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六章 回岛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358 2004.09.09 11:25

    

  “王涛!”李明又惊又喜,一腾身跳下马来,奔到王胜的面前将他扶起来,喜道:“王涛,你怎么会在这里?呵呵,没想到我遇到的第一个自己人居然是你!哈哈哈哈,怎么样,你的身体还好?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呢?不会是特意来接我的吧?”

  王涛擦了擦眼泪站起身来,神情激动地说道:“回主人的话,小人刚刚运送完了一批茶叶到平州,昨天晚上在这里暂时中转一下,这不正要上码头启程,可没有想到,让我老头第一个接到主人了,小老儿真是三生有幸。主人准备什么时候启程?我正好带了五艘护航船只,这次就让小老儿护送主人回去吧。”

  李明哈哈大笑,拍着王涛的肩膀欣喜地说道:“好好,今天就算你一大功劳,让你护送我回岛!”

  在打发了他们雇佣的那三条船之后,李明带着大家上了王涛所带领的船队,随着李明一声令下,浩浩荡荡的船队乘风破浪,快速的向着碧泉岛的方向飞驰而去。

  虽然已经听了林凌峰的大致介绍,但李明还是将王涛叫到了一起询问起了这些日子以来到上的详细的情况。

  王涛作为李明亲自任命的碧泉岛船队的队长,在这半年内真是忙得马不停蹄,然而在他的脑海中,除了自己负责的护航船队和运输船队的事情之外,岛上其他的事情他根本就不关心,所以他对李明叙述的事情全部都是关于他自己的事情,当李明询问其他的发展时他却一问三不知了。

  微微有些失望的李明还是很认真的听取了王涛长达四个小时的、非常详细的汇报,虽然他曾听林凌峰说过一些关于运输船队的事情,但是王涛那详细的叙述更能让他兴奋。

  简单的说,岛上的运输船队已经成了半山湖流域最大的船队,每天由碧泉岛通过半山湖、岚江、松江、红水江络绎不绝的开往全国各个销售网点。简单的说,如果你在半山湖中看到一队庞大的船队的话,那就肯定是碧泉岛的了。而且,平均每三艘运输船就能有一艘护航船,以便充分的保护货物的安全,这些护航船都是王涛从水军拉拢过来的那些工匠们按照水军战船的规格来制造的,非常适合用于水面战斗,而且人员的配备和训练也完全按照水军的方式,可以说,这活脱脱就是一只官方的水军。

  李明听到这里的时候心中不由得一动,很显然的,王涛为自己无意之间建立了一只强大的水军部队,一只按照官军水兵标准训练和配置的舰队,按照王涛的汇报,这支水军现在已经有了十五艘护航船,大约有四百多护航队员,这个数目大约同半山湖中的官方水军数目相当,而船只则更加优良,听王涛的意思,他好像还想要扩大护航队的规模。

  在宽阔的水面上行船是能让人非常心旷神怡,大船在一望无际的水天一色中任意的徜徉,让人有一种海阔天空的感觉。

  好不容易摆脱了王涛的汇报,李明急忙跑到船头上透了口气,看到眼前的美景,刚才的气闷顿时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碧泉岛特制的船只速度果然非常快,正常情况下,从分水岛到碧泉岛怎么也要花费上将近十个小时的路程,但是这次,从早晨出发,太阳还没有落山的时候,碧泉岛那苍翠而又硕大的身影便出现在李明的视线中了。

  一阵莫名的激动涌上李明的心头,仿佛看到了久违的故乡一样,一种游子归乡的心情萦绕在他的心头,使得他不由得感到鼻子发酸、眼睛发涩,平生第一次的,扑通一声跪倒在甲板上,望着眼前碧翠的身影痛声哭泣了起来,一阵犹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的感觉在他的脑海中翻动。

  有时候人的感情就是这么脆弱,在没有见到碧泉岛的身影时,李明表现的泰然自若,非常镇定,仿佛自己是出外访友回归一样自然,但是,只有李明心里才能够知道,他那是的心情是怎么样的。洪水中的挣扎、桃花山上苦乐、难民群中的艰辛、皇城之中的艰苦争斗,这一幕幕终身难忘的情节就像回放电影似的在李明的脑海中不停的闪过,使他多日都不得安宁。他这次的回归,无疑是九死一生后的一种解脱,虽然以前不少次都离鬼门关很进,但是这一次,是他真正有了牵挂的一次,使他不甘心就那么死去,所以,那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只有他自己才能够体会。

  林珑轻轻的走到他的身后陪着他跪在一起,手轻轻的***着他的长发,无言的安慰着他。玲珑剔透的她明白,此刻什么样的安危都是多余的,只有让他自己从眼前的情绪中解脱出来才是正确的应对方法,所以,她并没有说什么话,只是静静的陪着他,试图体会他的忧伤、他的欢乐。

  船离碧泉岛越来越近了,渐渐的,两边的沿岸已经一眼望不到头了,岛上的林木、山峦也逐渐的清晰了,李明终于发泄完了他那复杂的心情,接过林珑无语递过来的丝巾,李明在惊异于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体贴和细心的同时感激地望了她一眼,拿起丝巾擦干了脸上的泪痕,站起身来抬眼远眺,试图将这久违的景色深深的印入自己的脑海中。

  在这个季节,围绕在岛周围的层层叠叠的宽大翠绿的荷花已经凋零的只剩下片叶残茎了,稀稀疏疏的顽强的伫立在碧绿的湖水中,等待着人们收获他们肥大的根茎。船队穿过这残枝败叶的荷花丛,慢慢的向着岛上的码头靠近。

  很快的,岛上人来人往、忙忙碌碌的人的相貌已经都可以看得很清楚了,饶是李明刚才已经发泄过一通,此刻仍然忍不住全身有些发抖。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陪伴在李明身边的王涛兴奋的爬上了首船的瞭望吊斗,扯开了嗓门放声大叫了起来:“主人回来了!主人回岛了!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主人回岛了!大家快来迎接!”嘹亮的声音远远的传入了岛屿的深处。

  岛上那些本来对船队的到来有点熟视无睹的人们听到王涛这突然的一嗓子高喊,都不由得愣了一下,马上,有反应快的人立刻行动了起来,快速的放下自己手中的工作向码头汇集了过来,甚至不少人施展轻功高纵低窜,越过奔跑的人群率先赶到码头上,不大一会儿工夫,宽阔的码头上就挤满了兴奋的人群,一个个吵吵嚷嚷的发表着自己的见解,看来,对王涛的话不少人还都有点半信半疑。

  看到人群前面那几个熟悉的身影:那稳重的陈浩,那老成的马林,那半师半友的圣手王,还有那时常散发出孩子气息的司徒言......,李明再也忍不住了,他不等大船靠近码头,便一跃而起,腾空跃过眼前十多米的水面,在岸上众人的喝彩声中轻飘飘的落到众人的面前。

  正要和大家打招呼,却突然间听到圣手王高声呼喊道:“王通率领碧泉岛各式人等恭迎岛主回归!”喊完,居然当场带领众人跪在了李明的面前,霎时间,出现在李明面前的是一片黑压压的人头,众人齐声重复着圣手王刚才的那句话:“恭迎岛主回归。”

  李明大吃一惊,急忙上前一步扶住圣手王,口中急道:“老哥,你不必......。”

  “岛主,您的归来是我们岛上八千余人共同的幸运,请允许老朽代表大家给岛主行礼了。”圣手王打断了刚才李明的话,冲着李明施了个眼色后,郑重的带领大家对着李明叩了三个头。

  兴奋的李明象被泼了一盆冷水,顿时冷静了下来,已非当年那个单纯小子的他当然知道圣手王这么一番做作是什么意思,目前岛上发展过快,所以人员肯定会良莠不齐,而且大部分新来的人都没有见过自己,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给自己立威,为了给那些新来的人心中留下自己威严的形象,但是,李明此刻的心中去怎么都不是滋味,虽然知道这是大势所趋,以后没有规矩的话很难统驭这么多的人员,可是在他的心中,以前大家在一起无拘无束的场面才是他真正希望的,那个时候......恐怕以后再也没有了吧。

  不忍心让圣手王的一片苦心白白浪费,所以,李明挺直了身体,作出非常威严的样子和声音说道:“能够回到碧泉岛,我真的很高兴,我也很高兴能够看到这么多心的兄弟姐妹加入我的碧泉岛,大家不必如此多礼,都请起来吧。”

  “谢主人!”这次仿佛事先演练好了一样,整齐而嘹亮的声音远远的飘上了碧泉岛的上空,随着话音结束,跪在地上的众人齐齐的站起身来,个个都用兴奋而又好奇的目光盯着自己。

  李明轻咳了一声,望了望身后等着上岸的众人,开口说道:“感谢大家放下手中的工作来迎接我,见到你们我真得很高兴,现在,希望大家都回去继续自己的工作,以后有时间我们会再见面的。圣手王,马林,陈浩,还有司徒言,你们晚饭之后到拥月山庄去见我,汇报一下这半年的情况。现在,我也要回去同我的家人见面了,大家都散了吧。”

  听完他这话,码头上的众人不约而同的让开了一条通道,默默地注视李明,等待着他的离去。圣手王这时候走上前来,脸上带着激动的神情重重的拍了李明的肩膀一下,低声说道:“快回去吧,瑶儿这些日子可苦了她了,为了不让你回来失望,她可是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了......今天晚上......我们还是不去山庄了,既然回来了,就和她好好的聚一聚,也不在乎这一天的时间,另外,张元帅也在山庄,今天也是你们一家人团聚的时候。明天一大早,我召集到上所有的负责人聚集在松涛阁,等候你的检阅,这半年来,拥月山庄已经被我列入禁地,这主要是为了保护瑶儿的安全,所以,平时岛上的公事还是不要在那里举行为好。”

  李明感激地点了点头,伸手在圣手王的胸前轻轻的打了一拳,然后回身拉住林珑的手,穿过人群急匆匆的向着山顶飞奔而去。

  以前在岛上的时候,李明并不觉得从码头到山顶有多远的距离,可是现在,虽然他已经使出全身的功力,将飘絮功的速度发挥到了自己的极致,但他还是觉得路途是这么漫长,眼前近在咫尺峰顶怎么都跑不到头。

  好不容易见到了苍翠松林中掩映的山庄大门了,李明居然升起了一种近乡情怯的心理,他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望着自己手书的那四个大字发起呆了。

  这时,大门里面人影一闪,身着淡红轻衫柔弱动人的张瑶突然出现在门厅里,李明心中不由得抽搐了一下,看着明显憔悴和消瘦的张瑶,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身形犹如离弦的利箭一般象张瑶扑了过去,转眼间已经紧紧地将她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张瑶一阵眩晕,眼泪忍不住地奔涌而出,片刻间沾湿了李明的前衣。多少次了,自己都在梦中盼望望着这一刻,如今,这个愿望居然真的实现了。抱着李明坚实的腰身,靠在李明宽阔的胸前,自己半年的辛苦劳累、牵肠挂肚、日夜的思念仿佛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有了眼前的相聚,以前无论多苦多累仿佛都是值得的。现在,张瑶什么都不要去想,她只要紧紧的抱住李明,紧紧地靠在他的胸前,体会着被他搂得几乎窒息的感觉,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站着,静静的靠着,不需要什么多余的语言和哭诉,所有的一切,都通过这无形的语言传递到了彼此的心灵。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两个人毫不理会太阳已经悄悄的落下了西山,他们只是这么紧紧地依偎着,紧紧地搂抱着,在他们的心中,仿佛此时此刻的时间已经完全停滞了。

  走出山门等候良久的的张猛实在是饿得忍受不住了,虽然周围围观的人都被感动得热泪盈眶,但是感动毕竟不能当饭吃,虽然他自己也很感动,不过吃饭也是大事情,他们小两口要亲热有的是时间,何必要当着众人的面来表演呢?所以,终于忍受不住的张猛“很不小心”的大声地咳嗽了一声。

  包括李明和张瑶在内,无论是感动的人还是被感动的人都被张猛这不合时宜的声音惊醒了过来,张瑶轻轻的离开了李明的胸膛,犹如梨花带雨般的粉脸露出了由衷的笑容,望着自己朝思暮想的夫君,她只是轻轻地说了一句话:“到家了,相公请进屋吧。”

  一阵温暖的感觉涌上李明的心头,一种回家的感觉让他的鼻子有一点点发酸,拉着张瑶的小手,顾不上理会旁边那么多人怪异的眼神,也顾不得同那么多自己应该去打招呼的人去打招呼,此刻他的眼里、他的心里只能容得下一个人,那就是同自己手牵手的张瑶。

  直到李明和张瑶两个人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后,痴痴的林珑这才感到一种孤独的伤感,刚才那感人的一幕同样深深地感动了她,但同时也深深刺伤了她,这两个人紧紧依偎的样子绝对不可能插下自己这个第三人,那么,以后自己在李明面前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张瑶现在已经是李明名正言顺的妻子了,可是自己呢?自己的归宿在什么地方?想到这里,内心的酸楚和刺痛不由得使她泪盈满眶。

  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林凌峰慈爱的望着林珑,眼睛中同样露出几许无奈:“走吧,你是我女儿,瑶儿是我徒弟,你们的事情我不好说什么......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有什么需要我出面的就告诉我,你母亲现在不在这里,一切事情由我做主。珑儿,你是一个坚强的孩子,希望你不要被内心的一些不愉快的事情蒙蔽了你的眼睛。”

  林凌峰无奈的在一边轻轻的叹息着,一边努力的规劝着。儿女之间的感情本来就不是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可以处理的,可看着女儿伤心欲绝的样子,还真让他忍不住地想要冲进房屋把李明拽出来陪伴林珑,哎......女大不由爹,自己的感情还是让他自己解决去吧,已经无可奈何的他也只有这么安慰自己了。

  林珑紧紧地咬住下嘴唇,努力的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虽然他知道,李明现在对自己感情很深,可是看到自己喜欢的男人头也不会的就同别的女人走了,这份难过的滋味还是让她不能承受。虽然早就做好了被分割表情的准备,而且以前三个人也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可是现在随着三个人角色的变化,最后孤孤单单的却只抛下了她一个人......此时,她真的渴望一份慰籍,但是眼前,除了不懂得怎么开解自己的父亲之外,还有什么人能是自己的依靠呢,唯一能做到这一点的李明此刻恐怕正在和张瑶在房间内卿卿我我的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