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九章 心境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537 2005.02.25 16:25

    

  林凌峰那含有雄厚内力的声音直冲李明的脑海,使他从暂时的狂暴中清醒过来,看着在一旁关切注视自己的林凌峰,李明不由得怵然而惊,自己一时大意之间忘记了林凌峰和圣手王的警告,不由得动了杀机,使他差点陷入心魔中不能自拔,看来以后这种场面自己还是少接触为好。

  然而往往有些事情是不易人的意志而变化的,纵使李明现在不想接触这些容易引起他心魔的事情,但这种事情却偏偏要主动的找他的麻烦。

  一声呼叫,一个安全部的官员从后面赶上了李明,对着他急忙汇报道:“禀报主公,曹豹将军传来紧急军情,请您接收。”说着,递过来了一封公函交给了李明。

  打开公函,李明匆匆忙忙的扫视了一遍,心中不由得再次腾起了一丝杀机。他冷哼了一声,随手将公函递给林凌峰,转身面向松林,强行抑制住了自己的冲动。

  林凌峰看完之后,也不由得勃然大怒,沉声喝道:“这个李皎,简直是丧尽天良!不过李明,这件事情你还是不要理会了,但凭这区区三万人马,无法对临滨城造成实质的威胁,虽然说他们掠夺杀害了城外大部分的居民,但并不能影响到城内,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应该把它交给曹豹全权负责为好。”

  李明沉思了一会儿,微微的摇了摇头说道:“这样我觉得不太妥当,曹豹虽然领兵多年,但他并没有实际作战的经验,所以我不能拿临滨城的安危来给他练兵,所以,这件事情还是要尉迟将军出面,南颠府的情况和这里类似,都有着众多的湖泽,都注重于步兵的灵活应用,所以让他去主持这场战争比较稳妥,顺便可以让曹豹他们学一学。”

  “对了,这是一个合适的人选。”听完李明的话,林凌峰不由得高兴得说道:“我还真地把他忘了,呵呵,看来你成熟多了,懂得知人善用了,好了,现在我就去找尉迟雄,将你的意思告诉他,同时让珑儿替你写一封任命书,对了,任命他为什么职务?”

  李明想了一下,然后说道:“就任命他为都统,总领这次战斗,告诉曹豹,要跟着好好学学。就这样吧,听你们的话,我尽量远离这件事情。好了,好长时间没有见二牛了,正好我们两个好好聚一聚。”

  自从被接到岛上之后,二牛和其他的小伙伴们就被安排到离此比较远的学校去读书了,学校位于碧泉峰下的一个小湖泊边,风景秀丽、非常安静,这里是碧泉岛上所有人员的孩子上学的地方,学校中建有宿舍,为的是给那些没有父母、或父母比较忙得孩子居住,二牛和他的小伙伴们就长期住在这里。除了送二牛来的时候来过一次之外,李明这是第二次进入校门。

  碧泉岛上的春风是很温柔的,一点不像李明印象中北国的风,享受着这微风的吹拂,听着不远处教室里那琅琅的读书声,再看着面前自己亲自设计的大操场,李明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的学生时代,只是,眼前兰兰的天、白白的云、碧绿的湖水比他的学生时代不知道要好多少倍。体会着这久违的心情,李明突然感到一种顿悟,内心如一汪秋水一般,居然开始变得波澜不惊了,而刚才自己极力压制的那股杀气也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似乎陷入了一种空幻的境界。

  体会到这惊人变化的李明不由得又惊又喜,他不由得定定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自己的移动会打扰了自己目前这种奇异的心情。

  就在这个时候,“当当”的钟声在校园里响了起来,在夕阳西下的暮色中显得那么的有诗意,这让李明那波澜不惊的心境微微的起了一丝涟漪,随着吵吵闹闹的孩子冲出教室,暮色中开始变得异常热闹了起来。

  李明显然没有办法保持住刚才的那种境界,无奈中,他慢慢的收回心神,开始回到这个现实之中,但让他高兴的是,即使是没有刚才那种空幻的境界,自己心中的那种杀机也没有再出现。

  正在李明高兴间,一个久违的声音出现在李明的耳边:“师傅!”。随着声音,二牛飞快的冲向李明,在他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重重的叩了三个头。

  李明一阵激动,这么长时间了,只顾得到上的事情了,也没有抽出时间来看他一眼,想起自己这个师傅,除了在洪水的时候传授给他一点内功心法之外,就再也没过问过他,还真是有一点失职了。

  轻轻的将二牛拉起来,李明仔细的端详着他。将近半年没见面,二牛长得又壮实了不少,正在发育中的小孩子,如果有足够的营养补充的话,成长速度是非常惊人的。在这个时代,大部分的青少年在发育阶段不能得到充足的营养,所以,大部分人长大之后都非常瘦弱 、矮小,同时智力的发育方面也都受到一定的影响,对于这一点,李明知道得很清楚,所以,他对于岛上的孩子照顾得无微不至,除了免除孩子们的上学费用之外,在中午还为孩子们提供一顿营养丰富的免费午餐,而父母双亡、住在学校的那些孤儿更是由学校负责全部的食宿。李明觉得只有这样,才能为碧泉岛以后的发展提供足够的后备力量。而看眼前二牛的壮实劲儿,显然校方对李明的政策执行的还是比较得力的。

  “在这里过得怎么样?有没有想你的爹爹?告诉师傅,这里的老师对你都好吗?”拉着二牛在附近的一个石凳上坐下,李明关切地问道。

  二牛显然还没有从兴奋中回过神来,听到李明的问话,他憨厚的笑着连连点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李明笑了笑,顺手握住了二牛的脉门检查了一下,他惊喜地发现在二牛的体内居然已经有了不弱的内息在流动,这种强度,只有在突破了第二重太清功之后才能有的,这不由得让他感到非常意外,当初自己离开二牛的时候,仅仅是将太清功第二重的心法传授给了他,并没时间教他具体怎么修炼,却没有想到,二牛居然自己将之突破了。

  “二牛,你什么时候突破的第二重心法?多长时间了,怎么不去找我呢?”惊喜交加的李明不由得连声问了起来。

  二牛憨厚的笑着,喜悦的目光望着李明这才说出话来:“是......是一个月前,师傅说过,不让二牛对老师说起同你的关系,所以二牛没有办法向老师请假。老师管得非常严,我们住校的孩子在下课后不许离开学校,有事情的话必须请假并说明理由,二牛不敢撒谎,又不敢违背师傅的话,所以就没有办法出来找你。”说这话的时候,二牛的光一直没有离开李明,喜悦的神情一直都荡漾在脸庞上。

  听完他的解释,李明不由得哑然失笑,但同时心中又有一丝欣慰,眼前的二牛还是以前那个单纯可爱的二牛,并没有因为环境的改变而有所变化,李明很希望二牛能够保持现在这种善良真诚的性格,但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作为自己的徒弟,他以后势必要接触到这个复杂多变的社会,那时候没有丰富的经验和教训是要吃大亏的,自己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吗?看来有必要吩咐司徒言为二牛单独开上一节社会实践的课程了。

  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操场上的学生们也都不见了,宽阔空荡的校园里只剩下李明师徒在畅谈,两个人好像完全忘记了时间的流逝,李明也好像回到了自己的少年时代,同二牛聊起他身边的那些小事情,是他感觉到非常的温馨,这种感觉,仿佛有几百年没有出现过似的,居然让他感到有些陌生了。

  月亮悄悄的爬上了不远的树梢,将皎洁的光芒洒向大地,整个世界都蒙上了一片洁白,朦朦胧胧的山峦和隐隐约约的密林给这月夜增添了一丝神秘,除了远方枯枝在微风下发出低微的声音外,整个天地间一片寂静,不知不觉地,李明都被着月夜深深地感动了,甚至连二牛的话也忘记回了,他只是静静的望着前方,体会着这天地一色的神秘气氛,而他的心境,也仿佛深深地融入了这份自然的天地。

  良久良久,李明依然坐在那里没有动过,懂事的二牛不敢去打扰他,只是静静的陪着他坐着,不知不觉地,他靠在李明的身上睡着了。

  几道黑影出现在李明附近,慢慢的、小心翼翼的在向他们接近,而李明好像毫无知觉一样,依然沉浸在自己奇妙的心境中,此时的他仿佛毫无意识一样,已经完全的迷失在这天地之中了。

  黑影以经离李明越来越近了,突然,其中的一个人好像从背后抽出了一根木棒,高高的举在手中好像随时要向李明的头顶敲过去。

  可是,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在他们的身后还有一个身影,犹如幽灵一样飘在他们身后,让他们丝毫没有察觉,看到其中的那个人拿出了武器,那个幽灵一般的身影猛然加速,在月色中犹如一道流光闪过那几个人的身边,霎时间,那几个人都定在了原地,一动也不能动了。

  太阳渐渐的从地平线上升了起来,早起的学生一个个的开始出现在操场上,寂静的校园又开始了一天的喧嚣。陷入自己心神中的李明突然感受到了外界的喧闹,猛然惊醒了过来,这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地已经坐了一夜了。

  身边动了一动,靠在李明身上睡了一夜的二牛慢慢的醒了过来,从李明身上抬起了身子,将改在身上的那件长衫拿了起来,不好意思地对李明说道:“师傅,对不起,让你冻了一夜,衣服还给你。”

  看着二牛手中的衣服,再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李明不由得糊涂了:“这衣服是从哪里来的?我的衣服还在身上,并没有脱下来呀?”

  二牛也感到奇怪了:“是啊,我一醒过来就发现了这件衣服盖在我身上,我还以为是师傅的,没想到不是,这就奇怪了,是谁趁我睡着的时候给我盖的?”

  李明站了起来,望着二牛微微一笑说道:“不管是谁的,总之他都是为了你好,你留着吧,等知道是谁了就还给他。好了,你昨天也没有吃饭,师傅就不打搅你了,快去食堂吃早餐吧,师傅还有重要的事情去做,记住,以后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就对你们的校长直说,我会告诉你们校长的,二牛,好好学习,师傅在你身上可是寄予厚望的。”非常奇怪的,李明对于这件衣服并没有过多的追究,在他此刻的心里,认为这完全是一件大不了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必要去追究。但是,如果是昨天之前,李明是一定要追查到底的,毕竟半夜三更能够悄然无息的接近他的人都不简单,不管他淮有什么目的李明都要调查清楚地,看来,昨天一个晚上的经历对李明的影响还是很大的,但是就连李明自己都没有感觉到这种变化。

  离开了学校,李明信步走上了蜿蜒曲折的山道,此刻在他的眼中,天是那么的蓝,山是那么的秀,小鸟是那么的可爱,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在他的心里,没有一点的阴霾。

  怀着这种心情,李明并没有回到山庄,而是在山林间转了半天,来到了松涛阁的藏书楼,这里,是当年康王的收藏品,书的种类之全,收藏量之大恐怕都是绝无仅有的。

  一头扎进藏书楼,李明两天两夜没有出来,而多亏了看到他进入了藏书楼的仆人及时地将消息传给了不远处的安全部,这才没有让岛上再起波澜。

  在这两天的时间里,岛外的世界并不平静,李皎在分水岛站稳了脚跟之后,随即纠集了中洲的三万精兵,通过泽州直接向临滨城进军,想要在分水岛附近寻找一个支援基地。

  而在得到李明的任命之后,尉迟雄立即接收了临滨城的防务,虽然曹豹手下的官兵都得到了严格的训练,在当地也算得上精兵,但是毕竟他们谁都没有经历过战争,尉迟雄一个人要想让这些战场上的新丁按照自己意图去行动,短期内是难以实现的,更何况曹豹部队的调度指挥方法都同尉迟雄当年的南滇军不同,所以一时之间和无法完全整合,而李皎仿佛不想给他们这个时间,就在尉迟雄到达临滨城的第二天,已经占领了临滨码头的中州军就开始了攻击行动。

  虽然江州军确实是训练有素,虽然中州军个个都是百里挑一,但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是第一次真正的参加战斗,所以双方都显得有些毛手毛脚,当然了,相对于中州军来说,江州的军队还是站了很大的便宜的,毕竟对于守城一方来说伤亡情况要好得多,况且,江州城内的守军有两万人,依托城池的坚固,完全可以抵挡五万以上士兵的攻击,何况对方只有区区三万兵马呢?

  而这一点,正是身为守军首领的尉迟雄所迷惑的,有着多年战争经验的他当然知道自己一方所zhan有的优势,对方想要凭借区区三万士兵就想攻破临滨城绝对是不可能的。从对方行兵布阵的情况来看,他们的将领显然都非常有经验,士兵也都确实是精兵,按道理他们绝对不会犯这样的错误,让训练有素的士兵在这场不可能胜利的战争中送命,难道,这里面有什么圈套?或者,他们的进攻仅仅是虚张声势?

  但是两军刚一接触,尉迟雄就知道自己想错了,对方完全不是在虚张声势,而确实是在全力的强攻,战争刚刚开始不久,在高大的城墙下面就铺满了一层尸体,进攻方前赴后继的攻击完全是在为守城士兵增加杀人的经验,虽然守城方也被对方从吊斗蒙车上射出的箭杀死了不少士兵,但相比较起来,还是攻城方的损失大一些。

  攻城作战是一件耗时耗力的事情,除非双方实力相差太远,否则,不可能在短短的几天内就分出胜负的,有时候,双方甚至能够胶着好几个月,这一点,双方的统帅都是明白的,所以,第一次试探性的接触之后,攻城的军队像潮水般的退了回去,丢下的,是满地伤亡的士兵。

  看来这次中州的军队是做了充分的准备的,单看战斗开始后,对方向城内倾斜的石头和弓箭的数量就能知道,第一次接触,临滨城内的两万守军阵亡了两千余人,而重伤失去战斗力的居然高达四千多人,仅仅一场接触性的战争,就让守军损失了近三成的实力,这样的损失是尉迟雄绝对不能接受的。所以,当着众士兵的面,他亲手将指挥守城作战的一个军官的首级砍了下来,以惩罚他指挥调度的不利。

  但是尉迟雄的这番举动却在守城官兵中引起了大的骚动,他们原来都是康王的亲卫,本身就觉得自己高人一头,如今听说自己的王爷作了皇帝,那更是不得了了,除了曹豹之外,他们谁都不放在眼里,而平时曹豹也忙于自己那些亲信的训练工作,以便为碧泉岛充实实力,对于这些冥顽不化的人根本就懒得理会他们,这就造成他们更加嚣张了。这次指挥战斗,居然是一个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的都统来带领他们,这让他们都非常的不服气,如果不是曹豹的极力弹压,这些人早就不听命令了,而如今,这个都统居然公然斩杀了指挥他们作战的军官,这让他们怎么能够承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