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逼供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287 2003.11.01 20:30

    昏暗的烛光在夜风中摇曳着,烛心不时爆裂出几点耀眼的火花,照得众人脸上忽明忽暗、阴晴不定。房间内或坐活立的众人都沉默无语,只有跪在地上的蔓儿间歇地发出一两声轻轻的抽泣声。房间外面的泉水丁冬的声音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耳中,给这沉闷的气氛中增加了少许的活意。

  蔓儿头缠纱布跪伏在地上,脑袋紧紧地贴在地面上,身躯随着抽泣微微颤抖着,显得那么无助,那么楚楚可怜。几个人都那么无奈的对望着不愿打破眼前的沉寂。林凌峰夫妇和圣手王都是成名多年的武林前辈,对于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下手实在是有shi身份,尤其是刚才林凌峰探查了一下蔓儿居然丝毫不懂武功;张瑶心中对于蔓儿则是可怜大于憎恨,李明心中则是迷惘一片,本来心就很软的他看到这个样子就更下不了狠心了。

  良久,李明叹了一口气,对小翠吩咐道:“小翠,你把她押送到马林那里,让马林审问她吧。”

  小翠答应了一声,走到蔓儿面前将她拉了起来。蔓儿猛然挣脱小翠的手,扑倒在李明的面前,双手紧紧抱住李明的腿,嘶哑而又凄惨的声音大声哭喊道:“公子!蔓儿不是什么奸细呀!蔓儿只是心中喜欢公子,才对公子做出出格的事情,难道喜欢一个人也有错吗?难道就因为蔓儿喜欢公子,公子就将蔓儿当作奸细吗?公子,蔓儿是冤枉的!蔓儿宁愿死在公子手中,也不愿意让那些臭男人碰蔓儿的。蔓儿的心是公子的,蔓儿的身子也是公子的,公子如果认为蔓儿是奸细,就请公子亲自动手处决蔓儿好了。求求你了,蔓儿虽然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但蔓儿也是一个清白的女儿之身呀!难道公子真的就这么狠心吗?公子,求求你了,让蔓儿死在公子的手中吧,蔓儿不怪公子,蔓儿心甘情愿呀!”说到这里,已经是声嘶力竭,泣不能语了。

  李明心头一阵悸动,身后的张瑶已经被蔓儿这份声泪俱下的倾诉感动的泪流满面。只有旁边的圣手王和林凌峰听得眉须张动、怒不可遏,林凌峰忍不住怒喝道:“好一张伶牙俐齿!我们还真的小看你了。李明!不要被她的话语蛊惑了,你的江湖经验太少了,对于人心的险恶你还体会得不深,听我的,不要心软!”

  李明为难的望了林凌峰一眼,虽然觉得事情蹊跷,师傅的话可信度更大一些,自己毕竟人生的经验太少了,但要他下这个狠心,还真是非常为难的。犹豫了良久,才狠了狠心冲小翠挥了挥手。

  小翠会意的点了点头,走过来拉住了蔓儿。蔓儿全身一颤,抱着李明的手更紧了,任由小翠怎么拉扯就是不肯松手。旁边的林凌峰怒哼了一声,伸手点了蔓儿的穴道,蔓儿身体一软,缓缓的松开手,滑倒在地上。

  目送着小翠将蔓儿扛了出去,李明不由得神色黯然,突然他冲了出去,叫住小翠吩咐道:“告诉马林,不要让她用刑。在我们没有完全确定之前,她都是清白的。”

  小翠答应了一声,转身走入了茫茫的夜色,李明站在门前,心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圣手王走了过来,拍了拍李明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先生,凡想成大事者,心肠太软不行。王通心中早已立下决心,一定要助先生完成大业,所以有些事情不得不说。先生胸怀大志,一心要为天下苍生造福,但做事不够果断,这样会让先生的前程充满艰辛的。虽然我们不希望先生成为心狠手辣的人,但还是希望先生做事有一个轻重缓急,该果断的时候一定不能优柔寡断。先生,虽然你的学识、你的见解、你的思想都远远高于我老头,但你不得不承认,你的人生经验、你的阅历、你对人性的认知、还有你的应变能力、你的心机都远远的比不上你老哥我。所以,有时候老哥不得不强迫你做一些事情,还希望先生不要见怪。就像今天的事情,先生就报漏出本身的缺点了,很明显的,小丫头是在博取你的同情心,哎!这个丫头不是普通人呀!她的心机可比先生高台多了。但请先生仔细的想一想:蔓儿的身份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她靠什么生活?既然先生将她收留,让她服侍瑶儿,作为一个侍女,她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胆量去勾引先生呢?她的表现完全就是一个****!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呀!她的行为完全不符合礼教呀!一个女孩子再没有教养,也不可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宣布自己喜欢一个男人吧。不过先生也是这样的人,可能看她不觉得别扭,这也可能是先生对她没那么大警惕心的原因吧。今天的事情老哥希望先生能将她当作一个教训。”

  林凌峰点了点头,说道:“李明,圣手王这番话可以说是肺腑之言呀,你要记好了。我也知道,一个人的性格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但我希望你能汲取各种经验教训,逐步改变这种性格。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听老哥说过,以前的你总是一种无为的心态,总想寻找自己的世外桃源。但你现在不就改变了许多吗?慢慢来,相信你能够做好的。至于珑儿, 哎!还是先让她自己静一静吧,从小她就非常倔强,她认定的事情你怎么解释都没有用的,只要你心中还有她,师傅就很高兴的。放心吧,师傅不会不管你的,毕竟你还是我徒弟,希望你们有一天能尽释前嫌。哎!不怪你,天意呀!倒是你,不要因为这件事情而变得心灰意冷、意志消沉呀!”

  望着两人殷切的目光,李明只觉得咽喉中堵着一团棉花,感动地说不出话来,只能默默的点着头,无声的答应着。

  这天天很晚了,李明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半是担心林珑,还有一半是因为圣手王的那番话。话语虽然不多,却字字句句打在自己心头。圣手王说得没有错,自己要想在这个世界有所作为,就要改变自己在现代所养成的习惯和观念,极力去适应这个时代,不然,以后让自己头疼的事情不会少的。

  第二天一大早,林凌峰照例来到听泉阁传授李明和张瑶武功,丝毫没有因为昨天的事情有所懈怠,这让李明非常敬佩,又非常感动。

  林凌峰将自己多年的实战经验详细地给两人讲解着,时不时地拔剑出鞘演示一番。那独特的观点、实用的技巧让两人犹如在黑暗中望到了一盏明灯,许多疑问迎刃而解,比起自己在实战中满满的摸索技巧来说,学习的效率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临近中午,两人来到院中草地上,在林凌峰的指点下拔剑对战。两人剑法不同,但进度相若,所以斗起来平分秋色,两人都感到自己对剑法的理解向前跨越了一大步。而林凌峰对两人的进度也深感欣慰,不时地捋髯长笑,频频点头。

  由于圣手王昨天下午上康王府顺利地拿到了墨城周围沼泽地的土地产权文书,今天一大早就乘船去了墨城,而李明当初答应过他们半个月之后就开始给学员们上课,所以上午练完功之后他就躲在车上,将电脑整理出来的资料打印出来。

  当李明来到竹林医学院的时候,正在竹林长廊里激烈讨论的众学员齐齐站起,躬身而立。望着眼前这位极具传奇色彩的院长,每个人都充满了好奇。很多人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李明,望着他们心中的偶像(不知道那里有没有这个词,呵呵,虽然这些学员大部分都比李明的年纪要大很多,但在他们心中,李明应该是偶像吧),每个人都非常兴奋,早从圣手王和司徒言口中听说他的医术独辟蹊径、独具一格,今天终于等到他来讲课了。

  李明微笑着同每个学员打着招呼,然后由司徒言组织这些学员来到竹林阁旁边的会客大厅中。

  会客大厅原来是康王会见百官的地方,面积非常大,这里改成竹林医学院之后,这个大厅就成了学员们上课的地方。将原来的那些家具摆设移走之后放上李明设计的课桌,七八十名学员在这里一起上课倒也显得很宽敞。靠墙的一面挂着一张长长的黑板,黑板上有司徒言用粉笔写的几个大字;“欢迎院长亲自授课”。

  当初李明教他们用石膏制成的粉笔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圣手王和司徒言都非常不习惯。拿惯了软软的毛笔写字的他们,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起来是那么别扭,写出来的字也感觉那么难看。但看今天在黑板上写出来的虬劲有力的字,可以证明司徒言已经完全习惯了。

  等众人坐定之后,李明来到黑板前。第一次面对黑压压的这么多人讲课,饶是李明这段时间见惯了大阵仗,此刻的心中却也不由得有些紧张和忐忑。

  定了定神,李明干咳了一声,开始了他生平第一次的正式讲课:“各位学员,由于种种事由,直到今天才给大家讲课,让大家久等了。在座的各位在进入医学院之前都是名震一方的名医,各自都有自己惊人的技艺,这半个月来经过跟随圣手王和司徒言两位院长的学习,相信各位也都收获不小。但是,我的医学道理和你们以前所学都大不相同,是你们从没涉及到的领域,所以我要求各位学员:在上我的课的时候,将你们以前所学的、所知的都暂时放在一边。在我的课堂上,你们都是新入学的学员,对于我的医学理论,在你们心中都是一片空白,你们都要从头开始学起。还有,就是对于我讲的东西,你们都不要有疑问,因为很多都是超出你们的理解范围的,你们只要记住一点:我讲的东西都是对的。”

  “首先我要给大家讲的第一部分是人体解剖学,我讲的课程中有非常多的新词汇使大家没有接触过、甚至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所以希望大家能专心听讲,我会慢慢的、逐一得给大家解释的。首先给大家讲一个生涩的词汇:细胞,什么是细胞?简单的说,细胞是组成人体的最基本的单位,我们的身体都是由一个个的细胞组成的......。”

  李明在台上眉飞色舞的讲了两个多小时才宣布下课,这一节课讲的李明头昏脑胀、叫苦不已。单单给底下这些学员讲授什么是细胞就花费了他一个小时的口舌,李明绞尽脑汁的举出各种各样的例子,尽量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去解释,到下课的时候,总算是让这些学员接受了细胞这一新生的词汇和概念。本来准备得非常充分的李明总算感受到自己语言的的贫乏了,原来准备讲授的骨骼组织也没有来得及讲。看来要想给他们完成西医基础理论的教学没有个一、两年的功夫是下不来了。

  李明头昏脑胀的走出了课堂,留下背后熙熙攘攘激烈讨论的学员们。李明边摇头苦笑,边向着马林的住处走去。

  马林住在松涛阁的一座院子里,这里是碧泉岛侍卫队的总部所在,平时马林就在这里处理各项事务。而他和他的妻子就住在院子的正房中。

  看到李明近来,马林急忙起身迎接,等李明坐定之后,马林向李明汇报起蔓儿的情况:“主人,小人不知道主人这个侍女究竟是干什么的,问什么都不说。这都快一天了,不吃不喝。从昨晚到现在一直哭个不停,刚才我正提问的时候昏过去了。她不会武功,这一点我和我内人都检查过了。由于主人吩咐不让动刑,所以到现在她没有受到损伤。”

  李明长叹了一声,问道:“到现在她一句话都没说吗?一直没吃饭吗?”

  “没有。”马林无奈的回答道:“昨晚上刚来的时候,嘴里还不停的说着她是冤枉的,是公子错怪了她。但从早上开始,她就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了,并且滴水不进,只是哭个不停,哎,真拿他没办法呀!小认可是什么恐吓的手段都用上了。主人,小人有一个建议,既然主人不忍心见她有所损伤,那就不如让小人在她身上试一试分筋错骨吧,相信这么柔弱的小姑娘是受不了这个的。没有得到主人的同意,小人没敢随便使用。”

  “分筋错骨?”李明非常感兴趣地问道:“那是怎么一回事?说来听听。”

  马林笑道:“分筋错骨是一种逼供的手段,以前小人学过。中了分筋错骨的手法之后,会使人感到全身的筋脉骨节犹如折断一般疼痛难耐,即使是一条彪形大汉也忍受不了的。”

  林明脸上露出不忍的神色,正要拒绝,脑海中突然冒出圣手王的那番话。于是他猛然一咬牙,说道:“好,你去试一下,我在这里等你的消息。”

  马林应声走了出去,不一会儿,旁边的房间内传来了蔓儿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这声音犹如一根根的钢针刺入李明的心头,让他在房间中如坐针毡。自己一句话就让一个娇弱的小姑娘受这么大的苦,这在李明的人生中还是从来没有过的经历呀。

  蔓儿的叫声突然停止,李明悬起的心脏猛地一下落回了原位,他长处了一口气,重新坐回原位等候着马林的好消息。

  马林满头大汗的走了进来,见到李明那期待的目光,他苦笑了一下,对李明说道:“主人,小人无能,这个丫头可能真的是冤枉的。如果不是这样的,那么这个丫头可就太令人敬佩了。小人用了十五种手法,在她身上施展了个遍,即使是一个武林高手都受不了的呀。但这丫头直到昏死之前,口中喊得依然是冤枉,太不可思议了!主人,小人太无能了,请主人责罚。”

  李明摆了摆手说道:“没有你的事,你已经尽力了。不管她是不是奸细,她这份勇气都是令人非常敬佩的。这样吧,我说一个方法,如果这个方法再不行,哎!你就把她放了吧,把她送的远远的,不要伤害她。”

  马林大喜道:“原来主人有办法了!请主人指示。”

  李明说道:“你派几个人,从现在开始没日没夜的对她审问,不要让她睡觉,如果她睡觉就用凉水泼醒她,几个人轮番审问,一刻都不要停。如果这样再问不出什么的话,哎!那我们真的可能是冤枉她了。三天以后如果还问不出来,就给她一笔生活费用,将她送走吧。如果我们真的是冤枉她的,那我亏欠她的可就太多了。”

  马林急忙应了一声,兴冲冲的出去找人了。

  望着马林离去的背影,李明低下头来暗暗说道:“蔓儿,我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的,如果真是冤枉你了,也请你多原谅吧,以后我会补偿你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