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二十六章 返程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309 2006.02.27 12:03

    

  突然,一道刺眼的灯光紧紧地盯上了李明和林珑,移动探照灯的这个人显然经过了严格的训练,因此,虽然李明他们两个人的移动速度飞快,但是那道灯光却依然对着他们紧追不舍,随着灯光的延伸,开始有呼啸的子弹紧紧的追踪着他们而来了。

  李明拉着林珑猛然听了下来,然后突然转变了方向,一头钻进了旁边的帐篷中,紧接着,从另一个方向钻出,又重新钻进了另外一个帐篷,就这样,转眼之间,他们两个就已经连续穿过了几十个帐篷,紧接着,顺利地摆脱了探照灯的追踪,消失在林立帐篷的阴影之中。

  好不容易摆脱了探照灯的追踪,李明急忙躲到一个帐篷边上,借着混乱的士兵露出的一个空当,拉着林珑便逃之夭夭了。

  李明一口气跑了有十多公里,直到军营的灯光已经距离他很远了,他才猛然刹住了脚步,回过头来大口的喘着粗气,极力的想要自己狂乱的心情稳定下来。

  说实在的,如果他能狠下心来,那么这些部队对他来说,还造不成什么致命的影响,毕竟从他的个人能力来说,要远远的高于那些士兵,从反应能力来说,他们是远远不及的,因此,在乱军群中黎明还是没有任何危险的,但是,李明从心里不想同军队起冲突,因此,在能够躲避的情况下,他是绝对不会反抗的。

  有了这场惊心动魄的遭遇,李明再也不敢小看军营中的防备水平了,他拉着林珑,茫然的望着远方星星点点的灯火,好像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要干什么了。

  猛然,李明坐了下来,在凉爽夜风的吹拂下,慢慢的让自己的心情冷静了下来,开始仔细的考虑下一步应该如何行动,很显然的,像他刚才所想的,偷盗一批弹药之后,去其它的地方制造恐怖事件,以便引走围困大军的策略是行不通的,除非他去其它的军火库偷盗弹药,否则,他是不可能再打眼前这些部队的主意了。

  但是,要让他丢下这两千多亲卫队员以及这么一大堆物资独自通过阵势返回大唐,他显然是不甘心的,这里面凝聚着他太多的心血和希望,这么一放弃,一切都要按照原来的发展速度来进行,从直觉上来讲,他感到非常不妥当,因为他有一种预感,预感到由于他的返回,已经造成了许多不可预知的事情的发生,因此,从本能和直觉上,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要加快大唐的发展步伐。

  突然,一道亮光从他脑海中闪过,不错,他刚才想到了阵势,同时也让他想到了阵势中的谭修文,作为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人和在社会上声名显赫的名人,谭修文显然是很看重自己的生命的,因此,何不从他身上找到一些出路呢?慢慢的,一个想法在他的脑海中逐渐的形成了。

  他猛然跳了起来,拉起林珑的手就像自己的驻地跑去,这个速度,丝毫不亚于他刚才逃命时。

  进入帐篷中,李明走进了那个阵势,虽然外面已经是深夜了,但在这里,依然是阳光灿烂,谭修文同那些被点了穴道的士兵一起被放在一片树荫下,很长时间没有进食了,因此这些人都显得非常萎靡。

  李明将谭修文提了起来,远远的离开了那些士兵后,示意林珑回避一下,然后伸手解开了谭修文的穴道。

  谭修文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迷茫了半天才完全清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李明,似乎并不感到如何惶恐,他只是略有些慌乱的避开了李明的眼神,用略显沙哑的嗓门低声说道:“又落到你的手里了,说吧,想怎么样。”

  李明微微的一笑,说道:“这件事情似乎应该是我来提问才对,看在阿颖的面子上,我放过了你,但是你却利用你的影响,诬陷我是***分子,致使这么多大军在这里劳民伤财,难道这就是你的真面目?为了个人的私欲和个人的恩怨,将这么多大军搁置在这里,万一什么地方真的出现***分子,岂不是误了大事?到那个时候,难道你的良心就真的能心安吗?谭修文,单凭你这种做法,我就想当场把你吊死在这里!你这种行为,可以说得上是祸国殃民了!”说到这里,李明似乎是动了真怒,随便一脚将旁边的一颗碗口粗的树木拦腰踢断。

  谭修文被吓得脸色苍白,不由自主地爬起身来,惶恐的向后面急退几部,高声喊道:“李明!有话好好说,怎么说,我都是阿颖的父亲,你不能对我动粗!说吧,你想让我干什么?只要饶过我,让我做什么都行,你不是想要图谋我的财产吗?没问题,我全部送给你。”

  李明冷笑了一声,说道:“图谋你的财产?现在已经不需要了,我此刻想要做的,就是要把你吊起来毒打一顿,好解我心头的怨气!谭修文,好好想一想吧,你这种行为是不是该死?哼,要不是阿颖,我真的一脚踹死你。”

  听到李明最后一句话,虽然已经被骇得全身发抖,但谭修文还是在心中升起了一线希望,他强忍住全身的抖动,用颤抖的声音说道:“这......这我也不是一定要......,我只不过是.......找到你,这样......我打电话,让他们退兵。”

  李明要的就是他这句话,以谭修文的身价来说,他绝对不会不珍惜自己的性命,因此,这件事情由他来亲自结束是最好不过了。

  因此,李明马上就放缓了自己的神色,故作无奈的说道:“其实,我真的不想和你做对,毕竟我对阿颖还是有非常深厚的感情的,因此,只要你让这些大军顺利的撤退了,我就不会伤害你的性命,我也不想让阿颖伤心,所以我这一点保证你应该相信,现在你的问题就是,怎么样才能让军方再次相信你的话,毕竟为了你这一句话,已经让这么多大军在这里搜索了一个月了,现在军方肯定已经对你产生了不少的怨言和怀疑,我很怀疑他们能再次听从你的话。”

  看到李明转变了态度,谭修文也很快的就平静了下来,并且又开始变得那么处变不惊了,他望着李明,非常自信的点了点头说道:“这一点你放心,我跟他们的关系非常不错,而且,我也同他们的上级又非常密切的关系,因此,有我来活动,相信他们会撤兵的,现在的问题是,我不能用手机,军方有专门的侦测手段,在这个地段里,任何手机的方位都不是秘密,只要我一通话,这个地方马上就能被他们发现,到那时候,恐怕你就跑不掉了,因此,我们必须离开这里,想办法到乌市找到一个固定电话再说。现在,你应该相信我是诚心同尼合作的了吧。”

  听着谭修文的表白,李明点了点头,说道:“最好是这样,我不希望你再次出卖我,你要知道,我虽然不想杀你,但我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在必要的时候,我绝对会首先拿你开刀的,这一点希望你记住了。”

  说完,李明闪电般的重新点了谭修文的穴道,然后对林珑吩咐了几句之后,带着扛着谭修文走出了阵势。

  虽然说这个地方已经被军方包围了,但是经过将近一个月的搜索,外围的包围圈已经变得非常松,因此,在这漆黑的夜晚,李明毫不费事的便穿过封锁线,向着乌市的方向飞奔而去,来到近郊的时候,才伸手解开了谭修文的穴道。

  虽然发现眼前已经是黑夜,但是谭修文并没有提出太多的疑问,他眼前的李明又太多的秘密,因此在他的身边,无论出现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谭修文都不会感到奇怪,更何况,谭修文本身就是一个见多识广的人,他的心机又非常深沉,因此,对于这种不应该问的事情,他向来都不会开口。

  拦截了一辆出租车,李明和谭修文两个人住进了一家小旅馆,等到天亮之后,李明带着谭修文来到一处公用电话前,让谭修文开始他的工作。

  李明显然没想到谭修文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因此,在看到谭修文仅仅用了三分钟的时间,就挂断了电话,并且告诉他已经成功之后,他马上被惊得目瞪口呆,同时在他心中,对谭修文的评价又开始有所改变了。

  更换了一家旅馆后,他们两个人在房间内度过了一个白天,在太阳落山后,两个人借着夜色离开了市区,重新走向黑漆漆的草原,在半路上,李明如法炮制的点了谭修文的穴道,将他重新带回了阵势中。

  谭修文的电话显然已经起了很大的作用,在远方的山脚下,原先灯火通明、马达轰鸣的场面已经不见了,似乎那些士兵都已经放弃了搜山,开始在兵营中大睡了起来,整个草原上又重新恢复了久违的寂静。

  在随后的两三天时间内,围困山区长达一个月的大军终于陆续的撤退完毕,这是李明一直高悬的心脏终于落下了,但生性谨慎的他并没有立即使用无线电通讯设备,他知道,在军方面前,他的这些东西都像小孩子的玩具一样不值一提,一旦他使用了,就会重新暴露自己的位置,因此,他只是将自己身边的十个亲卫全部潜了出去,让他们到深山中搜索那些失去联系已久的亲为队员。好在,他们有自己的联络方式,这么做虽然缓慢,但却安全的多。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多月,那些深藏在深山老林中的亲卫队员才陆续到齐,这些人都有不凡的身手,因此在被搜索期间,他们深入了山区很远的地方,很多人甚至沿着陡峭的山脊,抬着装满物资的汽车翻过了好几个山谷,在将他们找回来的时候,一个个都变得形同野人,而且长期的紧张和跋涉都让他们变得异常憔悴和虚弱,这让李明又感动、又难过,为了让他们尽可能的恢复,他硬是让这些人在阵势中休养了半个月,才开始了返回大唐的行动。

  在行动之前,李明将被扣押了一个多月的那些士兵和军官都趁着夜色放到了距离乌市不远的郊区,当然了,这里面也包括了谭修文,这些人除了每天必要的饮食时间之外,其余的时间都是在昏迷中度过的,因此,他们究竟被扣押了多长时间,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至于缴获的枪支弹药,李明都老实不客气地留下了,这是多支枪,以及不少的弹药,都是李明强有力的武器,他绝对不会再还回去了。

  在阵势中,随着李明一声令下,长长的车队在林珑的带领下,缓缓的沿着宽阔的林中道路开始前进了,望着两边不停倒退的树木,李明的心中真是归心似箭。

  不过,虽然林珑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学习,但对于眼前这个令人恐怖的阵势,她还是不敢有任何的掉以轻心,因此,他们的行进速度非常慢,每到一个转弯处,林珑都要下来仔细的探查测算一番,有时候还有亲自上前打开隐藏的道路,因此,在这个阵势中,他们足足地走了三天,这个时间,是李明从基地车里的时间上确定的。

  终于,那条令他们魂牵梦萦的、通往外面大道的出口出现在了李明的面前,看着那条大道上不时闪过的车马,听着从那条大道上传来的马嘶人吵的声音,李明居然感到非常亲切。

  这个出口,曾经令林珑身受重伤,因此,除了林珑,他们这些人中的任何人都不可能通过,因此,李明很想知道林珑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

  不过令李明感到意外的是,林珑并没有朝着那个出口走过去,而是在距离那个出口不远的地方突然向右转,同时举起手中的依天剑砍断了旁边的两棵大树,顿时,一条宽阔的大道又凭空出现了。

  望着旁边不解的李明,林珑开口解释道:“其实这个通道才是真正的出路,而旁边的这个出口,只是我上次误打误撞中打开的,因此一般人根本就不能出去,这个方法其实全部都是侯叔叔通过长期的闭关思索想出来的,我只不过是拿来使用罢了,不过,眼前这个出口究竟是通往什么地方,我就不知道了,这一点,就连侯叔叔都推算不出来,毕竟,我们谁都没有这个大阵的详细布置图。”

  李明听到这里,感觉到眼前刚刚升起的一点明灯顿时就黯淡了不少,按照林珑的说法,他们究竟通往什么地方,谁都不知道,万一他们又重新回去了呢?或者说,万一他们到了另外的一个时空呢?这个阵势就目前的理解来说,毕竟是能够连同两个不同的时空的,因此,很难保证它不会同其他另外的时空相连接,真要那样的话,李明不知道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够碧泉岛。

  因此,他毅然下令停了下来,转过头去望着旁边的那个出口,对着林珑说道:“珑儿,难道真的没有其他方法,让我们从那个出口离开吗?说实在的,虽然我很愿意相信侯大侠的能力,可是在这个神秘莫测的阵势中,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眼前这个出口虽然不太完善,但毕竟还能够允许像你这样的高手出入,万一我们到达另外一个出口后,发现那里又是另外一个世界的话,恐怕再回头就没有十足地把握了吧。”

  林珑犹豫了片刻,然后摇了摇头说道:“从道理上来说,一般不会出现什么变化的,除非有人蓄意改变、引发阵势,否则这个通道是不会改变的,因此,我的意见就是沿着这条通道前行,无论通往什么地方,我们都可以重新沿着这条道路返回到这里。而如果我们想要从那个出口想办法的话,恐怕会引发这个阵势中的其他机关,这么一来的话,我们恐怕连最后一个通往大唐的出口都会消失的,因此,我不赞成改变目前的任何道路。”

  李明在原地转了好几圈,仔细的考虑着各种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在他的心中,是非常希望能在这个地方想办法的,但是,林珑的话又是那么有道理,目前他们还有一个回去的希望,假如真的因为自己的胡乱指挥,从而造成这唯一的出口消失的话,恐怕他会后悔一辈子的,因此,左思右想之下,他还是决定按照林珑的意见来行动。

  于是,浩浩荡荡的车队沿着这条新出现的大道重新出发了,这条大道似乎一点都不比刚才的那一条通道短,整整走了四天,他们携带的汽油早就已经告罄了,以至于现在所有的汽车都是靠着亲卫队员的推动而前进的。

  而就在这时,一直在前面忧心忡忡地林珑才在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她站在大道的中央,高兴的指着前方,回头对着身后的李明高声喊叫道:“大哥快看!我们已经走到头了,前方左侧的那棵大树,就是我们的出口,我们终于可以出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