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八十五章 疑惑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313 2005.06.17 17:41

    第一百八十五章 疑惑

  淡淡的薄雾给皇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使得鳞次梯比的楼台亭阁都呈现出一种朦朦胧胧的美感,在初春朝霞的映照下,显得那么让人心醉神迷。

  不知不觉中,暖风吹开了满树的桃花,淡粉色的花瓣随风飘舞,似一个个素衣仙子般,分外妖娆。

  皇宫还是去年时的老样子,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但是只有真正深入其中,才能让人感慨什么叫物是人非。

  当年的仁德皇帝已经彻底的变成了历史,取而代之的是目前的李嵩,自从昨天回到皇城之后,李明还是第一次步入后宫。

  按理说,李明虽然贵为王爷,却也不能随便就能够进入后宫,只是李嵩现在似乎连早朝的兴趣都没有了,这让起了个大早的李明在议政殿门前扑了个空,无奈之下,只有千方百计地找到小富贵,传达了想要拜见皇上的意愿,李嵩听闻之下,立即传令李明进入后宫朝见了。

  虽然知道不妥,可是急于了解事情真相的李明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自己上次从皇城离开之前,吩咐李嵩停止服用给他特制的马尿丸,虽则如此,古今李嵩目前的男性机能还是不大能恢复,所以他居住的后宫,究竟有没有嫔妃都不一定。

  李嵩似乎对桃花非常感兴趣,因为此时他正穿这鲜艳夺目的衣服,坐在绚烂的桃花丛中独自饮酒作乐,看见李明过来,他急忙跳起身来,三步两步的迈到李明面前,紧紧地抓住他的双手,面露欣喜的连声说道:“你来得太及时了,朕正感到十分无聊,来来,过来陪朕赏花饮酒,你看,今年的桃花开得特别艳,又特别香,置身于其中,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落泪,这真是一种非常奇特的感情。你看,桃花的生命虽然非常短暂,但是他们毕竟曾经灿烂过、辉煌过、被人衷心的赞叹过,如此一来,短暂的生命又有什么遗憾的呢?你看,在桃花丛中不到半天,我就领悟到了人生的一大真谛,你说,朕讲得有道理吗?”

  李明顿时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这种感觉好像每次和他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出现。按道理说,虽然以前半年的时间内,李嵩连续大剂量的摄入了不少雌性激素,对他的性征可能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是他的心理在这短短的半年时间内是不可能发生这样巨大的转变的,可现在的事实是,李嵩的性格确实是越来越女性化了,这种变化,似乎是短时间内形成的,并且是同李嵩原来的性格有关的,可以说,雌性激素仅仅是李嵩性格女性化的一个诱发因素,真正的主要原因恐怕早就已经潜伏在了李嵩的内心深处了。

  轻轻的拨开李嵩的手,李明急忙退后了一步,毕恭毕敬的躬身行礼,口中道:“臣李明见过皇上,由于事情紧急,所以打扰了皇上的雅兴,还请皇上见谅。”暂时李明还不想同李嵩作对,因此对他恭敬一些,一方面可以大小他的戒心,另一方面也可以趁机摆脱李嵩刚才的骚扰。

  看见李明一本正经的样子,神采飞扬的李嵩立即就变得非常扫兴,他悻悻的瞪了李明一眼,然后满脸不快的坐了下来,闷着脸轻轻的喝了一口酒,头也不抬地问道:“究竟有什么事呀?真不是说了吗,朝中的大事一概由你负责,没有事情就不要打扰我的清静了,真实的,不懂情趣的家伙。”

  李明顿时苦笑了,李嵩好像已经彻底的丧失了统驭朝臣的信心,所以在李明到来之后,他干脆就撒手不管了。这也就别有用心的李明,不会计较他的态度和反应,换作其他任何一个朝臣,恐怕都会彻底的对李嵩失去信心的,目前来说,要想依靠李嵩将自己的实力作大,就需要让他重新恢复一点自信,这样才能够达到以前曹操那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效果。

  因此,他顾不得理会李嵩的态度,跨前一步之后,凑到李嵩的附近,低声说道:“皇上,臣在皇城的几个江湖朋友似乎听到过关于先皇去世的一些情况,因此臣特意来向皇上来了解一下那段时间的具体情况,要知道,先皇驾崩的真正原因一直是臣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疑问,如今又听到这样的消息,是臣不得不追查到底。”

  李嵩皱了皱眉头,轻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哎,人已去了,再追究那么多有什么用呢?李明,即使你查出来了是谁干的,你还能将他怎么样吗?这件事情的主使我也能猜个十之八九,可是你看我现在,能够替先皇报仇吗?”

  李明微微一愣,望着李嵩不由得摇了摇头,他没想到,当年自己离开时显得意气风发的李嵩,在这个时候居然变得这么心灰意冷了,看来自己有必要将他的自信心找回来,否则,李明现在就失去了一个很好的挡箭牌了。

  “所有人全部退下,百步之内不许任何人靠近,否则,本王格杀勿论!”李明猛然露出摄人的气势,转头对着周围的宫女黄门厉声喝叫了起来,那种感觉,好像那些人稍慢一步的话,他立刻就能够扑上去杀掉他们一样。

  听到他这么说了,那些服侍的宫女黄门如何敢留在这里?尤其是看到皇上没有任何表示,那等于默许了眼前这个王爷的命令,因此很快的,在茫茫无际的桃林中就只剩下李明和李嵩两个人了。

  “皇上,请恕臣直言,假如先皇泉下有知的话,恐怕会对能的所作所为非常失望的!”看见人都散了,李明不由得提高了一点声音,对着李嵩直接斥责了起来:“臣一直都把皇上当成了自己可敬可亲的兄长看待,因此,虽然这次臣的言行会造成皇上的龙怒,甚至有可能为此招徕杀身之祸,但是臣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如果现在臣不能直言,那才叫做辜负先皇和皇上对臣的重任。”

  “皇上您也许对朝中大臣的态度和反应感到厌倦和无奈,因为他们大部分都倾向于其他两位皇子,但是您想过没有,假如将谋害先皇的凶手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找出来,是不是可以另一部分大臣站到皇上这一边呢?这一点皇上难道没有想到过吗?所以,对于这件事情,皇上不应该再麻木不仁了,回答我几个问题,然后余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去办理,怎么样?”说到这里,李明似乎都已经被自己的苦口婆心感动了,眼眶中甚至都有泪花在晃动了。

  李嵩似乎非常以外,也非常感动,他望着李明,不由得有些哽咽了:“好......你这么说,朕还能推辞吗?好李明,朕没有看错你......想问什么?说吧。”

  李明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开口将自己早已经想好的问题提了出来:“最重要的一点,当晚那个陪宿的嫔妃到哪里去了?”

  李嵩一下就愣了,他考虑了半天,这才踌躇道:“那个人......当时我没有注意她,我只是在事后才考虑到事情有些蹊跷。事情是这样的,自从你离开之后不久,父皇就开始亲历朝政了,由于你的医术高明,因此那些天父皇的精力非常好,所以,临幸嫔妃也是正常的,只是,他似乎非常注意自己的身体,所以,倒没有出现纵欲过渡的现象。”

  “但是有一天,二弟将一个绝色的少女带到了父皇的面前,说是为了祝贺父皇的康复,由于二弟三弟平时都喜欢搞这一套,所以大家都没有怀疑到其他的地方。而且,那个少女确实是人间少见的尤物,遍寻整个三宫六院,居然找不到比她更加出众的,所以当时父皇就非常高兴。”

  “但打那以后,父皇似乎将太多的精力放在了那个少女的身上,所以亲临朝政的时间也少了许多,渐渐的,甚至都出现了不上早朝的情况。对于这种现象,我和几位老臣都束手无策,只是期待着父皇能够早日的从沉迷中清醒过来。”

  “世情持续了有半个月,父皇的身体便一天不如一天了,其间我曾经规劝过几次,但都被父皇给骂了出来,无奈,我只好加强了宫内的防守,同时让尚药局多开了几付补药,每天都要给父皇进补。”

  “但是父皇似乎没能幸免遇难,悲剧终于在年三十晚上发生了,当时我住在宫外,赶到皇宫的时候现场已经乱成了一团,在杨公公的维持下,总算是让现场安定了下来,当时杨公公就告诉我,要我尽快的控制住御林军,以防止朝中出现骚乱。按照杨公公的方案,我命令御林军封锁了皇城,同时将父皇驾崩的消息严密的控制了起来,只是,自那以后就再也找不到那个绝色的少女了,而且,第二天李青和李皎也同时失踪了,你说,能是谁干的呢?”讲到这里,李嵩又恢复了那种无奈的神情,望着李明,他苦笑了一下。

  “王爷不要奇怪,这件事情不但皇上理不出头绪来,就连老奴,也是莫名其妙呀。”随着声音,杨平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李明并没有感到奇怪,作为黄门总管,杨平肯定会无时无刻的都在暗中保护着皇帝,以他的武功,李明发现不了他的踪迹也是正常的,而李嵩显然对杨平的踪迹也非常清楚,因此对于他的出现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异。

  同李明见礼后,杨平继续开始叙述刚才未完的话题:“王爷能够想起来追查这件事情,让老奴非常感动,现在老奴就将那天晚上的事情对王爷说一下,希望能够给王爷一些帮助。”

  “那天晚上,已经是很晚了,宫里的人们闹了一个晚上,陆续的也都去歇息了,当时我也正要休息,却隐约听见皇上寝宫那里传来一阵惊叫声。”

  “长期保持警觉地我立即就感到事情不对,所以就匆匆忙忙的赶到皇上的寝宫,推门一看,梅妃正在全身颤抖的拥被而坐,皇上则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当时我的心里就是一阵抽出,急忙赶上前去探查皇上的心脉,还好,那个时候皇上的心口还有一丝暖意,所以我就急忙命令赶进来的下人去紧急找太医来,然后我就坐在皇上的身后给他输送内力,以期待着能够有些效果,就这么一急一乱,就没有在意梅妃到什么地方去了。等到事后,老奴左右思量之下就觉得事情不对,但那个时候,老奴命令所有的黄门将整个皇宫都翻了个遍,就是找不到她,甚至于任何有关玉梅妃的消息都丝毫不知。”

  “其实大家都知道,事后明王爷和成王爷都同时失踪了,因此,他们两个也就成了最大的嫌疑,只是眼前,我们没有任何证据,所以无法对他们出兵讨伐,再加上现在朝中大臣拉帮结派、抗旨不尊,就更加没有办法查明事实了,但如今王爷来了,这件事情就有希望了,也许是先皇在冥冥之中保佑王爷来到皇宫查明真相吧。”对于李明,杨平似乎非常信任,一股脑的就将自己知道的全部说出来了。

  李明点了点头,说道:“其实这件事情很明显,这个所谓的‘梅妃’,也就是派来毒害皇上的凶手,现在的问题是,她是谁派来的,现在她在什么地方。不过我想,这件事情李清的嫌疑最大,毕竟人是他带进皇宫的,而如果她是李清或李皎派来的话,恐怕现在她已经不在人世了。因此,从她身上取得突破是不大可能了。”

  “现在事情的重点是那些陪伴和服侍梅妃的宫女和黄门,这些人最熟悉梅妃,对于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恐怕都很熟悉,从这些人口中,或许能够问出点什么来,杨公公,这件事情恐怕只有你合适了。”

  杨平急忙点了点头,保证道:“王爷请放心,这件事情就交给老奴了,以前老奴确实也想问一下他们,当时考虑到那些宫女黄门都已经入宫十多年了,所以不大可能同梅妃有什么关系的,所以就没有进行下去,眼下既然王爷有了这个想法,老奴就尽力的询问一下他们。”说完,闪身消失在李明的视线中。

  李明不知道他究竟是走了,还是继续多在一边暗中保护李嵩,总之,自己武功同他相差太远了,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得太详细的好。

  李明转过头来,对着李嵩继续说道:“这件事情暂时可以这么放着,但是另外一件事情是必须要及时解决的 。根据我手下密探的报告,似乎成卫军之中有一些叛徒的存在。”

  李嵩长叹了一口气,黯然说道:“这件事情朕怎么能够不知道呢?哎,没想到历来以忠诚著称的成卫军,居然也会出现叛徒,李明,我也想到过镇压,但是即使是动用了皇宫的密探,也还是没有能够查找出这件事情的主谋,而单独的去解决那几个小喽罗的话,恐怕会打草惊蛇,惊动那个主谋。”

  李明急忙说道:“其实皇上这件事情大可以交给属下去办,属下的探报人员已经发现了大约有三十多人的叛军,人数虽然不多,但是我估计他们之间是有联络的,能够捉住几个人,便大致的能够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了。”

  李嵩点了点头,随手将旁边茶几上的调兵虎符交给了李明,口中同时说道:“这件事情也交给你了,回头我给御林军发个圣旨,好让他们及时地接待你。放心,所有御林军都随便使用。李明,这么一来你实际上就控制了整个皇城,只要你愿意,就可以随时将朕的皇位去掉,转而让你自己去登基,是不是。不过朕非常信任你,知道你是一个忠心耿耿的人,所以,才这么放心的将自己的命脉都交给了你,李明,不要让朕失望了。”

  李明急忙躬身施礼,对李嵩保证道:“请皇上放心,臣一定不辜负皇上的期待,城卫军的事情,请皇上给我十五天的期限,到时候我一定会将那些叛徒带到皇上面前听从对他们的发落,而且,那时候可以让那些士兵指认一些曾经给过他们贿赂的官员,以方便我们下一步的行动。”

  李嵩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李明赞许的笑了一笑,然后挥了挥手,示意李明可以离开了。

  离开了皇宫,李明匆匆忙忙的赶回王府。虽然这些事情都是李嵩的,但是既然自己想要借助于李嵩来增加自己的声望和兵力,那么就不能让李嵩造成太大的损失,自己完全可以借助于皇城这十万大军,来完成自己身边这两千亲卫队队员的强化培训工作,因此,李明是准备要让自己这些亲卫前去城卫兵营里面单独行动、单独捉拿那些怀有异心的士兵了。当然了,这只是先期的工作,以后李明还要让他们去御林军中担任军官,以便能够在这里发展壮大一批军内的医神教成员,为他以后占领皇城而做准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