转过通红的脸不敢再看张瑶一眼。

  张瑶媚眼如丝,满面嫣红,低下头去双手不停的摆弄着衣角,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道:“瑶儿既然跟先生出来了,那就早已经下定决心了,其实瑶儿早就是把自己当成先生的人了,先生要怎么样,瑶儿没有意见。”

  李明狂喜的抬起了头,望着张瑶说道:“这么说,瑶儿你是同意了?”

  张瑶羞涩的说道:“瑶儿早就说了,瑶儿是先生的,先生怎么做瑶儿都没有意见。”

  李明高兴得大叫一声,跳起身来抱起张瑶在原地转了几个大圈,兴奋得他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张瑶将脑袋紧紧地埋在李明的胸前,心中充满了幸福的感觉。

  林夫人闻声走出房门,看到这个情景,笑斥道:“你们还在这里胡闹!这让下人看到了成何体统,还不快进屋来?”

  两人急忙分开,面脸通红的走进林夫人的房间。

  望着李明,林夫人好奇地问道:“什么事情呀?看把你兴奋成这个样子。”

  李明急忙上前,对林夫人深深的施了一礼。林夫人惊讶得问道:“李明,你这是干什么呀?”

  李明说道:“师母,徒儿有事请相求,是关于我和瑶儿的。师母也知道,由于我的不慎,让康王看到了瑶儿,看他那个样子好像对瑶儿不怀好意,为避免夜长梦多,特请求师傅和师母同意我和瑶儿的婚事。至于珑儿那边,相信他知道目前的情况的话也会原谅我的苦衷的。”

  林夫人听完,微微的露出了笑容,对两人说道:“这样最好了,其实昨天你师傅也跟我谈起过这件事情,他的意思也是这样的,所顾忌的就是珑儿了。哎!不过以珑儿的性格,相信她能够理解的,等她原谅你了,我们在给你们补办。现在既然你和瑶儿都是这个意思那就好办了,等明后天你师傅回来了,就在这里给你们完婚。你师傅的意思是在目前的情况之下,你们的婚事一切从简,还是不要大张旗鼓的去操办了。”

  李明高兴的说道:“既然师傅师母都同意了,我也同意师傅的意见,非常时期嘛,就是太委屈瑶儿了。”

  张瑶低声说道:“只要先生高兴,瑶儿没有任何意见,瑶儿只要能跟在先生的身边就是最大的幸福了,瑶儿不在乎有没有什么仪式。”

  林夫人点了点头微笑道:“既然这样那就好办了,等你师傅回来马上给你们操办,师母先在这里恭喜你们了。哎!不知道珑儿有没有这个福气呀!李明,你跟珑儿在一起也不少时间了,怎么你还没将她的性格改过来呀?还是这么倔强。”

  李明苦笑道:“珑儿自幼独立惯了,她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观点,她是一个性格独立的人,不会因为别人的想法而改变自己的性格的。哎,希望她能够想通,早点回来。”

  林夫人强笑道:“好了,我们不要弹她了,李明,你还是忙你的去吧。我和瑶儿一起要为你们的婚事做准备了,虽然不准备怎么声张,但岛上这些人还是要庆贺一下的,你就不要管了,瑶儿就留在我这里吧。”

  李明高兴的答应了一声,辞别两人出了房间。抬头望了望头顶的阳光,感觉是那么灿烂,树上的小鸟也好像知道他的心思,叽叽喳喳的为他唱着欢歌。丁冬的泉水仿佛也在为他祝福着。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美好。

  李明心情愉快地跑下了山,路过竹林前的时候被前面空地上摆放的尿罐子下了一大跳,密密麻麻的起码有二百多只,看来这些学员对于自己的吩咐还都挺用心的嘛!李明心中得意地想着。

  司徒言捏着鼻子朝李明跑了过来,对李明说道:“院长,您看怎么样?够多吧。不过是不是每天都要这么晒呀?这可让人受不了呀,万一有客人上岛来,这样子成何体统呀!”

  李明失笑道:“你的脑袋难道真的有真么不开窍吗?碧泉岛这么大,什么地方不好放,你怎么偏要在这里晒呢?真是的,让我怎么说你好呢?明天到别的地方晒去吧。对了,你见到陈浩了没有?”

  司徒言老脸微红的说道:“没看见,你不是让他办事情去了吗?谁知到现在他在哪里?”

  李明哦了一声,正要走开,却远远的瞥见码头那里一队人马正在上岸。他急忙跑了过去,只见陈浩正领着一大批人将船上的东西往码头上卸。

  看见李明,陈浩急忙迎了上去,带着满头的大汗说道:“主人,铁山那边的铁匠都来了,我对他们一说他们都非常愿意。今天上午就将所有的东西都拆了,本来早就应该回来的,可今天这个鬼天气,没有风!帆船在湖中划了两个时辰,真倒霉。”

  李明笑道:“你们的效率还挺高的嘛!这么快!怎么样?那些工匠都没有什么想法吧?”

  “我把条件都给他们说了,供吃供住,每个月还有工钱,每天定时上工、定时休息,他们一听都非常高兴,二话没说就开始拆家伙了。”

  李明点了点头说道:“那样就好,王涛也在船上吗?”

  “王涛今天去收购船只去了。”陈浩擦了擦汗说道:“他说现在的船只不好收购,要费一点时间,他要早点去。另外他说他要把附近造船的工匠都找到岛上来,他要造我们碧泉岛自己的船,免得船总不够使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